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闪闪的年华

楼主:庄戈ABC 时间:2018-01-03 08:26:37 点击:1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星闪闪的年华
  -----怀念激情燃烧的岁月
  红星闪闪
  是我童年的梦
  在那个被寒流笼罩的春天
  刚满十八岁
  我带着父母的希望
  和儿时的梦想
  吟唱着
  “男儿立志出乡关
  学未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
  人生无处不青山”的诗句
  毅然走进军旅
  远离了平静祥和
  但贫穷落后的村子
  告别了父母
  和乡亲
  告别了我侍候的水牛
  和朝夕玩耍的伙伴

  踏进军营
  方晓得当初想法
  的天真和浪漫
  才领教当兵人的
  酸甜苦辣
  兵营是泪和汗的乐园
  军队是血与火的天堂
  与其说
  解放军是所大学校
  倒不如说
  军营是个大熔炉
  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在线条加方块的军营里
  番号震天
  军歌嘹亮
  一天的作息起居
  得听从军号
  令行禁止
  他严肃紧张活泼有序
  他尊干爱兵等级分明
  他团结互助
  凝聚如一人
  进食堂
  也要列队整齐步调一致
  上床起床都统一时刻
  电影场
  放板櫈一个声音
  莫名其妙就全副武装
  长途沷涉
  面对这陌生的环境
  和有规律而飞快的生活节凑
  我显得手忙脚乱

  深夜
  紧急集合的急速哨声
  最令人慌张忐忑
  黑暗里
  我摸不着鞋子
  而急出哭相
  在夜间越野途中
  我捆不紧的背包散落一路
  而出尽了洋相
  行进间喊番号“走火”
  惹我满脸尴尬
  训练场投弹失手
  击昏战友的险情
  还心有余悸

  条令条例
  乃军人的行为准绳
  外出请假,
  归队销假天经地义;
  逛街须军容严整,
  挂包左肩右斜,
  三人成行二人成列;
  被子叠的不够豆腐块,
  班长责令重置;
  起床仅缓1分钟,
  班务会上受质;
  如厕时间稍长,
  成耍赖嫌疑;
  短发刮须剪指甲,
  不可抵拒;
  遇长官起立行礼,
  礼节规矩;
  袖手或手揣裤兜,
  丑态必治;
  大街吃零食,
  不可思议;
  非就寝压床铺,
  绝不允许;
  室外穿拖鞋,
  “稀拉”犯纪;
  晚点名缺位,
  必受处治;
  吵架打闹者,
  立关紧闭;
  顶撞上级者,
  大逆不道;
  这红灯长亮的条条框框
  是不可超越的雷池

  苦练杀敌本领
  是军人的职责所在
  平时多流汗
  战时少流血
  道出了兵家常理
  操课号响过
  我们戎装整饬
  像木桩钉在训练场
  顶着烈日
  不止境的重复着
  齐步跑步和正步
  立正稍齐和敬礼
  向左向右和向后转
  翻单杠双杠和跳木马
  冒着严寒
  洒汗苦练着
  投弹
  和刺杀
  三点一线
  和瞄准击发
  五公里越野
  和跨四百米障碍
  动作稍有瑕疵
  免不了一阵咤骂
  好委曲好受气好无奈
  手脚打泡、受伤流血
  是家常便饭
  这枯燥无味
  又不近人性的折磨
  远比在生产队
  修水坝的辛苦

  午休
  训练间隙的午休
  此时不乏
  战友们收信的喜悦
  我迫不及待结束午餐
  立马扑进宿舍
  探视家父是否来信
  失望,等待
  再失望,再等待
  如此天天在
  期待着
  思念着
  做着同样的梦

  在太阳衔山的黄昏
  我趴在绿草坪上
  眺望远方的大山
  听着布谷鸟的鸣啼
  勾起对家乡即时的遐思
  父母亲是否已收工回家
  弟妹们是否已做好晚饭
  父亲的咳嗽
  妈妈的风湿
  奶奶的腰痛
  妹妹的上学
  许许多多的挂念
  拜托快下山的太阳
  明早给我捎来佳音
  想家的情思缠人难眠
  蒙在被窝里
  借手电光
  反复品读亲人的来信
  怡然将信纸贴于胸口
  回味着其中的温馨

  熄灯号响过
  漆黑而寂静的营区
  似乎死气沉沉
  君不知
  他只是睁眼打盹的猛虎
  军人的警惕性
  有着极其到位的讲究
  个人的装备物资
  就寝前检查必不可少
  枪支弹药
  衣服帽子
  鞋子腰带
  水壶挎包
  口杯毛巾
  都有摆放的教条
  枕戈待旦
  是军营生活的常态

  站岗
  是士兵夜间必做的工课
  午夜的岗次最使人难熬
  若遇上带班误岗
  你会忍受更长的时光
  胆小的我
  在哨位揣着钢枪不敢眨眼
  风吹草动
  都会令我毛骨悚然
  两眼死死盯住
  闪着绿光
  划破黑暗的萤火虫
  等候换岗的脚步
  和口令声

  炮兵专业训练
  赐予我大显伸手的平台
  当上侦察计算兵
  与数字几何较上劲
  扬我中学时代的特长
  发挥得淋漓尽致
  炮兵射击指挥技能
  被我捣鼓得有声有色
  比武竞赛
  缺不了我的参与
  颁奖榜上
  闪烁着我的名字
  屡屡夺魁的军功章
  光彩照人

  我是农民的儿子
  骨髓里渗透着
  浓浓的乡土味
  谈吐举止都掩盖不了
  特有的憨气
  纯朴、忠厚、勤快、倔强
  然而
  恰是这种品行
  博得部队首长的青睐
  百里挑一的提了干
  穿上四个兜的军官服
  又激起我
  更远大的抱负和理想
  凭多年修练的功底
  有幸考入炮兵指挥学院
  炮兵的最高学府
  两年的深造得益匪浅
  学成归来
  荣幸被委予重任
  一步步兵模将样地
  坐上了
  上校团座的交椅
  登上我人生的顶峰
  这一路走来
  历经了多少艰苦和辛酸
  才如愿以偿

  首次戎装探亲
  红星闪闪
  奶奶和父母亲
  脸上称意的笑容
  泄洒着他们的骄傲和自豪
  我也情不自禁地
  涌出了成功的热泪
  一种从无有过的满足
  感到无比欣慰

  啊!
  红星闪闪
  那是青春吐芳华
  风雨二十六个春秋
  一段骄傲的军旅生涯
  支撑了我整个人生。

  2012年1月9日
  庄戈于海口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