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陈年旧事(外几篇)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12 00:05:56 点击:222 回复:3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蝗虫的感觉----一篇大学生的午后日记


  沉闷的一个午觉中醒来,头晕脑涨,分明又思路清晰。混浊的玻璃窗外的树枝上,好象耷拉地垂挂着一张巨大的死去的蝗虫的甲壳,淡黄色的,有点灰老;眨巴抖动几下无神的双眼,那东西愈显愈大,渐渐笼罩了整个空洞的空间;那就是他风干的腊肉般日复一日腐化的苍白的思愁。

  没有阳光,没有流风,凝滞已久的混合着杂质烟味的空气,一直象一根布带一样死死的勒在喉头上;到处是窒息,可他并没有生病。

  拖着刚刚起床有点发软略微颤抖的双脚,蠕动着来到桌前,铅注的脑袋重重压下的身躯迫不及待地一屁股胶粘在一个方方的红中发黄的木凳上。

  他本来并不虚弱,可体内却象被抽干了一样空空荡荡。

  一只手横放在黝红的桌边上,另一只习惯性的支撑着大大的沉沉的脑袋,那上面深嵌着一对毫无光泽瞳孔发黄的眼珠。

  偌大的一个桌子!

  足足有300厘米长,120厘米宽。

  从左数起,一个铝制的大号水杯,盖儿倒置在旁边;紧挨着,一个同样大小的搪瓷水杯,这个没有盖子;一把红套的鲜亮锋利的张小泉剪刀斜插着;一个底层积满了烟灰,有几只烟蒂的方正为10厘米的玻璃制烟灰缸;一把笔式的奇特的小刀,足有15厘米长;一个纸制很适合用来喝啤酒的敞口杯,底部残留着一些喝剩的牛奶渣滓;一卷用得差不多的一元钱一个的透明胶;一袋牙签,启封很大,用了大半;又一个中号的搪瓷杯,白釉上大好河山的风景上方四行醒目的楷体字,分外亮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又一个铝制的大号水杯,所不同的是,内沿上了一层层久用引起的黄黑的边儿;一个小巧的方正的,座架橘黄色的小闹钟;一个奇巧的玻璃制水杯;一张大报纸上,堆放着一个文件夹子,一个文具盒,还有两本书;最右角还有一个挂满了钥匙的小链子。

  对面坐着徐剑,正在低头赶写着一篇班级杂志急用的文章;左手洪刚好象也在低着头干些什么似的。

  没有声音。

  他聆听着,用心地分辨着,三个粗重有别,长短有别的呼吸声----一个好象有点感冒,重重的鼻息;另一个,一切正常,均匀,和缓;还有一个,断断续续,若有若无,象久病初愈,又似病入膏肓。

  空气又似乎并未完全冻结。三个人散发的体热和着呼吸的气流,绕着烟圈,徐徐上升,再慢慢的冷却下去。

  他知道,那逝去的东西里面,属于他的那部分最大,最高。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LVYESHE 时间:2017-11-12 11:30:41

  少了点儿什么,薯片儿?

我要评论
作者:法律之剑005 时间:2017-11-12 12:21:59
  关注进展。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12 13:39:29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12 14:19:45
  2.【九妹】

  九妹是贵州人,个子不高,体态略微有些丰腴。天生一副好嗓子,我曾经听她唱过那首《八十年代的新一辈》,暗自为之倾倒。
  九妹装修海口的房子时,她母亲和妹妹也来帮忙。她母亲说,九妹天生会赚钱。听她妹妹讲,是在深圳赚来的。所以九妹才能够在2003年的时候,就在海口海甸岛独力购置一套不错的房产。
  我们是在网吧认识的,恰巧那时我在海甸岛工作,偶尔去网吧转转。她并没有多少文化,为人处世却很老到。那阵,她刚从深圳来海口不久,当地的朋友认识的有限。去网吧是她的主要活动空间。
  十来年前,海口的网吧生意还是很火爆。因为我的宿舍也在她家附近,有时候一起吃下夜宵喝点啤酒,渐渐就相熟了。
  我看她净吃老本,没有正经事情好做,就想帮她张罗做点小生意。可惜,她每次都没有耐心,项目刚开始策划时很是激动,实施起来就没有激情和动力,于是一个个项目胎死腹中。
  后来,她认识了个江浙一带的富二代,也是在网上认识的。有次喝茶我也见过一面,小伙子长的很酷,瘦高瘦高的,开着摩托车很是拉风。我就慢慢淡出了九妹的生活圈子。
  有一年,大概是2010年吧,我偶然回海甸岛,和朋友吃饭。一出门,在门口竟然碰到九妹!相约来到附近的茶馆喝茶,她说正在和美国一个帅哥网恋,问我她要不要移民。
  事过境迁,我敷衍地和她聊了半个小时,礼貌地告辞,从此没有见到过她。但每次去海口,去海甸岛,都不由自主地在心里问着:“九妹,你还在海口吗,你过的还好吗?”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12 14:23:12
  3.【老陈的故事】

