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相(原创连载)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15 10:38:13 点击:2130 回复:5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空 相

  文/大雄

  以见性一事,为成佛之道,故曰见性成佛。题记

  我是70的尾巴生人,哪里来的不重要了。算不算漂亮我不知道,只是走在这个北纬18°海岛西部,这个海滨城市的大街上,回头率还是有的。皮肤没有因为炙热阳光的照射变的黝黑,反而更突出了我的白;有点儿气质,再加上白皙,应该可以遮个三四五六丑吧?而且,离婚后没什么事做,我经常打羽毛球和乒乓,身材匀称,最自信的部位是屁股和腿,够翘够长。
  跟着前夫来到这里打拼,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大到不再需要我的参与;女人也越做越多,多得他每天在哪里和哪个女人过夜我都不清楚。于是离婚,分了一笔钱,只要不吸毒,够我过一辈子的。无可事事的我,喜欢上了这北纬18°的一种生活。你别想歪了,我不是指男人房事什么的,而是喜欢上了按摩,还上了瘾,几乎每周都要找熟悉的技师按摩两个钟,像极了自虐。自虐或许是一种空虚的实相,我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沉沦于幻觉的地狱之中,不能自拔。
  反正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当是一场炼狱也挺好。就如波浪的觉悟,我是海水,我也是海。所以我为什要因为他而痛苦呢,人很自私,以为自己是自己的,于是就与别人有所比较,于是就开始有了痛苦!
  现在去的按摩店有两个技师,一男一女,我一般找男的按脚,找女的按身体。但是每次预约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熊帅,如果……可惜没有如果。不管怎样,真怀念他那厚厚的发烫的大手,以及那男人雄壮的沧桑。熊帅是个很棒的按摩技师,自从接受了他的服务,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只找他给我按摩。
  这是不是就是禅说的以心传心呢?生命之心产生共鸣而有所领悟,只是我们的领悟有的安然自得,有的万劫不覆。
  第一次总是难忘,还是个夏天,一个周末,慵懒无聊的我接到了按摩店女老板的电话,她说给我服务的那个阿姨不做了,问我能不能换个人试试看。因为对按摩的上瘾,所以就一口答应了,想着我也算是老客人,这家店生意也一直很好,换个技师,按摩手法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按着预约的时间到了按摩店,我就傻了眼,女老板竟然给我推荐了一个小伙子。高高的个子,年纪约二十七八的样子,大脸,大手,大脚,屁股紧翘,虎背熊腰。他站在那儿,很自然的朝我笑。
  女老板是个上道的人,她也察觉到了我的迟疑,赶紧说:“这是熊帅,手法很好的,知道你喜欢大力的,所以让他做保准没错儿。”
  “哦。”我也很自然的回到,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要不你稍等等?沈阿姨快下钟了,让她给你做也行。”
  熊帅怕我尴尬,赶紧补充道。没错,他说话时,还带着一股浓浓的那旮东北大碴子味儿。这让我记忆犹新。
  “好吧,今天就辛苦熊帅!”不沉迷于昨日,把握现时,当下就是最好的世界。
  把一个年纪比我轻的小伙子叫做师傅,自己也挺难为情的,要不然你让我叫他什么呢?叫名字?在这样的场合还是稍微有点暧昧。关于换技师这个非原则性问题,不需要坚持。我之前只约阿姨,仅仅是因为我闷骚,在这么正规的按摩院不好意思开口点男的。所以这次我心里还是有点儿小雀跃的,一来是因为早就想试试男按摩师的手法,二来是因为我是个小弟控,特别是那种高高胖胖壮壮的,会让我完全丧失抵抗力。
  众生色相,有时色真不是空哟。
  熊帅听完,知道我愿意了,就将我领上了二楼靠拐角最里的一个房间。
  他居然知道我喜欢这个房间。
  世间万象,太多的人向往虚无缥缈,其实只要注意生活上的细节,有时候就可以给你和别人创造一个美好的结果。为此,我的心里就有了些许好感。
  这个房间最靠里,够隐秘。以前阿姨给我按摩的时候,每一次都是脱的精光让她给我推油,那种解放感是不可言喻的奇妙。按要求,这样的按摩店门上要留一扇小窗,虽然阿姨都会进来后用一块毛巾挂起遮住,我也乐得舒心自在,反正这个房间最靠里,也不会有人经过,所以更加的放松。
  “姐,您先准备一下,我等会儿再进来。”
  熊帅说完就走出房间,轻轻的给我关上门。他程序化的体贴,还是让我感受到了他的细心。他没有和阿姨那样说让先洗个澡什么的,而是说准备一下,避免了我的尴尬,或许还有他的尴尬。但是他会尴尬吗?看到我的裸体他会勃起吗?他会不会突然霸王硬上弓直接刺杀进来?我胡思乱想着,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看着自己白晃晃的身子,想了想,还是决定穿着内裤,趴到床上,胡乱拉上被单。
  看来我还是不能坦坦然然无牵无挂,渡女过河的坦山的修行真不是一般的高,放下是一种境界,凡夫俗子的我是不可企及的。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15 10:43:00
  许多年没有发帖,再不发帖都要老了。如果觉得内容不好,有伤风化,请大家及时说明或上报社区进行删除即可。我也尽可能的点到即止,这也只是文学创作,请勿对号入座。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16-12-15 11:09:00
  欢迎大雄回归^O^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15 11:12:00
  @-霜露霏霏雾霰霰- 2016-12-15 11:09:00
  欢迎大雄回归^O^
  -----------------------------
  好久不见了,熟悉的老ID们!
