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国观发的正经科普贴被值班编辑047禁止回复,信口雌黄的反而不删[已答复][已扎口]

楼主:风雪冰 时间:2018-01-11 14:44:12 点击:54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819742-1.shtml
  原贴地址如上。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819343-1.shtml
  信口雌黄网文帖如上。

  请问天涯的编辑对社区环境是什么态度?有原文有事实讲道理的帖子要禁止回复,而网友胡编乱造煽动民族情绪的帖子反而被推上了热门,请问这就是天涯论坛的主旨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秋都谢了丫 时间:2018-01-11 14:58:01
  戳穿《冉闵杀胡考》的谎言



  《冉闵杀胡考》一文在网络上流传甚广,,它援引史料有理有据,对此笔者很是赞赏,但是细细品读,却发现《冉闵杀胡考》貌似严肃冷静,实则漏洞百出,对历史进行了极其不公正的曲解,误导了很多网友,在此予以反驳,同时力求还原一个真实的冉闵给读者.

  1,冉闵毫无华夷之分和民族大义??

  《冉闵杀胡考》声称:"冉瞻冉闵父子两代人都是生长于胡人之中,未曾见有在石虎处受辱之记录,相反是颇受亲重,冉瞻还为了石氏后赵而殒命,而冉闵也屡次大败代表汉人正朔的东晋,为石氏颇建功勋。看不出冉闵有多大的华夷之分和民族大义,也无从感觉到“忍辱负重”的意味。那么,冉闵为什么要颁行杀胡令呢? "

  作者显然是受到官方“唯物主义”史观,好似民族矛盾都是上层贵族挑拨而起的,孤立、隔离地看待问题,完全将民族习性、文化差异、历史背景等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显然是为了现实政治利益服务而创立的说教,但是事实上,民族矛盾从本质来说,是由于不同民族的普通成员之间,由于文化的差异,民族感情的冲突,民族利益的竞争引起的,贵族的挑拔当然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推波助澜因素,但从来不是决定因素,更不是民族矛盾的根本原因!

  毫无疑问冉闵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军事政治人物,他最关注的是自己的政治命运,所以冉闵父子都为石氏颇建功勋,但是在那个胡汉民族矛盾非常尖锐的历史背景下,任何人的心理都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民族情绪的左右,不能因为冉闵有私心就说他完全没有民族情绪。更何况民族心理是一个十分微妙的事物,比如说冉闵与羯族贵族斗争,但是在饱受羯人压迫的汉族民众看来,这就是“我们汉人在与羯人斗争”,于是纷纷进城拥护冉闵,在羯族百姓看来,这就是“汉人要报复我们了”,结果大量出逃,而且由于冉闵的行动确实客观上解放了汉族民众,保护了一部分汉人,所以大多数汉族民众一度拥护冉闵,是可以理解的。

  冉闵在帮石遵夺位中立下大功,作为汉人的冉闵因此得居高位,而在当时民族严重对立的历史背景下,即便是汉族高官也常受到胡人贵族的猜忌,因而冉闵的专权很自然会引起胡羯贵族军官们的疑忌和反对,于是密谋杀冉闵,而冉闵也早已筹划夺权,矛盾遂激化.冉闵可能确实没有民族大义思想,但是不等于没有民族情绪,他与石氏之间的矛盾本身就是民族矛盾在胡汉上层的体现,也是民族矛盾的一部分.

  2,关于杀胡令的考证

  《冉闵杀胡考》声称:"这里有两点需要指出的是,第一,杀胡令颁行时,冉闵的身份是“后赵大将军,武德王,石虎义孙”。由此可知说冉闵杀胡是为了“维护新生的汉人政权”是不可能的。第二,杀胡令颁行时,冉闵“躬率赵人诛诸胡羯”,却唯独放过了邺城内的石鉴和其他石虎子孙,并且,连石鉴的皇帝位都没有废去。这与“冉闵对石虎家人怀有深仇”的说法大为矛盾。试想,如果冉闵真的是在心底对石虎及其后人藏了二十年血海深仇,那么在他颁行杀胡令后,第一要杀的就应当是石鉴和其他石虎子孙。没道理拖到一个月后才杀,更不应该给石鉴保留皇帝的位置。"

