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港峒客·耕古拾遗]大南蛇——琼崖特异生态的标志性物种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6-10-08 12:23:00 点击:5301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多港峒客·耕古拾遗】专栏合集:
  广济桥和“官沟”:资格比公布的更悠久
  彩照穿越 六十年前旧街市
  寻回“西峰驿 ”
  谁这么牛,五百年前就揭示了“厄尔尼诺”规律?
  崖州古城垣,如何钩沉重现于地图
  钩沉清代“南海水师司令部”遗址
  乐城:两条古道的年代迷思
  到老城,看一眼“最后的迈山”
  清初经典战例——崖城炮战
  天涯古事
  居琼十年的盛唐西域主帅——阿史那献
  城西:“大隐隐于市”的笔直驿道
  美兰机场——东行驿道的第二个“非遗”礼物
  南渡江——东行驿道的首个“非遗”礼物
  一份老蓝图,记录下海府间多少清末遗址
  明代海南石板驿道的最后遗存
  
  
  【提要】
  文化上的大南蛇,远超物种含义。中华民族最早的创世神,是人首蛇身的伏羲,所谓龙的传人,龙是蛇幻化的。
  蟒性喜热,相传最大的蛇在海南。古籍记载海南大蛇的神异,令人脑洞大开。毋庸讳言,历代亦相传蛇性“淫”,其实这与伏羲蛇神一样,源自古远初民无以上之的生殖崇拜,男根崇拜。
  大蛇故事必与黎人相连,像牵羊一样,黎人牵着巨蟒作手信,拜谒州官。历史人物符南蛇,历史大乡南蛇峒,是特异海南不可复制的组成部分。
  蛇神伏羲,是青铜文明之初的产物。而大五指山区的“生黎”,作为“百越”一支,由于地理的特殊保护,成为人类学意义上“最后的青铜文明”,“南蛇峒”就是山门——这条高大上的文化暗线,点到即止。不说不知道,说了别骄傲。
  本帖以蛇为视点,评说海南文化不为人知的一个截面。熔知识性、趣味性于一炉,纵观千年,横飏万里。点荒蛮而珍稀,化腐朽为神奇。言必有据,论必精奇。雅俗共赏,老少咸宜。错过不看,您的损失。
  ——这一段“不小心插播了广告”,是否虚假,欢迎看后点评。
  本帖纯为原创,复制引用,希望注明出处。

  

  最大的蛇在海南

  蛇,尤其是大蛇,在远古华夏族群中享有崇高地位。
  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是“三皇五帝”,三皇之首是伏羲。相传伏羲氏与女娲,兄妹相婚,生儿育女,是我国有记载的最早创世神,是“百王之先”。
  这位了不起的伏羲,就是“人首蛇身”的。
  华夏最崇高的图腾是龙,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为蛇所化。蛇最大者为蟒,古代皇帝自称是龙,皇帝穿的礼服叫龙袍,又叫“蟒袍”。
  蛇是爬行动物,要冬眠。所以,蛇总是在温暖的地方才活跃,而大蛇,也只有在温暖的地方才能长成。伏羲的事迹,最早就是记录于“楚帛书”中,在远古华夏文化圈,“楚”在中原之南。
  随着华夏世界的融合扩大,“越”成为比“楚”更明确的南方。于是越人与大蛇,在古籍中就开始了不离不弃的漫长纠缠。从西汉《淮南子》开始,就有“越人得蚺蛇以为上肴”的记载。
  百越以岭南即广东(个别时代包括部分安南)为最南。秦汉以来,吃蛇似乎成了岭南人的专利,在广东,至少有数十种以蛇作食材的著名佳肴。作为“南蛮”的后代,岭南人蛇虫鼠蚁全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中原人少有敢于尝试的。
  海南不久前才离开广东。岭南人所有吃蛇的光荣,海南人都有一份。
  而且,在粤人心目中,真正有分量的大蟒蛇,向来不在海北,而在荒僻神秘的海南。今日知道更热的南洋以至亚马逊,蟒蛇更大,但前人是不知道的。
  岭南山区多,蟒蛇也多。蟒蛇又单称“蟒”,古籍常称为“蚺蛇”,据说二者物种还略有不同。但是传统上,岭南父老一概称为“南蛇”,极言之,还要在前面加个“大”字。要嘲笑别人没见过大世面,老广不说别的,只说“没见过大蛇屙屎”。大蛇,代表了一切大世面。
  南蛇,很可能是“蚺蛇”古称的音变,因为岭南方言没有卷舌音。但是人们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怀疑过,因为——
  大南蛇,南者,自是海南岛之南也。
  父老心中,荒僻神秘海南岛的标志物种,又最被津津乐道者,就是蟒蛇。