作者:奥利奥7N 时间:2016-12-15 14:01:00
  沙发,支持老师
作者:钢琴情人 时间:2016-12-15 15:11:00
  欢迎老版友。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15 15:25:00
  @钢琴情人 2016-12-15 15:11:00
  欢迎老版友。
  -----------------------------
  你好,我亲爱的朋友!
  
作者:昌江往事 时间:2016-12-15 22:49:00
  支持雄雄!
  只是………………[d:大哭]不要基,可以不???[d:大哭]
作者:天热空调吹 时间:2016-12-16 00:04:00
  好办法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16 09:02:00
  @昌江往事 2016-12-15 22:49:00
  支持雄雄!

  只是………………[d:大哭]不要基,可以不???[d:大哭]
  -----------------------------
  哈哈哈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16 14:30:00
  没一会,几声礼节性地敲门声后,熊帅提着一个小包进到房间。他先帮我把被单重新盖了一盖,然后问我重点要做哪里。
  “嗯,背和腰吧,酸。”我没回头,又不能装的很初夜的,轻声的懒洋洋的应到。其实我闷骚的内心想法是,“你就不要装了,请大力的揉我的屁股吧!”但作为一个富婆,这种伤自尊性饥渴的话我可说还不出口。男人宁缺勿滥,有,挺好,没有,就这么脱光,让另外一双手不停的揉捏侵犯也不错。
  “好嘞。”
  他轻柔地把被单退到我腰的位置,然后就听到他搓手的声音,紧接着一双火热的大手就覆到了我的背上。
  “爽!”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熊帅按摩的手法相当纯熟,就好像我的身体他已经按摩过很多次一样,大拇指轻轻的滑过我丝滑的肌肤,找到我的痛点,然后发力,一按到底,酸酸麻麻,比和男人做那个事带劲儿多了。
  “力道可以吗?” 他轻轻的程序的不带任何情感的问道。
  “嗯。”我嘴上应着,心里却操了他祖宗十八代一百遍呀一百遍,那么多废话,正爽着呢,请继续,请不要怜惜我娇嫩的皮肤,你就使劲的使劲吧,今晚我是你的,你来吧,使劲的蹂躏我吧!
  “你的背有点发硬。”说完就用那粗大有力的拇指,一下一下捋刷着脊柱旁的两条竖脊肌。
  “嗯。”我舒服嗯了一声,其实是一种失控的呻吟。就这样,别他妈废话了,继续往下点,向那个鼓起的又弯下去的部位去。
  可惜熊帅是个太实在太程序化的技师,他一直大力用拇指给我推拿,连续十分钟都没有停顿。没有按我内心的期望那样到达我所希望的位置,心里不免又有点感动他的老实。就有点心疼他的大拇指,长期下去拇指会受伤。
  “那个,你别老用拇指按,太累,会伤到的。” 他能感受到我的慈悲吧。
  “没事儿,我就是干这个的,只要你舒坦就行。”
  人与类聚,惺惺相惜,原来真可以不分时间空间的;发自内心的善念可以使一切和谐相融。
  就如舒坦,比起我那个心里的爽字少了暧昧淫秽的味道,很贴切。即便如此,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还是改用肘部代替拇指进行按摩。没想到他的手臂毛发是那么的茂盛,当他那毛茸茸的手肘一接触到我的身体,我马上打了个激灵,感觉像被小刷子刷了一下,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
  “对不起,弄疼你啦?”
  “还好,合适。”我羞红了脸,哪怕我的脸埋在枕头里,他看不见。
  “那我轻点儿,疼就跟我说。”
  就这样按着按摩的程序,不温不火的半个小时就过去了。我觉得能遇到熊帅这样的按摩师,是幸运的,不仅手法好,还很懂得体贴女人。如果也是性运就好了——我胡思乱想着。
  管他的,人生最可贵的不正是“生”的过程吗?生生方能不息,不变的生和死没有区别。
  “要不要推油?”
  背部的按摩终于做完,熊帅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地问道。等了一个晚上的重头戏终于要来了。喜欢按摩的人都知道,如果干压是放松肌肉,那推油完全就是享受了。
  “要!”这次我没有说嗯,是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像个雏那般矫情,更害怕他只是随口问问。
  “那你的底裤要脱吗?”
  他没有说内裤而是说底裤,这让我觉得他真的很体贴。
  “嗯。”
  短暂的沉默。
  “我懒得动,你帮我脱一下。”
  我很镇定的很老练的很自然的说道。因势而行,方得道法自然。
  没想到我好不容易说出的话,正好是他关门出去的时候,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我后面的那一句。而我,夹杂着一丝失落地松了口气,自己拱起浑圆性感的屁股一把扯下了内裤,丢在了床头柜的衣服上。
  多少有点伤自尊吧,希望他没听到。如果命中注定这条内裤一定要脱,谁脱不是脱呢?
