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藏春发》——了不起的“朋友圈”之二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2-18 09:23:07 点击:2711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图】府城大西门遗址。元代至正末蔡微即移居府城,住了将近70年,亲历并记述了明初府城重修。

  ■宋室南渡 蛰伏避冬寒

  宋代先后两波高层次知识分子渡琼,有力促进了当时大部分尚属“海外夷蛮”之地的海南的社会发展。
  《正德琼台志》提到五代后“中原多故,衣冠之族类寓于此”,具体列出近二十个姓氏。志中以优美的古骈文句式,描述了这些衣冠大族的南渡祖源,名列前茅的四姓,为陈、邢、唐、蔡:
  “建炎托名,避太学上书之祸,于是有苍原陈家。
  “汴都分瓞,启万安文学之首,于是有水北邢家。
  “纲使留子孙,大昌忠惠之宗,于是有叠村蔡家。
  “帅守出台阁,盛衍箫质之脉,于是有蕃旦唐家……(148页。本帖页码指2006年《海南地方志丛刊》版本,无书名者默认为《正德琼台志》)”
  苍原陈家,南宋初入琼,始祖为太学生陈毫(好),著名的“建炎上书”事件参与者。陈毫经历,戏剧性地表达了中原士人群起激情参政、抗金救国,但受到投降派主政朝廷的残酷镇压,不得不南渡避祸的历史环境。这恐怕也是地方志将名位远非最显赫的陈家故事,摆在南渡士族之首的细心大节。此句句读,笔者在海南版本上作了添补。
  苍原位于今海口市域南缘略偏西,该志所载明代“耆旧”中,参与编撰《景泰琼州府志》的苍原人陈健,以及陈尚(均见764页),都应是陈毫后人:
  “陈好,初名毫,晋江人。曾受学于杨时。后在太学,与陈东上书留复李纲。及东被诛于建炎中,遂变名好,托商游于琼,占宅县之苍原。今其裔繁盛。”(727页)
  海南版此段开头句读为“陈好初,名毫”,未妥,今按文意改。陈毫为逃避迫害,改名陈好,借商帮之助而南渡,从此世居海南。
  水北邢家,明清水北都,在文昌中部偏北,与今水北村位置大略相符。邢家一脉,原籍北宋国都汴梁,按正德志,渡琼始祖为邢宣议:
  “邢宣议,(宋代文昌)县令。先汴人,南渡初籍琼。”(638页)
  邢宣议入琼应与陈毫大致同时,即宋室“南渡初”。后人著名的有邢宣议子邢梦璜,显贵的有邢宥,历代至今,文化人不绝。不过邢氏渡琼先祖,正德志所载与该姓族谱未必尽合,如当代邢越等人编著的海南“邢氏家谱”,就指渡琼始祖是比邢宣议更早四辈的邢肇周、肇文兄弟,而且最先几辈祖的居处归葬,分别在文昌的观霄、白土、水吼等村,而未见于水北,与方志不同。此处不作探讨。
  叠村蔡家,南渡始祖是蔡遂孙,即蔡微祖叔伯辈。可惜叠村故地今已迷失,从地图上看,大概只有万宁市和乐镇“正堂”村(村名与古州治明显有瓜葛)东不远的“蔡坑”和“蔡宅坑”两个自然村,或许与历史上的蔡氏有点瓜葛。
  蕃旦唐家,渡琼始祖为南宋后期之郡守唐震(498页),后人著者有唐舟、唐胄等。唐震原系高级别京官(“台阁”),外派居琼,时间并不在南宋两个渡琼高潮之内:
  “唐震,字景声,兴安人。淳祐初(1241),以台阁出守琼。”(609页)
  蕃旦又书蕃诞,在府城东一里,最早名番疍,初时(大概是唐或北宋)必是水港,番人和疍家居处,并非“上流”之地。到唐震入驻时性质已变,“宋元版籍书儒户”了(86页)。村今存,雅化为攀丹。
  一位是一度叱咤风云的太学生,一位是大臣名家之后,一位是外放京官,一位是郡县主官,家族随官自愿落籍海南。四姓如此,其余南渡各姓,大概可知。逃避战祸,逃避浑浊的政治环境,使中原成批知识精英离乡背井,进入海南。
  年深月久,这些家族门第当年分量事迹,光凭字面已经不易完全理解。这些记述的原创者未必是生卒时序太晚的唐胄,而更可能是蔡微。
  可见,蔡微家族是中古近古海南华夏文脉大树的一条重要支根,这株大树还有其他若干大支根,以及更多较小的支根。然而由于宋末山河破碎,随后“元御失道,乱与国相始终”,这次重大的人才输入,未能为海南文化素质的整体提高,产生明显的效果。
  渡琼诗书家族入元之后,多半不求闻达,隐居“晦处”,或耕读传家,或设帐授徒,以待时机。他们携来的宝贵书籍渐渐朽坏散失,少量幸存的,及家族传抄的,成为古籍残篇。
  华夏圣贤遗训: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个“穷”不指贫穷,而指穷尽,没出路,处境比单纯的贫穷更艰难,却依然克己修学。蔡家就是如此,自宋至明历代不曾富贵,但是坚守华夏文化,代代诗礼传家,独善其身,只待春暖。大而言之,这种坚守就是我们华夏文化根深叶茂,生存力感召力强大的具体体现。
  到了明清,饱经风霜的旧族枯木逢春,后人数百年间均有成才成器者。

