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农垦 一个远去的背影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2 23:42:10 点击:1715 回复:7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恰好同学回来,几个同学一起喝过早茶后,都兴趣勃勃去参观了海南农垦博物馆。
  由于是周末,是博物馆的维修日,费了一番周折才特意为我们几个人开门,讲解是一位主任。
  海南农垦,最早的时候,负有戍边使命,局长一般都由海南岛的军政大员兼任。
题目再加“海南”二字
楼主发言:44次 发图:49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2 23:49:25
  最早期的局长及其任期,由于新成立的团场数量多,也设置了多个副局长。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2 23:52:00
  敬请斑竹把产品二字取消。
我要评论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2 23:57:29
  博物馆外貌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3 00:10:51
  进去大门,就能看到橡胶树,可惜的是叶子是塑料做的。


  

  

  

  
作者:westsunoo 时间:2017-08-24 15:45:12
  适者生存!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5 18:46:09
  @westsunoo 2017-08-24 15:45:12
  适者生存!
  -----------------------------
  说得对,但其中丢弃的东西太多了,久久不能让人忘怀。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5 18:58:45
  这是一个以实物、图片为主的博物馆,规模说不上宏伟壮观,倒也是收藏丰富,都有各个时期的内容,特别是农垦的重大变革都在这里找到踪迹。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5 19:03:54
  在这座塑像前我们驻足了。低下高昂的头!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5 19:06:51
  在这张题词面前,我们找到几乎丢失的归属感。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5 19:20:02
  看着老旧的黑白照片,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是那么的熟悉,尽管年代久远,无需文字说明,从身影上我们都可以分辨出她是割胶大师李东。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5 19:36:04
  耀南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也是大师的小儿子。为人忠厚老实,一生都没有沾到母亲那炫目的光辉带来的实惠,没当过班长,甚至连组长都没当过,但每一个人都信赖他。默默无言、与世无争的学友,对世事永远都是微笑。除了继承父母的忠厚外,也继承了父母的本分,他就是那颗铺垫在国家建设最底层的石子。
作者:崖城天龙 时间:2017-08-25 20:31:37
  沧海桑田蹉跎岁月,一起尽在不言中!海南农垦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早就今非昔比,农场的日新月异也离不开当年知青和老一辈的农垦人洒下的无悔青春和一腔热血。我生在农场,我深深的爱着这片热土。父母亲是农场第一批的职工,1952年招工入场的。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6 05:27:45
  @崖城天龙 2017-08-25 20:31:37
  沧海桑田蹉跎岁月,一起尽在不言中!海南农垦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早就今非昔比,农场的日新月异也离不开当年知青和老一辈的农垦人洒下的无悔青春和一腔热血。我生在农场,我深深的爱着这片热土。父母亲是农场第一批的职工,1952年招工入场的。
  -----------------------------
  谢谢斑竹的共鸣。
作者:东方欲晓ab 时间:2017-08-26 12:02:06
  @崖城天龙 2017-08-25 20:31:37
  沧海桑田蹉跎岁月,一起尽在不言中!海南农垦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早就今非昔比,农场的日新月异也离不开当年知青和老一辈的农垦人洒下的无悔青春和一腔热血。我生在农场,我深深的爱着这片热土。父母亲是农场第一批的职工,1952年招工入场的。
  -----------------------------
  @十村人 2017-08-26 05:27:45
  谢谢斑竹的共鸣。
  -----------------------------
  岁月如歌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6 20:40:23
  前几天,年过九旬的老场长病愈出院,看着苍老的老场长,村人心里敬佩这些垦一代,他的病房与我母亲的病房隔壁。他女儿与我是同班同学,同学见面竟然互不认识了,只有提起名字,秒记起对方。我们失去联系多年,要不是家变,我们也不知道何时才重逢。现在终于恢复了联系,我把信息发到微信群里,一班同学特别是女同学感到非常激动,散落在海口的几个同学再次聚会,我特地选了一间就近的餐馆聚会。
  如今我们都退了休,过着淡泊的生活,家里不但有儿孙,部分同学家里还有老人需要照顾,不宜出席或参与大型的聚会,只能适量的参与或发起小型聚会,两三个小时的活动让家里人放心。
  老场长离休几十年了,但农场的老工人提起他,谁都对他表示敬佩,那个时代物质相对匮乏,人们的思想却非常正派,没有贪腐现象,没有黑帮斗殴,社会风气是那么的清明。
  文革中,老场长成为了走资派,成为了斗争对象,不但在场部斗争,还在全场7个分场斗争,会场里挂着标语,开着大喇叭,几个群众代表上台念完稿件后,外加一连串的口号,政治任务基本上算是完成了。这种斗争干部的会多了,慢慢的成为工人们的可以拿钱不做事的休息时间,说不上爱,但压根就没有恨。
  全场人都知道,老场长拿着全场最高的114元县团级干部的工资,可是看着他脚踏陆海空鞋,走遍农场的每一个生产队,吃着三毛多钱的饭菜,就连到口齿最为伶俐的广青和潮汕知青都表示敬佩。
  兵团取消后,团场恢复了农垦,老场长再度出山,农场再次显得生机勃勃,干胶产量再次居垦区前茅。
  与老场长有过一次接触,那时候我在一个边远的新点,那里道路崎岖,遇到雨天路面很烂,有段泥泞路路虽然不足1公里,却是拉大米或生产物质的必经之路,场部车队的司机都不愿跑这段路。遇到梅雨天就要求爷爷告奶奶,有次车队长把我扯到调度黑板前说,你看看我的哪一辆车有空,你说出来我派就是了。一个讲海南话的老司机悄悄地告诉我雨天谁不愿跑那段路。
  我无言,地方车都进去拉砖瓦,农场的车就那么娇气?中午跑到老场长的家找到了他,告诉他我们队已经断粮好几天了,现在是向其它生产队借的米,车队说没车可派,现在怎么办?年轻气盛的我着实倒了一肚子苦水。老场长一边安慰我一边写纸条,让我下午再去找车队长。
  接过纸条,车队长说:“你先回连队吧,明天上午就给你拉”,既然如此我递过米单,他接过后瞟了一眼,说:“这种事以后最好不要再有啦”。
  那眼神足以杀死我三次,可我容易吗?我要是有孙悟空的本事,我绝不求你。
  ……
  老场长后调总局,直到离休,老伴在不久前离他而去,对他的打击很大,常常在梦中惊醒,常常问身边的子女,“这是在Xi联吗?”“这里是医院吗?”“不,爸,您是在家里”。铁汉柔情,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往事如烟。但愿老场长早日康复。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6 21:14:21
  老场长复出后被国家总局评为先进工作者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7 20:58:02
  这是全垦区保存最完整的测量仪。
  