  我侧了侧身子,解放了一下一直压着的乳房,那种压迫感实在让人不舒服。然后,是敲门声。我还没有完全趴下,熊帅就推门走了进来,正好目睹了我整个正面,一切风景。我居然有点小兴奋于他的突然出现,就故作目瞪口呆的样子,看着他看我的眼睛。他还是那么的自然,难道我像极了一具尸体吗?我将眼睛看向了自己的胸部,已经不再坚挺的大乳房贴着胸前,斜斜的,确实毫无美感;顿时有些索然无味,慢慢的继续翻身,将它们又压在了床上。他真的那么淡定吗,我真的那么差吗?除了有点下垂,它们也是那么骄傲的挺立着的呀!
  他没有说话,走了过来从我身下轻轻的拉出被单,搭在了我的屁股,然后从包里拿出精油,倒在手上,摸匀,动作熟练地帮我涂油。
我要评论
作者:傍山夕湖 时间:2016-12-16 14:40:00
  精彩好帖!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16 15:12:00
  @傍山夕湖 2016-12-16 14:40:00
  精彩好帖!
  -----------------------------
  谢谢关注!
  
作者:下一个天了 时间:2016-12-16 16:51:00
  我来帮你
作者:关山遥遥 时间:2016-12-16 17:32:00
  大雄很擅长写这个,点赞+顶帖。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17 10:57:00
  @关山遥遥 2016-12-16 17:32:00
  大雄很擅长写这个,点赞+顶帖。
  -----------------------------
  谢谢谢谢
  
作者:物业经理人 时间:2016-12-18 13:15:00
  好帖留名
作者:昌江往事 时间:2016-12-18 16:53:00
  哦~~~~~~~~~~~~~原来是酒后误事![d:呲牙]
作者:钢琴情人 时间:2016-12-19 15:16:00
  写的真好!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0 10:34:00
  中午更新,敬请期待!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0 13:12:00
  我听见了,他的呼吸粗重了几分。这样我刚才不快的心才又开始心花怒放。我闭着眼睛,想象中当时映在他那双浓眉大眼里的,晃着我白花花的裸体,我的私处他也该是看到了,羞死人了。
  色彩太过于动人,会失去色相的本质,招致散乱的空相呀。
  他沾满了精油的手已经贴上了我的背,他的手还真大,我能感觉到他至少有一半的手指不是顺着我的乳房滑过,像过山车,而手掌整个贴着我的背,滑过,有种冲浪的感觉。去他妈的羞耻心吧,你不能阻挡我享受熊帅火热大手抚慰的快感。我不时轻哼一下来响应他的揉捏,而他也更加努力地想让我舒坦。他的手滑到了我的脖子,然后轻捏了一下肩膀,两只手从两侧顺着我的锁骨再往下滑……我那个去,你满手的精油居然还能刹住车,难道你不知道锁骨下面那被我压的变形的是怎么一个东西吗?它们更需要你的大手呀!就这么冲下去抓住它们使劲的揉捏呀……那双手却是点到即止的退了回去,顺着脊柱骨,一路滑了下去。好吧,那请你继续向下,向下,我那紧致的翘臀也是需要的,对的,就是这样,滑下去,然后顺着那美丽的弧度上去……然后,还是他妈的废话:“这里也要稍微做一下吗?”
  不同的是他轻轻的拍了拍被单下面的屁股。
  “嗯。”刚才我还那么期待的事,真要做时又羞于启齿。
  他慢慢掀开遮住我浑圆屁股的被单。小子,漂亮吧、性感吧?出于对臀部的自信,这一刻,他应该有多么的血脉喷张的。
  他的大手温柔地盖住我骄傲的翘起的屁股,没有急着揉捏,只是那样放着大约五秒,然后开始慢慢往腰部推去。
  太舒服了!都说苦海无涯,可就如同炼狱一般,此岸即是彼岸,真不用那么辛苦,停下来,闭上眼睛,感受众生色相,也是种修行。
  这就是我为什么对按摩上瘾的原因,我就是喜欢这种暧昧又略带情色的按摩,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给你按摩,这种刺激虽有不同,但异曲同工。做了这么多次的按摩,也知道再怎么色情和暧昧也不会发生什么,可这次真不一样,他是一个小伙子,是熊帅。所以脑洞大开的我,让下面早就湿润了。
  按理说这样的按摩一般都是老板集中培训的结果,每一个人的手法都差不多。可就是熊帅这种很程序化的手法,让我舒服到了每个毛孔里。为了让自己的喜悦更为持久,在感觉到他的双手要离开我的屁股时,我会扭动一下我的屁股,配合着一声轻哼。他便心领神会地把手移回我的屁股上,大力揉捏。你可以想象我的屁股在他的大手里被挤压成不同的形状,更是多么希望他偶尔能不小心不经意的用他修长粗大的手指往下一点,就那么一点就够。但是他却很有分寸地避开我的敏感地带,连我的大腿根儿都不碰一下。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快,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发疯一样的发出刺耳的铃声,刺破了所有的暧昧和色情,一切回到了现实。他停止了对我屁股的揉捏,热好了毛巾,小心地擦拭我身上的精油,虽然毛巾是热的,但我还是觉得是熊帅的大手的温度,才完全融化了我的矜持与骄傲。
  伯牙和钟子期两人是不是也如同我与熊帅呢?一曲高山流水,一生天高云清。
  衣服又将我包裹成了正人君子淡然如兰高雅不可侵犯的美少妇。女老板还是那么的笑容可掬,还是公式化的问道感觉怎么样,我微笑着点点头。这个时候不能有过多的言语,那样显得没有见过世面,只是小费我留的比那个阿姨的多一半。
  体验珍惜即刻,随缘即是福。
