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港峒客·耕古拾遗】他山有嘉木,琼崖察慧根——神话黄花梨之《面壁》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7-23 11:49:17 点击:1282 回复: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海南惊世嘉木,并非只有黄花梨一支孤军。沉香在历史上就一直“悉冠诸番所出”,还有降真香等,奇珍不少。“南溟奇甸”重振嘉木雄风,如果仅仅盯着黄花梨,就未免有点狭隘了。以黄花梨领衔而异彩纷呈的、与大国崛起相称的海南百年绿金产业,恐怕需要更新的思维方式,更广阔的视野参照系……
  
  【题图:1994年,海南率先停止了对天然林的砍伐。这是早年在尖峰岭拍摄的具图解意义场景:代表砍伐的汽车废弃朽锈,满山原始森林欣欣向荣。】

  一,天竺先行,末段跑偏

  历史上,能与花梨木分庭抗礼的惊世嘉木不多,最出名的是紫檀,即檀香紫檀。
  据相关资料,檀香紫檀又称小叶紫檀,主产印度,心材含有丰富的树胶和独特的紫檀素,材质极其稳定,在产地被称为“木中之金”,是明清数百年一贯的皇家顶级用材,在清代臻至顶峰。由于中国曾长期是世界最大经济体,规格紫檀几乎全被北京强力吸纳,以至后来只能见到小材的欧洲人,一直以为紫檀本来就是没有大材的。
  由于紫檀生长缓慢,非数百年不能成材,至清后期,印度产地天然紫檀林已近枯竭。通常,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但是,天竺就是天竺,沉寂百余年之后,剧情突然逆转……
  2012年5月,一则新闻震动了珍贵红木业界:两个40尺标准集装箱内,一批谎报为“印度紫檀”在天津进口的檀香紫檀木料被揭破。紫檀来自印度,总重近45吨,当时国内市场价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是海关破获少有的走私大案。
  原来,印度规模性人工栽培檀香紫檀,已有一个半世纪之久,大约是国际上第一个成功批量栽培百年珍稀林的范例。近20年来陆续走私进口,谎报为廉价的印度紫檀,是走私惯伎了。
  鸦片战争后,印度认识到紫檀的重大经济价值,遂于南部产地迈索尔进行人工引种开发,给予定期护理。连续几十年的规模种植,还有民间一些商业性栽培,使紫檀林有了相当程度的恢复。到20世纪末,早期的人工林已经初成。不过,其时印度政府已经认定紫檀为濒危物种,遂颁布法令,禁止紫檀与象牙、檀香木等的贸易。但是重利所在,中印两国非法势力经常勾结盗伐,走私进入中国。
  据业内人士指,目前市场上真正的紫檀木,全属走私,而且几乎全是人工林木材。这种紫檀虽然昂贵,但由于生长较为迅速,无论比重、硬度、显微结构、含胶量、颜色都与天然林者不同,加工时若不经“做色”则根本不能与老料比肩而立。这个评论,也可以作为将来人工栽培黄花梨大材的参考。
  此事讯源较窄,而且涉及某个特殊行业的重大商业利益,细节真伪并非没有争议。我只整理资料,无意就此多言。
  无争议的事实是:印度有成功的紫檀人工林。就此作点分析。
  早前的印度英国殖民政府此举,无疑包含了英国博物学、商品学方面的先进意识,说不定还间接关联到达尔文、剑桥大学的影响;而且紫檀贸易持续数世纪的经济效益给他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此外,还体现出英国人对于日不落帝国前景的强大自信心。
  无论如何,印度的批量人工紫檀林成功,极具进步样板意义。可惜的是,后来不加区别的禁售政策,虽然符合某种理念,却对人工栽培的积极性予以致命一击,简单地催毁了这个本该很不错的、全球领先的产业,将可能的合法一下推向非法,反而断绝了扩大紫檀人工栽培规模的机会。
  不说就业和经济,仅从保护稀有物种的角度看,也未必明智。
  个人认为,在严格规限下允许人工紫檀林合法贸易,是对珍稀树种更好的保护措施。例如许可证制度,每年只发放成材紫檀林总数1%或0.5%的砍伐指标,能推高商品紫檀价格,刺激更多商品化栽培,实现永续发展。
  先行者印度的经验教训,非常宝贵,值得我们多加研究。至于末段如何纠偏,有的是时间。
  
