请求书记县长督导有关部门给予严惩

楼主:清水隐仕 时间:2017-04-07 06:06:00 点击:397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7年3月24日至2017年4月7日期间,陵水县英州镇大坡村委会龙岭村梁某修和梁某友两人,前后多次将我种植在围墙外护墙防洪的椰子树、菠萝蜜树、芒果树、苦莲木等毁坏;梁某友还打倒我围墙,恐吓威胁我;并在2017年4月7日将我和他,共同享有使用权的房屋铲除毁坏(已共签订《家庭财产分配及处理书》到英州司法所公证)。梁某修之前还毁坏2011年我母亲分配给我的,自劳园上种植了近三年的百株花梨木树。以上两人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行为,我已三次报警处理,和多次向村委会、司法所上诉,均末能达到制止梁某两人多次侵犯我合法公民的人权,和毁坏我私人财物的行为。因此我万不得己向书记县长反映情况,依据《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第三十三条 [故意毁坏财物案(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梁某两人是多次毁坏他人财物,屡教不改,变本加利应给予严惩,以儆后尤。请求书记县长督导有关部门,给予严惩梁某两人寻衅滋事的行为,保护我的合法公民权益为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6张 | 更多
作者:百战英雄今归来 时间:2017-04-23 23:50:18
  这种风气应当制止,到底是不是以法治国?
我要评论
楼主清水隐仕 时间:2018-03-13 12:27:30
  《树欲静风则不能》家庭的悲剧,文明的倒退,人性的丑恶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什么人格道义、亲情友情,在利益争夺面前,表现得如此一无所值。我辛辛苦苦拉扯长大的弟弟(梁振友)联同大哥、叔父、侄子、大嫂等,全体再次向我发起新一轮的侵害!昔日我用生命保护的亲人,今日为了争夺财产拧成一团;这群以往受到别人长期像猪狗一样弱待和污辱的人,如今"得意猫儿雄胜虎!〃向一位曾经不畏生死,用青春和生命保护他们的亲人群起而攻之,并且表现得如狼似虎、势不可挡、英勇无畏。这股勇气和胆量,为何不在家庭最困苦时表现出来?为何不在受到他人欺凌时展示之?为何不在事业和家庭的兴衰荣辱上发挥作用?这是肆意挑衅、寻衅滋事,妨害邻里正常工作生活的恶行。试问:为何我不上门去侵犯他们,每次总是他们上门来侵犯我?为什么每次上官庭,他们总是以失败告终?为什么三年前建设的围墙产物,到今日才产生争议?天眼昭昭,法理在上,谁能还我公道???是否哪一个非得逼人上梁山不可?百战不死,难道还惧怕几个无赖吗?可是我是一个守法公民,是法治的高呼者和鼎力支持者。网上网下我都高呼《法治》万岁!我怎么能自食其言呢?前一期梁振友联同巅倒是非的大哥、殴打母亲的大嫂、忘恩负义的侄子(阿良)、背信弃义的叔父等,毁我财产,污蔑我的人格清白。我上诉法庭,法庭通知我去处理,考虑到兄弟,给他纠正的机会,也经亲友规劝,我又一次只通过司法所做出了司法公证。事实摆在面前,他们不得不垂头丧气、无功而反。可是他们死心不改,以为我单打独斗可欺,现在他们又变本加利,联合在一起向我发动新一轮的攻击,非得把我置之死地而后快。人多就赢吗?南海美日越菲等人多吧?万邪不侵正!这是故伎重演,他们用车辆堵住我前门的门口,不给我们进出。我前门的门口是父母祖屋,母亲去世前已经分配给我与梁振友两人使用。去年梁振友已经擅自拆除父母亲生前建筑和居住的小屋,进而妄图霸占整个老宅和住宅地不成,而且现在又使用妨害邻里通行生活的方式,阻止我通行。这难道不是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是什么?母亲生前已经带着子女们到司法所做了司法公证,还有那位疯癫的叔父,大家都在《家庭财产分配书》上签了字。