  回到家,冲了凉,我很快的入睡,也很快的做了梦。我梦到了熊帅,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一会像我,一会像那个女老板。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两腿之间紧紧的夹着一个枕头。

  瞎晃着,又到周末,我打电话回去预约按摩,女老板很自然的问我要不要再找熊帅。我假装迟疑了一下,就同意了。我想,只要能以一种绝对直接的方式去反应某个情境,那么那个情境就有可能成属于你想要的。
  因为熊帅的缘故,这次的预约,居然多了一种偷情的紧张和刺激,心里的期待忐忑惴惴不安让我有些口干舌燥却又要故作镇静面若冰霜;所以即心即佛,一样事情的发生,是喜是忧,全在于你是站在哪个角度去看它。
  “来啦。”老远女老板就咧开了她的嘴,那副真诚到让人无法质疑,其实只是看到了钱的笑脸罢了。
作者:钢琴情人 时间:2016-12-20 22:41:00
  大雄的文字,流畅生动,深入细腻,很赞!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0 23:09:00
  @钢琴情人 2016-12-20 22:41:00
  大雄的文字,流畅生动,深入细腻,很赞!
  -----------------------------
  ????
  
作者:好好血洗2012 时间:2016-12-21 10:17:00
  好文笔!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1 14:32:00
  想继续不?
  
我要评论
作者:吹风弄月 时间:2016-12-21 15:23:00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两腿之间紧紧的夹着一个枕头。
作者:钢琴情人 时间:2016-12-21 15:47:00
  @吹风弄月 2016-12-21 15:23:00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两腿之间紧紧的夹着一个枕头。
  -----------------------------
  [d:色]
作者:吻得到V爱不到 时间:2016-12-21 16:34:00
  精彩!
作者:灵芝仙子 时间:2016-12-21 20:20:00
  好久不见楼主上天涯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赞赞赞!
作者:灵芝仙子 时间:2016-12-21 20:21:00
  [xyc:赞][xyc:赞][xyc:赞]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2 10:57:00
  @大雄宝贝 2016-12-21 14:32:00
  想继续不?
  -----------------------------
  往事好黄哟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2 10:57:00
  @灵芝仙子 2016-12-21 20:20:00
  好久不见楼主上天涯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赞赞赞!
  -----------------------------
  你好仙子!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2 10:58:00
  @吹风弄月 2016-12-21 15:23:00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两腿之间紧紧的夹着一个枕头。
  -----------------------------
  看来有效果!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2 10:58:00
  @吻得到V爱不到 2016-12-21 16:34:00
  精彩!
  -----------------------------
  谢谢关注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2 12:23:00
  熊帅就像是第一次看见我似的,标准的哈腰,朝我点点头,侧身,伸手做出一个里边请的手势,带着我朝拐角最里的那个房间走去。走廊有些狭长,灯光依旧散发着暧昧,让我可以不用压抑我的欲望,将所有的眼神笼罩熊帅的背影。很厚实,很宽阔,足足有我两个那么宽。他的背不是那种很多男人都该有的挺拔笔直,是略微躬着的,这点也很让我着迷,这样的男人更容易死心塌地的爱死一个女人。
  看着他,这么一个小伙子,该是什么样的生命阅历和悲哀,让他弯曲腰杆,略微躬着的背上,又是承载了什么悲伤?就这么一个人,他走在我前面,不卑不亢步稳如泰山,带着我,走向的竟然是一张床。
  看来我的心还是无法做到心如明镜止水,那唯有物来顺应了。
  熊帅打开门,程序化的侧着身子把我让进房间里。
  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居然鬼使神差的躲着他的身体,这让人好生后悔。我应该将骄傲的胸脯对着他,然后从他胸上挤进来。进门后我的表现更加让我鄙视,我冲他礼貌的露出谢谢的表情,还雏一般的蓄地低下头,却在低下的瞬间赶紧瞟了一下他厚实的前胸。很结实,胸上应该是一片茂密的草地吧,几根不安分的胸毛从他那鸡心领的工作服里钻出来,很轻易的就撩拨到了我的性觉神经,我的小心脏已经有点不受控制的开始加速。我悄悄的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样的房间,有一股让我兴奋的淡淡的味道,应该是沐浴露和精油混合出来的香味,让我安心但夹杂着幻想的味道。