  
  最神异的蛇在海南

  蛇,在热带雨林特别活跃。海南古籍记载的诸多物种中,论传说志怪的分量,没有超过蟒蛇的。巨大而奇异的蟒蛇,不绝于书。
  例如《正德琼台志·卷九》记载:
  “蚺蛇,蛇之最大者……能吞鹿,绕树出骨。其胆上旬在头,中旬在心,下旬近尾。性耐死,取胆放之犹活。”
  “蚺蛇胆,医家重之。有一种大蛇胆相似,欲辨之,浮游水面而回旋行走者是。”
  《山海经》有“巴(四川)蛇吞象,三岁而出其骨”的传说,那时的老祖宗,还不知有海南岛,也未辨云贵,巴地与楚地一样包含某些亚热带区域。当代有报道称巨蟒吞食一鹿,一年余才吐骨。某学术月刊称,有人亲见蟒蛇吐出成堆的鹿骨,还有巨蟒活吞一整条成年鳄鱼的视频。
  “绕树出骨”描述有点怪异,把鹿肉消化以后,蟒蛇绕树缠紧,把鹿骨架子从蛇腹挤吐出来。如此活灵活现,不知是亲见还是想象。
  “医家重之”的蛇胆更奇,可以在蛇身巡游,每月周游一次。还有,把蛇胆取出,有药效的会浮在水面“回旋行走”,像装了个螺旋桨。太牛了。
  蚺蛇的药效,据说非同小可,以康熙四十七年本《琼山县志•卷九》为例:
  “蚺蛇……有二胆,一在腹中,一在肤里。遇人击则胆至伤处护之,故耐击不死。人遇刑责则预服其胆,即受重刑不致伤命。故世多珍之。独重肤胆,腹中之胆无用也。其性最淫,遇妇人必追之,无得脱者。急解所系裙投地,蛇得裙即盘绞不去,人因得杀之。”
  这类记载,在海南方志中亦数不胜数。古人认为蛇之灵,莫过于其胆,关于蛇胆的记述,是历来怀有敬畏色彩的。蛇胆——肉眼能看到的“腹中之胆”不算,要“肤胆”(谁也没见过)才有用——可以保护蛇,甚至保护服食了蛇胆的人,使其“耐击不死”,即使身受酷刑也能保命,成为万应灵丹。
  显然,因为人们看到蛇即使被砍头、剥皮、抽胆甚至全部内脏后,蛇身还能盘曲活动一段时间,宛如不死之身。这种特别生机,令人惊异,故派生此说。
  蟒蛇“性淫”,民间早有传说。历代方志略取梗概,具体情节不登大雅,已然舍去。某些近代著作如《光绪崖州志》,对此加了四个字:“殆不可信”。这反映了晚清精英知识分子格物理念的大步提高。
  不过直到1970年代初,我在农垦的场部医院住院还听到工作人员疯传,说是日前山里一个妇女,就是这样死于蟒蛇的“淫”,说得活灵活现。
  这自然都不可信。
  无辜蒙垢千年,蟒如有知,不应有恨。这与将其糅合为伏羲大神,应该是同一心理源泉,即初民的生殖崇拜、男根崇拜。这是不分地理,不分族群,几无例外的人类早期崇拜。古人眼里的蟒蛇巨大而形如男根,必是雄性,性能力必超强,是极应崇拜的。看似毫无根据的千年怪谈,其实包含清晰的文化人类学规律。

