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梦里的仙境—昌化江入海口

楼主:曼行 时间:2017-12-03 22:48:30 点击:126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990年夏,我和赵老师带着各自担任班主任的两个班学生,登上距昌化江北岸几公里处的海拔460米高的昌化岭。向南向西极目远眺,远处的昌化江,象条白色的飘带,飘在原野上,临近西边的入海口,又分成了几条枝杈,烟波浩渺间飘进了大海,把我美醉了。
  20多年来,这条飘带,点缀着田园、人家(村庄),飘在我的记忆里,也飘在我的心里,乃至飘在我的梦里,宛如美轮美奂的仙境。
  因此一直向往到昌化江入海口,沿江直至海岸边,脚踏实地的踩住这条在我梦里飘动的飘带。
  今年(2017年)国庆节第二天(10月2日)上午,我与一个摄影爱好者陆老师,到昌化江入海口海岸边,这是我第二次到此地。我们驱车驶过一座简易桥。那确实是一座简易桥,将一排水泥涵管铺在江中,在上面浇灌水泥沙浆,桥稍微有些弯曲,桥面也不平,宽度只能容下一辆小车。陆老师说:这样的桥,我是不敢开(车)的。过了桥就是旦场村。
  海南省东方市四更镇旦场村,是昌化江入海口处的一个沙洲,也就是一座(南、东、北)三面环江(西)一面临海的小岛,据说原来叫蛋村,象个鸡蛋镶嵌在昌化江入海口。它是我母亲的故乡,我母亲于1935年在这里出生。
  昌化江是东方市与昌江县的界河。或许是考虑四面环水的旦场村,村北边的江比南边的江宽、深,且在南边江的南岸有旦场村的田地,还有从旦场村搬迁出来而形成的两个自然村:旦场园、旦场田(小旦场园),因此把村北边江作为界河,把旦场村划归东方市管辖。
  我只记得我在幼年时回过两次、青年时(在登上昌化岭之前)回过一次母亲的老家。之所以回得这样少,其中有一个客观原因:过江不易。在2004年政府在旦场村南边江建造简易桥之前,去旦场村有两种方式:涉水或船渡。在村南边江涉水,枯水期,水深处可淹及成人的膝盖,丰水期,可淹到胸部,水更大时,只能船渡。初次涉水,会时常感到心惊胆战,因为河床大都是柔软的沙,且凹凸不平,偶尔有石头、杂物,而且江水不是静止而是流动的。有个亲戚告诉我:“以前,旦场人过江,要把衣服脱光。要是一家人一起过江,男人走在前面,女人走在后面,规定男人不能回头看。”我说给别人听,几乎没人相信,认为涉水过江,怕衣服弄湿了,可以备一套干衣服,过了江再把湿衣服换下来。我个人以为亲戚告诉我的是真实的。有太多太多苦难深重的历史,那时很多人很穷,穷到什么程度?除了身上穿的一套破破烂烂的衣服,再无其它衣物。
  在口口相传的传说中,这片沿海地带的村庄,曾经多次遭遇海盗的蹂躏。我母亲曾对我说过,她见过有海贼(海盗)从海里上来,打人,抢东西。1939年末来了一群人,或许比所有出现过的海贼更为凶残,更令人恐怖。从简易桥过江去旦场村,远远的就见村边竖立着一座纪念碑。我们见惯了很多烈士纪念碑,但近前一看,这是少有的有关受害人的纪念碑:旦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1939年11月4日(农历9月23日),因旦场村民不肯出300块光洋去领取顺民证,侵琼日军在汉奸的引领下,包围旦场村,杀死村民93人,强奸妇女4人,烧毁民房38间,此系当年震惊琼崖的旦场九·廿三惨案。因钱杀人,很令人震惊,而一次就杀死了93个手无寸铁、毫无抵抗能力的村民,更是令人震惊。以往的海贼,上岸打人,抢了财物就跑。与海贼不同,日本侵略者上岸来,并不想跑,而是要占地当主人,还要把原地主人打跪在地上,当他的顺民。
  侵略者的法则,残酷且血腥。
  我第一次站在纪念碑前,也因此知道旦场九·廿三惨案的,是今年5月22日,而此时我母亲已故去16年多。1939年11月4日,当时我母亲尚属幼年,我不知道年幼的母亲会是怎样的惊恐?
  今年到昌化江边,意外的发现,江上的简易桥已经重建。
  2004年,政府用水泥涵管和水泥沙浆,在江上建一条简易桥,但在汛期,很快就被大水冲坏了,水泥涵管被冲得七扭八歪,桥面不平且有各种各样的倾斜,除非你有耍杂技的本事,否则无法在那样的桥上行驶小轿车。
  今年我看到的简易桥,是在原址上几乎是按原样重建的,我特地走上桥去,询问了村民,也亲眼看到了有小车开过去,于是我很心急,担心到了汛期大水会把桥冲坏,因此急忙拉上我弟弟,于5月22日下午驱车过桥,也就有了我第一次站在纪念碑前,第一次到昌化江入海口海岸边,遂了多年的心愿。
  以前回旦场时,也想去海边,但亲戚告诉我,从村里到海边,还好远呢。看见纪念碑旁有一条向西去的水泥道,我便想由此路驱车到海边,但路越走越烂、越窄,直到几乎走不了,只好返回村里问村民。村民告诉我们,从纪念碑向西走几十米,就拐向北走到村后水,到水边就有路一直通到海边。旦场人把南边的江称作村前水,北边的江称作村后水,说村后水比村前水大。之前我没有去过,我第一次见到北边的江,整颗心都为之一振:不仅江面宽阔,而且江边的滩涂居然是一大片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草地!
  这是一处天然的牧场,我们见到水牛、黄牛悠闲的漫步其中。我突发奇想:江,就象一支硕大无比的牧笛,流淌的江水就象吹动的气流,奏响了多么别样的绿野牧曲。
  四个多月之后,我第二次到此地,居然又见到一大群一大群白鹭,悠闲的陪伴着牛。啊,美丽的昌化江入海口,你总有我意想不到的美,撩动我的心!
  在江边有土路,可以驱车到海边。第二次到达,是在炎热的中午。我对陆老师说:“我第一次到这里,是在傍晚,我看见了美丽的夕阳。”
  昌化江向西流入大海。黄昏,站在未经人工雕琢而原生态的沙滩上,望着空旷的大海,你可以见到一轮仿佛是从远古飘来的夕阳,带着它绚丽的色彩,慢慢的沉入海里,仿佛是沉入到遥远的未来。
  有些缺憾的是,我难于静下心来,等着落日落入海平线,因为担心天要全黑了,驱车从简易桥过江,怕看不清狭窄的桥面有危险。
  陆老师说:“应该在旦场村过夜,才能尽兴。”
  是的,要想尽兴,应该在旦场村过夜,因为我还见过昌化江上的日出。昌化江流到此地,大抵呈自东向西的走向。清晨,你可以捕捉欣赏江上日出的丰彩。黄昏,你可以追逐品味江上或海里落日的余韵。在朝霞或晚霞的辉映下,昌化江是一条流金溢彩的江。
  昌化江,海南第二大江,从山里走来,走到它的尽头,竟然是如此绚丽多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曼行 时间:2017-12-04 09:02:31
  我喜欢以唯美且浪漫的手法写散文。
作者:朝闻道a2011 时间:2017-12-07 22:40:32
  内容有时候集中纯粹一点好,不要事事都要拉扯到历史上去,变的控诉和赞美总掺和在一起。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