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港峒客·耕古拾遗]渐行渐远的桑梓之树——琼崖海棠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5-08 09:19:00 点击:1186 回复: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古来“凿壁偷光”“萤囊夜读”故事,不会发生在海南。不是海南没有励志学子,而是因为有了它——
  
  
  【不是西府海棠,媲美西府海棠,琼崖海棠的花与叶】

  照亮千年夜空

  您知道吗?有一种油灯照亮了海南的夜空至少500年,半个世纪以前才逐渐退休,不过,现在将要被完全遗忘了。
  这就是海棠油灯。
  煤油灯、蜡烛、电灯,都是近现代之物,它们问世之前,人们用篝火、松明、油灯照明。食油贵重,普罗大众果腹尚难寻,哪里舍得点灯?贫寒的读书人,白天要干活,晚上想读书又苦于没有光线,于是产生了“凿壁偷光”“萤囊夜读”这样的成语,事后诚为千古美谈,当事人却深含苦涩。
  人们一直在寻找便宜易得的照明材料,点亮一小片夜空,延长活动时间。
  这点,海南人非常幸运,很早就有了它——海棠油。
  海棠油,由野生海棠树的籽仁压榨而得。“海棠”,是民间习惯叫法,全名是“琼崖海棠”,为藤黄科、红厚壳属常绿乔木,又叫海棠木、红厚壳、胡桐、海桐、君子树等等。
  说来,海棠树真是海南人的恩物。它喜欢生长在亚热带南缘,在一海之隔的两广,由于热量不够,它很少甚至完全不结果,就像椰子树一样。所以,这种油灯也几乎只是海南独有。
  海棠油又叫苦油、臭油,颜色深棕带绿,因未曾精炼,又烟又稠,有苦臭味,有毒不能食用。农家找个破碗,放进棉芯,倒进海棠油,就成了油灯。灯火耐久,但不防风。
  清代海南府、县两级地方志,多有记述海棠油。如《康熙琼山县志》,有“海棠,文昌多”的记载,现存最早方志即明代《正德琼台志》,就有记载。
  该志《卷九·油之属》及《卷八·木之属》内,分别载有“海桃”,说明人们已经利用“海桃”的油和木材。“海桃”是什么?《卷八·花之属》明白指出:
  “海桃,树高一二丈,叶厚润,类金盏银台菊而小,瓣止五六而圆。香极清,有四季开者。土人亦谓之海棠。”
  当然,这未必是年代最早的记载,不过更早的已经亡佚了。
  可以肯定,最迟在十六世纪初,海南便已普遍使用海棠油照明。所以从王(佐)唐(胄)以降,包括海瑞、钟芳、许子伟等明代诸多琼崖大家,他们“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苦读,都在海棠油灯下,清代探花张岳松等等,就不用说了。至于更早的邢宥、丘濬二公是否用过海棠油灯,单凭现存史料,尚难判断。
  不榨油,用海棠籽的干粒也能直接照明,只是火光不大稳定而已。老电影《红色娘子军》中吴琼花外出侦察时,报仇心切犯了纪律,被关禁闭,禁闭室里的“灯”,就是一串圆圆的海棠仁。这串灯,是多少老琼崖心中久远的民俗记忆。
  海棠籽照明,历史更为久远,已经无法判断年限了。很多老海南都记得小时候如何去捡海棠籽,给家里照明,捡多了还可以卖点钱呢。
  所以,如果文青们要描写老年间海南穷孩子如何发奋苦读,一定别引用什么“凿壁偷光”“萤囊夜读”啊!那可是没有过的事,等于在海南“卧冰求鲤”一样笑话。多数季节在村边山脚捡捡,灯光就有了。宝岛就是宝岛。
  说海棠籽照亮了海南的“千年夜空”,是毫不夸张的。
  
