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公可曾入五指? ——冯子材在海南行辕考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1-18 10:01:17 点击:1948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一年,老将冯子材戎马倥偬,修桥炸石,全力推进贯通全岛山区的第一个井字形路网;清末重臣张之洞百忙中专电其兴隆前线指挥部,擘画在海南种植咖啡,“以收外洋之利”的可能性,询问何处取种,怎生栽培,谁个知晓……
  是的,这一年,1887。101年后,海南建省。
  中法镇南关大战前后,海南时局是如何的危如累卵,乱世名宦又是怎样的力挽狂澜?冯公是否上过五指山?曾否坐镇兴隆市?他的征战线路如何?
  依托相对完整的《张之洞经略琼崖史料汇编》,楼主进行了一番探索……
  
  【题图:天朗气清的五指山】

  ■“琼局之危,更甚台湾”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琼州被开辟为通商口岸。
  原本就危机四伏的晚清海南,被迫开放之后不但没有改善民生,反而加剧了其凋敝颓败。洋货与鸦片如潮涌进,岛内的土特产则廉价外流。大量的失业破产,普遍的吸(鸦片)烟嗜赌,加上贪官污吏、奸商盗匪,社会走向普遍贫困化和管治失序。饥肠辘辘的流民,构成巨大的火药桶。
  在这个大背景下,1880年代海南爆发了一场震撼全琼的“客黎之乱”。
  自光绪五年(1879年)儋州、临高的新移民(时称“新客家”)暴动以后,海南官府迁延数年未能解决,以致黎、客“奸民”合流坐大,新式火器不断流入山区。光绪十一年(1885),以儋、临大旱为契机,客黎底层民众揭竿而起,两三千人在澄迈、临高一带到处攻掠,数月后蔓延至乐会、万州、陵水、崖州等地。暴动武装声势浩大,总数超过万人,攻掠无数乡镇,并迫近定安、澄迈县城。
  一时间,近半地域失序,绅民胆战心惊,官府束手无策,全琼岌岌可危。
  外患更堪忧。船坚炮利的西方文明,以野蛮的“弱肉强食”铁律不断东扩。法国殖民军在中越边界不断挑动事端,蚕食我土,炮轰我船,并大有觊觎海南之势。在镇南关被我民族英雄冯子材大败一役(这是晚清我国反侵略战争取得完全胜利的唯一战役),才不得不一度收敛,同意和谈。
  局势之危,仅举光绪十年的两例:一是十八条法国军舰同时逼近海南榆林港,逐日操练,且秘而不宣,若非冯子材大捷,则“琼事不堪设想”(万州道员杨玉书遗电,《张之洞经略琼崖史料汇编》,海南出版社2015年版,199页。本帖所有引文,均为该书页码);二是,六月法军侵占我台湾基隆,谋再攻淡水,其水师提督(海军司令)孤拔八月向新闻界扬言,称由于海南靠近东京(越南河内),法军必然进兵将其占据。这种公然试探,是当年列强惯技,一旦气候合适就制造事端促成(61、62页)。
  外有叵测强敌,内有心腹之乱,海南此局,危如累卵。
  晚清洋务重臣、时任两广总督张之洞,对“孤危已甚”的琼局十分清楚,认为其险更甚于台湾,必须尽快扭转。
  