  【资料图片:截获走私的檀香紫檀】

  二,沉檀龙麝,痛失鳌头

  说到海南顶级奇珍嘉木,沉香自古与黄花梨不分伯仲,总是并列榜首。
  沉香又叫土沉香、女儿香、莞香,久负盛名,古代居“沉檀龙麝”四大名香之首。海南香又从来居于中外(东南亚)产地之首。自宋代以降,沉香“惟海南最胜”、“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等赞誉,史不绝书。到晚清,沉香已经分为15种,珍贵程度依次下降:首先是黄沉,又叫铁骨沉、乌角沉;其次是生结沉;第三是四六沉……到十四是老山牙香,十五是新山牙香。品种繁复而神秘,这种明确的细分,显示着沉香由于被过度消费而进入最后的辉煌。
  现代植物学意义上的沉香树,似乎只有学名白木香的一种。野生资源由于千年滥采,早已濒绝,现在市场上顶级沉香极少,几乎只有进口,国外产地亦濒于枯竭。近年海南人工栽培亦已启动,人工开香门的生产方式也比较可靠,但树龄太幼、结香年份太短,只能是不甚稀罕的初级香块,其市场级别正相当于花梨的根根毛毛,可以为主人赚钱建楼,离大雅之堂依然甚远。
  上品的沉香生成,极其不易,需要经历“千百年”才能在地下形成。自然界花梨树长大必有心,但是白木香树长大却未必就有沉。古人观察到“香树丛生山中,枝干根株皆能成香”,但其自然结香机理,像折损、流凝、土埋、水浸、虫漏、蚁蚀之类,现在还未能完全明瞭,人为复制手段依然有限。
  总的来说,沉香再现可以有人工、天然及半天然三大类。对树而言,不是因伤凝结,便是死而后生;对人而言,这是留待科研与生产密切结合获取重大突破的上佳领域。一些有技术突破的探索者也出于利益自我保护,对此守口如瓶,至于坊间诸多造假的猫腻,就不必说了。
  不过,任何技术突破都只是开了个头。无论什么结香机制,没有几十年至百年以上的安宁环境,是绝对结不出顶级沉香的。海南的百年(也是简称,实际很可能超过百年)沉香,即所谓“沉水香”,比重大,油分高,古称“悉冠诸番所出”,“一片万钱”,认为远胜任何进口香,是无价之宝。
  
  【清代《黎人采香图》的两个复制版本】

  广东东莞,历史上著名的“莞香”产地,十余年来大张旗鼓,要恢复和弘扬“莞香”文化。有些铁杆莞香拥趸甚至拒绝提“沉香”一词,客观上成为“沉香”概念的“劲敌”。值得庆幸的是,东莞至今仍保有部分百年白木香原生树群,这是它最有底气之处。
  除了东莞,香港、肇庆等地,近年都陆续报道保有原生态沉香大树群,资讯确凿。相比之下非常可惜,像黄花梨一样,海南由于沉香太出名,稍微像样的沉香树,都早被滥伐净尽。当代,上等的海南香由于事实枯竭而逐渐淡出社会,除了偶有少量珍藏发掘,“御香飘渺”只存在于史料和传说之中了。
  “沉檀龙麝”,古有定评。莞香能如此振作,海南这个曾经“冠绝天下”的沉香故家,又当如何?
  与黄花梨一样,排除了一时功利的障眼法,沉香价值权重的基本面依然是树龄。只有在绝对可靠的百年、甚至两三百年无人扰动的老林中,这种神圣而无可替代的日月之精华,才有可能缓缓再现人间。任何企图提速的措施,都是权宜之计,绝非上策。然而,有价值沉香的防护,比黄花梨困难十倍。
  为今之计,我们要么让海南顶级沉香永无归期,要么下定决心,促成长效珍稀林体制的早日实现。
  必须指出,海南的高品位高价值树种,至少可以达到两位数之多,每一种都有其特殊价值。例如与沉香并称的神品、别名花梨藤香的降真香,与花梨并称海南五大特类材的坡垒、子京、母生、酸枝等,都是价值高昂的绝品,大材绝产多时,高端需求殷切,复兴遥遥无期,都是未来长效珍稀林中有实力的选手。
  
