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聚会】 H.K.黄纘有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7-12-25 19:31:48 点击:50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逝去的聚会】
  有錢選代表,生活淡然,可塗鴉,怀念刹那的芳华。歲月無情,人間卻有情,"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開又一年"。
  1998年,我在洋行做事,負責技術層面的工作,下面vendor廠不少,故經常移船就磡,北上跟進。有時經澳門進珠海,或者經東莞赴珠海,車上:
  "塞个袋在左右車門的兜里,讓他老婆發飆!"有人提議。
  "你班死仔,搞野呀? 想将我files整花啊?事頭婆搜到,死紧!"珠海老闆幾乎彈起。
  看他莽撞般的肉紧,大家笑!笑!笑死了!
  老闆?老闆也是人,不在公司里時,忘了不苟言笑。
  到廠:
  "亜強(主管經理)!Alan來啦!有啥奇难雜症拿出來"老闆嚷嚷。
  這技術工作真是在刀尖浪口上謀生活,果真窩囊,必被老闆橫腳掃出公司。高明的人,非自己了得,而是善於集中别人的智慧,别買櫝還珠。
  "Alan,我讓你見識、見識。"顧老闆用車載我往拱北桥上,我的天呀,桥欄两傍,密密麻麻都是靚女,眼珠兒似乎会說話,充滿着期待与温情,誰人進此禁區,必認定水土不服。
  "嚇到你啦!?"
  "只恨光陰苦短啊!"
  其時,各地美女湧來珠海,想偷渡赴澳門發掘謀生,不成,便流落珠海。現在? 一早就清場啦。飯後,例牌卡拉OK,其時叫得上名序的場地僅一二,廂房很少,唱累了,便潛出大廳,看人跳舞。
  "Alan,那是俄羅斯來的!"
  也是,看她舞步輕盈,苗條笑容,鼻樑子高耸,难為她,要來就來廣洲、东莞嘛,何來珠海?
  "過不了澳門!想要跟她舞两圈嗎?"
  "免了,鳮同鸭講,模廠的老闆娘座在哪呢,赦免了吧!形象要紧"!
  他們都是Macao(澳門)班,從澳門將廠移來珠海,見慣了裸体table dance和金魚缸大世面,不當回事兒。
  有時,在珠海計議完畢模具,又要轉赴中山,老顧与陳老闆合作,廠子在板湖,有五、六十畝,第一次巡視該廠時,是坐在車上轉:
  "這是噴漆車間、這是啤塑廠房、這是生產Lines(缐)廠房、這是成品倉、這是塑料倉……"由 得他一一如數家珍。
  反正就是不下車,完毕,掛上大小水槍返港(他們的產品),拿了也是白拿,一直沒机会拿去海边显威,試身手。
  去板湖的路边,有幾家農莊式的食肆,大大的牌子在吹捧着拿手菜式,有两家始終難忘,一是山水豆腐,僅一滑字。什麽山水?山水所含的大腸桿菌最多,叫濟南泉水豆腐差不多;一是禾花雀,僅一脆字,經牙齒起動,聴得出雀骨咬爆的声响!
  在東莞的長安某廠,入夜,駕駛包伙食頭頭的車,亂窜,他决非善類,一挨老闆拖數(三千工人的伙食),他便請我在他老闆面前美言幾句。他很会擦鞋,即使長統靴,也擦的入肉。當我們K歌時,他便閃了出去,拎了两大袋的水果回來,大家唱至喉急喉乾,也可潤潤。我学車還是生手,一次,汽車死火拋錨,Call來一班死党過來推車。
  "Alan帮手!"
  "放屁!我是巡撫,有巡撫推轎子的嗎?還有王法?"
  大家笑的推不動車子,待車子的屁股泵了幾縷烟。
  我又继續上路,学車!
  郑×玲的老爸在虎門的北柵,有間好大的廠,他跟我老闆是競争對手,大家心照不宣,都是從老外那里接生意。他是高手,智商特高,將一幅与我老闆和老外的合照,悬掛在當眼的地方。
  "他能大方的將這幅像掛出來,可見他長袖善舞,智商过人。"我稍声跟老闆說。
  鬼佬有一共通的性格,恨死金手指,篤人背脊,打小報告的人。假如是生意氛圍中人,他会十分小心,倘若是下屬,只有祝你好運了____必被炒魷無疑。我老闆十分明白箇中因由,時時提醒我們别踏过红缐。是故,看到别人當老闆,自己也想意興闌珊。要秤秤自家的IQ,是否英明神武?智商到位?斤両若干!别学人炒股,炒至當股東;学人包二奶,包到當老公!
  【红顏漸老歲月催,白髮憔悴兒女債】
  2017.12.24.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7-12-25 23:39:27
  夜读,点赞
作者:王辉俊 时间:2017-12-26 13:56:59
  拜读。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7-12-26 18:17:37
  ____覆@钟爱今生:
  末尾那句:【别学人炒股,炒至當股東;学人包二奶,包到當老公】!可文苑打出來卻走樣了!何故?
  這句流行的口語,十分經典,炒股是:周立波進去,周扒皮出來;巴菲特進去,扒了皮出來!資金給套住了,動彈不得,成為蟹貨,意即坐艇____成了股東了!包二奶呢,纯屬婚外情,搞搞新意思,調劑調劑,卻包至二奶登堂入屋,自家成了老公,失去了包二奶的原意!失敗!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7-12-27 15:30:30
  ____覆@王煇俊︰
  金梅在「孙犁书話」的后記中寫道:【要想成為一位风格穎异的作家,除了獨特的生活經历和性格才情,還要有渊博的学識】。我倆樣都做不來,權且將经历呈現,博取閑時回眸一笑罢矣!問好!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7-12-30 21:33:58
  【逝去的聚会】1,【釣泥鰻】
  "梦中身是客,悠遊天地間。"
  八、九十年代,改革剛开放,100港元兌換人民幣120元,真天之嬌子也。促使港人湧往內地消費炫富,惟恐苏洲過后無艇搭,那似今天成了港燦。其時,港廠争相搬往大陸,有如燈蛾扑火。我赶上這大气候,注定要頻頻回內地跟進工作矣!
  过了罗湖桥,抬頭望望,盡是明星(靚女人)。那边廂,守望的是載着皇冠的女人____港幣;這边廂盼望的是賽金花(情人),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____相会,走到一起來了,今夜要闹元宵矣!好錶劣錶,時間是一樣的,只有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様。
  初初,上边的廠七國咁亂,那有闲錢買車?我們惟有前往武警宿舍的大院"釣泥鰻"____自己找伴,凑足三人,包部的士前往。大院里盡是技術人員与老闆,一次生二次熟,大家都說得上公司的名,夠人數上車,掦長而去!
  也許,大家以為我語無倫次,在侮辱你們的智慧,編織個沒人信的故事,騙人!非也!其時,港人目標大,均是被人打劫的對象,有人單獨包部的士上廠,半路上,已被人洗劫一空。由是,大家结伴過岗。都是开廠老闆惹的禍,接單是港幣,出糧是人民幣,要挾帶紮紮鈔票赴廠,成為目標,殃及池魚不是?讓人錯把馮京當馬涼,人人自危。
  其時,那有兌換店?銀行兌換也限制。你有政策,他有對策,用錢能解决的問題不算問題,因事設人,自然有人鋌而走險,賺些繩頭小利。廠內一個電話过去,稍後,一個亜嬸施施然拿着個掛包來廠,一手交支票,一手拿錢,互換有無,真神!
  開荒牛真累,【誰知盘中餐,粒粒皆幸苦。】
  2017.12.30.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