  老陈本来今天格外开心,到了中午却又有些失落。他如愿以偿在前不久召开的某公司董事会上当选了副总经理。

  认识老陈,有六七年的光景了。那一年,参加市国资系统的某次会议,晚宴上认识的。他的顶头上司恰好和我是老乡,因而有些渊源。
  没过多久,小一些的地方国企改革,关停并转,其老上司有博士学历,转至市政府部门任职。老陈所在的单位就被挂靠市国资委代管。市国资委也只是监管部门,不具体管业务,索性一纸公文,将老陈所在的单位连人带资产整体移交我们单位托管,由是我们渐渐熟络起来。人过中年,事业前景突然黯淡起来,职场人士之悲莫过于此。

  老陈嗜酒,尤其爱喝白酒。初识那两年,隔三差五就约我喝酒,小弟酒量偏小,但架不住其多次热情邀约,偶尔也赴约几次。每次宴席,其必邀数人作陪,必有一两位酒量甚佳的青年女子活跃气氛。每回酒后,就去固定的那家茶艺馆再喝喝茶,醒酒,谈天说地,直至深夜方各自回家。刚开始,还有几分羡慕老陈活的潇洒、从容;次数多了,就觉着有些寡淡,很少再去赴约。

  前几年,他除了打理被托管的原单位遗留下来的几个小工程收尾的琐事,很是清闲。虽然偶尔也被临时抓过差,参加过几个棚户区改造项目的前期调查什么的。这两年,单位新接手一个投资额过亿元的大项目,各岗位人手紧缺,老陈的籍贯就是项目所在地,因而也被调了过去,管征地。本地人,又擅长外交、迎来送往,加之豪饮的他,很快就与各基层政府的头头脑脑打成了一片,一期工程的征地倒是推进的有条不紊。渐次入了集团某分管领导的法眼,可惜集团主要领导一直对老陈不感冒,不予重用,最拿得上桌面的理由是年龄偏大,好酒误事。老陈的职场生涯就这么不咸不淡过了一年又一年。

  山不转水转。集团的主要领导终于调离他岗。事后,听老陈说,那晚他和几个哥们喝醉了,爽。这几年活的太憋屈了。再过几天,老陈闲聊中貌似随意地和我说,小道消息,他的老上司很快要高升。三个月后,果真如此!心下不由得暗道:老陈终于要迎来人生第二春了。  
  集团原主要领导调离了,新领导却迟迟未见任命。代理主持工作的集团分管领导处事非常老到,重要人事任命一个不下。念在对老陈有些好感的份上,安排其挂了个项目部副总经理的虚职,仍然是抓征地。老陈兜兜转转六七年,终于又“官复原职”。  
  三个月后,集团主要领导空降而至。老陈所服务的项目部升级为子公司,单独设董事会,老陈顺理成章地当选了副总经理。

  某公司新一届领导班子于今天上午九点开专题会。会议氛围有些严肃,因为有个议题是领导班子成员分工。说是议题,实质上也就是过一下,公司董事长早已胸有成竹。会议一结束,老陈就气鼓鼓地跑回自己的办公室,急切地点了根“征地烟”(硬中华),平时他很少抽烟。

  “奶奶的,老子竟然还是只管个征地这破事儿!”老陈自言自语地骂道。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的点儿,老陈开着项目部给他新配的专车,一溜烟奔向了海边的渔排餐厅。管他什么鸟事,还是吃吃海鲜、喝点白酒解气。
  早就接到电话通知,安排好一切,不顾太阳毒辣,等在门口迎迓的村委会李书记一如往常,笑呵呵地眯着小眼睛,恭维道:“陈总,恭喜恭喜啊!”
  “恭喜个屁,老子还是只管点征地。”老陈怒气未消地答道。
  “管征地好啊,这两年,我们村就靠陈总关照不少。今天老哥一定要一醉方休。”李书记边领着老陈进包厢,一边帮他缓和。
  觥筹交错,你来我往,两瓶白酒下去,老陈和李书记都有些醉意。
  一直未饮酒的李书记的手下王文书,爽利地签完单,将两位领导扶至车上。王文书发动车子,直奔靓丽休闲会馆,这是他们的老节目,酒后总要泡个脚解解乏。

  “中午的酒喝的有些急了”,老陈趴着身子,一边享受着妙龄少女丽丽对肩部、颈部的大劲揉捏。90分钟的流程做下来,老陈没有理会李书记的招呼,单独又在包间眯了一个钟,最近的确有些累了,是该好好放松放松了。迷糊中,似乎回到了年轻那会,大专毕业,进了风头正劲的市粮食局,天天吃香喝辣;为了进步,主动要求下乡镇挂职锻炼一年,另年就回了城,入了党。现在真是老了,前不久在区里参加征地工作会议,碰到一同挂职的郝常委,现在都官居区委常委,自己竟然煞费苦心,百般算计,依然止步于一个小小的副科,而且还是个闲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酒醒后的老陈,跟老领导挂了个电话,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也就是问候问候。听老领导的司机小王说过,最近他也要被下放锻炼,说是去一市文化公司挂总经理助理。老陈听后涩涩的,有些后悔这几年跟老领导跟的不太紧。也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念及至此,老陈豁然有些开朗起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12 15:16:34
  4.【酒爷】