  对于第一条,我认为尽管"杀胡令颁行时,冉闵的身份是“后赵大将军,武德王,石虎义孙",但是此时冉闵已经与皇帝无异,也快是皇帝了,他废杀石鉴自立已经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后赵大权已经尽入汉人之手,"新生的汉人政权"在事实上已经建立起来了,退一步讲,如果冉闵仍然是以胡人代表人的身份发布"同心者入城,不同心者出城"命令的话,那又为什么结果汉人全部入城羯人全部出城呢??难道汉人会拥戴后赵政权这个异族政权??正确的解释是,尽管冉闵尚未正式即位,但是对于当时广大百姓来说,所谓"大赵国"已经姓汉而不再姓羯的事实已经是路人皆知,在广大汉族人和胡族人的心目中,此时的后赵已经是"新生的汉人政权"了,所以才会出现汉人全部入城拥护冉闵政权,而羯人由于害怕汉人报复而极其恐慌,全部出城逃命.,由此也可见后赵时期的民族矛盾不仅仅存在于胡汉上层,也深刻地积压在胡汉下层民众之间,当时汉羯两族民众之间的矛盾早已不可调和,两族民众间大规模仇杀的爆发已经是雨欲来风满楼了。

  对于第二条,我认为“冉闵对石虎家人怀有深仇”是成立的,因为,第一,作者竭力证明冉闵对石虎无私仇,以图否定冉闵,却没有想过,如果冉闵真的只是出于私仇而杀胡的话,那冉闵就只是一个毫无民族大义的自私小人,正因为不是出于私仇,冉闵才有被敬仰的可能.第二,没有私仇不等于没有民族仇恨情绪,民族情绪也可以令冉闵仇视石虎家人.第三,冉闵放过"石鉴和其他石虎子孙"确实是出于"胁天子以令诸侯"的政治目的,说明冉闵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民族狂热分子,而是有着清醒政治头脑的政治人物,真正成功的政治家,正在于有政治远见.

  3,《冉闵杀胡考声》称“《晋书》的原意是“从青、雍、幽、荆州徙于冀州的汉人和居住于冀州的诸氐、羌、胡、蛮等等胡人总共数百余万”。而网上所有拔高冉闵的文章都把徙户两字去掉,意思就变成了“散居于青、雍、幽、荆州的诸氐、羌、胡、蛮等等胡人总共数百余万”。如果我们篱清了这个史料,并考虑当时胡汉的人口比例,就可以知道这几百万人里还是汉人占了多半。于是,一幅乱世之中黎民百姓流落四方、相互攻伐,生还者十之二三的人口大灭杀的惨景,就变成了诸胡狼狈逃窜、汉人高歌猛进恢复河山的振奋场面”

  这里作者又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即忽略了非徙户的原著汉族,误认为徙户=====全体汉族,徙户与胡人比例====胡汉人口比例,因而得出“这几百万人里还是汉人占了多半”的错误结论,我们知道,徙户与“诸氐、羌、胡、蛮”都是被石赵强制迁徙到冀州的,而冀州本非胡人主要分布区,原有的胡人很少,如果我们去掉非徙户的原著汉族,那么就会发现,这几百万人里汉人未必就占了多半

  4,《冉闵杀胡考声》称“此后两个月间,后赵官员中多次有人密谋杀石闵,石鉴也参与其事。最后一次也是规模相当大的一次,孙伏都带三千羯胡士兵挟持石鉴攻石闵。石闵追杀三千羯兵,邺城内“横尸相枕,流血成渠”。石闵判断胡人不肯为他所用,这才颁行杀胡令。”