  ■顺明抗清 展琼人血性

  学界公认,我国皇朝时代社会发展有过三个高峰,即唐、汉及明清。明清两代的前期,社会发展各有一个明显的主上升段,明代在洪永宣,清代在康雍乾,而以后者的时间跨度更长,体量、力度更为宏大,这是国家发展的大环境。
  但是,具体到海南文化而言,洪永宣的成果反而明显超过康雍乾。因何如此,恐怕还有一些具体原因。
  从蔡微的家族传承不难理解,明初重新确立汉族朝廷,使很多南渡晦处百年的诗书故族,感受到春之温暖,都在积极谋求脱离蛰伏。这是洪、永两朝,海南文化勃发的重要内部条件。
  各族平等、和谐发展是现代先进理念,是多少代志士仁人艰难探索的成果,不能以此机械“规范”古人。宋末元初、明末清初,在当时的意识形态下都是华夏政权沦陷于“夷蛮”外族,是塌天惨变,琼人都表示了抗争的血性。宋末拒元兵于白沙口的安抚赵与珞等一干义士,泰然面对车裂酷刑,不屈而死;清初琼崖各地以万州曹君辅、崖州彭信古、王熀为代表的抗清斗争,起起落落持续了十余年,以至清初著名学者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盛赞忠义:“琼人无仕元者”,而“明兴,才贤大起,文庄、忠介,于奇甸有光,天之所以报忠义也。”
  或许,这种说法只是他寄反清意念于述古,未尽符合史实。然而由于“孤悬海外”,海南在覆巢无完卵、民族遭巨变的大背景之下,往往能保存华夏传统文明的最后一丝血脉,却是不争的史实。
  但是,自元入明,琼人却表示了截然不同的顺从和欢迎。
  明政权上岛的大概进程,恐怕一直鲜有具体整理,我们从正德志存留的片段记载(其实就是源自《琼海方舆志》),还原一下——
  至正末年(1368)七月,元海南守臣陈乾富向明征南将军廖永忠缴降表,改元洪武(50页),此时明军尚在海北,未及南渡。当年末至次年(洪武二年)初,廖永忠部将耿天璧才率兵登岛,平定乐会小踢峒长王观太等土著割据势力。请注意,平定的是前政权都管不了的顽梗豪强,并非抗明势力(50页、677页)。当年四月,明廷命前朝旧宦宋希颜知琼州,领印开设政权(701页)。
  八月,孙安率兵镇琼,只有千余名新降之卒(413页)。元代南建州知州王官,与已故元文宗交情极重,其子王廷金因此坚决顽抗明军。但是战斗并不激烈,其时耿天璧的野战部队已北撤归建,孙安守备兵虽不足,却有本土义兵主动相助,事件得以迅速平定(462页)。
  有明一代,海南常驻正规军最多是洪武后期,十一个齐装满员的千户所,一万一二千人;最少是正德前后,由于军户不断“逃绝”,仅剩四千余人,唐胄便惊呼形势岌岌可危了(451页)。可是谁能想到,洪武初孙安仅凭千余“散漫”降卒,就能平定全岛?
  ——应该说,这完全是人心向背的反映。
  洪武帝曾赞誉海南是“南溟奇甸”,他是否确曾考虑过如何提振海南,今天难以揣测。但从蔡微的“朋友圈”中,反映了当时朝廷陆续安排了新一轮卓越人才的南渡,这对海南社会的迅速发展,无疑起了甚大作用。
  