  【图1:五指山水满乡幼儿园,相传就是冯子才设立的水满货栈“公馆”遗址。】

  ■张冯绝配 断然出招

  作为晚清“四大名臣”之一的张之洞,务实开明,曾被孙中山誉为“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在光绪十二年九月的奏折中,他并未过多诬蔑“乱民”,反而直指民间“匪乱”频发是由于当局管治不善,对民需索无已,“不亟图良策”造成的,再下去将会逼得“琼地全为群匪”。他确定“剿抚兼施”的基本方针,提出一整套开发治理方案,通过整治而发展经济,“大拯琼民”,宣称要令海南“永为乐土”,“使琼民永免涂炭之苦”。拨乱关键一步,是调时年已71岁的广西提督冯子材,率兵登岛(9-13页)。
  我国幅员广阔,民族众多。皇朝时代由于管治失范,不同文化背景人群的纠纷乃至规模或大或小的兵戎相见,数不胜数。海南并不例外,“黎乱”不少,不得不从海北调兵镇压的大乱,也有多次。 冯子材登岛,是皇朝时代的最后一次。
  鉴于中越边境形势紧张,抽调能震慑法国人的名将冯公赴琼,实非得已。
  冯公“平乱”,形格势禁,特点多多。
  他登岛只率领3000名士兵,就地再招募若干,抵抗住严重的“瘴疠”,前后十个月便“办清二万余老匪、千余里坚巢”(103页),基本完成了任务,而且实施了朝野数百年来一直热议、却始终无法实现的重大计划——开通贯穿整个中部山区、总长3600华里的“十字路”(又称“井字路”)系统。至于扶持黎区发展经济,抑制奸商,兴办学校,是张之洞事前擘画,后续完成的。
  
  【图2,“兴隆路”一段,2012年。未经硬化的路面尽可能保存了原始地貌。这是冯子才“十字路”之一,由兴隆经此入什密,再通入五指山腹地。】

  ■力挽狂澜 毁誉不一

  皇朝腐败,落后挨打,百事可哀,不是区区两个或更多张之洞、冯子材这样的干才所能根本改变的,但毕竟可以局部、暂时地转危为安。
  特定时空看,倾危乱世的干才、忠臣更为可贵,比如文天祥、陆秀夫、林则徐。冯公去后直至清末,大部分黎区均能维持平安,经济文化有所发展,底层百姓苦难得以舒缓,后世黎区之人对冯公多有好感、怀敬意。
  事实上,冯公的成功,部分也得益于1860年开始的“洋务运动”。他能以少胜多,除了过人的军事胆识和忠勇廉洁的品格外,还由于动用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新式武器设备:德国毛瑟枪、“洋式火箭”、电报、运兵轮船,开路时的炸药、煤油;也由于兼署巡抚的张之洞对他高度的信赖与尊重,在财政左支右绌的情况下“百计苦搜”,做好他的后勤。冯公背后,是开明大员张之洞对经略琼崖的呕心沥血。
  当然,对张、冯“平乱”众所周知的另一种解读,是“镇压黎族人民起义”。
  历史从来是个多面体,横看成岭侧成峰,毁誉不一,毫不奇怪。个人认为,且不提反贪惩恶追求理性管治的正面价值,至少从加强海防的民族大义角度,张、冯力挽狂澜的功绩之巨,是毋庸置疑的。试想在国家积贫积弱的多事之秋,万一海南大局失控,殖民者乘乱入侵而致非我所属,整个东南沿海防务态势将发生致命逆转,后来的南海权属云云,更是无从谈起了!
  
  【图3,冯子材在海南行辕轨迹,借1930年海南公路图作底图。】

  ■登岛十月 行辕九迁

  五指山附近的上安乡仕阶村,与冯子材事迹密切相关的摩崖石刻群,一直是海南名胜,尤其冯子材亲题“手辟南荒”四个大字,更是脍炙人口。该题字上款为“大清光绪十三年春”,下款为“钦差大臣、太子少保、督办全琼军务钦州冯子材志”。
  因此,民间一直传言,冯子材亲身上过五指山,又盛传他曾驻扎兴隆,指挥战斗。冯公带兵向来身先士卒,不避艰险,所以他的士兵也不惮勇往直前。直逼前线指挥,在他来说很正常,不足为奇。
  那么,冯公真的上过五指山吗,真的到过兴隆吗?
  下面就从信史角度,逐一考据冯子材在海南“行辕”的移动轨迹。
  冯子材登岛及此前此后,张之洞与之文电通讯频繁,奏折也多。逐一分析这些史料,发现冯子材莅琼总共变换了九次指挥处所,平均每月移动一次。依时间顺序表述如下:
  ▲1,府城。
  “冯子材于七月初旬抵琼”(张之洞奏折,11页)。具体日期应该是1886年农历七月初五至初六。张之洞电文:“致琼州冯督办,十二年七月初六。大旆抵琼,欣慰”(102页)。
  冯公在府城逗留两个月略多。密锣紧鼓地招兵、编练、运枪械、察战局,排兵布阵,并加速敷设电报线路。
  八月下旬,指挥东路官军在万州发动第一轮攻击,击杀造反首领陈钟青,袭破长沙寨。另一造反首领陈钟明率主力退入深山,以什密为核心,层层布防,据险抵抗。
  
