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当年知青的故事】 黄纘有著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3-06-24 13:53:23 点击:250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总是要不停的回忆,好似温习功课,不停的将数据重新储存,否则,那些老死的脑细胞,便将记忆带走,脑子就越来越空白。为什么有些老年人,思维还很清晰?皆因他肯温习功课,将记忆搬来搬去。
  有时,夜深人静,我也会偷偷的回忆;也跟亲戚朋友,细说当年;间中,也会跟老婆共同追忆,大多也是骂架收场,她总坚持,她说的才是正版;我说,我的才正宗……没完没了,各说各话。
  七十年代,知青开始调回城市,某某调往县城的侦探科,一天,回场聚旧。
  场书记:"正好,帮我破案,我的鸡不见了,一定是让那班调皮鬼给偷了(指知青)。"
  "某某,他最有疑点。"大家指点。
  "放屁!我都没有伙房,我是搭食的,怎吃?"
  "生吃不行吗?"大伙嚷喊。
  "他!"
  "我那段日子都在县里开会,有不在场证据。"
  "恐怕是顺势拿到县里卖了"大伙又喊。
  这班知青,真是拿他没谱。
  "书记,也许是你自己吃了,不记淂了吧。"侦探说。
  "有没搞错?叫你破案,破到我头上来!"书记嚷开了。
  ……大家开怀大笑!在那个年代,如白居易所说:
  "随富随贫且欢乐,不开口笑是痴人。"
  场里有位职工,是三代乞丐,是根正苗红的样版,人聪明,可惜不认得字。他用青蛙皮(蟾蜍皮也有可能),造了一个二胡,不是板胡,因是皮制,有分别。夜静,寂寞难耐,便拉起革命歌曲来,苦中作乐,以苦为乐,穷快活。但来去也只两首──‘社会主义好’ 、‘东方红’ ,音阶不准,荒腔走板,折磨听众,因他出身好,没人敢难为他。兴趣上来,便到小溪、沟渠放网,半夜三更才去收网,坐享其成,然后,逐户去拍门,半夜鸡叫:
  "买鱼啰!"
  因物质缺乏,知青也受落。某次,农场要召开讲用大会──学习毛著与实际工作相结合的体会。他三代贫苦,被选中,但斗大的字,不认得一个,难为场干部,多次辅导:要讲这些、讲那些;要说这些、不说那些;体现那些和那些……他使劲的点头。那知他一上台,他使劲点头的那些东西,忘了,满脑子的二胡与鱼:
  "……社会主义好,我三代乞丐,我祖、父在国民党时,还要了老婆,现在,我反而没法娶老婆……"
  知青们爆笑,场干部慌了,冲上前台,将他拉下。
  年青的生产队长,很懂得善用权力,他心仪的女知青,经常借故找其谈政治、生产,也谈心。男女知青心底下很不是味儿,总想觅机会戏弄他。
  一次,天气低温,队长喊叫起床,要去胶园堆火驱寒,这是土法中的土法,叶子熏黄了,岂不减产?此是后话。他见没响动,便不停的敲钟。那知,挂钟的铁线,连在知青凉衣的铁线上,不知是谁,将广播线搭上了。这电是不认人的,管你是生产队长,照“电”可也,再敲再“电”!他慌了,丢掉铁棒……其实这电,顶多才6V,电苍蝇也不会死,可见他也是怕死的,知青暗地里偷笑经年。
  "他带领民兵夺权时,将党支书整个半死,那见他有半点怕死的模样?"
  后来三结合,支书回朝,将他五花大绑,掟往边区____农场最远的点,押送他的也是当年夺权的民兵,知青们又可怜起他来。
  几年前,知青们开了十多部房车,跑了百多公里,回农场探望,似还乡团进村。农村已承包出去,变化不大,据说,知青们慰问了老职工,问暖问寒,也关心生产队长,并问起民兵连长。当年,他管几枝破枪,自己背着猎枪,满山跑,方便打猎,这也算出工。
  ……乡下的人就是纯朴。
  知青们放下一些现钞,嘱咐分发老职工,略表慰藉,纪念共同走过的那段日子。感人、温馨。他们都有一颗温柔的心。当年情绪低落时,老职工均鼓励:
  "你们是来镀金的,迟早会调回城里去,出身不由己,道路可以选择,前途无限光明啊!"那些老职工,真伯乐也。
  韩愈杂说: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矣!
  2011 .12 . 25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曾晓华 时间:2013-06-24 13:59:00
  坐沙发拜读!学习!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3-06-24 17:28:00
  ____覆曾晓华先生。谢谢观赏!知青往事,讲不清,理还乱,已属陈年旧事,间中回忆,一乐也。只有同时代的人,才溯源共鸣,浮翩匪浅!问好!
作者:冰零客 时间:2013-06-24 17:36:00
  @黄纘有 知青何物?汗~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3-06-25 12:47:00
  ____覆冰零客。知青不是物,是群体,出自知识青年的简称。阁下一定是90后的青年,也难怪。62年经济紧张,各部门都缩水,没法全面安排毕业生(高、初中)的就业,从64年开始,动员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至65年文革开始,学挍停课,大批学生(俗称知识青年)涌入社会,造成压力,到农村去,成为当时的大方向。至70年代,经济逐渐上轨,需要劳动力,知青又陆陆续续调回城市。要说,这批知青是受到锻炼、有组织、有纪律、的群体,可惜已步入退休。
作者:东方欲晓ab 时间:2013-06-26 10:17:00
  @黄纘有 4楼 2013-06-25 12:47:00
  ____覆冰零客。知青不是物,是群体,出自知识青年的简称。阁下一定是90后的青年,也难怪。62年经济紧张,各部门都缩水,没法全面安排毕业生(高、初中)的就业,从64年开始,动员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至65年文革开始,学挍停课,大批学生(俗称知识青年)涌入社会,造成压力,到农村去,成为当时的大方向。至70年代,经济逐渐上轨,需要劳动力,知青又陆陆续续调回城市。要说,这批知青是受到锻炼、有......
  -----------------------------
  感人!赠楼主:换来天涯常绿_____献给知青和军垦战士