  
  惊人志怪

  方志还算慎重的,在一些文人笔记中,海南蟒蛇更厉害。
  比如清初屈大均的《广东新语》,有“蚺蛇”一节(中华书局1985年版603页),说的就是崖州。志怪味十足,有趣得很。不印原文了,略为白话化欣赏一下——
  崖州多蚺蛇。每有新官到,黎人总是执蚺蛇作见面礼。蛇身长以丈计,粗可盈尺。秋天蛇眼就开始朦胧,接着进入冬眠;到春天茅草萌芽,从蛇腹下曲折生长至透出鳞甲之外,蛇还是寂然不动,直到春暖之后,蛇身方能屈伸。路过的人,见到茅草如此盘旋就知道有蛇在里面了。
  蚺蛇最怕“蓑披木”,仓促相遇时,赶紧找株蓑披木即可防御,人多自然可以把它打死。即使把蛇头砍掉,蛇身依然可以腾窜数十里,因为它有水旱二胆,运转周身,所以即使丢了脑袋,也要过半天才能死去。
  蚺蛇性淫,以妇女穿过的衣裙放在蛇洞外面,它闻到气味自然会游出来,盘伏在衣裙上。这时,黎人就用一根藤圈绑系蛇颈,逆着鳞片牵它走。那种藤叫蚺蛇藤,凡是有蚺蛇的地方,必有此藤;见到这种藤也就知道附近咫尺之间,必有蚺蛇。
  黎人又常常以牛为诱饵来抓蛇。蚺蛇喜欢吃牛,但是蛇口不够大,见牛先一口咬住牛蹄,任牛挣扎。直到牛没有力气了,才把牛身团缩好,吞咽下去,然后游进水中闭气,把牛闷死。过了些日子消化得差不多了,就游爬上树,蛇尾倒挂树梢,张嘴慢慢吐出牛骨。这时,黎人就可以从容击杀蚺蛇了。所以邝露曾说:“蚺蛇尾有钩,口无齿。”
  蚺蛇的叫声奇特,似猫非猫、似虎非虎,遇到打击就会叫。
  身长九十丈的蚺蛇,会吞“赤蚁”(远古传说中的巨兽,杂食百味,以豺狼虎豹为佳肴);六十丈的,吞象;三十丈至九丈的,吞豺狼虎豹、鹿、猪和人。吞的时候,先用蛇尾勾住猎物,再张开蛇口向猎物呵气,把它喷涂湿滑,于是吞下去。然后游悬在树上,蛇身反复扭绞,把猎物绞至糜烂,骨头和角之类硬物都从蛇皮逼出,远远看去,就像神龙在脱皮……
  这就是明清之间文人笔下的海南巨蟒。拍成动画片,多么好看,一定不乏收视率。
  像屈大均这类学者,其笔记多是博览群书、丰富阅历、理性归纳的产物,文化价值颇高,并非信口开河。只是对蟒蛇千百年来的大部分记载,都没有超出志怪范畴。这种认识局限,恰恰反证出海南的荒蛮神秘与蟒蛇的难以捉摸。

  

  最后的传说

  不过,比起解放初广东大陆流传的一个故事来,屈大均还要甘拜下风——
  一位解放军团长赶赴军事会议。吉普车颠簸穿行在海南山区原始森林的恶劣土路中,团长打盹稍补连日疲劳。忽然他警觉地睁开眼:奇怪,这段路怎么那么平坦?时已黄昏,司机打开大灯,惊奇地发现路面不但罕有的平整,中间还弧形拱起,很像城里的龟背马路,满路密铺着深青色大街砖。两人一时都蒙了,以为是幻觉。但是再下去,开始感觉像船似的颠簸,是路面在动!终于明白:车子是在沿着一条其大无比的蟒蛇背上行驶……
  这个“阿凡达”故事,我自小听闻,现在只是回忆记述,并无创作权。网友中若有大陆年长的,或许会认同我的说法。
  这个童话,至少若干元素反映了客观真实:海南森林茂密,道路甚差,处处潜藏危险;蟒蛇之多之大,是大陆人无法想象的。
  然而,这个故事已是海南“神秘荒蛮”形象的最后一幕。就在共和国同龄人这一代中,海南翻天覆地,永远不可能再产生类似传说了。

  

楼主发言:5次 发图:9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6-10-08 12:34:42
  舌尖上的大蛇