  【丘濬是琼崖士人的杰出代表,这是琼山丘氏祖祠。】

  ■李公思迪 首任催春发

  人以群分。通过与蔡微过从甚密的一两层“朋友圈”,就可知元末明前期,莅琼顶级才具知识分子的基本状况。
  首先是明初的琼山知县李思迪。他与蔡微相交甚厚,高度评价蔡微学养,自己的居琼诗集,亦请蔡微撰序。
  知县品秩虽然不高,李思迪却是国士、高士。他在元代中进士,却宁肯“晦处田野”,不做官,入明才出仕。先在洪武帝身边任“起居注”,后至山西,洪武四年被贬知琼山,政声文采两盛。数年后,洪武帝敕命中书将其召还,在国学任职,后再赠尚书衔,无疑地是国家级学者:
  “(名宦)李思迪,济南人,元进士。遇乱,晦处田野。国初召起,任起居注,累官山西参政。洪武辛亥(四年,1372)谪居琼山。学博才杰,廉公勤恪,开拓一应创置,举皆中度。革奸贪,毁淫祠。弊极事繁,辨集无虚日。工余辄歌赋,自号海滨子,因以名集。蔡微撰序,见《诗文》门。召回……后爵尚书。据《方舆志》《外记》及蔡微《海滨集序》。”(701页)
  李思迪谪知琼山,是明代第一位高层次人才的输入。他以极高的才具、极大的热情奋力振兴地方,革故鼎新,全套创设,在职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而公余常以歌咏风物为乐,乃至作品成集,这不但体现了他的豁达心态,而且体现出他的确欣赏海南。可惜这些作品没能流传下来。唐胄在该人物条加考注道:“《御制文集》内,《命中书召李思迪敕》有‘杖贬炎方已数年,特召还,职国学’之语,恐即是”(701页)。
  先后对《方舆志》正讹校对做过贡献的至少有四个人:王真锡、杨升、郭西,以及蔡微的孙子蔡恂,其中以临高县教官杨升声誉最隆,最值得重视。
  杨升是永乐、宣德间海南卓越的文化人之一,自洪武末起寓琼三十余年,是蔡微挚友:
  “(游寓)杨升,字起宗,号行素,一号梦松老人,永嘉人。自洪武末寓琼三十余年。通《春秋》经,博洽能文。郡县建置并诸家谱序记文、题咏多出其手。举临高教官,后以老谢政。与郡守王伯贞过密。尝改补蔡止庵《琼海方舆志》。文行冠于一时。年八十八,无疾终。”(728页)
  杨升德才兼备,“文行冠于一时”,“朋友圈”由他引出郡守王伯贞。
  王伯贞与杨升过从甚密,也是明初一位大学问家,时称岭南贤守之最。

