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于心坎的花滕

楼主:乡情悠悠2012 时间:2017-01-10 11:59:16 点击:115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缠绕于心坎的花滕
  口 林颖

  恰逢感恩节,我悄悄溜进书房,凝神聚情,万千思绪随键盘滴嗒敲响,翻滚的记忆起伏着母亲慈祥的容颜。再痴痴盘点流逝的光阴,不知不觉,母亲离开我们已有六年了.......
  前几天牙子酸痛,吃不下东西,刷牙都酸得要死,连喝水都要小心翼翼的,拿个镜子一照才知牙龈红肿,紧胀,齿根须发炎了。一下子心酸泪涌,我真的老了,老成母亲当初牙痛的样子。
  小时候常常听母亲说牙子痛,总吃不了冰冷生硬的东西,那时候我总笑她。因为当时年纪轻,根本感受不到牙齿酸痛的疾苦难耐。在她面前我啃甘蔗像老鼠吃糖果,不用削皮一样吃得声韵婉约连绵。吃得旁听者都会淌口水。母亲看我吃这熊样不禁食欲倍增也想尝一口。我很乐意就为母亲咬小小碎块放碗里给她吸甜水。这种情景,跟现在咬给孙吸一样的甜蜜,只不过已是:心灵交集泪花缠绵的漫长轮回。
  母亲是一位良家妇女。 我以她为模严格要求自己,做人做事不愧对良心。记得 很小的时候,家里经济状况非常紧致,一般都没有什么积蓄,几个手头钱啥时候都压在她内衣口袋里不舍得乱花一分钱。父亲不抽烟,不喝酒,这几个臭汗钱都归母亲存放着,尽想多攒点为几个儿娶媳妇。忽然有一天,村里王奇大伯的父亲过世了,没钱买棺下葬,村里村外跑遍了都没人肯借钱给他,人们都怕他穷还不起。这时候,父亲正赶着牛杠着犁刚过桥头回到村口,就看到他跑得面红耳赤,泪花闪闪的,一问才知天大事。王奇大伯开口问到我父亲,我父亲说:得回去跟“兰符婆‘’商量商量。村里有个风俗,女人从哪村嫁过来就随村名叫哪里婆的。父亲一回到家就把事情跟母亲说了,母亲听后却一口就答应了。她还说:凉肉在地怎能搁着,心难安啊。她立刻从她的贴身口袋里掏出不知多少岁月攒着的血汗钱递给父亲,叫父亲赶快拿去给王奇大伯。父亲拿着温热的一叠小钱推开半掩的门交给王奇大伯时,一家人感激泪崩,握着父亲的手言说永生不忘。此事隔了好多年,这笔钱一直没还上,村里有些人对我母亲说:你借给王奇的钱别指望了,你是拿钱放风筝了。我母亲只是笑笑,这些钱,当时借出去就不指望要回来。及人之急,其实是款待自己,他真难还不起,就把它当成丢了一头猪吧;这是救急钱,不会考虑太多,他要是真有了钱,总会还回来的。不知过了多少年,我的父母从未提起这些钱,直到有一年年底,王奇大伯捧着卖牛的钱百感交集,哽咽语塞到家致谢。兄弟长兄弟短的终于道出了这几年来憋压在心里的话。父亲指着正在喂猪的母亲说:要谢得谢你兰符婶,她通情达理,总把事情想得非常周细。我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经常告诫我们:救命钱不吝,赌博钱不舍,我一直铭记心中。
  母亲是我的保护伞。有母亲在,家充满了阳光雨露。即使雷电交加,风雨缠绵,心也不慌不乱情有所依特感温暖。 因此,小时候我总爱粘着母亲。她去哪我总爱跟着,这明显成了母亲生活上的一种负担。记得我四岁多那年,母亲要到地里给秧苗施肥 ,搁夜就要插秧了。我硬要跟着,闹得母亲没办法竟然同意。她跳着粪肥在前,我小跑跟在后面,忽然,天渐渐暗了下来,乌云密布,闪电划破长空,雷声四起,仿佛整个天空在晃动。母亲三下两下就把粪肥撒完,急匆匆牵住我的手往家奔。看到整个天空像快要塌下来似,轰隆隆的穿心而来,我不敢睁开眼睛,竟然“哇”地哭了。 母亲回头看看我,急忙脱下外衣把我头蒙住,抱着我放进粪箕子,又跑去水沟边抱着一个大石头放进另外 一个粪箕子 ,母亲叫我抓紧粪箕 藤架 ,挑着我和石头奋力奔跑, 过 不多久,风稍减弱,雨哗啦啦就敲打在我身上了,瞬间,全身湿透了 。这时雷声渐渐减轻且悠远,我撩开 蒙在我头上的 衣服一看,我母亲的内衣已紧紧地粘在了身上。她一直再奔跑, 像一头猛牛,我已辨不出她的身上是汗水还是雨水,我静静地看着母亲,不敢出声,我怕母亲骂我不听话,刚跨进家门,母亲立刻把我抱进屋里更衣抹脸,还端来一碗温热的饭水叫我喝下,又匆匆忙忙去煮猪水了。从那时候起,我再也不跟母亲跑地里了,乖乖待在村里看家门。
  我的母亲是个贤惠顾家的女人。虽然她不知书却非常达理,从不会跟邻里闹口角, 她常对我说:忍让志兴,包容致福 。她仿佛一盏明灯照亮着我前进的路途。她四十九岁才把我生下来,和父亲含辛茹苦带着我们兄弟姐妹六人,那可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叙得完的。当时尊祟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天天喊口号:人民公社好!集体劳动,吃大堂饭。辛苦劳作的父母所得的地瓜饭被几个年幼的娃给分吃了,他们只能喝点浊水解渴养命。最后我母亲落个全身肿痛无法干活,才不得不步行几里路程到古里作业区喝碗白豆汤缓解病痛。后来,我外公知情便喧我母亲回去带回一些杂粮,还有番芋头苗,南瓜苗等回来种上才解决了饥饿之苦。我的父亲年幼就已失去双亲,我自小就没有喊过一声爷爷奶奶,这种幸福的滋味 我从来都没有感受过 。