  【白沙河谷文化园珍藏:老年间用原株沉香木挖成的桶、罐及盖子。看一下左上角的排气扇就知道树干有多大】

  三,回归入城,康庄大道

  如何实施百年珍稀林工程?
  进城,是最便捷最现实的道路,政府花很少的公帑就可以切实启动。通常,城市是首善之区,现存寥若晨星的黄花梨大树也几乎只在城市。海口人民公园有五六株五六十岁的,至今安全;海南各处的热带植物园、机关大院也有一小批,树龄二三十年不等,数目不详,可能还有更老的,园(院)方对此刻意保持低调,显然是出于安全考虑。
  在大陆,广州五山的华南农业大学老校区内,有两株1920年代建校时栽下的老花梨,应为国内已知人工栽培的最大者。肇庆市1986年新开一条文明路,不经意栽下的220株花梨路树,当年每株树苗价格不过一角钱,至今价值早已过亿,长势良好,成为海内美谈。
  类似行道树,广州市区的福祥路也有近10株,树龄更长,大概是1970年代种下的。据网友跟帖信息,广州正南路、浆栏路等多处,都有树龄相当的黄花梨路树,全广州市加起来有数十株之多。当初人们“无心插柳”,但是“柳成荫”之后注定要被晾在风口浪尖上。2012年有一两株被不明不白弄走,引发官民高度关注。有关部门难免有点猝不及防,但很快加强了防护措施,这几年再未见险情报道。
  海南野树成为华南超级大都市路旁“活生生的大金条”,一个意外耀眼的人文景观在冉冉升起。
  这些成功案例,值得海南高度重视,认真总结。
  城市楼盘种花梨,或许是破解保安困局的捷径。花梨不但名声显赫,而且树形优雅,枝叶青翠,不怕部分荫蔽,灌溉条件下萧索的落叶期很短,还能释放出宜人养人的淡淡香气,“降香黄檀”啊。作为庭院树实在不赖,何况含义富贵吉祥,又会成为楼盘可观的附加值,应该受到业主的欢迎。
  我那批历经波折的花梨,就是在三亚一个小型楼盘找到归宿的。开发商是我的农业老搭档,深知海南花梨文化之重,在我的树群进退两难时慨然相助,把它们移栽进城,又执意送我一笔不菲的酬金。我的花梨梦因此得以柳暗花明。
  被评为海南“省树”后半个月,作为尖兵的第一批七龄小花梨树运到三亚。相比于盗伐盗挖的“轻而易举”,合法移栽手续非常严格繁难,当事各方,包括管理层都深感压力,真是“临深履薄”。取得经验后,十数龄的花梨树也分批全部移栽成功。至今满四年,未有被盗伐。不过还是出过险,树被锯了一道深痕,盗贼尚未得手即被发现,仓皇逃去。这可以看作是一次抢险实操。
  相信在市区楼盘这样的保护环境中,它们可以平安地度过今后的70年而成为大树。据目前所知,这或是海南树龄最大的过百株花梨人工林群落。
  
