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蓝厅里“海南网红”之黄花梨:珍稀长青林 满山是黄金丨年度特刊

楼主:走读海南 时间:2018-02-09 14:21:10 点击:1222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月2日下午,
  主题为“新时代的中国:美好新海南 共享新机遇”
  外交部海南全球推介活动在外交部蓝厅举行,
  来自160多个国家的驻华使节、
  高级外交官和国际组织驻华代表及工商界代表、
  中外专家学者和媒体记者等500余人出席。
  一张张展现海南生态环境保护
  与经济发展成就的精美图片,
  一项项历史悠久、
  别具匠心的“非遗”技艺与作品,
  一道道原汁原味、
  鲜美诱人的海南菜肴……
  给现场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成为蓝厅里的海南“网红”
  今天我们了解海南网红之一——黄花梨

  
神话黄花梨之《前世》


  【我本顽野树,扶醉入农家】

  

  黄花梨是海南独有的金钻品牌。据说千年前已有上贡,明清间大名更突出,当代一跃而成顶级珍材,世称与黄金等值。

  这几年,海南全省各县市几乎都有灯火辉煌的黄花梨展销店,乃至博物馆;诸般花梨小件令普罗旅游者爱不释手,趋之若鹜;关于花梨的神话,岛上从企业老总到村夫野老,无不如数家珍;即使加工的粉屑下脚,作为名贵香料及中药,也是无可替代——一切美妙,无需重复。
  

  黄花梨“五百年成碗口粗”吗?

  作为专业学术论文集,《海南热带人工林持续经营》(温茂元等主编)中表述,在中等偏优的立地条件下,海南黄花梨年均胸径增长量大于0.8cm,优势树可超过1cm;一般成熟材心材(即海南话的“格”)可占直径的80%以上。树长大后,随着胸径增粗渐渐减缓,心材率则渐渐上升。如果把“碗口粗”大约算作13cm,未成熟材心材仅占直径的一半算,那么碗口粗的花梨心材,大概种植四五十年,应该就可以获得了,时间只是流行说法的十分之一。
  

  照此推测,花梨有管理栽培30年,平均胸径达到30厘米中树、50年接近45厘米(原木)的初级大树,是可行的。事实上,我在琼西南一些宅院里看到的活花梨,也支持这个估计。

  海南黄花梨“没有大材”吗?

  为什么海南没有发现大树桩头呢?我的分析是因为海南太小,冼夫人率领重回华夏千余年,开发较早。海南降水量最大的万宁(超过3000毫米)等东线沿海,大材黄花梨早就出名,也早就罗掘俱穷了。
  

  黄花梨“最佳产地”是哪里?

  昌化江流域黄花梨名贵的重要原因,甚或是唯一原因,应该是气候干旱——这点,看到的资料甚少提及,尤其没有强调。我认为应该强调,这才是关键。花梨树稍大就不怕干旱,太旱会落叶自保。因干旱长势缓慢,反而令材质更加紧密坚重,诸般优点更为明显——从生长过于缓慢的特点分析,关于“大材不产自琼西”(不是整个海南)的说法,不无道理。
  

  放眼中南半岛和海南,唯琼西南最旱。正因苦旱,才打熬出世界顶级的黄花梨。

  “油梨”必比“糠梨”好吗?

  海南黄花梨分“油梨”和“糠梨”两种,通常认为油梨比糠梨珍贵得多,现在的栽培者也多只选择栽培“油梨”。
  

  乐东著名收藏家袁金华先生却另有看法。他说,糠梨虽然色泽略浅,但是也很结实漂亮,其优点是比油梨更不容易开裂。他让我看一张用糠梨厚板包边、油梨板做桌面心的老八仙桌,两者看去确实不分伯仲,各有千秋。这个意见很有价值,但坊间却较少听闻。

  黄花梨家具,天生就属于贵族吗?

  天然黄花梨就像璞玉,没有高水平的专精加工,这些响彻云霄的附加值,是无法体现出来的。
  

  海南农家还有更多黄花梨,用作屋梁、神龛、小凳子,小料更做成木刨,角尺乃至墨斗等工具,同其他野树硬木一样。一辈子烟熏火燎灰头土脸,用坏了,就随手扔进灶膛烧饭。它们终生不知“温润”“鬼脸”为何物,更谈何“雅致”“贵族”……

  黄花梨“珍稀濒危”吗?

