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蔡旭散文诗月历(下) (六 章)(转载)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7-12-24 07:57:54 点击:38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7蔡旭散文诗月历(下)
  (六 章)

  你是这样的城

  在地下三米,是你清代的城。在地下五米,是你明代的城。
  在地下六米,是你金代的城。在地下八米,是你宋代的城。
  在地下十米,是你唐代的城。在地下十二米,是你魏国的城。
  八朝古都,黄河水七次灭顶。
  一次次重建,一次次淹没。
  被黄河悬在头上,一座灾难的城。

  在魏城上面,是你唐代的城。在唐城上面,是你宋代的城。
  在宋城上面,是你金代的城。在金城上面,是你明代的城。
  在明城上面,是你清代的城。在清城上面,是你现代的城。
  几千年来,多少次死而复生。
  一次次淹没,一次次重建。
  把废墟踩在脚下,一座不屈的城。

  一层层埋下的,是历史的泪。
  一次次站起的,是城市的魂。
  生生不息,与历史齐头并进。
  永不言败,一座百战百胜的城。
  (2017年7月)

  电白有座罗城井

  我知道广西有个罗城县,仫佬族聚居的地方。
  不知道广东电白庄垌村却有座罗城井。
  更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座罗城井。
  幸好井边的古碑知道。
  明代弘治年间,庄垌人黄廷圭在罗城当了五年知县。1499年,黄母病逝离任归里守孝,“罗城士民数百泣送,并赠金千两,但黄坚决不受”。
  于是罗城人“凿石栏井口,相率百余人,自罗运电,不惮远涉之劳,在庄垌就乡居之旁,掘地及泉,砌成一井,名罗城井”。

  这一天,我站在罗城井边,望着井水思念。
  我不知道五年间他在罗城做了多少好事,才被人称作“黄天平”。
  不知道这一百罗城人,轮番扛着这石栏井口,如何餐风宿露,跋山涉水,才走过了两千里路云和月。
  更不知道要有多深的感恩之心,才能催生如此震天撼地的举动。
  幸好这座500多年前的老井知道。

  人心似水,罗城井就是一面明镜。告诉着——
  有的人,隔着千里万里,也会有人追捧。
  隔着百年千年,也会被人想念。
  (2017年8月)

  蝴 蝶 谷

  我没有去过蝴蝶谷。它在墨西哥,离我的愿望太远。
  只是读到它的图,就令我深深震撼。
  成千上万只,十万百万只,千万亿万只王蝶,在这里欢天喜地开同乡会。
  铺在山谷,一片片争奇斗艳的鲜花。
  仆在树干,一棵棵五彩斑斓的奇木。
  飞在空中,一朵朵遮天蔽日的彩云。
  一幅波澜壮阔的锦绣图画。
  一派倒海翻江的壮志豪情。
  每年11月到次年3月,这片温暖如春的山岭都会呈现如此奇特的场景。
  世界八大自然奇观中绝妙的一景。

  据说,它们来自5000公里之外。
  跨过加拿大,穿越美国,来到墨西哥,一次不带护照的飞行。
  可见即使如小小的王蝶,也有心中的圣地。
  有它的诗与远方,它的光荣与梦想。
  在漫漫的旅途上,它们餐风宿露,风雨兼程,飞行5个月。
  而它们只有9个月的寿命。
  意味着,没有一只王蝶,能够完成回来的旅程。
  迁徙的全程,经历两代王蝶的生与死。
  它的第二代,才能回到北方的故乡。
  一代代,就这样越冬栖息,繁衍后代。
  一年年,演出着惊天动地的活剧。

  捧着蝴蝶谷绝美的画面,我久久无法释手。
  我知道,我的震撼不仅来自这场壮观的演出。
  更来自,它们不惜生命地奔赴的历程。
  (2017年9月)

  读视频“母驼喂乳”

  这只母骆驼,竟不肯为它生下的幼驼喂乳。
  是的,它不愿,因为它不会呀。
  不只是它,许多母驼的第一次都是这样。
  这时,马头琴来了,女歌手来了。
  两根琴弦就是两条小河,带着深情从草原上缓缓地流过来。
  歌手一边抚摸着母驼,一边用悠长的歌调,唱响了悠远的回忆。
  那是劝奶歌,那是母驼小时候听过的歌,母亲给它喂奶时耳边响起的歌。
  听着听着,母驼的眼角,竟淌出了泪水。
  神奇的力量,音乐的力量,更是母爱的力量。
  母爱传承了,母爱苏醒了。
  于是,母驼亲近了亲生儿,幼驼仰起头,尝到了母亲的甘露。
  喂乳成功,母驼就会照顾自己的幼儿了。

