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窖】《真实故事》 黄纘有著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2-12-02 19:17:35 点击:499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道窖】
  1993年,我第一次来道窖,感觉上是穷乡僻壤,因初恋的情人曾在此上山下乡,是必浪漫一回。当成是一生的飞翔吧,看似是缘分带来的牵挂。
  从莞城过来大不了25分钟,因莞城大兴土木,大事铺路,故没路可走,的士___没有;巴士___没有;电单车倒是有的。只好像“卡尔曼”一样,坐在走私贩子的马屁股上,癫狂上路。
  还好,工模厂离小镇不远,一条笔直的小街:
  “火红的太阳照在我身上
  火辣辣的情歌在飞扬
  用我的一生为你思量
  等你来到我身旁。”
  小街上,冷冷清清,行人稀少,很难想象,在六十年代,她在此地怎么生活___还是在农村哩。一种由衷的惆怅,让我坠入六十年代,压得透不过气。
  小街,小商店为悭皮费,一律不开灯,内边黑咕笼咚。有些小店的门边,燃点一并螺旋的芳香,让小街恍若附着一点点怡情诗意。
  老板很客气,逐一介绍。在这穷地头,巡抚也成了九品芝麻官,屈就。
  “明天试模,在装嵌”
  功夫枱上,枝工在忙,也真是。
  “出去饮杯咖啡吧。”
  我又在马屁股上癫狂上路,我不禁又想起那山羊,发现个屁咖啡豆,遗害人间。自此“饮杯咖啡”便成了口头禅,是沟通的桥梁。
  不知颠簸多久,来到间象样的餐厅,天南地北的吹水,以我的阅历,肯定上风,但我不会露锋芒,收声多过放声。当讲到技术层面,他很固执,声势滔滔,认定老到。我心里明白,让我带回一个讯息,博取我老板的认可。
  入夜,饭后,工模厂老板很自夸:
  “我们这,虽说是东莞的角落,一样笙歌漫舞。”
  也真是,上了楼,我的天啊!密密麻麻都是人。日间这么冷落,夜间如斯之沸腾。
  “不知是人?是鬼?是活神仙?”
  鼓乐升天,舞友挤迫,三、二道曲过后,我已锋芒毕露,这也是为公司争光,说明我们员工,个个面面俱全,是人才。
  许是没人知,我所在之公司,有位女同事,粤曲也了得,她那一曲___“帝女花”, 叫人听出耳油,如天籁之声,若果遇着星探,已当歌星多时矣,可见公司人才挤挤也。
  累了,宵夜,返旅社,空气是霉的,墙壁粉刷剥落,最令我至今难忘的是,房内没有反锁,连门闩也欠奉。
  “这也叫房么?”
  千万千万别错入三门坡呀!
  我将太师椅打斜顶住房门,外加矮柜顶上,用手拉拉,还可以。但,不尽放心,通宵难眠。
  第二天试模,但求顺顺景景,好尽快返港。不试可,一试大剂,出不了模,看看,六条Column柱,是直身的,我来气了:
  “这也叫模么?1.5度的Taper(锥度)也没有!神仙都帮不了你!”
  在这鸟飞过也不下疍的地方,能请到好的技工么?惟有:
  “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了。”
  老板老好人,叫技工赶快“M”,开夜,将上、下模再铲光滑。看来,今天是走不了的啦,又要用太师椅顶房门了。
  我揸着老板的电单车出去疏疏气,吸下道窖这乡下的气息,放松下心情。
  “走过了春天,走过秋天;
  送走了今天,又是明天
  一天又一天,月月年年
  ……”
  田埂上,涼意阵阵,四顾,尽是沙田,草丛疏落,那有稻田的踪迹?若然在六十年代,那地是命根哩!現在卻肆意發展樓盤。後來,上頭行文落來制止,此是後話了。我努力寻找已湮没的当年岁月,已不复痕迹,若要问真心,只有自己醉。似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矣。
  晚上,又回到舞池,看别人轻盈的舞姿,听着激荡的音乐,盘算着明天怎么去解救僵局。
  第二天试啤,顶针将啤件顶爆了,啤件也出不来,原来,顶针设计偏了,又不行推板,这么多Column柱,肯定一铺清袋啦,我双脚发软,坐在地上,已感江朗才尽。
  朋友推荐,在黄旗,“天祥”啤塑加工厂,它有部啤机,是双顶针。我抓到稻草了,即刻飞车前往。我曾在黄旗某厂当工程师,此厂说来话长,如是说了,对老板就不厚道了。此厂与“天祥” 隔壁,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
  “黄生,咱们去尝试家乡菜。”
  我的心似七八的吊桶,只惦挂着那套模,他们老叫我尽管放心,啥时拉模过来,即时上机。
  食店就在对面公路旁,看似是方便司机歇足的所在,庭里养着十多只鸡。
  “抓鸡!”
  我们四位搏向鸡群,很搞笑,鸡飞犬走,几经努力,个个手拿着一只,似范进中举。大家掂量比对,挑只够斤両的,其余放生,整它个鸡三味,一个汤,一个青菜。这餐家乡菜,花了颇长的时间。
  经理、主管、车间主任,全姓“许”,据说,在福建同一个村落。他们说,施老板要带队去莞城,硬拉我留下。
  在莞城的“东方酒店”, 吃饭、跳舞、唱K。因是福建帮,老板点了“我是男子汉”的闽南歌:
  啊……生成漂泊风度,
  我是男子汉。
  若要乎人看有够重,
  着要真心对人。
  做人光明正大,
  事事项项知轻重。
  互相爱护互相称赞,
  男子汉……
  前途是无限希望,
  前途是光明灿烂。
  施老板示意,叫我接着唱第二段,一班人在助阵,我真的也甪闽南话,唱出第二段。没有什么,比歌曲更能共通,特别是家乡话,唱出共同的心声,距离拉近了,拍掌,叫喊!尽兴而散。我就在酒店过夜,第二天绝早,立刻飞车返回道窖。安排将模具修正,运往黄旗。
  这一夜,虽是太师椅顶着房门,但睡得好香。似乎初恋情人飘然入来,说是前世约定,今世在道窖会面,我却姗姗迟来三十年,她在道窖待了五个春秋(上山下乡),我仅待了五天。生活的岁月,影下的菲林,却剪接错体,对不上号。我想,也许上天怜悯,若果让我们走在一起,至今必定还在底层挣扎哩!
  看着远去的道窖,那梦境也逐渐模糊。
  “此出阳关无故人”矣!
  可心里却十分踏实,进公司的第一份工作任务,算是交足功课了!
  2012 .12 .2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维奔 时间:2013-01-01 12:59:00
  呵呵,能将此历写成文,且蛮欢快的,欣赏了,问好!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3-01-01 20:49:00
  ____覆维奔。文中的“卡尔曼”,是中国六十年代同名的一篇译文,描写妖艳的吉卜赛人___卡尔曼,跟走私贩子一起的生活故事。因中港一签多行,引至乱象的物流(走私),使我又想起了卡尔曼来。且初恋情人真的在道滘上山下乡《我写的散文、小说全部真实》,我迟了三十年才因工作关系,身列其境。真的另有一番回眸在心头!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7-12-22 23:18:50
  隔了多年,舊老闆邀我去道滘,那廠真大,足足150亩,夜晚飯局唱歌,又讓我想起道滘往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