  【2013年1月,第一批七龄黄花梨作为尖兵,运抵三亚】

  四,林在盘中,亲邻珍稀

  花梨只是一个代表。海南还有很多极有价值的珍稀树种,著名的至少可以列出二三十种,同样处在濒危的尴尬境地,同样具备再创辉煌的资质,只待破局。
  现在无论从海南哪一条线行车,沿路细数能看到的人工栽培树种,除了果树棕榈外,也不过桉树榕树、橡胶木棉、印度紫檀非洲楝等一二十种。树种何其单调!
  海南那么多大有价值的好树,都已消失于公众视野之外,从这方面说,宝岛还在蒙尘。
  完全可以把它们再请回来。
  海南的旅游酒店及房地产正在持续大热,可以把它们与珍稀树林的营造结合起来。凡是占地面积在例如100亩以上的规模酒店或楼盘,政府另行附送相当于总面积例如15%的绿化地,能多一点更好,专门用于种植乡土珍稀树林。由林业部门专家组以适地适树的原则配置多树种混交方案,安排种植,酒店或楼盘则作为代管方。
  这些林权属于国有,纳入规划,造表公示,永不变性,永不砍伐——先规定100年再说。有林务官员定期巡查。该酒店或楼盘作为代管方,可以长期免费享用珍稀林的景观及生态资源,同时出资并负责其管护。在具体责权利条款中重要的是:如有损毁灭失,除依法追究责任人并责成及时补植外,代管方还必须付出明显超过市价的赔偿。被盗伐的树木追回部分得公开拍卖,收入处理透明,严防任何个人或主管单位在盗伐事件中间接获利,造成恶性循环。
  国有林最后变现的利益,后人会合理处置的。也可以在成林若干年以后,依法公开拍卖附着物成为民有林场,改变其所有制性质,实现活立木流通,按原规定永续经营。而如果商品房楼盘都可以认购一株花梨树(不够分就抽签吧),哪位业主不愿意?这,不妨称为“小林地产”。
  这是一个多赢的格局。酒店或楼盘得到这么大的免费园林,没有不高兴的。追求百中无一的“盘在林中”,不如现实的“林在盘中”。依托酒店或楼盘既有的保安设施和力量,管护珍稀林所增加的成本其实不大,非常划算。住客或业主可以近距离观赏过去只闻其名的珍稀树种,还可以像在海口人民公园一样,随意进入林下漫步。
  社会唯一付出的,是“熟地成本”。但这是什么成本啊?是最可靠的造林,长效高质量绿地,市政年年花钱不就希望做这个吗,还不如这个可靠。“公家”未必容易管好的,化到酒店小区,有了日夜不离的具体责任人,就能管好。300个这种代管基地,平均每个算20亩,就是6000亩,是20多万株百年珍稀大树!
  这只是个很保守的估计,实施起来200万株也打不住。何况从国家规划来看,这些“熟地”其实是置换进了城市的不折不扣的“生态林地”,是城市之肺。这点平地或微丘,海南完全拿得出。
  以海南乡土珍稀树作为人居伴生树林,体现了一种尊重乡土、亲近乡土、尊重自然的尝试,将来必然成为社会的普遍追求。比起最近两个世纪人类对自然的粗暴掠夺与践踏,这只是我们觉醒的一小步。还可以成为海南领先东南沿海老城区过度密集、绿地过少的鲜明优势,付点土地成本是值得的。
  有舍才有得,而所得甚大。这些珍稀树种最贴近民生,最贴近世界;珍稀林降低了土地容积率,宜居指数更高,国际旅游岛美誉度更高。
  
