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恋,有乡可恋

楼主:故乡的万头猪场 时间:2017-01-10 15:41:18 点击:1977 回复:1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乡恋,有乡可恋

  作者:王 雄

  近来不知为什么,我喜欢独自一人到广州番禺郊外的田园小溪或村庄古镇,走走看看,寻寻觅觅。尤其是人烟稀少的地方,或是环境幽静的场所,也许是人届老年倍感孤独,或许是怀旧太浓思乡太深吧!
  在广州,有接连不断的歌星演唱会,有一票难求的林丹与李宗伟的巅峰对决,有中超足球的绝杀,有CBA篮球的秒杀,有香飘四溢的广州国际美食节,有前凸后翘圆润丰满美胸的众多性感模特美女的广州国际车展,还有让人觉得神秘兮兮,反而“透光露点”的广州性文化节等等,所有这些,都吸引不了我的眼球去观看和欣赏。
  对于我来说,那些外表陈旧斑驳的旧建筑、老街道、河溪小桥以及田园风光常常能勾起我对故乡的眷恋。尽管随着年龄日增,故乡的许多记忆已成为一些模糊的碎片。这里,虽不是我孩提时生活与成长的地方,但它带给我有乡可恋的情怀。
  我的故乡在美丽富饶的宝岛,绿色田园风光的临高,那里有一条弯弯的加来小河,流淌着我的欢乐与悲伤。我从呱呱坠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与故乡热土结下了不解之缘,吸吮着那儿的水,那儿的空气。还有,那儿的风土人情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一生。不管我在哪里工作和生活,这种水土之情,血脉之亲是难予割断的。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让我有一种对故乡,对亲人的思念和牵挂。这思念,这牵挂日积月累就会凝结成一份沉甸甸的乡恋。
  我离开故乡二十多年了,总忘不了童年时在故乡偏僻的兰联岭和人烟稀少的万头猪场与小伙伴们玩耍的快乐时光。在番禺,看小孩在河里嬉水,勾引起我儿时在加来河打水仗、河里潜水拉脚玩耍和从桥上跳入河水中的乐趣。最难忘的是我上小学时,我们三年级2班的教室,就在日本侵略者建造的三层碉堡楼旁。下课后男同学就跑到里面玩“捉谜藏”,有位调皮捣蛋的男同学,满头大汗匆忙跑回来谎说:“我刚听到有日本鬼哭在碉堡楼里,吓死我了!”胆小怕事的女同学信以为真,惊吓得直哭不停。末了,该男同学被老师罚站了一节课。
  我自驾车去番禺的海鸥岛观光,一路上看到金黄色的稻田风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