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黎族民俗系列之六——黎族人的挑盐岁月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4-09-20 09:30:00 点击:2258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民国时期,国民党以政权的力量高压统治海南岛,专门设立“琼崖抚黎专员公署”,对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实行剿抚兼施,黎族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由于社会持续动荡,黎民百姓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的影响。对于居住在山区的黎族人来说,盐,是当时的稀有之物。直到现在,黎族的老人在谈及自己百年之后,仍惯以“叉饶赖棍”(音译,意思是到很遥远的地方去挑盐,比喻人已归西)来调侃自己。
  早年的乐安城(乐东县城旧称)没有像样的集市,从大山里走出来的黎族人只有到百余里外的崖城去换盐。当时,在乐安城外有一条山道,崎岖蜿蜒,从现在的大安镇一直延伸到三亚崖城,这便是黎族的先辈们曾经走过的“盐锦古道”。赶集者大多是黎族妇女,她们挑着自织的黎锦和稻谷,沿着狭小的田埂,往返于盗贼和蛇虫野兽出没的陡峭山道上,千里迢迢地来到崖城换盐易物。
  生性强悍的黎族人背着土锅,一路风餐露宿,克服了常人难于想象的艰辛。有些人甚至还赔上自己的性命。翻开史图博的《海南岛民族志》,人们从五彩斑斓的图片中依然可以看到当时黎族人三五成群,挑着担子赶集的影子,史图博用相机留住了岁月的痕迹。
  解放前,在黎族聚居地盗贼猖獗,偷牛盗物的事件时有发生。为了防范盗贼,妇女们通常要在男丁的保护之下,才敢走出远门。在被中原人誉为蛮荒之地的天涯海角,黎族的妇女们第一次见到浩瀚无边的大海。此后,她们战战兢兢地学着汉人在波涛翻滚的大海里采摘海菜丝。黎族人喜食酸“南沙”(音译,一种腌制食品,味酸。)他们用“南沙”与带回来的海菜丝同煮,“烹”出风味独特的菜肴,而其中的辛酸经历,更为黎族的后人所津津乐道。
  在黎族民间流传着关于古人挑盐的故事:说有一男子挑盐,路上突遇滂沱大雨,由于身处荒郊野外,躲无处躲。眼看白花花的盐即将被淋,男子看到附近有个池塘,情急之下,遂将整担盐藏于池水中。等雨过天晴,男子前去取盐,却见箩筐早已空空如也。那人气急败坏,他心想:这里并无他人,该不会是池中之鱼趁机把我的盐给偷吃吧?为了弄个水落石出,他决定竭泽而渔。男子拼命将池水舀尽,最后只捉到一只小泥鳅。那人恶狠狠地将泥鳅一把捏住,泥鳅痛得“吱”(黎族:一点点)的一声尖叫,那人说:“怎么!一箩筐的盐都全都被你吃掉了,你还敢说只偷吃了一点点?”