  
  
  
  
  并且 海南农垦地处全岛各县市,不少橡胶园坐落在丘陵半丘陵,就是在山区也有橡胶树的踪影。在砍芭烧芭和清芭后,然后进入测量定标,挖水平台,或在地势高坡度陡的山地开挖环山行,再进行挖穴,然后施足底肥,在等到下雨,就可以定值了。
  海南农垦的橡胶园总体来说很规范,四周种植了防风林,并且留有防火道,每亩定值33株苗木。
  测量器在当时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规格了橡胶园的行距株距,哪怕是在山区环山行的开挖也离不开测量仪来打水平线。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7 21:13:41
  五十年代农垦工人就住在茅草房里,没有电灯,只有一盏马灯。
  
  这就是我们的父辈,海南农垦的垦一代,最早扎根在这片土地,从全国各地汇聚在这片热土。
  马灯和茅草房是父辈们的标志。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7 21:32:33
  还有用泥砖彻起来的灶头,煤油灯在昏暗的厨房里,照亮了早炊的身影。
  
  这就一个普通的垦一代的家庭,那时候父母出工很早,孩子在熟睡中被父母抱到托儿所或幼儿园,而父母则踏露水上山了。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7 21:49:30
  六十年代文革开始后,第一批知情来到农场。
  