  唉,言与行总是难以相符,轻轻一拨扇,炉火又起焰。言而不行的事实在太多太多。
  “那你先准备一下。”熊帅还是那句统一的话语,不带任何的色彩,就把门带上。
  我没有第一次的羞涩扭捏,厚颜无耻迅速扯光了衣服,光溜溜的趴到床上,期待又有些许的紧张。我迫不及待着他火热大手覆上我的身子,缓慢却有力地游走,也期待着可以与他有更近一步的身体触碰,或者说,他的身体,可以更进一步地触碰我。基于这些幻想,我的小腹升起一股暖流。看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道理是成立的,许多的困扰往往都是来自于自己。
  三声敲门声后,门被推开又很快的被关上,熊帅进来了。
  他的脚步让我感觉到他突然的迟疑,紧接着身体被一股清凉的目光所扫射,泛起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我光顾着胡思乱想,却忘记把被单盖上。
  熊帅也仅仅是迟疑了一下下,就一步跨过来抽过被单给我盖好,呵呵一笑,问我今天重点做哪里。
  “腿吧,哦,还有腰。”我也为了掩饰尴尬,赶忙回答道,“下午去打球了,腿有点酸。” 其实,我今天根本就没有出门,一直在家里百无聊赖的看看书,听听曲儿,胡乱变换着电视的频道,然后幻想着与熊帅的亲密接触。不用在意为什么要说谎,他也不会去深究;不用那么直接,如此赤裸的面对面,总得给自己留点什么。以变制变,将愈逐愈远;以不变应万变,变的伎俩有尽,不变的方法无穷。
  “好嘞。”他干脆利落的回答,我更觉得他的回答就像是士兵得到了长官的命令后的一种坚决,没有任何的讨价还价。
  按摩依旧不愠不火,被熊帅那火热的大手覆盖着,就已经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人在任何的场合中,只要忘我便能与境合而为一,我的一股冲动,便让我和熊帅境遇合三为一。
  今天的按摩从小腿开始,然后是大腿。小腿的感觉稍差,大腿的感觉就有些奇妙了。除了他的手艺,我更在意他用力推离我大腿时所能看到的一切,趴着的姿势已经够撩人,稍稍使劲,就可以将私处一览无遗。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职业和专业,他从我的小腿慢慢揉到大腿,然后以指化掌拖住我的屁股推到腰眼再原路返回循环往复,颇有荡气回肠的感觉,让我根本没有时间去体会他是否有没有分开我两腿的事情了。
  今晚,除了我自己的意淫,他还是那么的恪守职业底线,哪怕是做腿部按摩时,指尖都没有一次触碰到我想要他碰到的那个地方。有那么几次他的手在推到大腿与屁股结合之处有过刹那间的停留,也是那么的电光火石一般,轻抚而去。纵然如此,失落感和满足感都直入我心,我又胡思乱想着,有一天也能直入我身。
  可是呀,总是去计较云在青天水在瓶变化,又该如何去逍遥和安逸自在呢?
作者:紫云9983 时间:2016-12-22 12:29:00
  大雄的新作,很黄很暴力。[d:憨笑]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2 14:50:00
  @紫云9983 2016-12-22 12:29:00
  大雄的新作,很黄很暴力。[d:憨笑]
  -----------------------------
  有吗有吗??
  
作者:爱的港湾TAN 时间:2016-12-22 15:01:00
  好看好看---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16-12-22 20:09:00
  @大雄宝贝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3 13:13:00
  @爱的港湾TAN 2016-12-22 15:01:00
  好看好看---
  -----------------------------
  谢谢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6 14:08:00
  对于熊帅的按摩手法,从享受开始到深深的依恋甚至是上瘾。所以,我来的次数也是越记越大,我和熊帅也熟络了起来。哪怕他话少的可怜,牙膏挤多了也有挤完的一天,哪怕他身上还是穿着那一件白色的工作服,也无法与我的一丝不挂分隔开。
  我开始知道他从哪里来。这个很简单,他的口音一听就知道是那旮的人,也知道了他为什么做这行,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情节,他的肩上也没有承载什么家庭的生活压力,仅仅是从小耳濡目染,然后也喜欢上了按摩这个祖传的手艺。之所以来到这个海岛,是因为他村里的小芳跟着村里的姐妹来到了这个岛上,他不放心就跟着追了过来。追过来又能如何,小芳已经改了个洋气的名字丽娜,每天跟着姐妹出入高档会所,夜夜笙歌。
  当小芳看见他站在会所门口,满脸泪花的盯着她的时候,我能知道她的内心是多么的崩溃,跟他说俩人不合适,更多的是愧疚吧。然后他也就没有回去,留在了这个北纬十八度的岛屿上。
  人就该如此,随心随性。世间就是条大河,生活是一艘大船,河到哪里,船就到哪里,船在哪里,人就在哪里,人在哪里,心就在哪里。
  熊帅说现在的他过的很开心。
  是的是的,此岸即是彼岸,确实不用在苦海中苦苦挣扎的。
  我就打趣他说当然开心咯,阅女无数了吧?