  也许这个故事纯粹只是一个笑话,但我却很佩服黎族的先辈们;生活的困苦没能阻止他们的幽默,即使快被盐担子压弯了腰,仍不忘自已揶揄一把,制造笑料。
  提起挑盐的陈年往事。不能不提到乐东境内一座不知名的小山——黎语叫“毫答”。据说,那里有一道巨大的土蛇。从绵延的山谷间一直延伸到远处的稻田,土蛇蜿蜒数百米之长,远看酷似一条正在狂奔的巨蟒。近看,高昂硕大的“蛇头”耸立在碧绿的稻田间。在“蛇头”的前方有一块酷似青蛙的岩石,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这便是传说中的青蛙神石了。在蛙石的附近有一条小道,这是黎族人挑盐的必由之路。
  关于蛙石和土蛇,在黎族民间曾经流传着脍炙人口的传说。有人说神蛙是黎族英雄李德裕的化身,它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与仙蛇相遇,于是土蛇与石蛙打赌:“如果你能跳过我的嘴巴,以后人类死后便可永不腐朽;如果你跳不过,我们蛇类以后便会世代蜕皮,永不老死。”恰巧此时的青蛙气数已尽,无法动弹,结果,神蛙变成了石头,仙蛇则化作一道雄浑的土蛇,横卧在翠绿的稻田间。从此以后,蛇类世代蜕皮,而人类死后则逐渐化作一堆泥土。
  石蛙与土蛇是黎族人挑盐道上的一道景致。据说,每次挑盐路过此地,黎族的妇女们都要对石蛙和土蛇一番膜拜,以祈求出入平安。土蛇和石蛙,见证了黎族人挑盐的岁月和历史的变迁。黎族人用自己的肩膀挑着岁月的贫苦,条条山道,烙印着黎族人挑盐的斑驳足迹,在历史的画卷中留下苍凉的一笔。

  2014年9月19日
楼主发言:9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4-09-20 09:30:07

  
作者:亚朗 时间:2014-09-20 11:16:03
  学习了
作者: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4-09-20 11:16:49
  不容易
作者:老老吴1 时间:2014-09-20 11:44:39
  古老的盐道
  
作者:还可能 时间:2014-09-20 18:52:02
  以前人生活艰苦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4-09-21 15:43:23
  @亚朗 2楼 2014-09-20 11:16:03
  学习了
  -----------------------------
  谢谢亚朗,问好。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4-09-21 15:43:53
  @自游人阿端 3楼 2014-09-20 11:16:49
  不容易
  -----------------------------
  可以说是艰难困苦。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4-09-21 15:44:40
  @老老吴1 4楼 2014-09-20 11:44:39
  古老的盐道
  -----------------------------
  《崖州志》所记载的其中一条盐道。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4-09-21 15:45:41
  @还可能 5楼 2014-09-20 18:52:02
  以前人生活艰苦
  -----------------------------
  挑盐,兴修水利。这都是最艰巨的工程。
作者:锦绣2013 时间:2014-09-21 16:19:30
  @天之南2008 …………泥鳅痛得“吱”(黎族:一点点)的一声尖叫,那人说:“怎么!一箩筐的盐都全都被你吃掉了,你还敢说只偷吃了一点点?”
  -----------------------------
  记得老前辈常讲的这么一则笑话故事,跟楼主的“泥鳅偷盐”如出一辙:说的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有位黎族阿婆到很远的集市去赶集,顺便买了几根冰棍放在腰篓里(黎族妇女随身携带的一种小篓子),准备带回家给儿女们尝尝鲜,当她回到家里想拿出冰棍给儿女们一个惊喜时,发现篓内只剩下几根木柄了,因此还大骂同伴啥时候偷吃完她的冰棍还把木柄留在篓里。
  不知楼主是否听说过这则笑话?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4-09-22 08:34:33
  …………泥鳅痛得“吱”(黎族:一点点)的一声尖叫,那人说:“怎么!一箩筐的盐都全都被你吃掉了,你还敢说只偷吃了一点点?”
  -----------------------------
  @锦绣2013 10楼 2014-09-21 16:19:30
  记得老前辈常讲的这么一则笑话故事,跟楼主的“泥鳅偷盐”如出一辙:说的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有位黎族阿婆到很远的集市去赶集,顺便买了几根冰棍放在腰篓里(黎族妇女随身携带的一种小篓子),准备带回家给儿女们尝尝鲜,当她回到家里想拿出冰棍给儿女们一个 惊喜 时,发现篓内只剩下几根木柄了,因此还大骂同伴啥时候偷吃完她的冰棍还把木柄留在篓里。
  不知楼主是否听说过这则笑话?