  【海棠木做的牛车轮实物,乐东县白沙河谷文化园藏品】
  
  【牛车是海南田园诗时代的重器,翻拍自海南民族博物馆】

  国家一类良材

  老年间的海南村寨,经常可以看到苍劲浓郁的海棠树,很多人家的老屋,就在海棠大树的荫蔽底下。除了大山,全岛几乎随处可见,大片大片的海棠林,数量无法计算。
  海棠树是老天爷对琼人的关爱,是老辈子除了棕榈科之外最熟悉的桑梓之树。
  海棠木,材质非常好。按国家权威划定,在海南有价值木材的六类划分指标中,海棠木属于一类材,仅次于花梨、坡垒等五大特类材,而与荔枝、陆均松、油丹、青皮、无翼坡垒、鸡尖、红锥等知名珍贵木材并列。
  海棠树主干可以粗到两尺以上,木材坚韧致密,有很好的木纹。而那深扎地下的粗根,木质更佳,更耐虫耐腐,所以人们伐树后,仍不惜流大汗加以挖取。
  如此优秀又普及的海棠木,造福琼民多矣。大而言之,是造船、车厢、家具、建房乃至做寿板的上好材料。拿造船来说,最重要的结构件是龙骨,龙骨不结实,这条船就不可能经风浪。只要用上一棵合适弯度的海棠树干做龙骨,出海就多了几分安全感。
  往小里说,举两件重要的常用之物——牛车轮和犁把,看看海棠树的能耐吧。
  海南最重要的陆上运输工具是牛车,数量又以琼西为多。大饼般的木车轮由三块大厚板拼成,在琼西南,车轮的首选材料就是海棠木。海棠木纹理交缠,甚难开裂,耐得住日晒雨淋,无惧粗重颠簸。砍倒一棵大海棠树可制作两副三副车轮板,大局就定了。过去用不起金属的滚珠轴承,车轴是木材间的干摩擦。人们就不时用海棠油进行原始润滑,抬高车架,把两三颗海棠籽仁直接放进车轴上。
  农民耕田,少不了一张好犁。我有位认识了40年、在乐东农村长大的老朋友说:做犁把,海棠木几乎无可替代。犁把必须有的那个胳膊肘弯,人工榫接由于工艺不易过关,常不耐用。只有海棠树枝桠才足够力度,吃得住牛劲。老友说,过去农人在海棠树下歇息,常爱抬头打量,发现有弯曲度、粗细合适的枝桠,就很高兴。一支海棠犁把,可以放心使用好多年。
  《光绪崖州志·卷三》说“海棠,粗皮磥砢,株柯拳曲”,枝桠喜欢弯曲又特别坚韧,只要弯度合适,就能做上好的农具。有一种收割水稻或豆子的长弯把镰刀,刀把同样要求坚韧,海棠小枝最合适,只是没有犁把那么非海棠不可。
  改革开放后市场活跃,海南曾出现过大量海棠木做的家具,很受欢迎。可惜,就是这种竭泽而渔的砍伐,把海棠树逼向了绝境。
  
