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安名人张岳崧才女媳妇助夫从仕

楼主:myvvi 时间:2017-11-10 10:23:31 点击:35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五、人物轶事
  符素文鞭夫成材

  张岳崧次子钟彦,字仲升,于道光己亥科(1839年)考中举人,乙已科(1845年)考中进士,历官吏部文选司郎中,稽勋司郎中,户部江南司郎中,浙江道监察御史,宣化知府,后因得罪奸佞,降任唐县知县,郁郁卒于任上,时年五十四岁,一生仕途颇有建树。
  张钟彦是如何成材的呢?说起来倒也有趣。钟彦少年时代,人虽聪慧,但极贪玩,父亲又离家为官,管教不到,所以学业并不好。成人娶妻后,又沉迷房纬,更加无心向学,妻子望其有为,虽屡加规劝,但钟彦却是不听。这等情况岳崧知道后,便请省亲假回家看看,并打算物色一位有学问的西宾先生,请到家里教育钟彦、钟琇、钟磷诸儿子。张岳崧回家路经广州时,拜访了当时任广东提学的朋友陈嵩庆。座谈中提起了想请西宾教育儿子的事。陈嵩庆听了哈哈地笑道:“何必四处请西宾,你家目下就有一位极有学问的人可充此任哩?”张岳崧听了不觉愕然,自己家里哪来这样有学问的人呀?问陈嵩庆.陈又故意不愿直讲,只是说:“何须着急,到家后留心一下便会知道的。”
  张岳崧满肚狐疑地回到了家乡——定安县高林村。张岳崧考查了几位儿子的学问,都使他不满意,对钟彦更加放心不下。
  这天,张岳崧正自闷闷不乐,想着陈嵩庆的话,不觉暗自苦笑。他看了一会书,觉得无心绪,便提笔练字,练了一会觉得无聊,便又搁下纸笔到外面去散步。待他归来时,只见刚才他练字时写的“大贵莫过学道”几个字的左侧,有人添了“至乐无如读书”一行字,恰好联成一副工整的对联。细看这几个字,工整秀逸,不觉心中忖道:“这人以读书为最乐事,也自是不凡,且能对出如此工整好对联,才思之敏捷也就可见了。可这人是谁呀?家里似无这样的人。只见小儿子钟美跳跳唱唱跑进来,便问道:“阿美,你看见谁在这儿乱画吗?”
  阿美摆摆头;“侬到三叔家玩八哥(鸟名)刚回来,不知道呀!”
  “阿公,刚才是媳妇在此胡乱涂鸦,请阿公原谅!”一串娇滴滴的声音。张岳崧回过头来,见门口站着如花似玉的一位少妇,这正是他的次儿媳,钟彦的妻房。媳妇姓符名素文,是他的友人文昌人符其珍的爱女。符其珍在湖南当某县县令,颇有政绩,聘定符素文时曾听说她读书识字,但以为女流人家,只不过识得几个字而已,今见她居然写得如此好字,对得这样工整的对联,不觉大出意料之外,便道:“阿公不责怪你!既然你能对得如此好联,定然是读了不少书的了?”
  “不敢!媳妇不敢!媳妇自小喜爱读书,经史子集都粗略读过。”符素文上前深深一鞠、毕恭毕敬地回答。
  “那么,八股时文你也会做了?”张岳崧又问。
  “媳妇虽是女流,不能科场赴考,但时文写作也粗知一、二。”
  “那好,我现在出个题目,你做来让我看看如何?”
  “请阿公出题便是。”符素文又一鞠身回答。
  张岳崧出了一道八股文的题目,便又同媳妇天南地北,经史子集地谈了起来。符素文对答如流,确是才华横溢。张岳崧不觉悟道,陈嵩庆所说的家中自有极有学问的人,恐怕就是我的这位媳妇了。心中默想,媳妇当西宾倒也省得去请他人,再看她写作的时文如何再确定吧。
  很快,符素文写作的时文交上来了,果然破解承转合格,行文流畅,词藻华而不浮,立论实在,点评政情切中时弊,不觉叹道:“如此才情不只女中难得,就是当今翰林学士也难得有此文情有此见地,我这几个儿子如果学得她的一半学问,科甲题名也就立可致之了。”
  张岳崧召齐五个儿子,宣布让符素文当他们的先生,教他们读书作文,考虑到钟彦可能会不服妻子教导,便当场赐给符素文一条皮鞭,并当面交待说:“你和钟彦的关系自今天起,床上是夫妻,床下是师生。如果钟彦不努力学习,不服你管教,便可用这条鞭子打他。”