  一个脸盆一个木箱,两块目板一张床,一个水壶一个碗,这就是当时知青标准的行头,个别人还有电子管收音机。
  墙上贴着文革时代最流行的伟人像。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8 02:08:32
  林一师,华南垦植局海南垦区的中坚,担负起屯垦戍边的重任。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8 13:16:45
  “马放南山,刀枪入库,铸剑为犁”
  359旅入疆后接到命令,就地改编参与新疆的屯垦戍边,成为新中国第一支军垦部队,紧接着在北大荒有大批的部队转入当地的生产建设,而在华南地区,也成立了华南屯垦局,大批部队转入林一师、林二师和独立团,奔赴海南岛和雷州半岛、桂东南参与国家的经济建设。
  林一师成为了后来的海南农垦局,退伍转业军人和爱国华侨是海南农垦的骨干力量,为了开发,垦区各团场招募了大批民工,他们组成了海南农垦的第一代。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8 13:49:27
  一粒胶种 一两黄金!
  由于老胶园少,海南各县和雷州、桂东南、云南和福建都先后成立了大批垦殖场,使得橡胶种子极度缺乏,老胶园被武装保卫起来,除了专门的采种队外,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在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采种队喊出了:一粒胶种,一两黄金,一发炮弹!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8 14:01:41
  垦一代,是他们把火热的青春燃烧在海南农垦这块土地上,铸造起中国橡胶事业的丰功伟绩,知青和垦二代传承了他们的事业,感恩于他们的奉献精神。
  不少返城知青,回到农场,回到连队,拜访老工人、老干部。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8 14:16:16
  感恩
  
  在我年少无知的年代,离开父母,来到海岛荒山,是您们给了我亲人般的温暖。不但教会了我如何种胶割胶,还教会了我如何做人。
  不少知青把海南岛视作自己的第二故乡,因为离开学校后,海南农垦就是他们踏上社会这条漫漫人生路的第一个驿站。
  海南农垦
我要评论
作者:崖城天龙 时间:2017-08-28 19:11:34
  满满的回忆,我是农垦2代 三师十三团的
作者:崖城天龙 时间:2017-08-28 19:22:09
  珍贵的历史照片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08-29 00:01:44
  @崖城天龙 2017-08-28 19:11:34
  满满的回忆,我是农垦2代 三师十三团的
  -----------------------------
  你好,战友!五师四团的。你好,工友,我也是垦二代。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01:11:27
  
  作为一个曾经的农场橡胶人,那时候真的没想得那么多,只感觉子承父业安心农场工作,服从领导的安排,做好本职就可以了。授粉、育种、选种、芽接、苗圃、挖环山行水平台、定植、林管、割胶和测干胶都还是那么熟悉,也许正是这样的一种熟悉才让我感到我在青年时代的价值吧。
  离开农场太久了,橡胶人的意识淡薄了,讨生活的艰辛让我几乎忘记了年轻时期的劳作,哪怕是回农场也是来去匆匆,脚步不敢停留的太久。
  唯有这次与同学结伴到了海南农垦博物馆参观后,才把我带回到熟悉的环境,我的童年、少年和年轻时代留给了农场,献给了胶园。
  以前,也埋怨过农场过于单调的生活,埋怨过少油缺肉的伙食,一年四季都是草绿色衣服颜色,白衫蓝裤只能放在过年过节才舍得穿。
  而这些都是离开农场后才得以满足,但心里却空了,甚至有些迷茫。
  原来早期烙在心里农场情节和印记,并没有因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在这里,看着一幅幅图文,我找到了几乎失去的归属感,我流下泪水,并不因我的户籍已经改变,自始自终我还是一个农垦人,在农场三十年的生活,对我有着一生的影响。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01:17:25
  
  朱老总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01:21:13
  业精于勤
  
  董必武和谢觉哉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01:24:50
  邓子恢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01:29:11
  “大力发展橡胶,满足全国人名需要”

  ——林彪
我要评论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06:52:00
  离开农场已经足足三十年了,海南农垦总局大院近在咫尺,站在露台就能够看到高楼林立的院区。以前冷寂的海垦路也成了通衢四方的大道。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07:13:59
  总局门楼
  
  以往热闹非凡的景象不复存在,标志性的牌匾不见了踪影,可是每当经过这里不免有些感慨岁月的无情。

  回望,还有一排排郁郁葱葱的椰子树。
  
  门楼和椰子树在一起,独守独守着不老的光阴,思恋着曾经的辉煌。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07:34:58
  阳光中,海胶集团的绿海大厦。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16:34:34
  海胶时代的来临,隐去海南农垦明显的屯垦戍边的军垦特性,正在由上到下改变着海南农垦的体系。
  
  海南农垦总局医院,前身就是林一师医院,原海南省工人医院。
  
  如今已经增加了现代化因子,可是它永远都是农垦人心目中那朵绚丽的鲜花。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16:37:02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29 16:41:44
  时代在前进
  海南农垦医院也处在变化之中
  
