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境(八首)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16 15:18:25 点击:107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作者注:之前这八个诗曾单独贴过,现在将它们整合,成为一个整体。喜欢的诗人朋友可以看看,指正。)



  【1】

  月亮挡住逃亡者
  街道像蛇一样伏击
  阴影,那香甜的蛋糕

  伤害都在夜里
  黑暗和路灯各执一词
  那些语汇的盐巴

  风弯腰的时候
  风落脚的小巷子
  每一扇门都像是永诀

  长在围墙上的玻璃
  像鲨鱼暴怒前的牙齿
  我听到梦咔嚓的断裂声

  【2】

  灯火,这长明的红宝石
  搁在天空之镜——庭院的脚底
  长夜,就这样由液体变成固体
  作为下水道的血管,卍解着
  企图砍开黑暗的沉默,而心脏
  像老鼠一样绝望地
  发出地铁的嘶吼

  世上最学术的含蓄
  就是眼前这条臭水沟
  它一头撞在城隍庙的山墙上
  一丛青竹,是人鬼未了的情结
  其魂起伏如切分音
  其魄被绷成了皮鼓

  那口古井仍在抽搐
  月亮仍在用水洼洗脚
  就这样,思想的凶多吉少
  让星星眯缝着眼睛沉睡

  【3】

  塔松跳起黑色芭蕾
  与芭蕾同伙的杂货铺前面
  灯光薄如蝉翼

  百叶窗寻找着失踪的街道
  乌云在擦拭新贴的广告之后
  就用喇叭花喊口号

  一名男子背影如刀
  他手中的书籍举着刀斧手
  砍断脖子前虚张声势的庄严

  那铁桥再也跨不到对岸
  失足的彩虹将鞋子丢在白天
  晚灯吹箫,那半圆的敌意

  繁星是产卵者最后的杰作
  被强拆的天空像狼狈相拥的真理
  又像享虐者形而上的爱情

  【4】

  风被稀释。影子
  被一条偏僻的巷道钉在墙上
  黑暗微笑着搂紧被它刺死的招牌
  穷人点灯
  燧石的后代放火

  知了刮除了高腔中的脂粉
  休止符也散发着桉树叶
  那腐臭但丝丝入扣的气息
  血红的蝙蝠在旋转中
  成为被诅咒的发热体
  细腰的城乡结合部
  倒悬在它们的底线上

  于是,被眼神灼伤的事物
  将发炎的子夜当作一个习惯
  或越老越妖冶的婚事
  唯有青铜雕像的额头上
  那轮朝圣者的月亮
  从尸体升格为猫头鹰

  一个俯冲
  一镜头神秘的残忍

  【5】

  灵感带来了黑暗。天边
  如滚过的一只线团
  带着遥远却可企及的无望的闪烁
  适合离别,犯罪
  或伪装的抑郁

  像一张硫酸纸
  四十度的高温塞满了蜡的特质
  蚊子的狐步舞甲骨文般城府极深
  无论是城市,还是乡下
  都有它们呜呜作响的爱情
  窃窃私语的仇恨
  让钉在书架上的历史
  指事字一样
  被自己的符号否定

  涵洞里,拾荒者沉睡
  与口水一起流淌着
  没有梦时那一脸酸臭的满足
  过路者在那时成为苍蝇
  追逐着化石里的脂肪
  或一场被预言早已判决的审判
  只有拾荒者和他们的同类
  通过呼噜互相敌视
  哄抢彼此的贫穷

  今夜,擅长民族唱法的蝉
  从c3的绝顶坠落
  江河开始蜕皮,崭新的两岸
  尸体般精致,安静

  【6】

  灯火曾经优雅而博大
  如今如阴影绣在死亡的独臂上
  无数中的多数就在这里
  如光亮缠住的黑暗
  断流,失眠
  摇曳着水泥的规律性

  阡陌如闪电
  苦难的花朵从天空开始
  落座在用情诗跟苍老作交易的中心
  少数中的少数已然离去
  你手心下雨
  你如雷的佛缘吹过用风建造的宫殿

  死亡是伟大的背叛
  存在中的虚无摊出了最后一张牌
  这是炫耀桃红色肉体的秋夜
  记忆腐烂,道路跳下悬崖
  你从猫头鹰眼里读到了铭文
  挽联一般松了一口气

  【7】

  毛笔用碳素故弄玄虚
  宣纸压出腐竹的香气
  日晷再也搁不下潦草的白昼
  入夜的秋分阴阳不均

  村庄躲得很远
  像抱着风沙等死的老人
  每一条道路尽头都是窗户
  灯花叩首谁用白骨敬酒

  某扇铁门在后半夜打开
  总有秘密像锁或镣铐
  月亮撞碎了玻璃
  盗梦的人黑白两清

  乡愁又起,这些含蓄的谎言
  让古老的遗忘锦上添花
  那些囚徒般的沉默
  只换来秋虫的私语两阙

  【8】

  这是最后一夜
  风很沉,晚月一升起就已坠落
  悬望者像火柴嗤地一声
  这火如溶液,如金属的属性
  在希望破灭时对灰烬
  绝望的赞美
  而犬吠一直在泄露
  每个忠贞者绝世的忠贞
  终将在忠贞里
  被抹杀

  愤怒倒进酒杯
  善恶不可交谈,却能互换角色
  借酒发疯后,人们
  走向忧愁,夜色像薄绢依旧冷
  半宅秃头的灯笼
  半肚子文学的下水
  早已互不相欠
  而阡陌割裂的天空
  将延续它透明的敌意
  和失败者古老的背景

  这是最后一夜
  大地翻过身去,江河蜷曲
  如街边弃婴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7-12-16 15:24:09
  红脸伺候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16 15:35:48
  @钟爱今生 2017-12-16 15:24:09
  红脸伺候
  -----------------------------
  非常感谢钟爱仁兄的支持,远握!
  另外,麻烦兄弟将“称为一个整体”的“称”改为“成”,谢了。
作者:黄永棠1 时间:2017-12-17 07:46:59
  不愿思考的诗句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17 12:44:58
  @黄永棠1 2017-12-17 07:46:59
  不愿思考的诗句
  -----------------------------
  问好!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17 21:52:27
  @persuasikckc 2017-12-17 15:57:39
  三生石前,埋葬了谁的诺言?
  -----------------------------
  问好!
作者:黄永棠1 时间:2017-12-18 07:35:58
  海南许多的文化人是值得我学习,地方确实落后了,经济跟不上,但都写了好多好文章,佩服! !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21 21:50:50
  @黄永棠1 2017-12-18 07:35:58
  海南许多的文化人是值得我学习,地方确实落后了,经济跟不上,但都写了好多好文章,佩服! !
  -----------------------------
  我不是海南人,但很想去海南生活、工作,不过,估计我和海南人合不来。
  你向他们学习吧。
  问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