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名“龙被”

楼主:myvvi 时间:2017-09-23 13:17:49 点击:15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三、文物鉴赏
  正名“龙被”



  近几年,海南收藏界对一种被称为“龙被”的明、清时期的绣品颇为看重。“龙被”之名是新收藏者所自定,并将这种绣品认定为黎锦。“龙被”之名,查无史料记载。这种绣品在海口五公祠展出时,其介绍说明文字也是定名为“龙被”和黎锦,对这种绣品的用途,收藏者也有种种错误的说明:一说是黎族人用来盖死人棺材;一说是黎族道公在做道场驱鬼时挂起来的幕布道具。为纠正海南某些收藏者对这种绣品文物的错误认定,及对其真实用途的无知,我特对这种绣品文物的发现地进行走访,查阅有关资料,对这种绣品的用料、绣法,以及图案纹饰所表现的内容,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探讨,希望跟收藏这种绣品,对其有所研究的人士共同商榷。
  一、“龙被”非被,实名为绣幅也称挂幅
  所谓“被”者,为床上用品,乃睡觉盖身保暖之物。某些收藏者因这种绣品的图案部分绣有龙,便将其称为“龙被”,未免过于草率和名不符实。既将其认定为“被”,却又不承认其为床上用品,否定其为睡觉盖身之用,而将其说是盖棺材和道公驱鬼所用,岂不谬乎?那么,这种绣品究竟是做何使用,其真实名称又应是什么呢?
  这种绣品据现存所见,有单幅为一件的,有二幅为一件的,有三幅为一件的,有四幅为一件的,而以三幅为一件者为最多。单幅、二幅、四幅为一件者较少见。
  这种绣品通常小者约宽33cm,长176cm,大者则宽42cm,长220cm,绣品底料是手工织就被染成绽青或黑色的棉质粗布。
  绣线系棉或麻纺的粗五色线,所绣图案内容丰富多彩,主要有“龙凤呈祥”、“鲤跳龙门”、“喜鹊踏梅(喜上眉梢)”以及云龙、山石、花鸟、书法对联等。其形制除长条之条幅状外,还有立轴、中堂和横披状者。三幅一件者中,有外二侧绣书法对联,中间一幅绣花鸟或其他图案,一如今天书画对联中堂之挂件。根据这种绣品的形制及其所绣图案内容,可以肯定,这种绣品乃是厅室的装饰艺术品,是书画挂件的代用物。那么,为什么会有以绣品的形式来代替书画,做为厅室美化装饰挂件呢?大家知道,海南岛地处祖国最南端,四周环海,气候比较炎热,又特别潮湿,台风也特别多。发现这些绣品的地方又都是滨海地带,做为纸质的书画挂件,非常容易霉变破裂损坏。因此,在厚实布料上绣上各种书画一样的图案纹饰和书法对联,用以取代纸质的书画,做为家室美化挂件,这不失为聪明的适应环境的方法。这种绣品既非床上卧睡盖身所用,称其为“被”理所当然是荒谬的。而绣品所绣的这种吉祥喜庆、文雅图案和书法内容,同盖棺材和道公做法驱鬼,也是风马牛不相及。况且,明、清封建社会,皇权统治特别尊严,龙乃皇权的化身,代表皇帝,一般平民百姓敢拿绣着龙的绣品盖棺材和做为被褥卧睡盖身吗?肯定这种绣品绝不是叫做“龙被”(有很多这种绣品就没有绣龙)。我走访了这种绣品的原有家传收藏者,都将这种绣品称为绣幅和挂幅。我们认为这种称谓是正确的,符合其性能和用途,同其做为厅室美化的书画艺术代用品的实用价值一致。
  二、“龙被”非黎锦,而是当地汉族妇女的针绣艺术品
  认定这种绣幅为黎锦,也是非常明显的错误。我国是多民族的国家,海南岛就有汉、黎、苗、回等四个主要民族聚居。各民族都有其独特的民族风俗习尚,以及自古流传的宗教信仰和各自的崇拜和图腾标志。而通过各种艺术形式表现出来时,便形成了各民族自己的艺术风格特色。民族艺术风格特色,便是鉴定艺术品文物民族属性的依据。据我们所看到的古今黎锦,其图案中的人、动物和花草,都体现出了艺术的夸张和抽象,表现出了黎族粗犷、刚毅的民族风格。其织绵中的牛纹、蛙纹出现非常之多,成了黎族的崇拜物和图腾标志。而被错称为“龙被”的绣幅,其图案内容所表现的都是汉族人民非常习见和喜好的东西。云龙、喜上眉梢、龙凤呈祥、鲤跳龙门等图案,全是汉族家喻户晓的东西。而绣幅所绣的“红叶题诗”、“奇石隐藏千古秀、书画长含四时春”之书词、对联,其书房气很浓,也是汉族习常见到的,这些绣幅非常明显地表现出了汉族的艺术风格特色。
  这种绣幅的出处仅是乐东县的黄流、佛罗、罗马和东方县的一些乡镇村庄。明、清以至民国,这些乡镇村庄的住户都属于汉族,而且历史上都是人才辈出的文化发达地区,其居民在户口登记上都是汉族,并有族谱可以参证,这些乡镇村庄居民所使用的语言也非黎语,而是属于闽南语的海南语。其祖先均从大陆地区迁徙而来,带来了中原的汉族文化。这种绣幅的绣工,都是当时汉族妇女所擅长的技艺。所绣这些内容的图案,也是她们非常熟悉的。黎锦乃是一种挑花纺织物,是一种织锦,全国少数民族都有他们自己的织锦,如僮锦、苗锦、傣锦等等,其纺织技术方法基本是相同的,所不同的只是其图案内容的表现形式和艺术表现风格。被错称为“龙被”的绣幅,其图案是用彩线和绣花线绣成的,所以绝非黎锦,也不是出自黎族妇女之手,而是当地汉族妇女用绣针绣出来的,其用途是挂在家室墙壁上代替书画美化环境。
  再从黎、汉二个民族的房屋建制和生活习惯来分析研究。在明、清两代,海南的黎族居民还很少定居者,还是习惯刀耕火种,经常迁徙于几处村址之间,其房屋均是低矮的船形茅房。一般屋高不超四公尺,泥墙高不超过二公尺。火灶、睡床都在一起。通常家屋里所挂放的装饰物,多是打猎猎得的野兽的头骨,如野猪头骨、鹿头角等,也有挂牛头骨的,此外便是在木柱上雕刻神化的人物头像。这些绣幅是根本不能在这种茅房里挂得起来的。而当地汉族村庄,居民有固定的砖木结构的瓦顶住房,其厅堂都非常适用于悬挂这些绣幅。
  注:可转载,可引用,出版上媒体都可!但要注明原文作者许荣颂,若有重要的文章使用请与原作者许荣颂商讨联系!谢谢!

  剽窃许老文章的人曾口出狂言:天下哪个做文章哪有不抄的?汗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