  我们都知道,史书上的客观史实记载是可靠的,但是历史人物的内心外界则难以知晓,只能够推测,而《晋书》推测杀胡令是因为“胡人不为其用”,这个心理描写属于晋书的主观判断,并非客观事实记载。冉闵知胡人不为己用,不但在"敕城门不复相禁"之前,而且更在宣布"“内外六夷称兵仗者斩”"之前,因为冉闵宣布"内外六夷称兵仗者斩”的原因就在于冉闵“知胡人不为其用”,故强令解除其武装,防止胡人反扑,可见冉闵早就知道胡汉矛盾不可调和,更何况,当时胡汉矛盾由来已久,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且到石赵末年已经激化,一直处在激烈政治斗争中的冉闵又如何会不知道,怎么可以解释为“知胡人不为其用”而一怒杀之??? 总之一句话,在那个胡汉矛盾空前激烈的时代,作为一个民族整体,胡人肯定不会与汉人政权同心,“胡人不为其用”是一个路人皆知的事实,根本无须冉闵去做任何测验.

  5,《冉闵杀胡考声》称“一些历史记载显示,杀胡在冉闵的根据地邺城执行了不过半年多就废止了。而且,冉闵此后还一度走上“抚纳诸胡”的道路。目的是安抚招徕境内的胡人,扩充军事力量。”“冉闵心目中应当是没有民族大义的,杀胡或者抚胡,在他手中都只是权宜之计,最终目的是扩充势力。”

  这种观点在第一条里已经予以驳斥,其实有无政治野心与有无民族感情并不矛盾,二者可以并存,不必多言

  6,《冉闵杀胡考声》称:"但是《晋书》和《资治通鉴》都记载了,杀胡令产生了极大的混乱,各地响应杀胡令所杀的人中多半是长了大鼻子大胡须的汉人。《晋书》记载“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半”。《资治通鉴》里也说“或高鼻多须滥死者半。”可见,杀胡令在杀死大量胡人的同时杀死了几乎相同数量的汉人。并不是有选择地只杀胡人,或者多杀胡人少杀汉人。因此,说它“起到了保护汉人的作用”未免牵强。"

  显然,这位作者的理解是"在当时高鼻多须的汉人被滥杀的占了被杀者的一半",这是反冉者们自以为杀伤力最大的一句,因为如果这个成立,那么冉闵和他的杀胡令则将被彻底否定。笔者仔细察看《资治通鉴》,发现原文是"闵躬率赵人诛诸胡羯,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死者二十余万,尸诸城外,悉为野犬豺狼所食。屯据四方者,所在承闵书诛之,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半." 严格说来,"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半"的意思应该是"在当时高鼻多须的汉人被滥杀掉的有一半",意即有相当多的汉人被误杀.如果按照那个人的理解,那就应该写成"于时高鼻多须至有滥死者居半",如果不修改,由于"所在承闵书诛之"的"之"指代胡人,那就应该解释为"在当时高鼻多须的汉人被滥杀的占了被杀胡羯的一半"的话,但这显然是自相矛盾的,不符合《资治通鉴》的严密文风.

  当代权威史籍《中国大事典》第462页"冉闵诛胡"一节也明确记载"在当时高鼻多须,貌似胡人的人被滥杀掉的有一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何兹全主编)

  另外,考虑到后赵时期,中原汉族由于遭到匈奴族羯族空前规模的大屠杀,而后赵的残酷压榨又导致汉人大量过早地死去,以至“死者相望”,由于空前的贫困和饥谨,汉民养活幼儿也殊为不易,致使汉族人口一度锐减,此时总数最多也不过几百万人(一般人认为是500万左右),而史料显示近百万羯人从此几乎在历史上消失,也就是说当时羯人先后被杀者应该高达五十万人以上,如果真如作者所杀说"各地响应杀胡令所杀的人中多半是长了大鼻子大胡须的汉人,杀胡令在杀死大量胡人的同时杀死了几乎相同数量的汉人" ,那么由于还有一半高鼻多须的汉人没有遭到误杀,那么高鼻多须深目酷似白人的汉人就有100万人以上,也就是说,汉人中高鼻多须深目酷似白人者高达五分之一以上,而根据生活经验,汉人虽然高鼻多须者不少,但是与真正白人之高鼻多须相比较,差异还是很大的,其差异一望可知,又如何会遭到误杀??