  【图4,岭门又称老市,相对于荔枝塘的新市而言,2013年。该市只有一条十字街,抗战中被日机尽行炸毁。】

  ■不避艰险 指挥靠前

  ▲2,岭门。
  “九月十三日,冯子材亲驻岭门”(张之洞奏折,19页)。
  岭门向来是“入黎”要口。在岭门,冯公指挥中路官军渡万泉河,深入五指山腹地。同时,指挥东路官军进击万州西峒,以断陈钟明右翼友邻,并形成对陈钟明的钳形攻势。
  “已饬(电报)局展电线,一至定安,一至澄迈,(当年)九月中旬可成。若定安大军前进,再用行军线”(张之洞八月电文,109页)。琼北平缓,岭门通讯线路当已临时铺通。
  冯公在岭门约驻一个月,此期间,官军先后击破西峒及陈钟明什密大本营,万州除深山区外,大致底定。
  ▲3,定安。
  “十月十四日,致定安冯督办”(张之洞电文,119页)。冯子材经定安返回府城数天,再回驻定安数天。
  ▲4,屯昌。
  “十月二十六日,致屯昌冯督办”(张之洞电文,122页)。
  冯子材在屯昌共二十二天。此前战事尚在湿热天气,“瘴疠”高发。行辕定安至屯昌期间,他安排替换伤病累累、减员过多的营伍,筹划陵水方向战事。十月底,在陵水连续发动进攻,同时,清除了万州深山的最后一支反政府武装。
  ▲5,嘉积。
  “十一月十八日,致嘉积冯督办”(张之洞电文,126页)。鉴于陵水的反政府武装再三顽强抵抗,冯子材行辕嘉积约一个月,督促各路继续进剿,终于在十二月上旬完成陵水的规模战役。
  屯昌、嘉积,本非冯子材理想的指挥所,他此前就准备直接开进万州。但万州遥远,电报线敷设未及,张之洞建议暂留电报能抵之屯昌、嘉积,以便指挥各路(122页)。一俟万州线路铺通,冯公便立即南下。
  
  【图5:保亭航拍,2012年6月。】

  ■壮志登峰 流传佳话

  ▲6,万州。
  “十二月十五日,致万州冯督办”(张之洞电文,131页)。此电后两天,十字路工程正式开始。为督促各地廓清残余反政府武装,踏勘设置抚黎官署地势,冯子材拟亲入五指山。张之洞闻讯大惊,急电阻止:“元(按为日期代码)电将亲往五指山相度地势,千万不可。”冯遂留驻万州指挥各路,时间将近一个月。
  或许,这就是民间传说“冯公入五指”的来源。
  ▲7,保亭。
  光绪十三年“正月十二日,冯子材自赴保亭司督剿”(张之洞奏折,26页)。
  保亭司,是冯子材行辕最深入五指山区者。入驻前一日,由于越南边界形势再次吃紧,张之洞急调冯军五个营回防钦州,以应不虞。入驻保亭当夜,官军在陵水廖二弓搜杀了马岭弓黎首黄清,标志着陵水战事基本结束。
  冯公驻保亭司共计十天。此期间,张之洞致冯子材及该处各要员电报,接收站均为万州,可见保亭并无电报线,电牍由人工递送接驳。
  