难道这还不够证明他们是侵犯人权吗?难道非得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制止之吗???派出所不是管这些事,难道是管钓鱼岛和南海纷争吗?梁振友本身是一位出了名的无赖,多次在家里家外惹事生非,今日又为非作歹、无理取闹、寻衅滋事,为何派出所出警来到现场后听之任之、视而不见?听信他们捏造事实、指鹿为马呢?难道派出所的门口别人说是他的,就要去打官司才能解决吗?难道父母的家,某个子女可以不给别的子女进出吗?难道要任由这些流氓无赖为所欲为吗?是谁凌驾于法律之上,违背法律祖规,妨害我正常通行生活。我报案陵水英州派出所出警来到现场后,出警负责人居然说是:“纯属土地纠纷,他们无法处理。”土地纠纷当然不是派出所处理,但妨害邻里的通行和方便生活,整天动不动就在别人家门口大骂,污辱人格、肆意挑衅、寻衅滋事是谁处理???难道要任由他们为所欲为、残害忠良吗?难道什么事情都上法庭,打一巴掌、骂人耍流氓等等,这些扰乱社会安定的事件都要上法院吗?那么派出所是干什么的?你们不妨明列一份"清单〃出来好吗?为什么不杀之于萌芽、防犯于末然?难道要让事态继续发展恶化才处理吗?还是要给社会留下一个标榜典范,让更多的人学会这种"无赖的斗争〃方式?你可以指令他:“土地纠纷上法庭政府部门解决,不准妨害他人和辱骂别人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呀!”为何不这么做?我现在为什么极少外出,是因为要保护好这几十年来,辛辛苦苦用双手拼搏出来的家业,就是担心和防止他们随时要前来侵害和破坏我的财产。去年底挖掉我近百株黄花梨和果树,打倒挖倒我的围墙,拆卸父母留下的房子,难道这还不够证明我的忍耐度是多大的吗?难道还不够严重地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吗???如今又用车来堵上我的正门,这还不够事态恶化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吗???这是土地纠纷吗?土地纠纷大家上法庭去呀!你们不是人多我人少吗?为何不上法庭用这种卑鄙野蛮的手段来侵犯人权?因为他们知道上法庭必败无疑,他们是无理取闹、聚众闹事、搬弄是非,企图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恶劣手段来吓唬我,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私欲。我是吓大的吗?抢夺他人合法财产,以多欺少、混淆视听,妄想混水摸鱼,这是赤裸裸的强盗行径!!!这是亲人兄弟吗?是血浓于水吗?是畜生不如!畜生不如呀!!!现在看到有人来租房子,他们又联起手来:臭蛋弟弟、亏蛋大哥、疯癫叔叔、歹毒大嫂等一伙,有预谋地组织起来,把我的正门堵上。这和之前那位疯癫叔父真有异曲同工之妙,手段如出一辙,卑鄙下流透顶。原来我无后的疯癫叔父,从小定我为他的继承人,因此十年前叫我回到他的宅基地里建房子,还写下《承诺书》,说他所有的宅基地给我使用。由此,我建起了一栋二佰多㎡米的三层楼,和全部1.8亩宅基地的围墙。尔后土地价格暴长,他便见利忘义、利欲熏心、背信弃义,开始制造矛盾,无中生有地胡编乱造、诬蔑加害于我。他把自己曾经人前人后,赞不绝口的好仔,一夜之间捏造成一无是处的坏人,我佩服他是一位多么伟大的艺术导师。梁振友利用这群衣冠禽兽,有组织计划地蓄意陷害忠良,妄图把我父母财产占为己有不得成,又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加害于我(一位曾经辛辛苦苦拉扯他长大的亲哥哥)。梁振友长期以来,断断续续地把我在老家集体地上,种植的几十亩桉树坡地贱卖给他人使用;如今我还给了他种桉树的坡地约八亩,和宅基地约三亩给他使用,他仍然不知足,还要如此恶意伤人,真是狼心狗肺、禽兽不如。请求政府为我做主,为我清除妨害,还我合法公民的权益,和平静安宁的生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