  【乐东县佛罗镇新坡村头,高大的海棠树】
  
  【三亚市崖城区古城的臭油街】

  深深介入民生

  除了木材和油灯,海棠树浑身是宝,深深介入民生。
  疍民船民,与海棠油同样有缘分。海棠油可以代替桐油做船涂料;疍家女子所戴竹笠,做工考究,据说外面要刷上一层海棠油用以防水;海棠树皮含多量鞣酸,又常用以染渔网。
  海棠油曾被作为润滑油使用。乐东县城抱由镇,是黎族苗族自治区(后改州)最初的首府,县城的第一台发电机,就曾用海棠油做润滑油。据海棠湾的老人说,过去一些外地渔船泊进湾内铁炉港,还喜欢取海棠油用作燃料。
  海棠油是老一辈海南人的“日化”和“医药”宠儿。用土法可以将它制成肥皂,在油中掺入硫磺又可治疮疥;用刀砍海棠树皮,不久就有树汁凝胶,这是农村用以治热毒疮痈的圣药。像古埃及人最早知道使用芦荟一样,海棠油的卓越护肤药效,海南人早就应用着了。
  琼崖海棠树叶子又厚又大,有些地方爱用它垫着蒸糍粑。
  海棠油极难吃,竟因此而派生风俗——由于妇女改嫁或做他人后娘,很不容易,所以海南一些地方,当事妇女在作这类决定之前,必须“吃下三滴海棠油。吃不了,就得打消这个念头”。有位老婆婆回忆当年只吃了一滴,其苦涩便令她吐个不停,只好作罢。
  老海南的文化盛事,与海棠油密不可分。最大的娱乐是看琼剧。没有大礼堂,白天日照强烈,演员和观众都受不了,所以旧琼剧主要是“通宵戏”。《琼剧志》载:自清中期开始,舞台不再以点燃干柴、椰子壳照明,而将海棠油“盛于陶器瓦盆中,用棉绳灯芯点燃,置台前两侧”,大大改善了观演环境。
  包裹着坚果的海棠成熟种皮,去掉薄薄的外衣就可以吃,甜甜的。乐东县《新坡村志》说海棠树“夏、秋开花两次,每当开花,清香扑鼻。海棠籽熟了呈黄色,肉甜可吃。这个季节常常引来大批的蝙蝠和松鼠,争吃其果肉。”肚子油水不足的山野孩子,也爱吃。
  海南不少地名,就因海棠树而来。
  三亚市就至少有三处:一个是名震天下的“海棠湾”,原名“后海”。就因为海边一株大海棠树,可以让人乘凉歇息做买卖,久之被称作“海棠头”,解放初已经挺热闹。一个是崖城边的“臭油街”,曾经有几家专门卖海棠油的,现在地名已被淡化;还有一个是崖城西北5公里的“海棠”村。再往西,据《光绪崖州志·卷五》,明清时在今乐东县“望楼西南十里”,亦有一个海棠村。
  此外,文昌市南部重兴镇高铁路边,有村名海棠园。会文镇烟墩墟西北1公里许,有村名海棠巷。琼海市东南数公里昆山村、山辉村之间,亦有村名海棠园,琼海市朝阳乡西南万泉河边,则有小村名海棠坡。
  琼海的这两个海棠村,《宣统乐会县志·乡村表》有记载。其中,“海棠坡”早在明代已是市集了,万历三十四年知县将这个市迁到朝阳,才有了今天的朝阳乡(据《康熙乐会县志·墟市》)。
  相比之下,槟榔谷、椰子寨等,也就三两个地名,恐怕都不如海棠树的多。
  