  【图6:2013年,今属琼中县和平镇的堑对村正在大兴土木,连片建造新房。堑对村历史悠久,是“乐会南峒”的重要村寨。】

  ■兴隆之驻 一字之差

  ▲8,南峒。
  “正月二十三日,致南峒冯督办”(张之洞电文,169页)。
  按万州只有“西峒”,在今万宁市南桥镇一带,没有“南峒”。唯乐会有,地望在今琼中县和平镇一线。
  张之洞正月二十三至二十九日数电,均系致“南峒”冯督办及杨道(台),说明这几天官方指挥机构曾深入“南峒”七天。同是二十九日的电报,又有“致陵水冯督办、杨道”电,可知当日稍后,两长官已外移至陵水了。
  乐会南峒,位于万泉河上游河谷的万山丛中,不但官方向无建置,亦无民村墟市,是瘴疠横行的典型“榛狉之地”。冯子材若驻南峒,属于真正的野战指挥所。但按当时技术水平,电报线能否“飞线”拉进遥远而地面崎岖复杂的南峒,大成疑问,况且从时局看,“南峒”并非牵动全局的要地,两长官完全没必要深入履险。
  盛传冯子材曾驻兴隆指挥。从相关文献看,未见行辕于兴隆,但是综上所述,则有迹可寻。那就是:这几篇电文很可能都将“西峒”误作“南峒”了。
  虽然是个低级错误,但琼岛辟地一字之误,远在省城的总督衙门幕僚未必觉察,这边电文照收,百事不妨。若果然系“西峒”,最可能的位置,自然是兴隆。
  兴隆位于太阳河谷宽缓处,民村与黎区西峒之间,晚清墟市兴旺。在兴隆以西、太阳河支流汇合处,官军此前已常设有“合口汛”(汛,清代哨所,位今合口村)以作防护。
  冯子材开辟十字路之第二条,就“由万州之兴隆五甲西北行,经长沙营、什密……”;又有“光绪十三年(1887年),广西提督冯子材奉派来琼,在琼州设立无线电报局5处:海口、兴隆、陵水、南丰、崖州”(《海南史志·邮电志·邮电通信大事记》)。
  因此,兴隆是当时官军前敌指挥所的合适位置,电报线自万州沿河谷抵达,又是十字路起迄点。虽然电文一字之差,冯子材曾驻兴隆,应该没有疑问。
  当时万州西峒已经廓清,电报线自太阳河谷越过岭门入陵水城(即当代G223国道走向),比从海边牛岭天险进入陵水,要容易得多。随着电报线通,冯公即下陵水。
  值得注意的,还有张之洞致“南峒杨道(员)”电文,百忙中专门询问“在琼州种咖啡,以收外洋之利”的可能性(170页)。这虽然只是他对产业兴琼大量关注事例之一,对老资格“兴隆咖啡”,却是大好谈资。
  
  【图7:远处为崖州东部罗蓬岭。岭下罗蓬、大茅村一带,是晚清反政府武装坚持到最后的根据地。】

  ■大局甫定 急赴原防

  ▲9,陵水。
  “正月二十九日,致陵水冯督办”(张之洞电文,171页)。
  陵水是冯子材逗留最长的地方,接近五个月。此期间,他指挥开十字路,招民垦荒,战争善后,黎区归化。同时,筹备对最后一支反政府武装即“崖黎”的军事行动。
  三月十七至十九日,官军击溃“崖黎”主力,随后分散搜捕。闰四月二十五日捕获到崖黎最后一名重要首领谭亚吉,标志着琼崖战事之完全结束。
  张之洞“致陵水冯督办”的最后一电,为闰四月二十六日(206页)。因为对法边事紧急,冯子才立即准备归程。
  ▲10,经府城、海口北渡。
  五月初五至初八间,冯子材启程返回钦州。
  “当于五月初四日电奏请旨,饬冯子材统率萃军仍回钦州原防……冯子材于奉旨后还至琼州府城,与道府各官商酌一切,即于五月内凯撤回钦”(张之洞奏折,31页)。至府城时,冯公身份依然是琼崖全权“督办”,所以才有“与道府各官商酌一切”之举。
  因此,府城是他在琼的最后一处行辕。交割完毕,他即卸督办任,返回钦州原防了。“初九日,致钦州冯督办”(张之洞电文,207页)。
  尾声:冯子才离琼半年后,光绪十三年十一月:
  “琼州黎峒十字大道现已开通,生熟黎岐均已归化,黎境畅行无阻”(督抚衙门谕示全省商民:《招徕商民赴琼州伐木垦田示》,90页)。

