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作家》: 婴国第三年 (12章) (转载)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8-01-05 09:32:08 点击:4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婴国第三年
  (12章)
  蔡 旭
  (《南粤作家》2018年1月5日)

  乖得令人意外

  一位两岁多的小姐姐,手举一杯酸奶站在滑梯旁边。
  这情景的杀伤力太大了!
  尤其是她用舌头舔得津津有味,嘴巴吮得啧啧作响时。
  果然,我家孙儿的眼神被牵住了。
  紧紧地望着,一动不动。
  我真怕他哭喊起来,甚至伸出手来。
  被在场那么多小朋友看见,该是多么丑啊。
  “想吃酸奶。”果然,他开口了,我真的想一步上前,掩着他的嘴巴。
  我来不及上前,不过他也没有哭喊。
  “我们家也有酸奶。回家洗澡,就有酸奶吃了。”
  他接着,只是说出了一句意外。
  一句事实,或者说,一句愿望。
  一句话,顿时升高了他的形象,而掩盖了我差点的失态。
  当时,我真是的束手无策呀,而他,反而是那么淡定。
  我是心中无数,而他,似是充满自信。
  到底是什么时候学的?
  到底,是什么人教的?
  (2016年8月)

  

  好记性与坏记性

  我很惊讶,孙儿怎么有这么好的记性。
  路过一间很小的超市,他说:“妈妈在这里买东西。”
  隔着一个街口,他指着拐弯的一个商场:“这里有喷泉!”
  相距100米远,他遥望一幢大厦:“这里是游泳地方。”
  还有一站路呢,他就认出了:“小朋友在这里上课!”
  我想,把他扔在城市的一个角落,他也能找得到家吧?
  念起一些婴儿丢失的社会新闻,心中竟有了一丝安慰。

  一回到家,他总要去抢太婆的座位。
  他两岁又一个半月,太婆比他大88岁。
  “宝宝要尊敬老人。”
  这句话,给他说过100遍了。
  咳,不知为什么,他总是记不住?
  (2016年9月)

  奉命刮胡子

  “爷爷刮胡子!”
  每天早上,孙儿都来亲自指挥这项清扫工程。
  电须刀“乌乌”响过,我的光洁,他的快乐。
  “放好镜子。”好的,我把镜子放回高处。
  “清理干净。”好的,我用刷子把毛屑扫进垃圾桶。
  没有人教过这些工序,他见过一两次,就会烂熟于心。
  你刮胡子吗?我问。“我没有胡子,爸爸有。”
  可是爸爸无法听到他的号令,一早就出门上班去了。

  有一天,还等不及他的命令,我就把胡子清除了。
  “爷爷刮胡子!”他照常履行他的职责。
  我让他摸干净的下巴,请求减免这一个程序。
  “还要刮。”这位两岁多的长官,一点也不肯通融。
  有什么办法呢?我只得装模作样又刮了一次。
  电须刀“乌乌”响过,我的无奈,他的欢心。

  ——虽然他的强迫命令有点霸道。
  但对这种讲卫生的号召,我也乐于服从。
  (2016年10月)

  沙 滩

  我与孙儿来到海滨公园的沙滩。
  海好大!
  水好深!
  沙好多!
  风筝好高!
  人好多好多!
  太好玩了!
  说得出的词汇太少了。不过两岁又四个月的孙儿,已足够表达他的心情。
  举手欢呼,用脚踢着沙子,追着用小手枪喷泡泡的小哥哥,奔跑。
  美好的世界。无忧无虑的童年。尽情的欢乐。简单的幸福。
  而且,全都免费。
  这一切,离我已很远了,离他是那么近。
  但愿这纯净的世界、纯净的心灵,永远陪伴着他吧。
  此时,海浪拍打着,也洗刷着我的老眼。
  还有,并不想老的心。
  (2016年11月)

  穿衣服

  天气转冷了。孙儿早知道,因为妈妈给他加了衣服。
  小狗也知道天冷了,它在毛衣外面又加上布衣了。
  小树也知道天冷了吗?是谁给它穿了稻草衣服呢?
  见到街边停靠的汽车,他高兴地发现:“汽车也穿衣服啰!”
  可是,那些在街上跑的汽车为什么不怕冷呢?