  -----------------------------
  呵呵,没听说过。乡下人第一次见到冰棍,犯此错误不足为奇。
作者:文昌哥三 时间:2014-09-23 14:29:52
  向海南岛最早的主人致敬了!你们才是真正的主人、开拓者。
作者:锦绣2013 时间:2014-09-24 08:24:36
  @天之南2008 楼主所提及“民国时期,国民党以政权的力量高压统治海南岛,专门设立“琼崖抚黎专员公署”,对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实行剿抚兼施”确有此事,据史书记载,这个抚黎专员名叫陈汉光,是广东军阀陈济棠的得力干将。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4-09-24 10:31:13
  @锦绣2013 13楼 2014-09-24 08:24:36
  楼主所提及“民国时期,国民党以政权的力量高压统治海南岛,专门设立“琼崖抚黎专员公署”,对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实行剿抚兼施”确有此事,据史书记载,这个抚黎专员名叫陈汉光,是广东军阀陈济棠的得力干将。
  -----------------------------
  据史料记载,一九三二年八月,国民党政府将“抚黎局”改为“抚黎专员公署”。另据史学界推断,黎族的远古祖先是大约在新石器时代中期或更早些从两广大陆沿海地区陆续迁入海南岛,居住在沿海和全岛各地。过着原始母系氏族公社的生活。后来由于历代封建王朝的羁縻征剿和近代国民党政府的军事屠杀,使大部分黎族人民不得不退居内地深山。
作者:軻de黃 时间:2014-09-26 13:41:37
  旧年代就是苦啦,现在还好叻
  
作者:双平 时间:2014-09-28 10:33:35
  好贴!黎族文化是海南地道的本土文化,却是在海南历史文化中发掘和传播最为弱项的一支,能够看到楼主黎族民俗系列令人欣慰,等着看楼主更多的有关黎族文化的美文!
作者:锦绣2013 时间:2014-10-07 09:02:57
  再顶楼主的美文
作者:锦绣2013 时间:2014-10-14 11:47:46
  @锦绣2013 13楼 2014-09-24 08:24:36
  楼主所提及“民国时期,国民党以政权的力量高压统治海南岛,专门设立“琼崖抚黎专员公署”,对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实行剿抚兼施”确有此事,据史书记载,这个抚黎专员名叫陈汉光,是广东军阀陈济棠的得力干将。
  -----------------------------
  @天之南2008 14楼 2014-09-24 10:31:13
  据史料记载,一九三二年八月,国民党政府将“抚黎局”改为“抚黎专员公署”。另据史学界推断,黎族的远古祖先是大约在新石器时代中期或更早些从两广大陆沿海地区陆续迁入海南岛,居住在沿海和全岛各地。过着原始母系氏族公社的生活。后来由于历代封建王朝的羁縻征剿和近代国民党政府的军事屠杀,使大部分黎族人民不得不退居内地深山。
  -----------------------------
  详实。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4-10-14 17:14:44
  @天之南2008 我们苗族也有把某些处在遥不可及的人或事比喻成“去挑盐还没回来”这样一说。
作者:羚羊2009 时间:2014-10-16 13:13:26
  好贴!