  ■声明:本帖图文均为原创,转帖引用,请注明出处。剽窃必究。
  
  【图8:2015年底,海南出版的张之洞、冯子才琼崖史料。】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次 发图:10张 | 更多 |
作者:小琴台 时间:2018-01-18 10:40:08
  @多港峒客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小琴台 时间:2018-01-18 10:40:34
  眉豆老师出新作了,前来拜读。
作者:柏木lms 时间:2018-01-18 11:34:50
  好文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1-18 18:21:40
  多谢@小琴台,多谢@栢木。
  地图是课题早期绘制,完成后忘了略作更改。既然明确冯公驻兴隆,就应该将“南峒”与“兴隆”的标志互换。
  细思全程,陵水至崖城的电报线距离既长,又须通过漫长的回风岭,极其艰难崎岖,所以工程费时甚久,以致冯公等之不及即北归,崖城因此与冯公踪迹缘悭一面。
  
作者:北海道08982016 时间:2018-01-19 10:44:36
  深度好文,推荐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8-01-24 22:53:23
  拜读力作,每次都有大收获。
我要评论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1-30 13:17:00
  更正:岭门距离毕竟遥远,电报线不能通达,冯子材当时往来电牍皆由府城用驿递接驳。其后驻屯昌,电报即可直达。
作者:羊文良 时间:2018-02-09 17:17:29
  楼主有学问,佩服!
我要评论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2-24 15:11:49
  这个考察很详细。也是我以前迷惑的。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2-26 10:27:46
  五指山地区林深五路,都是蚂蟥,以前我想,他们那些官员会进去吗?今天又再次细读,了解更多,佩服多港峒客老师的精神!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8-02-26 12:39:20  评论