  面对这个有趣的问题,我只能这样回答:
  “只有不动的东西才怕冷,活动起来就不冷了。”
  两岁四个多月的孙儿,于是屁颠屁颠地跑了起来。
  “我会跑步,我不怕冷!”
  (2016年12月)

  孙儿的火车

  孙儿的火车,是一条用塑料板块连接起来的长龙。
  车头是一块,一节节车厢是许多许多块。可以装很多人,很多货物,和很多梦想。
  没有铁轨,照样在地板上开行。随时出发,又随时到达。
  不过他不会把车头与车厢连接,他只会拆散。
  想开车时,就让爸爸、奶奶接起来,一条长龙让他任意驰骋。
  不想开了,就随手拆开,让车厢散落遍地。

  一天,一位小姐姐到家里作客。
  心灵手巧的姐姐,一会就把火车长龙接起来了。他想同弟弟一起开车,弟弟却不想。
  他竟把火车一节一节拆了下来。
  眼看亲手接起的火车遭到毁坏,姐姐伤心地哭了。
  弟弟没有眼泪。若无其事的弟弟,只会流鼻涕。

  姐姐四岁了。她已懂得建设的艰辛,破坏的可惜与可恶。
  我的孙儿两岁半。他还不知道有些灾难,会毁在自己手里。
  (2017年1月)

  允许他说“是我的”

  好吃的东西,“是我的!”好玩的东西,“是我的!”
  甚至别人的东西,只要到了他的手里,照样“是我的!”
  似乎整个世界,都是我这个两岁七个月的孙儿的。
  嘴里嚼着香喷喷的饼干,奶奶试探地问:“给我咬一口好吗?”
  “不给。”奶奶假装生气了:“小气鬼!”
  手里捧着吐彩球的泡泡机,小朋友羡慕地问:“让我按一下好吗?”
  “不好。”小朋友们一起嚷:“小气鬼!”

  我也曾叫过他“小气鬼”,也曾写过这个“小气鬼”。
  现在我不会再这样叫他了。这是听了育儿专家的劝告。
  这是幼儿的物权意识敏感期。她说。
  不要同他较真,顺着他,再找机会去引导。

  在他同小朋友玩泡泡机时,我让他同别人的小飞机换着玩。
  “好东西可以交换,应该分享。”我说。
  玩完之后,又相互换了回来。
  “这叫归还。”我说。“你的还是你的。”
  物权意识应该保护,分享意识值得提倡。
  这一点,他还不懂。不过我懂。
  慢慢的,也得让他懂。
  (2017年2月)

  拱 动

  我想睡觉的时候,孙儿却不想睡。
  平躺在床上,整个中午都不得安稳。
  不停地翻来覆去,不断地拱动身体。
  一会用手摸我的脸,一会用脚踢我的肚子。
  一会双手紧紧揽着我的脖子。
  “你到底睡不睡?不睡就抱你出去。”
  把他抱出门外时,我的恫吓似乎生效。
  他不愿一个人呆在门外,选择了愿意睡觉。
  于是,重新躺下来。
  不过,他的拱动又重新开始。

  有什么办法呢?
  虽然长到了两岁八个月,但毕竟仍是幼儿。
  我把午睡当作必须的享受。
  他把拱动当作必须的游戏。
  (2017年3月)

  

  化痛为笑

  孙儿兴奋地跑在我的前面。我假装追不上。
  两只手乱摆,两条腿似跑似跳,小屁股一颠一颠。
  他的动作很可笑。
  突然,他一下子扑倒下来。我不禁“呀”了一声。
  没有风,不是让风吹倒的。没有雨,不是让路滑倒的。
  他自己把自己撞倒了。
  两岁九个月,随时可以晃倒的年龄。