  时过境迁,当代科学知识和信息大大普及,蟒蛇不再神秘。无论是懒洋洋盘在动物园一角的家蟒,还是电视纪录片里觅食的野蟒,都不过如此。巨蟒甚至还能成为宠物,与主人耳鬓厮磨,同榻而眠,温驯光滑,像一只特大号的猫。
  曾经如此灵动的蟒蛇,因何全都失神了?
  生产力不发达,是神秘故事的温床。当一切了然之后,再也难觅《山海经》之空灵浪漫、屈大钧之神思意趣了。
  现实生活中的大南蛇,多半和美味相关,与志怪毫不搭界。不过在饱餐美味的时候,老广们还不忘互相提醒别被蛇骨刺到,据说是“有毒”的——这其实也“殆不可信”,只是传统志怪意识的最后孑遗吧。
  我1968年到海南,先来的知青,喜欢显摆不久前“白吃”一条大蛇的经历。
  我队在乐东县腹部的深山老林下,初创只有20来人。那天黎族老乡扛条三四十斤重的大蟒,到队里求售。剥皮炖熟,饱餐一顿,蛇皮蒙在一根桁条上晒干。桁条就是架屋的木梁,据说那蛇皮与桁条一样长。最后拿到10余公里外的公社收购站去卖掉,得的钱刚好是买蛇的钱——蛇肉免费!
  蛇皮主要做胡琴的蒙皮,只有蛇皮能让胡琴发出悦耳的乐声。蛇越大能蒙的琴口径越大,就越贵,海南有人干脆把蟒蛇叫琴蛇。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蛇好抓。三五斤以下的,抓蛇尾提起猛力一抖就成。有过两三次,朋友谈着话突然把我丢下,猛蹿出去,不用问,他视线的余光看到大蛇了。闪电般抓捕,十秒钟内就定成败。
  在海南,哪怕面对上司、老板,人们见蛇“不顾礼仪”的反应是从不受责怪的。我就吃过目睹现抓的大蛇。温饱时代,抓一条蛇就是中了一注奖。
  20世纪森林大量消失,加上捕猎过度,进入新世纪,海南的蛇已很少见了。国家启动的保护措施日益严厉,只要禁猎,蟒蛇数量还是可以恢复的。
  蛇肉美味滋养,早有定评。由于气候温暖,稍加室内照应,海南蟒蛇几乎可以周年生长。蛇类的人工繁养,应该是一个朝阳产业。

  

  虎虎生威“符南蛇”

  如果要选这个热带大岛的标志性生物,只准一个,是什么?
  单纯考虑生物形态或珍稀性,可以有若干种答案。但是如果加上人文含量,那么我认为:非蚺蛇莫属。
  大型肉食动物蚺蛇,不但位于热带雨林生物链高端,而且与海南先民故事多多。海南先民,就是“百越”遗民的一支。古籍记载的南蛇,总与黎人密不可分,这正是“越人得蚺蛇以为上肴”古风的千年延续。
  以“南蛇”为名字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乡镇,也是海南特色。
  明代有位黎族首领符南蛇,曾率数万武装对抗官军,占领了小半个海南,令朝廷伤透脑筋。民间传说,他的家乡还有“皇帝洞”。
  过去,官方史志对造反首领的名字常予蔑称,例如“马屎”就是。符南蛇应不属这种情况,是体现自己意愿的正常名字。
  以“南蛇”为名,应该是取其威风霸气。
  大南蛇力气大,猎食凶猛。中等个头以下的鹿等动物,甚至人,它都不难将其缠勒至死,从容吞食。在植被绵密的热带林海,蟒蛇可以自由迅速地运动,很少动物敢与它叫板,人孤身相遇,也是很危险的。2009年有份报道,大田坡鹿保护区内的野生蟒蛇数量大增,不但吞食野兔、野猪和鼠类,也“无视禁令”吞食坡鹿,使坡鹿的增长速度只有理论值的三成。由于蟒蛇也是国家级保护动物,保护区抓到只能转移位置养起来。
  海南没有老虎,大南蛇就是现实的老虎,霸气侧漏。“荒蛮黎酋”符南蛇之名,恰恰直接宣示了华夏族群久已淡忘的蟒蛇崇拜。

  
  大有深意“南蛇峒”