  曾经筚路蓝缕,

  开辟广阔天地!

  洒尽血泪终不悔,

  血染军垦战旗!


  往事何堪追忆,

  丰功伟绩永记!

  奉献精神永不息,

  换来天涯常绿!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3-06-26 21:59:00
  ____覆东方欲晓ab。多谢贺诗!其实,知青故事,“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兰亭集序)。可惜知青已步入退休,现在当官的,不曾劳其筋骨,堪扰矣!
作者:王辉俊 时间:2013-06-27 07:27:00
  从容叙事,别具风趣......
作者:关山洋 时间:2013-06-27 15:17:00
  乡间笑话
  我乡开放时代有个乡长,复员军人,乡里开动员大会。乡长作动员报告,稿子是秘书起草的,其中有一句大刀阔斧,因乡长文化有限,发言时讲成大刀阔爷。全场群众一片笑声,虽然过去20多年,想起莫文化就是不一样。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3-06-27 16:42:00
  ____覆王辉俊。知青上山下乡,其时,“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老子,八十章),十分革命志气!往后是否获提拔者,也先下乡蹲点三、二年?皆因:“天下难治,人皆以为民难治也,不知难治者非民也,官也。” 这也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论语)呀!问好王兄!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3-06-28 13:44:00
  ____覆关山洋。故事精僻,笑中带泪,感人!这些人绝不会犯路线性的错误,犯的仅是办事不足的缺失。据说,清醇亲王告诫子孙:“财也大,产也大,后来子孙祸也大…….” 是故,当官的定要下乡体念民间艰苦,了解“……盘中歺,粒粒皆辛苦”,借于增强免疫力,一旦经受不住诱惑,贪腐起来,也不至于那么狠!刘志军在狱中忠告女儿:“千万别从政”。皆因他贵有自知之明,其女儿未经锻炼,免疫力不足也!问好!
楼主黄纘有 时间:2017-12-15 21:57:11
  當年知青突擊隊長,帶領我們夜戰,他豪言:"我們今夜要拿下那個山頭"!明天拿下不行嗎?那山頭会跑了?
  前次回鄉遇着他,說:"我們今晚拿下那山頭,行嗎"?他笑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