  我赶紧跟上去,用目光把他扶起。
  只见他的嘴扁了一下,却没有哭出来。
  很棒!我说,并伸出了大拇指。
  似是心领神会,他跟着双手把拇指举了起来。还说:两个。
  这样真好。我想。
  不用靠饼干,也不用靠酸奶。
  他自己也可以迅速就转移了——
  别人看不见的痛苦。
  (2017年4月)

  固 执

  妈妈的椅子,爸爸的,奶奶的,爷爷的,太婆的椅子。
  全家的座次,都让小孙儿摆定了。
  不能更改,更不能坐错。坐错必须改正。
  不然就要以哭喊相威胁,直至服从为止。
  进楼门必须由他刷卡。
  入电梯必须让他按楼层。
  爷爷刮胡须,要听他的口令拿须刨、对镜子才能开始。
  饭前要洗手,每个人都得接受他的催促,还有监督。
  不然的话,所有程序都得重新来过。
  都要按他认定的次序与条理进行。
  真是的!固执得可爱,固执得可笑。

  爷爷的书房,他认定不能让太婆进来。
  他随时警惕:“太婆不要来爷爷的地方。”
  我说,欢迎太婆来,太婆什么地方都可以来。
  可是他不答应,他总是要推太婆出去。
  要是太婆跌倒就麻烦大了。我很担心,他却不懂。
  90岁的老迈,果然敌不过一双两岁九个半月的手。
  有一次太婆被他推倒在地起不来,把他吓得手中无措。
  气得我一把抓过他的小手,打了几下:“还推不推?”
  “不推了。”他的承诺只在两分钟内有效。
  太婆再次走进来时,他照样用手去推。
  真是的!固执得可怕,固执得可恨。

  “这不叫固执,这叫秩序感。”
  幼教老师一席话,带来了一个新词。
  它是孩子与生俱来的礼物,大人不应随意去伤害。
  哦,这对我,确是一个极大的课题:
  好的秩序,怎样让它形成与巩固?
  坏的秩序,又该如何引导与纠正?
  (2017年5月)

  条 件

  看到旁边有一罐椰子汁,孙儿就不肯吃饭了。
  “我要喝!”
  奶奶说,先吃完饭才能喝。
  “不吃饭就不给。”
  一个要喝了才肯吃饭,一个要吃完饭才给喝。
  互为条件。
  面对一大碗饭,也许觉得目标太遥远吧,孙儿竟哭喊起来。
  僵持的局面似乎不好收拾。
  爸爸想出了一个对策:
  “吃一口饭,才给喝一口椰子汁,好不好?”
  哭声立即休止,一边抽泣,一边吐出个“好”字。
  一碗饭很快就吃完了。当然,椰子汁也喝得津津有味。
  看完这一幕戏的我,忽然也悟到了一点什么。
  (2017年6月)

  入园第一天

  婴国三年的生活,要告一段落了。
  可是,整天吵着要上幼儿园的孙儿,第一天就说话不算数。
  我与奶奶把他交给老师,他却哭喊:“奶奶不要走!”
  “下午奶奶会来接你的。”我递给他一句郑重的承诺。
  但他迫不及待,嚷着:“现在就要接!”
  老师抱起他,他却抓住奶奶的衣角,怎么也掰不开。
  只好板起脸来:“再哭,奶奶就生气了。”
  “奶奶不生气!我不哭啦。”一边说,一边还在抽泣。

  站在一旁的我,一时竟哭笑不得。
  赶紧转过身来,我的神情,怎么也不能让他看见。
  (2017年9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更多 |
作者:阿敦2010 时间:2018-01-06 07:33:02
  电须刀“乌乌”响过,我的光洁,他的快乐

  应该是“呜呜”吧。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01-06 18:16:33
  天伦之乐浓的化不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