    海南汉族开拓史不乏精彩,但是黎文化的坚守史更为独特,是我国保存相对完好的“百越”青铜文明的最后一支。慢慢挖掘进去,其乐无穷。
我要评论
作者:崖州人后裔 时间:2018-08-09 18:31:46
  拜读好文!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8-08-10 09:40:14
  发布时间:2017-01-06 20:51 来源:《广西地方志》
  之洞、玉麟交章具奏,片曰:子材三次出关,讨平越乱,恩威并著,此次统军,越民若得慈母,称为冯青天,官民争为耳目,敌人举动悉来报知,近自北宁,远至西贡,皆通消息,扶老携幼,箪壶犒问,愿向导先驱,长为天朝赤子。子材毅然自任,致书之洞,谓若假以事权,期以一年,肃清全越,由今观之,全越未可知,必可扫荡北圻。子材之忠勇廉惠,决机料敌,戢军爱民,考之古名将,殆无过此。又曰:法虏败盟以来,扰闽围台,据越犯桂,谅陷关失,南太将危,钦廉隔绝,两粤事体,殆难措手。在前敌亲见战事者,佥言,非冯子材创筑长墙,诸军无所依倚,已无战守之法,然非子材素得人心,忠勇奋发,镇边安民,戢掠收溃,设险倡战,料敌情,散贼党,广应援,则法军亦不至如此摧破瓦解,惶骇远遁,放诸将皆有功,尤以子材为功首。又曰:该提督以边事孔亟,起病田里,重效驰驱,先发制敌,敌亦知其得众,疑忌内应,多自搏战,故斩馘真法独多,敌遂不支,护关克谅,年近七旬,战辄草履身先,盖忠义根于天性,故气能鼓之不少衰,战在诸军先,收在诸军后,而熟悉边事,群情所向尤为无匹,凡此皆实录也。盖子材四次督师临越,越王迎中朝命吏称天使,例驾天桥入城,跣足坐稻草矮凳,子材悉刨免之,并免一切军食例供,叠却其犒师巨款,故自越王及其臣民悉父事之,呼为翁冯。之洞为子材介寿之文,所谓图其战状,鄂公之貌若神,活我边氓,宗泽之亲如父者是也。旋奉命晋少保衔、三等轻车都尉世职。
  据彭玉麟等奏,子材威望素孚,请调防钦廉,不归元春调度,即著督办广东钦廉防务,将龙门、北海相度布置兼筹办广西善后事宜。盖时据报,法人尚驶兵舰三艘入青梅海港绘图,声言进芒街,同时又驶兵舰由北海进南迈港口,人心惊疑,夷情诡谲,故命驰回布防也。子材先裁萃军十营,余八营留驻北海龙门,及分屯上思、龙州,对于北海防务,认地角岭三炮台与岭尾山、三婆岭两炮台修筑尚合,惟内汊一面易守,海皮一面难防,以为内汊浅窄,轮船难进,但于冠头岭前后山顶增设炮台八处,有事时,以一营札南迈村,援应冠头岭炮台,以一营札马鞍山援应地角炮台,以两营札高德一带,防守崩沙口,则北海一面可以无虞。惟海皮一面,电白寮、白虎头等处一片淤沙,轮舶虽难扑近,一遇潮涨,驳轮随处可登岸,无险可扼,无垒可置,最为难防,主张于白虎头距北海街二十里之铜鼓岭筑两垒,取长墙式,以扼冲要,临时则分兵设伏于人村树篁中,并备马队,抄截掩杀。因地制宜,无以逾此。
  适钦属东兴司海口西南百里,越南新安州海口东南百余里孤悬洋面之九头山积匪为边海患,该山四岛错峙,周六十余里,为琼廉两郡商渔船只必经之路,捕逃之盗,拦劫剽掠,巨案迭出。岁丙戍,公商诸之洞就临时督剿之任,派黄总兵廷彪率阳江师船,冯统领相荣率萃军各营,协剿数月,捣擒首逆李广兴、吴大肚等二十五名,匪夥数百,洋面复平。海南黎客之乱又作,琼黎自元明以降,叛服不常。同光间,客黎滋扰,除内山生歧外,熟黎,哮黎、花黎等散处各峒及外各州县者,万、陵、崖、昌、感五属十之七,儋、临,定、乐十之四,琼山十之三,澄、文无黎,近七、八年游勇加入,奉惠州客民陈钟明、陈钟清为魁首,合黎客游勇为一夥,以牛易枪,客匪以黎峒为负嵎,藉黎人为声威,黎匪以客匪为响导,藉游勇为附从,客黎纠结,官军无如之何,出巢劫杀,动数千人,驻琼镇道交讳不报,乱势日炽。