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呀诺达的山顶上

楼主:陈开杰 时间:2017-08-01 00:28:13 点击:35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那一天,在呀诺达的梵山上,我祈祷,只为守候你的到来,我忘记了一切所有,只因那哭泣的玫瑰,我诵经,只为寻找你的一丝气息,和你一起去踏瀑戏水,高空滑索,看黎族歌舞表演,赏雨林奇观,听林间鸟语。
  
  
  在呀诺达高高的山顶上,远眺高楼林立的城市,远眺蓝蓝的大海,还有忽隐忽现的小岛屿,仿佛自己在天上,远离人世间的贪、嗔、痴。在山顶上俯瞰熙熙攘攘的人间,宇宙平行特性如波罗蜜多法力,让我看到自己的过去。那一年,我和她,曾经在月下,在湖边,一起捉虾拾螺,一起看月升月落。我高兴之余写了一首诗:

  家乡的小雨

  那一天,
  龙桥下了细细的小雨,
  天边出来彩虹仙女。
  啊!
  家乡的小雨,
  美美润我心底。


  那一天,
  龙桥下了细细的小雨,
  身边来了美丽的少女。
  啊!
  家乡的小雨,
  姗姗漫步来迟。

  那一天,
  龙桥下了细细的小雨,
  月老送来瑶池的妹子。
  啊!
  家乡的小雨,
  甜甜轻声细语。

  你我携手游戏人间,你说很幸福,我说很知足。可如今,梦以断,人已逝,芳容何处觅。你说要到观世音菩萨那里去,到天上去。我到最接近天的高原找过你,到凤凰涅槃的九寨沟找过你,到临高彩桥记忆、五指山等找过你,我在喊,你在哪。泪水模糊的双眼,朦朦胧胧中觉得眼前有东西在晃动,擦了擦眼眶里的泪水,定神一看,是一只蝴蝶挥着翅膀忽上忽下地飞来飞去,忽近忽远。我张开左手掌向她伸去,真的好想她栖在手指上,可她却飞走了。跟她来到花丛前,只见她那娇小的身躯在花朵儿上跳舞,楚楚动人,我伸过手去想触摸她可爱的身子,她又飞走了。只见她忽左忽右飞到一个拱门前,我追了上去,她條地飞进了一道门去,我跟着走进那道门去,却没有看到她。退了出来,往门顶看去,见上面写着“哇哎噜”(黎语:我爱你)。我猛然醒悟,难道那蝴蝶是伊人的化身,她把我带进“哇哎噜”,她在对我说,我爱你。我情不自禁地朗读班禅六世仓央嘉措的诗《在那东山顶上》“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五年前,我经常朗读给你听,你可曾记得,亲密的爱人。
  
  
  哇哎噜,我爱你,可你在哪?天籁般的肃静,没人回答我,只有服务亭里的姑娘呆呆地坐着。我走过去问她,我的伙伴呢?顺着她手指的栈道走去,两旁密密麻麻的树木挡住了阳光,在这炎热的七月天也是阴凉凉的。走出隧道般的栈道,来到景平台,一眼望去,青翠无边,皑皑白云在阳光照耀下,投在绿油油山上的黑影,犹如锦上添花,在蒸腾白雾衬托下,如梦如幻。大山的精灵如郭沫若的诗句“杏花流雨,杨柳清风,洒兴浓春色饱;沫水澄波,峨眉滴翠,仙人风物此间多”。太美了,呀诺达的山,哇哎噜。
  亲爱的妻,我还没带你去看青青的草原,蓝蓝的海,还没带你来呀诺达,你像断了线的风筝飘走了,飘向远方,飘向天空,我再也找不到了。我独自将一把锁头锁在栏杆的铁链上,把钥匙抛下深深的山谷,这辈子没把你锁住,下辈子我会锁住你,携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向大山喊道,呀诺达,你要留住青山,留住美景,下辈子我会带她来看你。
  哇哎噜,我爱你,可你在哪?我乘着高空滑索,从一个山头滑到另一个山头,寻找你的芳踪,因为人们说天堂很美,也许我会在途中和你相见。六百多米长的滑索,觉得很长很长,因为我带着你的心,和我一起在滑。又觉得很短很短,因为我在脚下的林海找你,哪怕是你的影子,我都心满意足,希望滑索很长很长,让我滑到天涯海角,滑到老。
  