作者:锦绣2013 时间:2014-11-06 10:50:02
  @什赤村李杰 19楼 2014-10-14 17:14:44
  @天之南2008 我们苗族也有把某些处在遥不可及的人或事比喻成“去挑盐还没回来”这样一说。
  -----------------------------
  哦?说来听听?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14-11-07 22:02:56
  挑盐走天涯
作者:洪章峰 时间:2014-11-16 21:59:35
  古盐道经过我们南仇村呀,现在还有像蛙的小石头,大的蛙石已经在“破四旧”的远动炸坏了。我的手机13118922596,希望能和作者联系交流。
作者:洪章峰 时间:2014-11-16 22:03:00
  关于打造琼崖古盐道的建议

  为了尽快开发乐东县,五指山市,琼中县,白沙县和儋州市的沉睡的黎苗族风情的旅游资源,儋州的调声和特色美食小吃等旅游资源,我建议省委省政府派出民俗学者和专家及公路的设计和修建的专家们来考察以下由南往北的慢骑行道,如下:起点三亚市崖城镇的港门村——大蛋村——崖城镇(水南村)——拱北村——北岭村——乐东县千家镇的只峨村——抱郎村——抱平村——大安镇的木棉村——大安村——后物村——只纳村——南仇村——大安镇(大炮村)——南木村——只朝村——抱派村——卡法村——抱隆村——三柏村——排慎村——万冲村——山明村——五指山市番阳镇的番阳镇(番阳村)——孔首村——牙浩村——什文贴村——毛贵村——毛阳镇——琼中县什运乡的什统村——什运乡(什运村)——什隆村——鹦哥岭牧场——白沙县元门乡的罗帅村——元门村——翁村——元门乡政府驻地——青年农场等——白沙县的牙叉镇——牙叉农场等——阜龙乡等——儋州市西培农场等—大成镇——新风村等——王五镇等——儋州林场等——终点中和镇。

  北部的古盐道可以参考胡亚玲老师的建议,从儋州市的中和镇启程考察到琼中县的什运乡。
  关于南部的古盐道的开发,我希望乐东县县委和县政府的领导们可以参考我如下的建议:
  我认为没有修建水泥乡村路连接起来的以下两段路程应该尽快连接起来,它们分别是:
  三亚市北岭村到乐东县千家镇抱平村的公路,应该这样连接:
  千家镇公鸡岭旁边三亚市的县道公路——只峨村——抱郎村——乐光农场五七工校——乐光农场八队——抱平村
  乐东县大安镇(大炮村)到乐东县万冲镇抱隆村的公路,应该这样连接:
  大安镇(大炮村)——南木村——只朝村——保派村——卡法村——抱隆村
  (其实这里需要连接的只是大炮村到南木村的直线路段水泥乡村路和卡法到抱隆村的山间乡村水泥路)
  我老家南仇村和只纳村的村民一直流传这样的说法,唐朝著名宰相李德裕曾被贬谪到崖州,先是居住在现在崖城镇的水南村,后来因为水冲坏村庄,他带领家人沿着我以上所述的古盐道深入到我们南仇村东边的营孔南古村这个地方住了下来。他在这里开挖了一口井,并用打造的得很整齐的石砖将井装修起来,后来这口井被废了,现在山坡的滑落的沙土已经将这口古井盖得只剩下一点点石砖了。营孔南往北去的地方,有一条长达3里多的大小一样宽和高的古老道路,据说就是李德裕带领当地的黎族百姓修建的,这样建好后,一则可以方便周围的黎族百姓们不再遭受行走在沼泽地之苦之危险,从而能够自由往来到崖州去用稻米稻谷和红藤白藤及鹿肉干等换盐巴和海鱼;二则李德裕自己也方便骑马经过,从而从营孔南古村沿着上述的古盐道一路巡逻到现在的万冲镇万冲村,这样可以保护黎族百姓免受山贼的抢劫和伤害。李德裕现在的后裔就在只纳村,他们希望县委县政府能帮助他们修复被侵华日军飞机炸毁的李公祠堂,该祠堂现在的明代梯形古砖头还被很好地保存着。我想,明代的古人都能为这位忧国忧民的中国名相修建祠堂,我们现在有什么理由做不到呢,况且它的修建还能够促进这一带村民积极参与建立起文明生态村,以及向善尚学等良好民风的形成,既丰富乐东县的旅游资源,又教化一大片原来存在一些陋习的黎族百姓呀。我们这一带还有几块富有神话色彩的脚印石头,鹰神石,长头发的羊石头,蛙石,下小上大顶部平坦的巨大风动石等,还有有待于将洞口巨石凿开,从而现出一个长达6里的花岗岩石洞,该洞内有一泉眼在七月份的大暴雨雨天过后会涌出海鱼。