  一个庄重的仪式。一堂内蒙古牧民用琴声与歌声传承的课程。
  感动了骆驼,感动了牧民,感动了读者与观众。
  感动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就这样申报成功了。
  我对着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
  看见了远去的母亲,她带泪的眼眶,湿润了,我的眼眶。
  (2017年10月)

  惊见“鱼吃飞鸟”

  都说天空任鸟飞,怎么这些鸟飞过海面,突然就消失了?
  都说海阔凭鱼跃,难道它能够跃出海面,吞食飞鸟吗?
  谁听了都难以相信。
  当然我也不敢相信。
  最初,一位导演听一位渔夫说起这个奇闻,也没有相信。
  后来,五人摄制组,800公斤拍摄装置,守候好几周——
  在塞舌尔一个偏远的环礁,才有了这段“鱼吃飞鸟”的视频。

  我见到平静的大海上,一群乌燕鸥在海空中翩翩起舞。
  它们只知道歌舞升平,不知道哪一天会有战争降临,不知道居安思危这个成语。
  这时,训练有素的珍鯵鱼群正在水下巡逻,核潜艇一般游弋。
  在乌燕鸥掠过海面的一刻,突然,珍鯵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把乌燕鸥一口吞没。
  没有惊呼,没有惨叫,一切都来不及。
  一只乌燕鸥被捕食了,又一只乌燕鸥被捕食了,一群乌燕鸥顷刻间烟消云散。
  海空中,只飘荡着一些美丽的羽毛。

  我目瞪口呆,看到了这惊心动魄的场面。
  世界太奇妙了,世间又太残酷了。
  在这弱肉强食的法则后面,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有多少成王败寇血泪史?
  我就奇怪了——
  那些珍鯵,一定有它们的父兄一代代言传身教,并长年月累、反复磨练,才拥有这惊世骇俗的绝技的吧。
  而那些乌燕鸥的祖辈,为什么不给它们的子孙,哭诉这一幕——
  血的教训?
  (2017年11月)

  听人讲李纲在湖光岩醉月

  我来到湛江湖光岩是白天,只能听人讲李纲与湖光岩的故事,无法同他一起醉月。
  这个面积2.3平方公里的世界最大玛珥式火山湖,现在是世界地质公园。
  它是14—16万年前由平地火山爆炸后冷却下沉形成的,有世间少有的湖光山色,也有世间罕见的神秘现象。
  湖边落叶遍地,但湖中却不见一片树叶。
  水里多有鱼虾龟鳖,却偏偏没有青蛙与蛇……
  我想,这谜底,也许李纲知道。
  公元1129年,南宋宰相李纲因力主抗金被贬海南,途经雷州时,应楞严寺释琮大师的邀请到湖光岩游玩。
  正值中秋月圆之夜,李纲和释琮大师在岩壁旁品茶。
  皎洁的月光映照湖面,流光溢彩,湖水与岩壁交相辉映,犹如仙境。
  茶不醉人人自醉,他是被月光所醉,还是被湖光所醉的呢?
  眼光为月光所澄明,襟怀让波澜所荡漾。他激情难禁,挥笔题下了“湖光岩”三个苍劲的大字。
  要是我早生800多年,我也会在月光下为他鼓掌。

  “湖光岩”的名称就由此而来,流传至今,周边还存在湖光村、湖光镇。
  我看见,他写下的“湖光岩”三个大定,刻在高高的岩壁上。
  看来,也不必后悔白天来到这里。
  因为无论是白日还是月夜,湖光岩都在。
  李纲的题字与李纲的故事,都在。
  (2017年12月)

  蔡旭,1946年生,广东电白人,长居海口,现居珠海。退休报人,不退休散文诗人。出版散文诗集《蔡旭散文诗五十年选》等28部,散文集、短论集9部。

  (《中国魂 散文诗精粹》2017年12月23日首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7-12-25 23:41:55
  夜读,问好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