  海南历史上,有好几个叫做南蛇的村。而一个相当于大乡的地域也以“南蛇”命名,更可能是全国唯一。
  今日琼中县城营根镇社区,及其东面不久前拼入营根镇的红岛乡,共约20个村子,清代就属于一个大黎峒:南蛇峒,又称蚺蛇峒。
  请看《道光琼州府志》:
  “南蛇峒,黎总一人,管辖熟黎一十九村。南蛇上、南蛇下、李龙、南哭、打旧州。以上老村。白滩上、白滩下、山屯、毛草、毛盖、掷石、毛摇、分界、分界新村、毛进、毛白、石滩、岭下、坎巳。以上新村。”
  南蛇峒位于五指山主体的北缘,晚近的史料称为熟黎,较早的则称为生黎。其西与略小的加钗峒相接,东南与更大的十万峒相接。清末,南蛇峒曾一度缩小到只剩主村“南蛇”,民初恢复了原有地域。
  南蛇村,在营根社区东南2公里,1958年雅化为“南丰村”至今。
  由蚂蝗山、加尖岭对峙形成的山口,当代军事志称为“营根隘口”,地形险要,是进入五指山腹地的一大屏障,从古代小道至当代海榆中线公路,都只能由隘口穿过。这样的险隘,清代很自然地成为了生熟黎分界线。
  海南南蛇多矣,黎峒亦多矣,因何此峒独名“南蛇”?
  一个说法是由于这里南蛇甚多。细想不尽然。
  南蛇自然多,但海南丘陵山区何处不多?更重要的原因是:明清由琼北汉区进入入黎区,以今日琼中县北部的岭门为第一大通道。岭门南行,人文是进入“熟黎”,地理则是自浅丘进入深丘;再通过营根隘口南行,人文是进入“生黎”,地理则开始进入山区了。
  大五指山区的产物,多自营根——岭门一线北运,其中包括珍贵特异的蛇皮。交通不便,不能进入山区的老百姓,便以为南蛇都是营根周边出产的。南蛇峒之名,或许就这样产生了。
  这个地名,除了反映原始蛮朴的生态,还反映了独特时空的汉黎人文交融,以及明清的经济圈。
  南蛇改南丰,将“荒蛮落后”一变而为丰足愿景,无疑是得到普遍认同的。两代人过去,现在知道“南蛇峒”故事、故址的人,哪怕在当地,恐怕都少之又少了。
  时过境迁,今天从发展旅游、保护历史文化角度看,丧失了一个无论生态特色、民族特色还是历史特色都非常鲜明、堪称独一无二的大乡“南蛇”,而代之以一个毫无性格、随处可见的“南丰”(例如儋州就有南丰镇),真是一个损失。
  查一查吧,全国“南蛇”地名,寥寥无几,“南丰”则会成千上万。
  “南蛇峒”地名,是历史遗物,不可多得。其古朴原生态,独特海南味,加上神秘文化内涵,贵比千金,是可以大吊现代都市游客胃口的啊。
  说玄乎点——
  “三皇之首”蛇神伏羲,是华夏青铜文明最早期的产物。而大五指山区的“生黎”,由于受海岛和山区雨林瘴疠生态的双重保护,直到解放初依然罕有地保存了青铜文化的诸多基本色,成为人类学意义上“最后的青铜文明”。
  作为黎峒大门的“南蛇峒”,是不是足以体现着这条文化暗线呢?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16-10-08 15:20:39
  写得棒,长知识。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16-10-08 15:21:18
  写得棒,长知识。
作者:梨花_雨 时间:2016-10-08 16:56:32
  好文,占座学习
作者:黄育勋 时间:2016-10-10 18:06:23
  长见识了。
作者:东方一士 时间:2016-10-10 19:48:41
  好文!读来既长见识,又心生妙趣。
  文中“阿凡提”似的奇闻轶事,小时候听说过,比你的版本更玄乎。说是吉普车开到大蟒蛇的肚子里去了还以为是迷路开进了陌生的山洞呢!哈哈!??
  
作者:夜时尚2012 时间:2016-10-11 10:00:14
  涨知识了
作者:南蛇王 时间:2016-10-11 13:03:04
  南蛇即大蛇,南水、南竹楼主听说过吗
  
作者:闲人男孩 时间:2016-10-11 14:50:56
  据我所知,儋州市木棠镇有个南蛇村,村里不大几乎都姓张姓
作者:齐树 时间:2016-10-11 16:01:31
  涨知识了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6-10-11 21:27:51
  多谢各位前辈网友的鼓励支持!海南以“南蛇”或类似名字为村名的,确实有好几个。
作者:梨花_雨 时间:2016-10-13 13:21:24
  @多港峒客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南方 时间:2016-10-14 11:09:12
  涨知识了
作者:岭南人66 时间:2016-10-20 00:23:45
  68年,广州知青将要赴海南建设兵团之际,圈中多有关于海南的种种神秘传闻,其中就有与大蛇有关:说是五指山中有一条公路,忽一日,树木倾倒,路面翻转,路基移动,原来此路竟筑在一条沉睡多年的大蛇之上,如今大蛇睡醒了,于是......。彼时年少,咋一听闻,大惊失色!
我要评论
作者:甘工 时间:2016-11-05 16:42:14
  小时候见过大南蛇,也听过很多关于南蛇的传说。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7-11-25 09:06:07
  长知识了。应该恢复南蛇地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