  【用海棠木造的压榨海棠油设备,白沙河谷文化园藏品】
  
  【刨削海棠籽的长凳,白沙河谷文化园藏品】
  
  【袁金华先生在展示压榨海棠油时,需将海棠籽片放在这个篾包里】

  大宗土产

  海棠油和海棠仁,一直是海南的大宗土产。清代和民国海南各种方志提到土产时,海棠油是必备项目。我朋友的父亲,一位80多岁的老海口,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直在嘉积等地供销社做财会工作,那也是海棠油的主产区。老人说,当时供销社是把海棠油作为常规做账项目的。
  关于海棠油的榨法,《海南岛志·第十八章》记载详尽:
  秋季将老熟之海棠果实摘下,用槌去壳,刨成薄片。刨片方法是以铁刨套于长板凳一端,刨口向上,又用比刨身较大的一长方形木框置于凳面,将海棠仁投入木框内,上加小木板用手压之,并在刨口上面前后推挽,将海棠仁刨成薄片,从凳之底面落下,以竹箩承之,晒干舂碎,筛去粗杂,入木甑蒸之,然后用篾围范压成圆形,分别置木槽中,加楔迫之,油即榨出。每百斤干肉约得油40斤,粕五六十斤。
  乐东县白沙河谷文化园的袁金华先生,收藏有压榨海棠油的整套海棠木机具。
  1947年版的《海南岛新志·第八章》提到:“(海棠油)年产量在(抗)战前约358吨,现仅为160吨而已。以往除供给本岛需要外,其输出额亦达50万吨左右。”这个记录笔误明显,数百吨太少,数十万吨又太多,但是至少我们知道海南曾有不少海棠油运输出岛。
  《海南岛志·第十八章》则说:(海棠油)“以文(昌)、定(安)、琼(山)、乐(会)出产为多,年产额约五六万担”,折合近3000吨。以岛上200万人点灯计(中部山区几十万人暂不算),刨去万余担输出,人均年消耗2斤,大概可信吧。
  《海南史志网》载1962年:“海南区召开物资协作交流大会,购销总额达483万多元……其中成交较大宗的农副产品有红白藤、椰子、海棠油、猪苗和畜产品等,总值达114万元。”
  可见,直至1960年代初,海棠油还有如此地位,后来才逐步衰落。
  
  【新坡小学校园内这么大的海棠树,估计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没见过】
  
  【走进画面,向琼崖桑梓之树致敬】

  硕果仅存大海棠

  曾经广泛分布海南各地的琼崖海棠,由于长年大量砍伐、极少有人种植,适生土地又多已被连片开发,已面临灭顶之灾,现存者百中无一。据说除了琼山、文昌等地还残留小片海棠林外,其它地方只有零星分布。市场上海棠木已经芳踪难觅,大树在日常视野中基本消失。
  劳苦功高、憨厚朴实的海棠树,在大开发中被“卸磨杀驴”了。
  不过,海棠树情结在老一辈中依然挥之不去,一些基层地方志也反映了这种记忆。比如乐东县黄流镇2005年版的《佛老村志》内,记录了谁谁曾经在村里种植了一百多株海棠树,都成材了,只是后来陆续被砍光。邻镇佛罗,2003年版的《新坡村志》,也多处提到海棠树:
  据老一辈的村民说,新坡村原是两多,一海棠树多,直至解放后,还有大量的海棠树,现在只剩下村委会和小学里的那几株了……
  据了解,新坡村现存这十株八株老海棠也多次有人出高价收购,可敬村人一直坚持不卖。本帖照片,是2013年实地拍摄的,大树应该至今尚在。
  这是当代海南罕见的二人合抱大海棠。村头的几株,一律高大挺拔,树冠下是本村固定的小市集,热闹的公众场所;校园内的几株则“株柯拳曲”,巨大的树冠为培养下一代新坡人的环保意识,作着潜移默化的无声解说。
  抵近观察这些百年老树,感慨良多。现在交通方便,往尖峰岭、莺歌海盐场游玩参观的朋友,不妨花点时间拐进新坡村,看看这批硕果仅存的百年桑梓。
  