  他听后又是憨憨的笑,没有搭话。我便有些后悔,这话应该有点伤人。好在我们的关系是客服的关系,我也不用去解释内疚计较那么多。
  经常做按摩真的会上瘾,特别遇到的师傅技巧纯熟老道。没有认识熊帅之前,我是每两周去一次,因为他,就变成一周去一次了。老板自然喜欢我这种寂寞的富婆,恨不得你每天来做一次,钱嘛,谁都不嫌多,多多益善!可店里其他的技师就不一样了,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又希望给我按摩的那个是他们,我的目不斜视直接扼杀了他们的幻想,反之他们的内心衍生了一种夹杂着嫉妒的腹诽,他们都知道我每次时间做得长,小费给得多。
  我更能读懂他们的看到我后的窃窃私语,好像在说:“操,那骚货又来了,看来小熊今晚又有的爽了!”
  而我,偶尔也会做出更像是反击的回应,点头并给出一个善意的微笑,仿佛在说:“是的,今晚我吃定他了!”
  生命的真理即是移动,即是变。不会开解自己的人怎么能快乐呢?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周六固定的时间,成了我的特别安排。所以,又是某个慵懒的周六的下午,正当我还胡思乱想着那双大手之时,按摩店的女老板给我打了个电话,她有点不好意思,生怕我的一个不高兴就不再来了。意思其实很简单,熊帅在今天那个约定的时间有个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本来我在傍晚的预约就得调到晚上九点以后了。
  在这个岛上真的有九点以后就关门按摩店,因为它很正规。如果不是正规的按摩店,我这样身份的人怎么会常来呢?我要找男人,高档会所专门为女客准备的男人个个身怀绝技,足于满足空虚的生理需求。可我就是喜欢这种按摩带来的欲望与肌肤被犁过的感觉,更加的让人欲罢不能。
  你放心,今晚你做多晚都行,以前打烊关门的都是熊帅。女老板又强调到。
  听到女老板的意思,就是九点以后店里就只有我和熊帅两个人,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丹田那股热气升腾而起,燥的我全身滚烫起来。作为一个心机表,这个节骨眼上当然要假装迟疑一下,对我来说几点都一样——只要那个人是熊帅。
  也许是对熊帅意淫的太久,我竟然如此的兴奋,头一次真切地感觉到,今晚将会发生点儿什么,我有点儿紧张,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没一会就把自己弄的一身的汗,干脆放满了洗澡水,慢慢躺进去,任水包裹着我,放松,沉静。可脑袋还是开始展开了轻车熟路的遐想。记得当时的一个想法特别强烈,我当时有个很强烈的想法,如果我也如水般包裹着他,他会也是这般温热这般柔软吗?但要寻求一种新的境界,光靠思维想象可不行,直观的体验至关重要。
  这样的等待是最难熬的,再怎么看墙上的时间总还是停止在那个位置,没有任何改变。
  不觉中我迷失了自我,而人最宝贵的不正是自己吗?若人求佛,是人失佛,无依无求的境界就是向内,向外追求,总是很轻易的失去自己。
  终于等到九点,我故作镇静地走到店里。女老板还是一脸堆笑,连声抱歉。
  我很识趣地先把钱付了,这样她就可以结帐下班儿了。过于拘泥不变通,后果可能就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作者:昌江往事 时间:2016-12-27 17:56:00
  时间真的过得很慢……………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7 20:08:00
  所以写的很慢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6-12-28 16:21:00
  付账转身,熊帅傻傻的站在我后面。还和以前一样,伸手做了一个请,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吗?我所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吗?万事万物的本相,需要打破感官的局限性,用眼去听、用耳去看,方可豁达顿知。但对于熊帅今天这个事,知或不知,都不重要的。
  还是那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昏黄灯光和精油香味将我弥漫,犹如一股青丝若有若无地撩拨着我。我脱下衣服,怀着一种近乎膜拜的心情趴到床上,我觉得我的身体,此刻就是最好的祭品,祭典我那虚无缥缈的幻想。我故意没有将被单盖上,就这样趴在床上,两手平放在身体两侧。
  熊帅还是默契地,没有给我把被单盖上。
  难道是我太过于在意形式,反会因而失去本来的味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句话是对的,只昧于名相,见到真实时反而看不见。
  他还是先把手搓热,轻柔地覆在我的背上。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真切地感觉到他火热的大手颤了一下,我轻哼了一声,回应他的火热。而他回应我的确实他和小芳的故事。他的意思我懂,有为今天下午没有按约定的时间给我按摩解释的意思。但真的不重要,小芳和他的故事对于我而言更有吸引力。
  他说小芳已经不去会所了,今天下午就是去把她的东西搬到了他的出租屋。他还说小芳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的罪。
  看来我开始对小芳的判断是正确的。中国女人比世界上的女人更能吃苦,更加能屈能伸、任劳任怨。所谓欲为诸佛龙象,先做众生牛马,也就是这样了。
  看我没有搭话,他也就不说了。可是他或许不知道,我真心认为,熊帅和小芳是绝配,是那种可以同甘苦,共患难的一对。只要读过枯木禅的人,都可以参透其中之道。和尚应该不近女色,但修行了二十年,却连一点慈悲心怀也没有修得,也就是俗人一个了。熊帅的包容,又有几人能达到如此境界呢?