作者:鸳鹫雕狸狮狒 时间:2017-08-29 22:34:37
  @十村人 2017-08-25 19:06:51
  在这张题词面前,我们找到几乎丢失的归属感。

  
  -----------------------------
  西联人在此
作者:水南正都 时间:2017-08-30 01:05:14
  垦二代五师十团。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30 05:10:19
  @十村人 2017-08-25 19:06:51
  在这张题词面前,我们找到几乎丢失的归属感。
  
  -----------------------------
  @鸳鹫雕狸狮狒 2017-08-29 22:34:37
  西联人在此
  -----------------------------
  家就住在港联路的吧?
  • 鸳鹫雕狸狮狒: 举报  2017-08-30 09:23:41  评论

    下面连队的
  • 十村人: 举报  2017-09-01 04:41:54  评论

    评论 鸳鹫雕狸狮狒:回过头来看西联变化真大。怀念在农场的日子,没有太多的籍贯观念,大家只有农场人这一身份。出来混只需听口音就知道是海南农垦的,同一个系统就像是同乡,同一个农场的就像是同一个村,很亲热。
我要评论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8-31 02:17:26
  华灯初上,绽放出绚丽多彩的华光。
  离开学校四十几年,大家都在讨生活,相互见面的的机会不多,特别是这次有同学从国外回来,所以在海口的几位同学替她接了风,以尽地主之谊。
  
  
  如今大家都退了休,闲了下来,遇到过往的同学,都喜欢聚在一起吃餐饭或喝喝茶。聊的话题总离不开农场,离不开海南农垦。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09-01 04:03:35
  如今手里有了几个钱,都不愿意过劳死,有个同学卖掉了他那已经上市的公司,不带孙子也不为孩子做家务,夫妇俩就那么满世界跑,乐此不疲,游玩欧洲,潇洒非洲,蹉跎北美,写意大洋洲,想去哪就去哪,同班几十个同学唯独此君最潇洒。喜欢海岛这次游的他去了三沙。

  绿意葱葱的永兴岛北京路,路尽头就是三沙市市政府办公大楼。
  

  美丽的西沙群岛
  
  
  
  

  七连屿
  

  赵述岛
  
  

  石岛风光
  
  
  
  

  还有一位也去过西沙的老同学,他俩对此谈的特别拢,什么石岛啦,老龙头啦,主权碑啦,将军林啦,还有潭门人。
  一个是淡出商界意在山水的徐霞客,一个是把青春撒在那大中学、国兴中学的园丁。
  短短几天我们两次聚首海口。
  作为一群出道于海南农垦西联农场的垦二代,在父辈开拓精神的引导下,做出了我们这代人应有的贡献。都说船到码头车到站,此话不假,我们的年岁到了,都退了下来,在家里含饴弄孙,偶尔也聚一聚。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09-02 15:31:44
  从海口飞三沙
  

  三沙市政府所在地永兴岛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09-02 15:40:51
  三沙市政府办公大楼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09-02 15:45:09
  三沙市街景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09-02 15:51:39
  三沙市海景美如画
  
  
  
  
  
  
  
  
  
  
我要评论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09-02 16:06:16
  日出
  


  日落
  

  走马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9-03 01:02:04
  图说海垦总局的变化
  我是海南建省前离开农场的,那时候海口城市规模很小,初到海口时住在近郊滨海新村,虽说很少回农场了,,但也常常沿着海垦路到海南农垦局一带溜达,对总局并不陌生。
  通向地处海口草坡的海南农垦局的是一条缓坡的道路,这就海垦路!
  海垦路北向在水英村5队与海秀路衔接,南至农垦医院。后来新开了工业大道(不久就改为南海大道),南侧建起了美国工业村和海口保税区,把农垦胶厂以南、农垦医院以北圈入了保税区,全长约5公里的海垦路被截短2公里。所有的车辆被迫改道疏港大道(就是现在的丘海大道)。
  现在,以草坡为中心的海垦路,在海口城市化进程中变化很大。