  ■岭南贤守 王公是主推

  洪武中,王伯贞长期在朝廷和广东做官。建文初,年近六十又被特聘知琼州府,未受永乐改元政治剧变的影响,并破例地一干就十五年。他的为官经历奇特而完美,古之名臣良吏,不过如此:
  “(名宦)王伯贞,讳泰,字伯贞,以字行……洪武壬戌(十五年,1382),以聘起,因论太极称上意,受广东按察司试佥事,实授工部主事。己卯(建文元年,1399),复用荐起知琼州,时年几六十。优文学,为政宽简,有古循吏风……政教大行,流民相率来归者万三千余口。在郡凡十五年……民爱之如父母。以内艰去,号泣而送者十余里不绝。是时,广之东语贤守称最焉。”(705页)
  “广之东”不是“广东之东”,而是古“广信”之东,意即广东全省,王伯贞是公认最卓越的郡守。他治琼期间海南政通人和,“民爱之如父母”,光是由于因他治琼而“相率来归”落籍的各地流民,就有一万多人,在历史上是很少见的。他因丧母离任,琼民依依不舍,“号泣而送者十余里不绝”。略究地理,十余里就是从琼州府官邸(今府城文庄路)到海口以北码头的距离,如果码头离官邸更远,老百姓也很可能“号泣而送”二三十里,直到他上船。
  某次黎峒仇杀命案,时任海南卫官贪图利益,以造反上报出兵镇压。王公坚决制止,说黎峒仇杀是常有的事,我担保他们不是造反。后来将案子查明,几名凶手逮捕归案,平定了事件,乡下一场血光之灾亦赖以幸免(705页)。这类善政甚多。
  王公居母丧时已七十五岁,其母自应是百岁老人了。王公去官后不久,郡人就自发在东坡祠附祀他的神位,后来又为他与宣德名宦郡守徐鉴二人修建专祠。百姓有不平之事,常常到这个祠去跪地申诉,二贤祠似乎就是最公道的官府。直到百年后的弘治间,民间对之仍祭祀不辍,而且由省里上报朝廷,正式立《先贤祠记》,唐胄撰《琼台志》的正德间,依然奉祀(534页)。可见“民爱之如父母”确非虚谀。
  百废待兴,关键在人才。洪武四年遣琼的李思迪,建文元年遣琼的王伯贞,都是复合型的高端人才,事功学问都甚卓异。琼山是海南首邑,李公无疑是拉开文化“春萌”序幕的第一大功臣。而王公治琼时间更长,十五年“政教大行”,整整一代人得到良好的培养环境。《明实录》载他“修学舍,闲暇亲授业诸生,奖励开谕,骎骎见成效,自是琼学举进士者益中”(《明清〈实录〉中的海南》18页)。毫无疑问,他是直接促成永乐文化“夏勃”的主推手。
  明皇朝对高中级地方官员的任期,是有规制的,三年一考,通常考满最多两次即须异迁或升迁,以免久主一地而盘根错节结党营私,同时还有明确的致仕(退休)制度,破例者要由朝廷特批。出色郡守王伯贞,以高龄连任琼州府十五年,破格而又破格,显然是出于中央政府的高度认可和特许,这里头无疑包含了洪武帝对推动治理“南溟奇甸”的一个期盼。
  王伯贞之子王直,随父赴琼在郡学读书,后来也成大器,获得谥号:“王直……洪武末,随父学于郡斋。后归登第,官至少傅,吏部尚书,谥文端”(729页),“官至少傅兼太子太师”(535页)。应该说,这位国家级人才的主要培养阶段,也是在海南,若王公再迟两年“丁忧”,王直必以琼生资格中举,琼崖史上,又会多产生一名尚书。

  【因何出现史上唯一“留学海南”潮?如何化育了一代杰出本土学人?请看下帖《喷薄勃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2张 | 更多
作者:双平 时间:2018-02-19 10:14:49
  新春见新帖,顶起!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8-02-19 17:09:11
  拜读。
作者:岭南人66 时间:2018-02-21 12:49:52
  吾兄春节也没闲着,于事之专注,实在佩服。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8-02-22 20:35:33  评论

    谢谢岭南兄!文字主体一年多前就完成了,挂出帖子之前做些调整就是。
我要评论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2-22 20:38:42
  1至4楼诸位前辈的鼓励,在下一并谢过了!
作者:米谷粒 时间:2018-02-23 10:41:10
  内容详实,脉络清晰,了不起。。
作者:半水半山半竹林 时间:2018-02-24 14:29:56
  涨知识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2-24 16:30:16
  读着,倍感佩服!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3-01 17:19:21
  六、七、八楼朋友的鼓励,谢谢啦!
作者:怀素门下一走卒 时间:2018-04-10 17:17:16
  顶一个,好久不见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