  【2010年的剪报:肇庆市花梨路树,是海南黄花梨的又一个现实神话】

  五,百年公司,有序传承

  有业内人士曾估算过,昌化江流域野生花梨至少要200岁,才能长成40厘米宽的心材板料,这是大致属实的,人工栽培当然可以早些。这种尺寸还算不上真正的大料,不过已经挨点边了,300年更合适。
  种植这么长时间,现实的生产者根本就没有那个想法。十代八代之久长青林的刚性时间需求,谁能设想,谁能满足呢?
  如果有片花梨树林长在新加坡或香港,人们不会怀疑它能否再长个三四百年;为什么在中国、在海南,它就不能再长个三四百年呢?
  ——想想看,迄今为止我们好像压根就没有百年概念。为什么?
  首先,是因为我国独特的近现代史。其中包含暴风骤雨式的武装革命史、几近亡国的被侵略史、空前的所有制颠覆史和“有产即有罪”史,最后是改革开放的迅速转型史、风驰电掣的大国崛起史。
  中国近现代史,是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历经磨难、上下求索、蓄势腾飞的大时代史。但客观上,这种种剧变无形中给数代普罗大众一个强烈印象:人生变动不居,必须闻风而动、随遇而安,迅速追逐和享受眼前利益。因而相当长时间内,“痞子意识”甚至无形中大行其道。人们来不及去设想具体事物的百年稳定,何谈实施。
  认真地说,这也属于我们相对落后的一块“软实力”。
  其次,还因为中国缺乏公司文明传统。中国封建社会没有公司,“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近代资本主义发展又很不充分,投资者地位软弱。百年翻烧饼式的社会变化,几乎没有国产百年公司的生存环境。
  反观欧美,一两百年历史的公司比比皆是,日本更多,千年公司也不罕见。在他们那里,公司所有者的有序更迭和资产的有序传承,哪怕在世界大战或公司破产时,都是顺理成章的,活动完全出于经济考虑。如果他们气候适宜,又有先见之明,那么老花梨林早就保存在那里了,因为越不砍,越符合利益的最大化。
  只有法治社会现代公司的力量,才能突破个体、家庭的时间制约。公司的体制可以让活立木年年体现增值,所有者随时可以变现。林木所有权像股票一样在全世界流转百次千次,树木却浑然不觉,稳稳屹立,永续生存。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法治社会的迅速推进,尽管很多人尚未明确意识,其实中国早已进入长期上行通道,百年公司也早就起步了。
  
  【移栽三亚两年后的黄花梨群落,生机勃勃非常美观】

  视线转向与当前话题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朝韩三八线非军事区。
  这个非军事区几乎无人不知,却又几乎无人看过,半个多世纪以来,死亡威胁造成真正的无人区。近年有考察机构获准进入,惊奇地发现当年那片被炮火反复炸犁成厚粉的缓冲地带,已重现一派茫茫林海,成为野生动植物的超级乐园。
  偶尔看到这个报道令我心向往之,一直不能淡忘。2012年,作家莫言在获得诺奖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说过:“我去过韩国跟朝鲜的三八线,这个三八线是无人区,两国谁也不能过线,这个地方是动物的天堂,里边全是鸟,全是野猪,树木长得非常的繁茂”,这个报道,可为确证了。
  最剑拔弩张的区域,却为人类提供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现实样板。它无声地告诉人类:管管自己的脚步。你不在,即使曾被你荼毒如此之甚的地方,世界也可以恢复得多么奇妙!
  自命为万物之灵的我们,确实很有值得反思的地方。而“三八线”无人区能够对像尚未获奖的莫言一样的小范围人群开放参观,说明这个世界已经有能够率先反思的人物,居于庙堂之中。
  这个现实,对海南长效珍稀林工程应该不无启迪意义。当然并非建立剑拔弩张的军事无人区,而是现代企业依法管护的可靠无干扰区。
  ……
  本帖远近不同的话题,都在围绕一个目标。只有将这些不同角度的锚,探讨扎实了,下一步才可以直捣设计核心——广阔乡野百年长青林的“金山之梦”。
楼主发言:3次 发图:8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7-23 11:58:57
  
  附注:本帖的主体内容,曾于7月16日在《三亚日报》刊登,为适应版面,文字作了压缩及调整。这个帖子,是完全版。
作者:弥赛亚9 时间:2017-07-23 16:07:56
  时隔半月又等到了第三章更新

  读好帖前先占个前排好位置
作者: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7-07-23 23:06:07
  嗯 不错
作者:人文地理学会 时间:2017-07-26 09:11:41
  大赞!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7-07-26 16:58:05
  何老师的文字非常有魅力!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7-28 08:15:07
  多谢楼上诸位的赞赏!
作者:小白HLL 时间:2017-08-02 15:42:57
  赞
作者:小小小苏打何11 时间:2017-08-05 19:12:33
  

  


  

  


  


  


  
  2017年8月5日19时12分34秒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