小时候父母到地里干活时,我常常被小朋友欺负却不敢哭 ,因为我毕竟没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呵护着,只能越学越乖。母亲到地里干活时,经常到河边清洗手脚或抹抹脸歇力提神。顺便给我带回一些非常漂亮的小卵石。待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我会一个人拿出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在自家院子的石磨盘边 自玩自乐,家里的黄狗成了我最贴心的伙伴。收工时,她随身会从地里给耕牛挑回一担水草。就连猪呀鸡呀都喜她,看见她鸡往她奔,猪哼哼叫个不停,她一到家就手忙脚乱难得一歇。一有闲时,就拿来针线蓝为我们缝缝补补,神情十分专注。这种情景已经深深雕刻于我的心灵深处。有时她还拿出从娘家带来的拉棉机,为我们拉线织布,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手势都显得非常娴熟,织出来的匹布条纹清晰特别完美。在当时,我母亲的手工艺品在整个村里算是数一数二的,深受着妇女们的赞赏 。她不但会织布,还会染色呢。我的姐姐哥哥都是穿着她织的布年复年。而到我这个年代,却非常幸运的能够穿得上正品减价麻布衣,甚至还可以穿着上轻飘飘的“特确良”衬衫了。
  母亲一生的劳碌,只想让几个儿女能够过上好日子。她和父亲是娃娃亲,十八岁那年,刚满20岁的父亲 叫人抬着花轿把她迎接。我的母亲是窈窕淑女,眉清目秀,伶俐过人。当时外公是不同意这门婚事的,担心唯一的爱女嫁过去会受苦。因为,我的父亲自小失去双亲,是跟着姥姥和叔公长大的。当时,姥姥也算是村里有点威仪的长老,他说一不二,为人正气,暖心待人,深受人们敬仰。因此,才造就了父亲的一身硬骨气。十四岁的父亲已和大人干一样的重活,拉牛车记工分从没少过人家一分。应该说,是穷苦孩子早当家,我的父亲是其中之一。是我父亲年少历苦知命,明事理。他亲自出马出口志坚感动了外公,他才欢天喜地,如愿以偿的把我娘迎接过来的。他们一生相亲相爱,陪伴了68个年头,从没犯过口角,那是远近皆知的恩爱夫妻。村里有啥喜事都会请我的父母踏脚点灯图吉利,结婚喜事也会请去为儿媳安床图康宁。我的母亲八十六那年离开我们的。母亲的走对父亲打击很大,一向乐观的父亲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无助的婴儿,天天搬着一张木椅坐在门边等候,目光中渗透着无形的孤独。我们隔天就轮流回去看望抚慰他孤寂的心。为此,在母亲走后的一段时光里,我为父母写了一个又一个组诗,写我的记忆,我的牵挂,我的不舍,我的怀念,以及我隐隐的伤痛……
  今年,父亲已经92岁了,眼不花,耳不背,讲起故事还是滔滔不绝,神采飞扬。我是听他的故事长大的。 假如我的母亲还健在的话,今年也有90岁了。 那年我带几棵花梨树苗回去,是她亲手种下的,现在树长得又高又壮,父亲经常抚摸着树干自言自语。其实我知道我的娘是最牵挂最揪心最放不下的是我。我自小乖巧,很认真,很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情,还添了一肚子浅水墨,却很不幸的是一职无染。虽挂职代课教师几年,但一重病却被泡汤。为了此事,母亲一直挂心,怕我吃苦,临走之前,她紧紧握住我的手,嘴唇涌动着万语千言却出不成音,眼眶里凝聚着不舍的疼痛,我抚摸着她瘦如干柴的手指头哽咽道:娘,放心吧,我会过得比谁都好!
  如今,我虽不是大富大贵,可我的生活却充满了阳光雨露,过得非常幸福。老公疼我就像父亲疼着母亲,他们相扶相持,我们相亲相爱,同心协力,把小日子经营得有型有色。儿明事理孙乖巧,一家子,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王辉俊 时间:2017-01-10 14:55:00
  儿明事理孙乖巧,一家子,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红脸祝福!
我要评论
作者:甘工 时间:2017-01-10 17:26:00
  树欲止 而风不静 子欲养 而亲不待。。。。。
楼主乡情悠悠2012 时间:2017-02-22 12:35:00
  @王辉俊 2017-01-10 14:55:00
  儿明事理孙乖巧,一家子,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红脸祝福!
  -----------------------------
  谢谢老师鼓励支持!问好!
楼主乡情悠悠2012 时间:2017-02-22 12:37:00
  @甘工 2017-01-10 17:26:00
  树欲止 而风不静 子欲养 而亲不待。。。。。
  -----------------------------
  问好!
作者:冷风迎面过 时间:2017-02-22 12:42:00

  好文,祝福,羡慕,赞一个。
作者:四川李文全 时间:2017-02-22 14:08:00
  好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