  【琼崖海棠的果实】

  丑小鸭如何变天鹅

  琼崖海棠,有一个拉丁学名:Calophyllum inophyllum ,是个知名的国际性树种,除了我国台湾,还广泛分布于南洋群岛,几乎遍及东南亚热带诸国,以至澳洲、非洲和中美洲等地。
  它既是经济树、垦荒树,也是良好的行道树和庭院树。台湾花莲市内有条明礼路,由30多棵树龄超过百年的琼崖海棠形成行道树,依然生机勃勃,老居民对之感情深厚。这情景,乐东新坡村的村头大树或可媲美。
  海棠油并非永远是灰头土脸的。摇身一变,它就身价万倍,以“伊诺菲伦油”的神秘玄妙名字,闻名于世。是名贵护肤精油,据称每100公斤果仁,只能萃取出18公斤。自欧美兴起以来,大受小资一族的追捧,小小10毫升的一瓶,唇膏大小,售价动辄就过百元人民币。
  不错,这就是经过精炼的海南臭油——不,正式的归类是“芳香油”,据称以非洲马达加斯加山脉生长的,最为昂贵。
  愿意花百来块钱,好好体会一下丑小鸭是如何真变成天鹅的吗?
  且慢,“伊诺菲伦”……不过是上文“琼崖海棠”拉丁学名后半截的音译吧。莫被拉丁文吓到,我就是凭半吊子英文“破译”的。呵呵,音译才“高大上”,直译就不玄妙了。效果如何,是否物有所值,还得由消费者说了才算。
  不过,海棠油的特殊药理功效,老海南一直都明白,就是处方土些。现代科学证实,海棠油对人类皮肤有独特的修补和保护功效,能治疗烧伤、烫伤、溃疡、湿疹、暗疮、过敏等等,还有天然抗菌特性。最近还有报道,美国科学家从琼崖海棠中开发出一种香豆素类化合物,具有相当好的“抗HIV”,也就是抑制艾滋病病毒效果。这个东东会不会是另一个“青蒿素”?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
  还有一说是,海棠油精炼后可以食用,而且风味不俗。每吨粗油,约可提炼出700公斤的食用油。
  
  【三亚湾畔,海棠人工林初长成】
  
  【佛罗镇新坡村头,保存旧日海棠树下故乡的温馨画面】

  莫失莫忘,海棠之乡

  海棠可谓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它是强阳性树种,极好栽培,种子落地自己就能萌发,粗生易长,树、花、叶、果都很美观。据报道,琼山的农户在村旁栽植,30年生树高可达l0米,胸径可达25厘米。
  海棠很抗风,一般台风断倒率不超过5%,极宜作防风林。2005年9月的“达维”强台风重创海南,致使全岛停电,连桉树都被大量吹倒。而海棠树只是折枝断叶,很少断倒。
  如果有一部分海防林或橡胶园防风林由琼崖海棠替代木麻黄,或与木麻黄混交,既保存了本土树种,林相更为美观,也有更好的经济收益。同时,果肉有利于滋养小型野生动物,花期长,花也是良好蜜源。
  三亚文史专家周德光先生曾建议,在海棠湾营造一大片“琼崖海棠林”,以此作为生态大公园;同时开发海棠文化,大力提高开发区的地方文化品位。现在,三亚湾海边的景观带里已经见到一片片生机勃勃的海棠树林,在开花结果,这无疑是本土有识之士努力的结晶。
  关于椰子槟榔,海南文人从不吝赞美之词;但是海棠呢——已经淡出人们的笔尖口头很久了,仅仅偶尔还活在老资格本土人士的闲谈中。
  海棠文化,真的那么无足轻重吗?
  当代中国最常见的浮躁,是“摧毁自己的珍稀独特,复制别人的已经过时”,等到别人申了遗,才知道后悔莫及。
  虽然海棠油绝迹多年,但我与中年以上的老海南聊起海棠,几乎都立即得到热切的反应,好像突然提起儿时的旧梦。可见海棠情结根基之深厚。南洋诸国,多半盛产海棠树,不少华侨也是海南人,老华侨深藏心底的海棠情结,也是最久远的一份乡愁。
  海棠联系的民生事像,是海南古老民俗的一张生动名片,也是很多国家和地区“人人心中所有,人人口中所无”的家园旧忆。把这张名片钩沉擦亮,在与海外广泛的海棠适生地民众的人文交往中,不难得到共鸣。
  但是,老风俗已淡出生活多年,进入消亡阶段。现在如果喊出,还会有反响。只要有了呼应,就可能形成流传,不易湮灭。如果无人整理呼喊,不久之后,旧记忆将随这辈中老年人陆续谢世而消失,人间不再有响应,此俗就算是最终湮灭了。
  对海南这个古老的海棠之乡来说,这太可惜。
  不过,看情况十之八九是这样。那么——本帖图文,就算是为琼崖桑梓之树致祭的一首挽歌吧!
楼主发言:8次 发图:15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荼靡de未央 时间:2017-05-08 11:10:46
  好帖子!
作者:662204242 时间:2017-05-08 12:30:49
  感谢分享啊
作者:寻牛矢觅归路 时间:2017-05-08 14:08:23
  好贴,满满的回忆.
  是不是很多公祖是用海棠木雕刻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梨花_雨 时间:2017-05-08 14:14:06
  @多港峒客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梨花_雨 时间:2017-05-08 14:14:42
  好文 学习了!!
作者:甘工 时间:2017-05-08 14:51:11
  很棒!
作者:椰林村人 时间:2017-05-08 15:03:47
  非常详细。在1990年前,文昌乡村的学生都向学校交海棠仁提供榨油,交得多好像有圆珠笔或笔记本等奖励。小的时候,我们都拿海棠仁来玩耍,上下叠打,较硬,多次得胜的海棠仁甚至还会用钢笔水凃以红色或蓝色。
作者:萧烟2011 时间:2017-05-08 15:32:48
  长知识了,顶!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5-08 18:20:34
  外出大半天回来,打开网页非常温暖,感谢楼上各位大咖、网友的热情赞扬、打赏!
  海棠树下的久远回忆,可见真的还未走远!感叹!楼主能继续与老琼崖分享这份情感,深感荣幸。
  现特补上一图,是琼南收藏家周长征先生专门赴白沙河谷文化园,为本帖拍摄的珍贵苦油灯实物照片。左二图,为古崖州地区产的陶质无釉高台苦油灯,当代已经少有发现;右二图,为清代广东佛山石湾窑的绿釉苦油灯。这些藏品,当年是千家万户寻常之物,今天,毫无疑问是珍贵文物了。
  海南海棠文化,源远流长啊!
  感谢周长征先生。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7-05-08 19:38:14
  好帖子!
作者:东方一士 时间:2017-05-09 13:14:50
  这贴要勾起很多海南人的童年记忆的!
  小时候只知道叫“君子树”,但一直不知道是这个“君”。因为讲的是海南话,还以为是“珍”甚或是“真”呢!这个名字,应该是有个什么典故出处吧?
  至于功用,当时只知道1、可以点燃照明;2、可以造肥皂;3、那年代的小孩买不起玻璃珠子,便是以这个“君子”替代着玩的。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7-05-09 23:16:17  评论