  事实上根据历史记载和生活经验,我们都知道真正高鼻多须深目酷似白人者的汉人之比例连五十分之一都远远不到,远远没有五分之一,另外考虑到当时胡汉分治,虽然在总体上胡汉杂居,但是具体到基层,仍然是各自分区居住,很少有真正混居的,因而各地汉民是不难分辨胡汉的。因而笔者认为真正被误认作羯人的汉人中仍然只是很少数,估计最多不过几万而已, 另外考虑到如果冉闵果真杀死了如此高比例的汉族人,那么他必将受到汉人的一致反对,那么依靠汉人支持建立起来的冉魏政权一天也存在不下去,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可见,"冉闵杀胡考 "的声称汉人被误杀者与胡人存在着一比一的比例关系,其实是完全错误的,完全是望文生义的曲解. 所以笔者认为被杀的"高鼻多须"者大多数是胡人,汉人只占少数,换言之,杀胡令确实是"有选择地只杀胡人",并且"起到了保护汉人的作用". 真不知道那句触目惊心的"各地响应杀胡令所杀的人中多半是长了大鼻子大胡须的汉人"是从何而来!!!!

  另外,,"并不是有选择地只杀胡人,或者多杀胡人少杀汉人。",这应该算是漏洞最大的地方,日本军队在打中国的时候也误杀了不少日本侨民,难道就表明日本军队把日本侨民也当成了屠杀选择对象?我们知道,由于这次杀胡事件十分惨烈,而且多数复仇者是满腔怒火的汉族民众,杀红了眼的时候以致于貌似羯人者也被误杀,固然是历史的悲剧,但是因此一口断定冉闵有选择地屠杀了汉人,是否有失公允?

  事实上冉闵为了以汉人为基础建立起自己的统治,对汉人采取了保护和依赖的态度,他实行了三项重要措施。
  第一,颁布杀胡令,大杀胡人,为汉人报仇出气,以取得汉人的谅解和拥护。
  第二,开仓散粮,救济饥饿的汉族人,以争取汉族百姓的支持。
  第三,振兴残破的汉文化,争取人心,史书记载:“闵至自苍亭,行饮至之礼,清定九流,准才授任,儒学后门多蒙显进,于时翕然,方之为魏晋之初”

  7,《冉闵杀胡考》声称:《晋书》中最后的这句话同样在网上拔高冉闵的文字中从不见引用:“诸夏纷乱,无复农者。冉悔之。”这说明,杀胡令引起了极大的混乱,汉人再没有能安心种地的了。冉闵对此颇为后悔!可见所谓杀胡令,其实结果是不分民族的混乱的人口大灭杀。连冉闵本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

  对此,我仔细翻阅了史书,发现作者断句有误,原文是:"自季龙末年而闵尽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青、雍、幽、荆州徙户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诸夏纷乱,无复农者。闵悔之,诛法饶父子,支解之,赠韦謏大司徒。"

  细察此段史料,我们不难发现,冉闵"悔之"后紧接着就是"诛法饶父子,支解之,赠韦謏大司徒",如果冉闵真的是后悔杀胡人的话,那为什么他后悔的表现却是追谥劝他尽杀降胡的韦謏呢?这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所以正确的解释应该是冉闵后悔没有听韦謏和王泰的话,以至惨败襄国,并使得中原局势无力继续控制,导致徙户与胡人开始大量回迁,所以他"赠韦謏大司徒",并诛杀了进谗使得冉闵不纳王泰忠言以至惨败襄国的道士法饶父子.

  另外,从《晋书》记载的时间顺序来说,徙户与胡人大量回迁应该是在351年襄国大战前后,是在“无月不战”之后,而冉闵杀胡则是在349年12月,所以从时间因果关系来说,杀胡与徙户回迁没有直接关系,说“杀胡令引起了极大的混乱”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实际上,徙户回迁的根本原因在于“赵之法禁不行”,并导致农业生产崩溃,其主要责任在于后赵多年残酷统治产生的严重矛盾,随着后赵的崩溃,以前长期积累的各种问题和矛盾就立刻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包括杀胡事件),而把这个本来就应当灭亡的政权的崩溃所造成的后果全部算在冉闵头上是很肤浅的事情。当时胡人猛烈反扑,冉闵只得“无月不战”,根本无暇顾及复杂的社会生产恢复问题,事实上即使生产暂时恢复了,也无多余兵力专门保护,很快就会被敌人掠夺或破坏掉,冉闵不是主观上不愿恢复生产,而是根本力不能及,在当时的情形下,能做到这一点的基本上不可能。