  张岳崧安排好了这些家事,便回湖北布政使的任上去了。符素文在家倒也不负所托,认真教导诸叔子,诸叔子也很听话,认真刻苦学习。只是她的夫郎钟彦却不那么听话,有时教着读书,钟彦却眼死死地欣赏着她的衣裙头饰,有时还突然抱住她亲嘴。于是,她便真的举起鞭子抽打,打得钟彦不敢妄动。而且素文卸去女儿装,穿上秀才衣袍,在大堂上教书。有一天,符素文要钟彦写一篇时文,钟彦心想我现在这作文的工夫还差,不如抄一篇以前老师做的范文拿给她看,定是会令她满意的。便暗自抄了一篇以前老师做的范文拿给妻子,自以为得计地到外面玩去了。到了晚上归来.只见妻子双眼红红的.满脸泪痕,便上前温存地问道:“哎哟?是谁欺负了你啦,这么伤心落泪。”不问犹可,这一问只见妻子从桌上抽出一叠文稿,摔在他的面前,恨恨地说道:“看你做的什么文章吧!胸中毫无半点见识,胡乱抄些经史子集上的语言,文不对题,讲之无物.文句也不通畅。这样的文章如何能去应考!”说罢抄起鞭子便打起来。这一下钟彦才知道是抄以前老师的范文惹出来的祸,便赶忙用手挡着鞭子道:“莫打!莫打!这篇文章不是我写的,是抄以前老师的范文。”
  “唉?这样的老师,写这样的范文,真是误人子弟!这样吧,限你今夜重做一篇来。”
  “待明天吧,今夜我累了。”钟彦躺倒在床上,眼直直地望着素文笑。
  符素文见此情景,心中暗恨,恨他读书惰用功,如不狠心管教,有负公公所托,也有负自己对他的期望。看他那神情,知道他此时并不将自己当师长,而是当妻子,想举鞭抽打几下,又碍着他躺在床上。当时公公当面交待过,床上是夫妻,床下是师生,而今他躺在床上,我如打他便是妻子打丈夫而不是师长打学生了,便心生一计,柔声道:“你过这边来,我有件好玩的东西给你。”
  钟彦好奇,翻身坐起笑嘻嘻地走过来,只见素文突然扳起脸孔,手举皮鞭,狠力抽打到钟彦身上,边打边骂:“似此懒惰,实非重责不可!”
  最初,钟彦还以为妻子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鞭子抽打在身上,一鞭一条血痕,痛得热辣辣的,知道不是开玩笑了,当日父亲有所交代不能反抗的,只得求饶:“好吧,我来做文章给你看便是了。”
  平时,钟彦何曾认真做过什么文章,这次搔脑挠腮,勉强做了一篇给素文,素文看后叹了一声:“文章虽不甚合格式,文理也缺透达,但议论还有气魄,讲之有物,稍强于那篇范文,孺子还算可教。今后一定要认真读书,多练写作才行。”
  自此,素文对钟彦管束更严,天天督促着他读书做文章,钟彦稍有点懒惰或不正经,便举起鞭子打,直打得钟彦东躲西藏,连声叫饶,弄得小兄弟们哄然大笑。不过小兄弟还是为他想了个妙法:“哥哟,前日父亲交代过,你跟嫂子床下是师生,床上是夫妻,待打时你逃到床上便是了。”果然这一招很灵,钟彦一跳到床上素文便不再打了。
  就这样,钟彦在素文的严加管教下,由不自觉到自觉学习,进步很快,学问大进。道光十九年(1839年),张钟彦赴广州,得到当时任两广总督的林则徐的指导教诲,参加乡试考中了举人,林则徐为此很高兴,并在经济方面给钟彦以帮助。这些史实在《林则徐日记》及张岳崧写给林则徐的信中都有记录,张钟彦考中举人后更加发奋学习,终于在道光二十五年(1845)考中进士:走上了仕途。

  (原发表于《海南戏曲》1987.第4期)《定安文史》1987年第三期后收入《定安县志》
  注:可转载,可引用,出版上媒体都可!但要注明原文作者许荣颂,若有重要的文章使用请与原作者许荣颂商讨联系!谢谢!

  剽窃许老文章的人曾口出狂言:天下哪个做文章哪有不抄的?汗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HN伊剑 时间:2017-11-14 12:42:18
  好文,拜读
作者:荼靡de未央 时间:2017-11-16 09:53:36
  拜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