  得意忘形似乎没有在熊帅的身上体现出来,只是今天给我干压了大约十五分钟就到了推油。今天的精油特意加热过的,然后是一种近乎行云流水的方式淋在背上,非常舒服,痒痒的。他温柔地匀开我背上的油,缓慢地给我涂遍全身——这些我的动作,今天却格外的舒坦。他的这个变化,让我觉得,他像个艺术家对待一件艺术品,优雅的端详鉴赏,慢慢进行涂抹和保养。更甚者,这次他连平常都不会触碰的大腿内侧,也细心的柔和的涂了薄薄的一层。实在抱歉,我的众生,我的万相,我已经彻底湿透,彻底的成为了自己。是你告诉我的,每个人都应该认清自己,好好扮演好自己在各个色相之中的角色,做好自己的主人。
  来吧,你是我的主人!我要你做我,我要我做你!
  外面突然传来了女老板打烊拉门的声音。我稍稍的抬起了头,而他一如既往的专注,大手都没有停顿,越发大力地在我身上各处揉搓起来,整个大掌已经超越过去的一切拘束,不时的从被我压在床上的胸部上温暖的滑过,把我滑向了地狱的深处,不可超度。
  我的羞耻我的骄傲我的欲望在他的行为艺术下被一点一点的揉碎,使我的本性觉醒复活,这就是道呀,玄之又玄的道法呀,真乃众妙之门。这扇门一旦打开,你想关都关不住了。不信你看熊帅的,他在按摩我的脚底的时候,他的门就已经打开了。他先是慢慢把我的两条腿分得稍微开一些,然后一只手拉着我的右脚,另一只手慢慢抬起我的小腿;接着他半跪到床上,将我的小腿呈九十度弯曲,靠在他的肚子上,我的脚趾刚好抵住他的胸口,结实的胸口,可以感觉到一下一下强而有力的心跳。这样的动作我又怎能错过呢?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就是最好的时间、最好的地方。只需要你能细心的去体会个中滋味,定是美的。
  空气中,已经有一股情色的气味弥漫起来,通过他突然加重的呼吸渗进我的体内。他一个半跪,疼爱的将我的小腿放在怀里,轻柔的按着我小腿上的穴道。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呻吟出来。突然间,我感到他稍微挪了挪位置, 然后同时,我感到我两腿的膝盖中间,被一个热热的,硬硬的东西顶了一下。我再也没忍住,轻轻地哼出了声。
  来吧,把握现在体悟当前,别错过人生中每一个境界的瞬间的每一物,夜夜是春宵,日日是好日!
  “舒坦?”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这个词语了。
  “嗯!”我的声音鬼听得到才怪。
  人应与境合一、物我相忘,没入天地间唯一滴雨声里。此时二合为一,于是就能完全融入当下时空之中,纵情呻吟歌唱。
  “姐,我懂你的心思。你懂我的心思吗?”他的声音有些发抖,缓缓地说,却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球蛋的,每一个人的行为原本很容易,要做什么便去做,但被世上的许多方圆规矩框住了,结果就变成虚情假意的婊子贞节坊。难道你不知进即退,退即进,双即又双离,方可达到绝对圆融的境界吗?率真的依本性去做即无过错呀!要做便做,说这些有意思吗?
我要评论
作者:昌江往事 时间:2017-01-04 22:28:00
  难道要三过家门而不入???
作者:钢琴情人 时间:2017-01-05 09:15:00
  做了没?
作者:一袭素影清浅 时间:2017-01-06 07:32:00
  看样子楼主遇到了柳下惠了…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7-01-06 16:34:00
  他放开了我的双脚,接着传来了他下地的声音。这让我不觉地夹紧双腿,侧过头,他的脸上是一种决绝,和寺庙里的金刚菩萨差不多。裤子已经被男人的骄傲高高顶起,煞是壮观。
  万物的原理并不在远不可及的地方,万物皆有用,万物皆是法,包括我现在所看到的景象——将我渡向彼岸的法器铿锵。
  很自然的突然的出乎预料的,他拍了我屁股一下,响声清脆,伴着臀肉的微微震颤,然后骑到了我的身上,但是没有压下来。
  “就夹一夹,我不进去。”他的声音从我的后脑勺钻进了我的耳朵,痒痒的直接的开始进入,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我感觉到他已经参透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法,所以与其伸手去扑个空,倒不如贴上去,握住它更能接近色相的真实。
  我缓缓地抬起了屁股,算是回答。
  他还是多余了呀,和火神求火一样一样的,火神即是火,却向别人求火;你自己就是佛却还问佛。
  这样的信号他自然收悉,然后是他脱裤子的声音,然后他的滚烫就直接烙了上来,灼热了我的身体。
  那个滚烫的玩意儿呀,你骄傲的样子是个什么样子呢?但是我实在不好意思扭过头去,也不好意思让他看到我现在的表情,只是抬了抬屁股,尽可能感受着他的灼热。男女正是如此,在虚妾上争斤较两着,却又相互吸引着。
  “你放松,我不进去,也会让你舒坦。”他顶在我的两股之间说。
  我早就放弃了抵抗,我已期盼的太久。哪怕是无数次的谈论过男人所谓的“我不进去”的谎话。可他我是相信的,他说不进来,就一定不会进来。而我,宁愿顺其自然,让他在我的身体上随波逐流、肆意纵横。
  熊帅把一瓶精油一滴不剩地淋到我的屁股上,扔掉瓶子,任凭精油在我的下半身肆虐,这种期待已久的激素一旦打开,威力是可怕的,精油的放肆撩拨使我放浪的扭动着屁股,腰身都绷得紧紧的。
  原来呀,迷时师渡,悟了自渡,合是吾渡汝。那就来一起互渡吧,迷乱的灵魂。
  啪的他又给了我屁股上一熊掌,该是在惩罚我的放浪吧!可那热辣辣感觉真的非常舒服,我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
  见性成佛!既然明暗、善恶、生死都是相对的,自性是超越相对又包含相对,而一巴掌让我能达到这点,便是自性化身佛,我何乐而不为呢?你看天地日月,日日作业不息,天地之间的万物也应日日作业呀!