兵部曾侍郎纪泽奏以法越处扰尚亟,琼崖逼近越陲,腹患不除,海防益无把握,思琼黎之患甚于台湾生番,粤督奉命筹办,首商子材,子材定彻剿兼抚之策,遂改就查办琼黎之任,加募新勇足十八营并节制方道长华琼军八营,陈荣辉、王孝祺等军三营于是年七月赴琼,至则逼近定澄,附郭之匪先缩,其党林开信兄弟首投诚,诱馘首要陈钟清,于是,陈钟明等退守什密总巢。黎峒地占琼中,南北计三百五、六十里,东西计四百里,什密在五指山东北四十余里,距万城百一十里,距儋州城三百三十里,距岭门二百四十里。黎匪利用山林之险,箐密瘴毒,沿路加布毒签,复有沿山毒蝗啮人,又善用标枪及犀利之药箭药弩,更因汉奸而取得舶来枪弹,攻剿实倍困难。子材先出示离间各股,使互观望,专向什密攻取,自进札岭门,分兵正东,正北,正西,东北,凡四路攻之,由牛栏圩、鸟坡、万州等路并进。匪出营双滨、石滩拒战,及用火箭射入石缝,发火纵烧,乃夺其左垒,进攻总山口坚垒,该垒夹峭壁,环深濠,几无隙可攻,及用前锋佯败诱敌,另遣伏兵越垒暗袭之,始破其要隘。各路环攻,连战皆捷,捣破屏蔽什密之西峒,遂会各路,取包围势,再分兵为奇正,暗袭明攻并举,遂破什密,当场击倒陈钟明而馘其首,并擒斩逆先锋头目等数十名,扑灭其全股,转旗而东,进驻陵水,分捣马岭、廖二弓、十八村等花黎、哮黎各巢,悉破之,擒斩匪首王清、黄清及其党数千。首匪如胡那肥、陈那闪、陈忠清等与客匪之黄邹保、温河清、伪大将军邓显昌辈积年巨憝悉就诛夷。
  丁亥春,捣至崖州之南林匪薮,又捦斩匪首谭亚吉、吉文香等全部胥平。招抚各路黎民编立户册者二十余万,黎洞多至数千,除沵山生歧听其跧伏孳生外,其霞黎、苗黎、哮黎、乾脚歧各种虽类多裸处,无不制给衣裤,令悉改装,赦以衣裳之化。即以兵为工,率各黎夫远师前明海瑞,俞大猷诸人,开通五指十字大路之计划,并谋创设一府六县于黎山,即遣员生详测山形道里,绘送之洞商核。所布抚黎章程十二条,即以开路为首,伐木采矿次之,置长约束又次之,设场互市又次之。联树立塾为殿,所指黎峒之形势曰:北以十万峒之牛栏坪为要,东以太平峒之什密为要,东南以宝停司为要,南以罗活峒之乐安司为要,西南以古振州峒为要,西以红毛峒之凤阳为要。拟开之大道凡十二,东北一路,正东三路,东南一路,正西三路,西南一路,正南一路,正北一路,西北一路,四面交合联接,皆达五指山下。路以一丈六尺为度,险仄处以八尺为度,两旁开沟,宽沵以一尺为度,沟上种树,以荫行人,纵横贯通,分地定限,人力所不能施者,以炸药轰裂之,伐木焚莽,搭桥凿井合并接算共三千六百余里,后劝各县团绅另开小路二十二道,万州五道,陵水三道,定安四道,崖州五道,澄迈二道,儋临、感昌、乐会会同各一道,均与大道接台,由丙戌十二月十七目兴筑,限至丁亥五月底竣工。群黎悦服,客匪无踪,计入琼历时九阅月,开拓亘古声教不到之地,深入苦攻,多备医药,扫荡毒箭、毒蝗、毒药,纵横各四百余里区域,易荒芜为衣裳。昔安远侯柳殉、伏羌伯毛锐每动兵十万以临琼,而不能削平者,子材提万人以短期肃清之。夏五成功之日,适热瘴盛,军中染瘴生病者渐众,不得已以发展琼崖实业之责付之有司,凯撒四钦。既以剿黎出力将弁劳迹列举请奖,吏部书办竟沿恶习,函索被保诸员酬金,曰:吏部非兵部比也。子材抗疏直劾吏部书办。清廷乃处部办以徒刑,吏部尚、侍均受处分,边将参部堂,例降三级,适是年叙功,应升三级,因而抵销。李相鸿章问而摇首曰:此老太刚,盖惧其为权憝所陷也。子材既回钦,散所部势四分之三,留五底营加防东兴等处,旋奉命补授云南提督。子材以前在琼州沵入黎峒,积受瘴湿,牵动旧患痰症,难以赴任,若就近督防尚可支持等情,专摺请收成命。奉批暂留督办钦廉防务,母庸开缺,遂开府于钦城东北部庙。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