  酒爷,圈内绰号本名九爷,因为酷爱喝酒,朋友就干脆尊称他酒爷。
  他上岛应该很早,有次听他酒后告诉我,曾经和海航的老总们一起打过天下来着。等他酒醒后,却讳莫如深那段过往。
  酒爷是地道的东北人,七十来岁,中短身材,因为常年喝酒,肚子越来越大;加上这几年竟然彻底戒烟,更加胖了几分。

  酒爷,是我们这些年青一辈人的酒师傅。每次回海口,给他打电话,总是在酒桌上,又在培养新的徒弟的徒弟。
  他究竟能喝多少酒呢,没有考证过。但听朋友们说,在没有管制酒驾的年代,他喝过两斤白酒,依然开车妥妥的送客人从三亚到海口,那时走的还是老路,要花四个小时吧。

  酒爷,还有一个爱好,喜欢打麻将。身边也聚集着一群麻友。有时候,实在瘾上来了,在办公室用电脑也要玩上几盘。
  对他知根知底的林总常说:老九是个莽张飞,粗中有细的角。林总和他认识相处至少有30年了,因为家世显赫,手里项目不断,经常安排酒爷帮其打理些事情,半个老板又是半个朋友的关系。

  酒爷不爱读书,高中就退学了的。但于社会的各种人情世故,精熟通透,简直算是社会大学的“博士后”级人物。
  海岛刚建省那阵,他淘到了第一桶金,事后就购置了几套房产,光收房客的租金就够一家人生活开销。
  后来,他做些事情,都是懒懒散散的,有一搭无一搭,心情好的时候就出来做点事情,有时候纯粹帮朋友们的忙;心情不佳时,就喝酒,打麻将,或者干脆在家猫着。渐渐有些退隐江湖的意思。

  最近,酒爷常来三亚,有时候办点事,有时候说是想念兄弟们啦。
  交往了几次,获悉他和林总的几个朋友,在三亚整了个潜水项目,还有一些民宿项目。具体经营的如何,不得而知。
  倒是每次见他,依然是酒风豪爽,无人匹敌。

  前几天,酒爷半夜三更给我们三亚的几个后生郑重地打电话。他听说南山寺开了个佛学院,想去住个一年半载,问我们有没有熟人,想咨询一下年龄大的招不招,可不可以插班之类的。
  听后,我们都乐开了。早两年,他还动员我们随他爱人信耶稣来着,这才多久,就转性了。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12 15:18:29
  暂时更新这几篇,有机会再来继续更,谢谢关注
作者:云门夜雨 时间:2017-11-12 16:02:29
  人生,呵呵楼上楼下左邻右舍,那啥前后的总会有所遇有所记,只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不外乎如此这般,亘古,河流里淌过眼的烟云,。
我要评论
作者:风的过处 时间:2017-11-12 17:17:30
  拜读
我要评论
作者:初到岭南 时间:2017-11-12 17:44:00
  桌上的物品描述太详细了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12 18:36:14
  5.【猴子】

  “猴子”因为长的廋,绰号猴子。

  昨天,在海口,听堂姐说,有次吃早餐时,碰到猴子,打听我的近况。堂姐说,猴子所在的城中村已被棚户区改造了,猴子也分了两套安置房,期房那种,外加60万现金。由是猴子暴富,手里举着新买的苹果7,说话的嗓门也大了不少。

  猴子家里有兄弟姐妹五、六个吧,他是老小,在他们村算是中等人家。父亲在海口做生意时,就租过他们家的房子。后来,房租不断上涨,父亲就搬至别处了。父亲离开海口后,我爱人接手打理生意,人手不够时,猴子恰好没正经事,偶尔来打打零工。按天算工资,有时他生活拮据,也会预支一小笔。

  猴子应该结婚了的,印象中他爱人不太好说话,在村里的菜市场卖菜为生,还生育了一男一女。

  由于早就订好了回三亚的动车票,没来得及和猴子见面叙旧,只能在心里猜想,猴子估计早就不再去街对面的经济学院当保洁员了吧,或许此刻正在附近的老爸茶店研究私彩呢。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12 18:36:48
  谢谢大家的关注,再搬一篇过来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12 21:17:55
  
  
作者:布里丹的驴子2016 时间:2017-11-12 22:13:03
  拜读!
作者:孤独鱼的故事 时间:2017-11-13 08:04:32
  赞??
作者:余小鱼 时间:2017-11-13 10:21:28
  拜读大作
作者:驴大头 时间:2017-11-13 19:22:20
  好文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17-11-13 21:21:27
  五段短文都看了,不错!别急,慢慢来,总得给人一个欣赏的机会。^O^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14 12:40:14
  
作者:萧烟2011 时间:2017-11-14 23:47:53
  关注,晚上好!
作者:枫窗 时间:2017-11-15 21:32:41
  请继续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11-17 21:47:22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17 21:48:07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岁近年关,最近上天涯时间较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