  “放松。”他拍了拍我紧绷着的腰身,紧接着他的大手肆意地揉捏了起来。此时他的手已经忘却一切的横扫着他所能触及的一切,揉的我舒服地颤抖着,呻吟着。
  他在瞬间顿悟成佛,我的身体有点似大道无门,八方开放着,任他举一隅角即能得千隅反。他大手一扬,撤掉了自己的衣服。呵呵,一丝不挂早就应该连上一丝不挂的。所以我比他还是强太多,很久之前,我已不挂一丝。然后他两手抓住我的屁股,一分,一挤……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却还是无法全身心投入,只因虚伪。
  就在熊帅努力在我两腿间动作时,我灵光一现,像菩提树下顿悟一般。美丽会老去,生命之外还有生命,既然禅是生活的体验,就是随时随地的体会生活中每一个细节的美好,心身要永远是一体一致的,那该和熊帅体验此时之美,我又有什么理由欲迎还拒扭捏作态丢人现眼呢?
  心净一切净,心不净一切都不净。道是无所不在的,脑袋的淫欲和肉体的阴雨不见得谁高明谁刺激,两者的作用一样重要。
  于是我不由得夹紧了大腿,不由自主地呜呜呻吟。他听到我的声音就更卖力了,几分钟后,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从上到下散遍全身经络,最后集中到了丹田之处,随即绽放出了一股晶莹的水花,却无法扑灭铁棒上那熊熊烈火。
  “舒坦了吗?”熊帅喘着气也慢慢的松了口气,直起身。
  “嗯,舒坦。”我没有继续矫情。
  生命是多么的美好呀,活着做自己喜欢、别人喜悦的事就是最大的快乐!
  “我舒坦了,你怎么办?”我有些戏虐的说。
  “我有小芳呢。今晚后我就不做这个了。”他如释重负,放下了心。
  “哦,真好。”我的身体以一种无法计算的速度瞬间冷了下去,所有的激情消失殆尽,回应得那么的轻描淡写,没有真实的反应我是多么的悲伤。
  谁让我的心过于的执着呢,不经意间所执着的就成为了我的囚牢。我追求身心的欲望来填补满足内心的渴求,却造就了更大的欲望,乃至生出痛苦。我还放纵欲望奔驰,如此的我变成了他的奴隶,虽生犹死了呀!
  “等小芳身体养好,我们就回东北了。”他穿好了衣服,打扫着如台风后的战场。
  “那今晚是你设计好的吗?”我那个崩溃呀,心里一阵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不想留遗憾。”他倒是很诚实。
  你他妈的倒是没有遗憾了,我呢,我的遗憾大了去了,以后怎么办怎么办?
  没有答案,依旧的程序,依旧的按部就班。收拾好后,他走出去,那扇门将我和他分隔成了两个世界,他在彼岸我在此岸。他逍遥着,从此无缘;而我一个人收拾着五蕴皆空的色相。
  我能怎样的去怨恨?能将一座城市淹没的就是不起眼的尘埃,不是吗?我们真不该以怨恨来平息怨恨,应该无怨的接受、承认、面对。把心融入怨恨的对象,于是对象便消失了。
  去吧,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磐寂静。
  (全篇完)
我要评论
作者:昌江往事 时间:2017-01-08 16:14:00
  大雄,你过来!你丫的,我保证不一拖鞋抽死你![d:擦汗][d:擦汗][d:擦汗]


楼主大雄宝贝 时间:2017-01-08 20:57:00
  @昌江往事 2017-01-08 16:14:00
  大雄,你过来!你丫的,我保证不一拖鞋抽死你![d:擦汗][d:擦汗][d:擦汗]
  -----------------------------
  怎么滴,不过瘾呀??
  
我要评论
作者:紫云9983 时间:2017-01-10 12:03:00
  如此甚好,人生就是于不完满中寻完美。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