  同理,今后可以沿路建设好美丽乡村只峨,抱郎,抱平,和天涯驿站旅游开发公司将它们开发为著名的民宿点;开发大安水库为大安湖旅游景区,南木村则有一农业公司正在规划开发乐东万寿果缘热带乡村养老度假和低碳创业投资社区,该项目正在进行中,可见这条古盐道的开通对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呀,还有今后可以开发的卡法黎族村庄及不远处的卡法岭景区,抱隆苗村,排慎黎族村庄(该村有人会制作黎族陶器,钻木取火)。
  由上可见,开发这条贯穿海南岛两大历史名城——崖城镇的崖州古城和中和镇的儋耳郡古城的琼崖古盐道,就是打造出一条五色彩线,它将路上的美丽乡村串成了珍珠项链,它必将让天涯骑驴俱乐部的众多朋友们以及国内外的自行车旅游爱好者们找到旅游的乐趣。

  提议人:洪章峰
  手机:13118922596
  地址:乐东县民族中学
作者:甘工 时间:2015-08-16 10:18:16
  非常好的记录
作者:liuxey 时间:2016-11-20 23:49:34
  古盐道还经过三亚的雅亮、抱古村,然后才到崖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因为父亲在雅亮中学任职,我们一家从三平启程,经过大安镇,后来又途经哪些村镇,因为年纪小,我也不记得了。但我们是一路翻山越岭走路去的,(我经常是被叔父驾到脖子上或背着走)。从乐东到雅亮,现在是平坦的公路了,世事沧桑......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6-11-21 20:41:52
  看了楼主及楼上各位讨论的“挑盐道”,大长知识,这是近现代人的口述历史。早年我曾在大炮一带工作10年,却完全不知道“土蛇”“神蛙”这些掌故。
  古盐道中,从大安南下只蛾进入崖城的,应该就是历史上的“多港间道”。所谓间道,就是山间险近路。据《光绪崖州志》载,该道从州城以北“洋淋水分路”(今宁远河支流龙潭河及其上游良深河)“入只阜、只卧”(应今乐东千家镇只炮、只保自然村及只峨村),“再从只卧过落段之那昌(今千家镇扎灶行政村之内昌自然村),约二十里,即达多港峒(今大安乡范围)之角牛营”(角牛营已佚,察其里程地势,当在今大安水库管理所一带)(2006年海南版《光绪崖州志》,352页)。也就是说,顺着河谷穿越崖城北面的雅林岭几重大山,进入乐东腹部盆地边缘了。
  从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判别出“多港间道”,附图,这条天然通道,十分艰险难行。只峨、内昌等村子,有些至今还是当地最贫穷闭塞的村。水田多为山谷狭田,山路越进越高,最后在内昌村以北跨越宁远河与昌化江两流域的分水岭界,才陆续下降,这就意味着进入古代“多港峒”地界了。
  
楼主天之南2008 时间:2016-11-21 21:00:04
  谢谢大家的捧场,问好!
作者:甘工 时间:2016-12-03 09:56:57
  读读
作者:美丽风情屋 时间:2016-12-06 12:27:08
  学习了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7-08-08 11:40:37
  @锦绣2013 2014-09-24 08:24:36
  @天之南2008 楼主所提及“民国时期,国民党以政权的力量高压统治海南岛,专门设立“琼崖抚黎专员公署”,对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实行剿抚兼施”确有此事,据史书记载,这个抚黎专员名叫陈汉光,是广东军阀陈济棠的得力干将。
  -----------------------------陈济棠的侄子,旅长。此人有手段,到海南镇压红军,软硬兼施。先惩办一批欺凌百姓的恶霸土豪,减租减息,对于参加红军的,对其家属做工作,规劝他们回乡务农。回乡的让家人担保,既往不咎,给钱购买生产用具。陈汉光的做法,后来到蒋军攻占江西红色根据地也采用此法。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