  
  入夜,大山不见了,白天看到的天鹅、飞鸟归巢了,荷塘里的荷花也躲进了黑夜。只有烧烤饭堂里灯火辉煌,歌舞升平。一对对黎族少男少女,身着民族服装,在花前月下,嬉戏追逐,拔响佩戴于胸前的竹排,伴随着“哒、哒哒”的节奏跳起欢快的舞蹈,互表爱慕之情,两情相悦后,女方即捏住男方的耳朵,无语地表达接受男方的爱,两人便坠入爱河。原野,月下,纯真的爱情,是黎族少男少女追求自由,追求幸福,向往美好人生的缩影。
  
  黎族大叔们的八音队,用竹木乐器演奏的曲调深沉,像大山般的稳重,像大力神沉重的脚步“嘭嘭”地向我们走来,又像开荒锄地种山兰稻欢乐的劳动情景。朴素,自然,流畅的乐曲,带我穿越时空,回到大山环绕的黎寨,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男耕女织的遥远岁月。
  
  黎族少男少女们劳动之余,在月下,在火把前,随着“嘭、哒哒”节奏的竹竿碰撞声,跳起世界独一无二的竹竿舞,摆弄各种花样或进或退地跨越,钻过竹竿。一曲跳完,客人们如痴如醉,第二曲刚奏响,客人们一拥而上和他们一起跳。看着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的黎族少男少女,和客人一起跳舞的热闹场面,我习惯地伸手去拉身旁的妻子,说,我们跳舞去。伸出去的手空荡荡的,没有抓到她的手,我猛然醒悟,今生缘尽,人已逝。不由悲从中来,我默默地对大力神说,如果你看到她,请替我转告她,说,下辈子我会带她来呀诺达,牵她的手一起跳竹竿舞。
  歌舞表演结束后,伙伴们在帐篷里进入了梦乡。我在湖边的亭子里独坐,今晚没有月光,伸手不见五指,家乡因海口城市灯光的辐射,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黑漆漆的夜,只有来到这里,方可重拾童年记忆的夜,黑乎乎的夜。
  在夜幕下,漫步于荷塘边,忽然看不到婀娜多姿的荷花,却隐约感觉到她的气息,她就在我的身旁,但阴阳两隔,我看不到她,她看不到我。只有几只萤火虫在“啯、啯啯”鸟声的伴奏下,闪烁地翩翩起舞,伴着孑然一身的我走在夜里。假如此时有她在身旁,那么这夜里是多么的浪漫。记得那些年,我们在夜里,在湖边,一起听蛙声,一起看月升月落。感慨命运之神,让我在人生途中和你相见,有诗为证:
  
  夜,呀诺达的夜,静悄悄的,黑森森的。我打开手机灯光,走在通往湖心亭的原石上,水里的荷花在弱弱的灯光下更加妩媚,花期已过,依然有零星的花朵挺立于水里,在手机灯光淡淡的照耀下好美好美。记得那一年,荷花开的时候,我和她常在荷塘玩,有一次,伊人撑一片木排舟,游荡于荷花间,我说,月下、荷花、美人,太有诗意了。她说,有本事就此时此景作一首诗。于是,我为她作了一首诗:

