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

楼主:清荷99abc 时间:2017-12-15 19:37:47 点击:58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晃又是一冬,冬天是一个蛰伏的季节,然而也正是这个时候,我往往爱沉入思考,思考人生,思考过往,当然少不了对故乡又一次的相思沦陷。掐指算来,生活在辨不出四季的海南岛已有十多个年头了,而冬天对海南岛而言,仅仅是四季中的一个概念而已。如今的我,随着年龄数字的不停变换,心态也似乎苍老了许多,而爱人一声声“老太婆”的叫,真把我叫成了老态龙钟,也难怪最近总有一种人老多忘事,唯不忘相思的慨叹。时常怀念故乡飘雪的冬天,那种痛快,那种酣畅淋漓,南方人又怎能体味的出?
  记忆中,我的童年并没有象现在报纸新闻中看到的偏远农村孩子的那种苦哈哈,在我们农村,每家每户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三餐家家无外乎就那几样,要么稀饭就馒头要么面条就馒头,不同之处也不过张家的稀饭中米粒多一些,而李家的花卷馍中白面比黑面多一些,仅此而已。正是这种心有灵犀,让人与人之间少了“人比人气死人”的尴尬,也就没有了为争一雌雄而拼个你死我活的艰辛,邻里乡亲相处的是那么的融洽。
  对生产队的印象也仅有几个小片断储存在记忆里,而每天晚上拿着记分本去队里记工分这件事倒是终身不忘,不知因为我在姐弟中排行老二还是其它原因,我至今也没想明白,可父母就是把记工分这一任务交给我,而且是无条件的服从。我的双腿看似又金贵,总不愿意接这个差使,为此不知挨了老父多少扫帚的打。而到了瓜熟的时候,一听说要分瓜了,我就比任何一个人跑的都快,总能在第一时间提着萝筐跑到地头。那时分瓜是按人头分,一家一堆,瓜堆旁边的地上写着户主的名字,家里有老人的,生产队也会顾及到,总有几个我们称作“老面瓜”的大甜瓜放在瓜堆旁边。老面瓜无需用牙咬,进了嘴就等于水到渠成。如今,对那时的瓜味也只能在回忆中体味了,不知是现在的嘴刁了还是瓜变了味,总之那种吃在口中甜到灵魂的感受再也找不回。
  当记忆到了冬天,敲击键盘的手就再也停不下来,太多的深刻印象争先恐后地涌出,唯恐被遗忘。现在也时不时从电视上看到老家哪里哪里又下雪了,从播报的镜头中,怎么也震憾不了我的灵魂,因为儿时的漫天飞雪,已覆盖了我所有对雪的记忆,那没膝的大雪,也是足够热情,让你无睱顾及记忆之外的其它印象。记忆之中,雪总是在不经意间,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已是银装素裹了,雪落得很轻,在它的感染下,大自然的一切也变得安静起来,那种白茫茫真的是“天和地之间,已经没有了空间”。而首先来开拓空间的,当然还是那些大人们,他们总是用一把铲子,把屋与屋之间,房与房之间铲出一条条小路来,古人说的“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事在我对儿时雪的记忆中是查寻不到的。铲出的多余的雪,也会在他们的妙手之中三下五去二垒出一个雪人来,而雪人的帽子,鼻子眼等的搭配,自然而然就落在我们这群孩子身上,没有模型,没有条条框框,我们随心所欲地发辉着想象力,雪人的美与丑完全由我们操纵,那种由心的欢笑,总时不时抖洒树上的落雪。打雪仗的呐喊声,也彻底撕毁了曾经的那份宁静,那童稚未褪的笑声,说他是天籁之音也不为过,因为父母的眼神中早已泄露了答案。
  下雪的时候,最难过的应该就是那群小麻雀了,大雪封了它们赖以生存的食物,它们在雪地上飞来飞去,只为解决温饱,并力争扛过这个冬季,孰不知,顽皮的我们,已开始对它们虎视眈眈,一个计划很快就制定了出来。我们找来一个大的竹子编的锅盖放在空旷的雪地上,罩在用绳子绑的小木桩上,并在锅盖下的雪地上撒下麦子,而我们则躲在屋里,把门虚掩,留不大不小的门缝供我们观察外面的动静,一切的喧哗嘎然而止,只能听到外面麻雀吱吱喳喳的叫声。当然,麻雀也不是等闲之辈,它们先飞进一只探个虚实,接着会两只三只地挺进,而我们屏心静气,心态也是如此地淡定,手中的绳子一动不动,它们小小的伎俩又怎能骗得了我们,我们的聪明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待它们试探告一段落,成群的麻雀从树上一跃而下,很快占领了锅盖下那不大的地盘,这时的我们只需猛拉绳子,当然是要迅速的,那一群麻雀也就会被一网打尽,一顿丰富的美餐当然也就是后话了。
  在农村是春种秋收,冬天是比较闲的了,这就催生出了农村的戏团,一到冬天,准会在村头搭个戏台,唱那么几天,而戏子也是我们土生土长的本村人,生旦净末丑也真被他们演绎的鲜活,台上人疯癫,台下人痴傻,或哭或笑,真的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听久了,几个经典的片段也被我唱的有声有色,为这,我还被二叔带着客串了“卷席筒”里的一个小角色,也就是这个客串,成了我一生在别人面前炫耀的资本。
  说我年少轻狂也好,不懂天高也罢,然而也就是故乡这一片小天地,让我有太多的欢乐可寻,几十年过去,也习惯了城里的喧嚣,习惯了小车不倒一直推的革命热情,当把生活过得自认为象个生活的时候,也拥有了曾经想拥有的那些物质时,稍一松弛,却蓦然发现,心的一半还在故乡,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那些故乡的记忆里,是故乡投我的影子到无尽远处,走了这么久,记忆也被岁月拉长,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随着岁月一起穿行了。
  回望过去,记忆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纯静,那么的缩微精致,那戏曲的调子对我们农村人来讲永远是平仄的,我也时常感慨:曾经是那么的向往大海,如今与大海朝夕相伴了,才发现记忆中的故乡虽没有大海的色彩,但它的色彩比大海的更纯粹,纯粹的近乎原始,也正是这原始的风貌,才时时刻刻诱惑着我,让我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寄托在哪里,丰满的生命又来自何方!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7-12-16 15:27:13
  赞,问好先生
楼主清荷99abc 时间:2017-12-16 18:59:11
  @钟爱今生 2017-12-16 15:27:13
  赞,问好先生
  -----------------------------
  您言重了,“先生”二字我怎受得起呀,还是“文友”二字听来受用。谢钟编对此文的欣赏,遥祝冬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