  近年民间大种黄花梨,2013年初更被评为海南“省树”,数年间遍地开花,栽培不知几千几万亩。若仅以现存植株量而言,它早就不稀有、不濒危了,而且几乎可以断言——此后在海南,黄花梨极难灭绝。
  

  不过,它依然极度“濒危”——其危不在“生物性灭绝”,而在规格心材的“功能性灭绝”。别看到处种得热热闹闹,但制约明显。现行经营方式可以提供小件小器,但绝对成不了大器。

  
神话黄花梨之《冰火》


  【渔猎路已尽,栽培起步难】

  

  花梨在海南生长几乎没有自然制约因素,唯一的天敌,是人。

  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没有什么东西比花梨更让贼惦记的。“千万花梨”上山,将来怎么防护?十年之后,会不会陆续成为市场上成堆的小根小毛?它们固然令树农增加了点收入,但也可能培育出一支空前的盗伐大军,其中包括迅猛增长的惯犯,随着收入的丰厚他们完全舍得添置高科技装备,诸如此类——这个悲观预测,但愿只是杞忧。
  

  
神话黄花梨之《面壁》



  【他山有嘉木,琼崖察慧根】
  

  被评为海南“省树”后半个月,作为尖兵的第一批七龄小花梨树运到三亚。相比于盗伐盗挖的“轻而易举”,合法移栽手续非常严格繁难,当事各方,包括管理层都深感压力,真是“临深履薄”。
  

  取得经验后,十数龄的花梨树也分批全部移栽成功。至今满四年,未有被盗伐。不过还是出过险,树被锯了一道深痕,盗贼尚未得手即被发现,仓皇逃去。这可以看作是一次抢险实操。
  

  花梨只是一个代表。海南还有很多极有价值的珍稀树种,著名的至少可以列出二三十种,同样处在濒危的尴尬境地,同样具备再创辉煌的资质,只待破局。
  
  
神话黄花梨之《破局》


  【珍稀长青林,满山是黄金】

  

  通过现代公司体制,用“土地永续式经营,活树股票式流转,专职物业式管护”的对策,突破“土地租期过短、投资回收期过长、旷野防盗困难”三大制约因素,创设“长青林地产”行业,让珍稀人工林百年、数百年可持续生长,成为金融市场上一支空前的绿色劲旅,是本峒客思考十年,对海南黄花梨产业的衷心期许。

  先进国家已经开始实行木材的出生证制度,每一件家具都可以通过条码查找到木材生长的树林,含有道德价值。在超大数据库的支持下,这些制度不久就会成为家常便饭,成为全球木材、尤其是珍稀木材合法交易的必备条件,那时,稀林公司每一株花梨都将有一个全球跟踪的唯一编号。


  防盗问题是珍稀林生死成败的关键,必须现实解决,不能泛泛而谈。这是最需要政府政策和制度刚性支持的要素,如不落实,珍稀林绝不可能成功。

  
神话黄花梨之《蝶变》


  【庄周如再世,俯瞰三百年】




  琼西一些山区可能依托若干大型长青林园区,设立较大范围的国家级准原始森林保育地带。一切先进设施和手段,都是为了把里面变成“事实上的无人区”。

  除了扑灭林火,只允许少量护林员、设备维修工及科考工作者按规范进入。没人除草,也没人施肥打药,有虫由它长去,蛇虫鼠蚁山蚂蝗,“万类霜天竞自由”。让自然界重新形成食物链,但严防危害性的外来物种。只有电子设备在全年无休地警卫探测。与若干高级别国际机构合作,设立野生动物保护地。进入的任何大型温血动物都会被自动监视并迅速判别物种,非法闯入的人类将很快受到无人机临空的抵近监视,摄像取证,听到普通话及多种方言的语音警告,随即被应急小组带走,接受相应调查处罚。




  至于无人机携带胡椒喷雾、网绳捕捉枪等非致命防暴武器,技术上完全不是问题,依法审批之后就可以。
  
  各园区防线留有足够而妥善的动物迁徙孔道,与周边次级保护区有机结合。海南巨松鼠、毛鸡、八哥、野兔、黄猄、蟒蛇、穿山甲这些本土物种,将在这一大片领地里自由生长,都受到花梨树级别的后现代化保护,无人干扰。

  这种出神入化的愿景,是珍稀林管护的最高境界。

  ——————————END————————————
  文章均出自作者多港峒客,内容有删减

  本期作者:多港峒客,1951年生于广州,布衣。十年海南知青,返城十年国企,再下海经商。年过半百后渐悟历史文化之可贵,遂投身学习与挖掘。在海南与部族两翼,读书行路,乐此不疲。唯望能为华夏文明薪火相传略尽绵薄,足矣。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沧海一粟miss 时间:2018-02-10 00:55:14
  

  
作者:来去悠哉 时间:2018-02-10 11:08:13

  黄花梨虽好,但价格被那些专家和玩家炒得也太离谱了
作者:装修小工头 时间:2018-03-07 22:50:13
  写的好,赞一个!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