  其实《冉闵杀胡考》的“杀胡令引起了极大的混乱”就类似于“由于解放后烟民大增,而我们的收入也大增,所以吸烟有利于社会发展的”形而上学论证,所谓形而上学论证就是:没有对两者内在必然因果联系的严密论证,而只是简单的捆绑,来确定所谓“因果关系”

  8,《冉闵杀胡考》声称:"网上有的文章提到冉闵和东晋的关系时,认为是冉闵邀东晋恢复中原,被偏安江左无心北伐的晋廷拒绝,才不得已称帝的。这是把两件事情的先后搞反了。冉闵先在350年闰正月称帝,后在三月遣使赴晋。云:“逆胡乱中原,今已诛之;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事实上,早在杀胡令造成北方大乱的消息传到晋的350年正月,晋就已经在作北伐的军事准备了(《资治通鉴卷九十八》)。这样的情况下,晋廷对僭称帝号且国主为石虎养孙的冉魏政权自然会有所戒备,不对冉魏的来使有任何回应也是正常的"

  这一段也是没有读清楚《晋书》,混淆了桓温与晋廷的关系,事实上冉闵杀胡时,桓温正在镇守荆州,他此时还没有控制东晋朝廷,桓温积极准备北伐,企图立取功名以篡夺皇位,而东晋朝廷则恐桓温势大功高难制,故意阻碍桓温北伐,一再处处刁难桓温,把民族大义置之度外,可见腐败透顶的东晋朝廷是无心北伐的,一心只顾防备桓温,不许北伐,根本就没有做什么积极的北伐军事准备,这才是"晋廷不对冉魏的来使有任何回应"的真实原因,真不知"晋就已经在作北伐的军事准备了"这句话是怎么编出来的!

  所以正确的说法是:"350年正月,桓温就已经在作北伐的军事准备了",而不是东晋朝廷"在作北伐的军事准备",但是回应冉闵的是不愿北伐的晋廷,而不是桓温

  按说当时冉魏主动邀请东晋北伐,而中原又极其混乱,这本是北伐的极好机会,而东晋只顾争权夺利,这样的一个朝廷,又如何能够担当起光复河山的大任??怎么能够不让中原汉族人民失望?自然饱受异族残害的北方汉族人民只好自己起来与胡羯进行斗争了,冉闵就是在这种大形势下被推上历史舞台的

  9,《冉闵杀胡考》声称:"更且他在冉魏国内,保护了一些汉人,也算是功德一件。临死前说的那句名言,“天下大乱,尔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邪!”更是掷地有声。但是与十六国时期为了重建或复兴华夏而有所作为的其他历史人物相比,冉闵的功业并不出众。"

  可见作者认为冉闵的历史功绩仅仅限于"保护了一些汉人"而已,也就是说他的历史功绩微不足道.但是我认为作者把冉闵的历史功绩大大缩小了,冉闵的历史功绩主要表现在:

  第一,冉闵反胡羯奴隶主贵族的行动本身就是具有历史进步意义的,一定程度上解放了中原汉族人民,继后赵统治中原的前燕前秦,其统治均明显较前后赵清明宽松,遭受严重破坏的中华文化也因此得以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和保存.可见冉闵对中华文化的保存和延续还是有一定贡献的.
  第二,冉闵的杀胡行动打击了胡人的气焰,为汉族人挽回了一定的民族尊严,这也是汉民大多拥护他的原因之一
  第三,正如前文所说,冉闵彻底摧毁了后赵奴隶主贵族对中原的统治,打击了胡人在中原的势力,并使得中原胡族势力长期陷入分离状态,解除了长期以来后赵对南方地区的严重威胁,为南方的保障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10,《冉闵杀胡考》声称:"祖逖,以北伐为己任,收复淮北,使石勒不能南侵。中流击楫的故事,中国人耳熟能详。 刘琨,与祖逖一同闻鸡起舞的好友。一生以“立功河朔”为志,艰辛苦斗,在当时就有忠臣之名。 谢玄,淝水之战率领北府兵打败了氐秦的大规模进攻,保卫了华夏正统。 刘裕,北伐尽复黄河南岸地方,一度收复关中。是历次北伐中成果最大的一次,“气吞万里如虎”。 这些人物,以言勇气毅力血性骁勇,都堪称一时英雄,有些人的功业远在冉闵之上。而且这些秉承华夏文化传统的武装力量都没有类似杀胡令的主张和行为。为什么单单把制造了人口灭杀的冉闵称为是“民族大英雄”? 而且还拔高到“中华第一英雄,汉民族第一伟人”的位置?“