  荷花伊人

  荷塘游水弄花团,月下伊人捉虾玩。
  六段木舟逐浪卷,半截草篓采莲还。
  书生朱笔点淑女,莲朵红雷尽美颜。
  嫦娥月仙照净土,荷花莲妹在人间。


  哇哎噜,我爱你,你在哪?呀诺达的精灵,求你们赐我一盏宝莲灯,让我看到荷花伊人,哪怕是一瞬间,哪怕是看一眼她的微笑,我都知足。
  
  在梦幻谷,我们匍匐走在水里,逆着瀑布往山上爬。穿着草鞋,踏在水底的原石上,你牵着我的手,我拉着你手,一个深水潭挡住了去路,我们踏上人们用汽车轮胎搭的浮桥走过去,你一脚踏空了,跌在水里,我跳进水里把你托上来,又一起走了过去。在一处水泻湍急的山沟,人们用绳网罩在水面上,以便行走,你在上面跳着笑着,跌倒了爬起来再跳,说,像蹦蹦床似的,走着爬着,落差三四十米的瀑布挡去了我们的去路,我说怎么上去呢,你笑了笑,忽然飞向瀑布,抓住一根绳子倏地爬上山顶上。我吓得大叫一声,发现自己睡在帐篷里,夜雨不断打在帐篷上“砰砰”地响,原来是南柯一梦.
  
  摇曳的爱情桥两侧栏索梆着条条祈福幡,红红的,很多很多,不知曾经有多少情侣走过。看着网友苏小蚕和他那个一起走过,看着歌咏,雨桐一对儿走过,我用相机把他们的背影拍了下来,不敢走在他们的前面往回拍,不想把他们留在爱情桥上永远地走着,目送他们走过爱情桥,走过幸福桥,祝愿他们幸福久久。
  哇哎噜,我爱你,可你在哪?呀喏达的爱情桥谁人伴我走过。呀喏达山川精灵,请你们把她带到我的身旁,她牵我的手,我牵她那看不到的,陪她一起走过爱情桥,走过幸福桥。可你像断了线的风筝,飘向了远方,飘向了天边,我跑去北方,走到南方,很多很多的地方,寻寻觅觅,没有找到我的风筝。没有了你,孤独的我幸福在哪里?没有了你,我独自走在幸福桥上,暗然心伤,如疯如癫地吟着悲伤的诗:
  君莫哭

  你是我的幸福,
  这世伴我天长地久。
  花已谢,
  情歌对谁唱。
  林间孤鸟,
  寻君呀喏达。
  你在哪?
  幸福桥上我自渡。
  你像雾像雨又像风,
  温柔伴我一起走过。
  君莫哭,
  我的眼泪为你流。

  
  置身于北纬18度的呀喏达热带雨林里,到处都郁郁葱葱遮天敝日。参天巨榕、百年过江龙藤、黑桫椤、冷血杀手、见血封喉、野生桄榔等千余种乔灌木为这里提供了每cm³三万多个负氧离子,犹如雷雨过后,清新的空气使人心情舒畅,延年益寿。槟榔、蓝智、砂仁、巴戟等一百多种南药,具有杀虫、清积、下气、补肾助阳、祛风除湿、强筋健骨、温脾止泻、暖胃、开胃等功效,为这里居民的健康提供了客观的保障。
  哇哎噜,我爱你,可你在哪?呀喏达雨林精灵,你们为何不早告诉我,带她来这里,用这里的南药和几百种草药给她治病,她就不会这么快就走了。呀喏达雨林精灵,我恨你们,恨你们不早告诉我,这里的山谷有起死回生的千年灵芝,我恨你们,益智娃,槟榔妹、达达兔、巴戟哥、砂仁爷。
  
  在爱情桥头前的许愿亭里,我高高挂了一个许愿吉祥品,在上面写道,莲妹,亲爱的妻子,下辈子我带你来呀喏达。我颂经,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我手摇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在途中和你相遇,等到三月三陪你来呀诺达,听听那悠扬的歌声,陪你一起跳竹竿舞,陪你一起踏瀑戏水,陪你一起在雨林里漫步,牵手走过合抱的“千年夫妻榕”,哇哎噜。
  
  我翻遍十万大山,只为在路上和你相遇,陪你一起来美丽的呀诺达,哇哎噜。


  陈开杰
  2017年7月15日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