    是的,海南有,台湾也有——关于怎么玩海棠籽的方法,还有钻个小洞掏空种仁,做成哨子的。在没有塑料的年代,几粒海棠籽硬壳,就是童年最好的玩具了。不敢让帖子太长,把不少内容砍掉了。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7-05-09 23:45:46  评论

    看看海棠树的特性——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不怕旱不怕风,满满的正能量,前人给它“君子树”之名,是高雅确切的。
我要评论
作者:椰林村人 时间:2017-05-11 16:46:29
  这是我昨天在海口经济学院海南民俗博物馆拍摄的海南油灯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7-05-13 16:44:54  评论

    感谢层主!这个形制跟琼南的略有不同,希望有一天看到相关的考据文章。
我要评论
作者:游鱼2000 时间:2017-05-14 19:57:35
  精品好帖!海口周边乡村经常见到琼崖海棠树,前几年一些木材商人在乡下收树,砍了不少,不过村头巷尾还保留着一些。听有学者说,它的材质还可以,但易受虫蛀,使用前要用药水浸泡,才能用的长久!
作者:jindyluo 时间:2017-05-18 13:57:27
  以前的海棠树好多赤牯蚁(音译),现在都不怎么见有了
作者:石碌尊者 时间:2017-05-18 17:03:51
  好帖!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7-05-20 17:57:40
  多港峒客老师文采飞扬。
  微信看到此贴后,便转发朋友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老老吴1 时间:2017-05-23 18:47:17
  小时候点过苦油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