  笔者认为这属于典型的“伪造敌对论点”,“单单把制造了人口灭杀的冉闵称为是“民族大英雄”? ”本身就是伪造的敌对论点,带有极大的迷惑性,因为称颂冉闵并不等于“单单“称颂冉闵,也不等于就要抹煞其他人的功勋,同样道理,称颂祖逖等人也不等于就得抹煞冉闵的历史贡献。按照此人的逻辑,那我们纪念了张自忠杨靖宇,是不是就不得纪念其他抗日英雄了,要是谁胆敢纪念XX抗日英雄,那阁下是不是也要吼道:“张自忠杨靖宇以言勇气毅力血性骁勇,都堪称一时英雄,功业远在XX之上,为什么单单把XX称为是‘民族大英雄’? ”其实这种人自己就犯了“单单”的错误,以为只能单单歌颂最优秀的英雄,而其他的英雄就不能肯定,这样的种种强词夺理,实在是无味之极。

  更何况,刘琨祖逖的力量有限,所守之地,都不过一州尔,不数年后即很快失去,精神崇高,而成果很有限,甚至还不如彻底摧毁后赵的冉闵,而后赵自石勒以来,一直是两晋的大患,而冉闵则彻底摧毁了后赵奴隶主贵族的统治,解除了长期以来后赵对南方地区的严重威胁,至于后来东晋坐视前燕攻灭冉魏入主中原,丧失收复中原的大好机会,则是东晋统治者自己的责任了

  笔者认为,对羯族等外国移民的认同包含着某种极为危险的倾向。即滥用“少数民族”的概念,不注意到“中国不是一个永久不变的定型”,用对外国移民的“少数民族化”来美化外国侵略者,并取代国内所提倡的爱国主义。如果羯族等外国移民的作为中国少数民族的地位被认可,那么中国人对此作出的一切民族反抗也会被一并否定,而对这种中国人口被外国移民灭杀行为的认可,将会为一系列民族投降主义观点打开方便之门。由于这样的民族投降主义打着“民族团结”的旗号,具有相当的迷惑性,因而是非常值得警惕的。


  11、《晋书》中最后的这句话同样在网上拔高冉闵的文字中从不见引用:“诸夏纷乱,无复农者。冉悔之。”这说明,杀胡令引起了极大的混乱,汉人再没有能安心种地的了
  --------------------------------------------------------------------------
  这个是最荒唐的了,其实349年时的杀胡令并没有引起汉族人“极大的混乱”,相反,大多数汉族人当时还因而非常拥戴冉闵,真正使得汉族“无复农者”的直接原因还是因为后来的“无月不战”,特别是351年的襄国大战,杀胡与徙户回迁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原文是:"自季龙末年而闵尽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青、雍、幽、荆州徙户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诸夏纷乱,无复农者。闵悔之,诛法饶父子,支解之,赠韦謏大司徒。"
  明显可见《冉闵杀胡考》在断句上故意做了手脚,有意删除了“诸夏纷乱”的原因:“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误导人们以为杀胡立即“引起了极大的混乱”,使得“诸夏纷乱”,使得汉人都反对他似的。另外也删除了后悔的表现:“诛法饶父子,支解之,赠韦謏大司徒。",故意让人们以为冉闵后悔杀胡,以达到论证“杀胡令引起了极大的混乱”的目的
作者:雨落川 时间:2018-01-11 16:2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