  海南农垦局大院门楼依然是海垦路第一地标性建筑物,高大宏伟的绿海大厦无法取代它在海南老农垦人心中的地位。
  
作者:榴莲花开咪咪小 时间:2017-09-20 18:42:35
  @十村人 2017-09-03 01:02:04
  图说海垦总局的变化
  我是海南建省前离开农场的,那时候海口城市规模很小,初到海口时住在近郊滨海新村,虽说很少回农场了,,但也常常沿着海垦路到海南农垦局一带溜达,对总局并不陌生。
  通向地处海口草坡的海南农垦局的是一条缓坡的道路,这就海垦路!
  海垦路北向在水英村5队与海秀路衔接,南至农垦医院。后来新开了工业大道(不久就改为南海大道),南侧建起了美国工业村和海口保税区,把农垦胶厂以南、农垦医......
  -----------------------------
  现在香樟林商业街建起来了,比以往热闹很多,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9-24 01:38:56
  @十村人 2017-09-03 01:02:04
  图说海垦总局的变化
  我是海南建省前离开农场的,那时候海口城市规模很小,初到海口时住在近郊滨海新村,虽说很少回农场了,,但也常常沿着海垦路到海南农垦局一带溜达,对总局并不陌生。
  通向地处海口草坡的海南农垦局的是一条缓坡的道路,这就海垦路!
  海垦路北向在水英村5队与海秀路衔接,南至农垦医院。后来新开了工业大道(不久就改为南海大道),南侧建起了美国工业村和海口保税区,把农垦胶厂以南、农垦医......
  -----------------------------
  @榴莲花开咪咪小 2017-09-20 18:42:35
  现在香樟林商业街建起来了,比以往热闹很多,
  -----------------------------
  离我家不足千米,常去,吃过几次饭,闹市中难得的一片宁静地方,喜欢!
作者:太阳206588 时间:2017-09-26 17:08:11
  很好
作者:太阳206588 时间:2017-09-26 17:19:03
  @十村人 2017-09-03 01:02:04
  图说海垦总局的变化
  我是海南建省前离开农场的,那时候海口城市规模很小,初到海口时住在近郊滨海新村,虽说很少回农场了,,但也常常沿着海垦路到海南农垦局一带溜达,对总局并不陌生。
  通向地处海口草坡的海南农垦局的是一条缓坡的道路,这就海垦路!
  海垦路北向在水英村5队与海秀路衔接,南至农垦医院。后来新开了工业大道(不久就改为南海大道),南侧建起了美国工业村和海口保税区,把农垦胶厂以南、农垦医......
  -----------------------------
  父辈是农场人,而我们不在农场工作。
  很想去农垦博物馆看看。请问您博物馆的地址和开放时间。多谢!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海南西部人 时间:2017-09-26 17:41:21
  一辈子艰辛、一生都光荣。
楼主十村人 时间:2017-09-27 06:43:23
  如今,许多垦一代已经离开了我们,留下来的也都是耄耋之年,我们敬重这些国家最早期的建设者,作为垦二代我们大多是过六望七的群体。
  西联农中建校历史较久,从1966年起就有了第一批职工子弟初中毕业后参加了农场工作,与第一批知情一样,成为海南农垦的第二代。
  村人是1969年秋初中毕业后升入该校写设立的高中部,于1972年夏天从西联中学毕业后分配下连队。
  那时候的农场生活,处在一个火热的年代,大量的广青、潮汕知青和退伍转业军人,是我们的战友也是我们的工友。不少人嫁给了知青或退伍兵,或娶回知青为妻。更多的是职子之间用了通婚。
  凭着连队队长的签名和团部的证明,外加花几毛钱照相,两块钱的工本费,就能拿到结婚证。婚检很松,一人花一毛钱挂号就行了,(如果拿着工会证和医疗证仅需五分钱),全程不打针不吃药,量量身高称称体重和血压,外加走几步,即可。
我要评论
作者:海南西部人 时间:2017-10-01 17:40:23
  《㬵林晨曲》
作者:南油 时间:2017-10-10 23:07:52
  个人感觉主要是国家不重视农垦啊,才导致农垦现在这局面,
  国家欠农垦老一辈人!!!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10-23 12:51:07
  @南油 2017-10-10 23:07:52
  个人感觉主要是国家不重视农垦啊,才导致农垦现在这局面,
  国家欠农垦老一辈人!!!
  -----------------------------
  坐等吧,等政策,土地才是根本!
  但不等着别人往你碗里装饭!得自己去找米下锅,58-59年那么困难都走过来了。
作者:ZFM1994 时间:2017-10-23 14:41:56
  农场一线职工对前途---两字 迷惘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