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草坡上迷人的古墓群 ——明举人王佐才墓葬传奇 王锡均

楼主:takesun 时间:2017-09-29 09:09:26 点击:993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赤草坡上迷人的古墓群
  ——明举人王佐才墓葬传奇
  王锡均
  一


  在琼海市西北部万泉河中游北岸离河岸约3公里处,有一座海拔约200余米名叫赤草坡的山岭。在这座山岭的岭顶山脊上,有5座成一字排列的古墓群。这5座古墓,墓体不大,均坐北向南,面向万泉河。5座墓,墓距1.5米或2米不等。5座墓,只有2座立有墓碑,即从左至右第3座(中间一座)和第5座(最后一座)立有石碑。其余3座,墓前仅搁一块大石。而两个墓碑,仅高60公分,大30公分,石面粗糙,中间那座墓碑碑文为:“显六世祖考王大公之墓”,碑左侧刻“宗孙文富等仝立”。第5座墓碑,碑文为“显四世祖考王大公之墓”,碑左侧也刻“宗孙文富等仝立”。两座墓碑,刻石碑文,字体拙劣,皆出自一人之手。据此判断,两座墓碑,皆为同日所立。令人惊讶的是,立碑者,违背古例,碑文既不勒刻葬者名字生率年月享年等,也不刻立碑年月日,如此做作,让人产生种种疑窦。

  赤草坡上这5座墓群,是琼海市石壁镇下朗村委会龙腰、加德洋、田头、坡尾、礼目、边园、九龙园等村庄王姓的祖坟。经考证,这5座墓,均是清顺治戊戌年(1658年)所筑,距今已359年。据龙腰等王姓村民说,这5座墓,只有一座是葬人的真墓,其余四座皆是做假的空墓。而且至今,无人知晓哪座是葬人的真墓。哪座是不葬人的假墓。而立碑的“显六世祖考王大公”和“显四祖考王大公”均为虚构的人物。

  赤草坡上这5座古墓,历经359年岁月,至今,下朗境内龙腰、田头、加德洋、坡尾、礼目、边园、九龙园等王姓村民,每年清明节,仍按派系轮流派人带供品到赤草坡上,对这5座年代久远的古墓进行扫祭。这种情况,在石壁地区各姓族中,实属罕见。因这5座古墓中,有一座墓,葬者是个历史名人,名叫王佐才,是明代的举人,官至七品知县。他的后裔,忘不了自己这位曾经显耀一时的先祖。因而至今仍然对他的墓葬进行扫祭。然而,令人难释其疑的是,这位历史名人,其墓葬竟然不立碑,不刻载名字生率年月享年及其官衘官职等。而且有意做4座假墓错落相邻,让人难辩真假,让这位赫赫有名的举人公,湮没于历史的风尘之中,实在离奇得令人难以置信。

  二

  赤草坡上为何出现如此离奇的古墓群?在龙腰、田头等王姓村民中流传着一个言之凿凿的传说。说是当年举人公归世扛棺至此地下葬之时,曾发生一桩风水之争的事件,后来还酿成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为解开赤草坡上这5座古墓群之迷,先得从王佐才及其他的儿子说起。据《丹溪王氏族谱》记载:“王佐才,字许参,生于万历戊戌年(1598年)正月初八,崇祯巳卯科(1639年)二十八名举人,即用文林郎知县,钦命广东主考,行人司行人惠。钦命广东副主考翰林院撰写旌匾曰:“琼林一枝”,卒于顺治戊戌年(1658年)十二月三十日卯时,寿61,葬于赤草坡”。从族谱记载,王佐才当年是何等荣耀尊贵之人,既是举人,又是知县,还是广东正主考。又据《丹溪王氏族谱》记载,佐才的父亲“王让,字国典,号祖堂,天启甲子科岁贡生授三水县儒学训导”。佐才的祖父“善言,字汝则,号东湖,邑庠生,例封修职佐郎,即用儒学训导”。综上所述,王佐才一家三代,父子公孙,皆是朝庭命官,乃官宦之家,簪缨之族。明清时期,凡在朝为官者,晚年退居乡里,多是买田置业,以垂裕后昆。佐才一家,亦是如此。据传,赤草坡即是佐才父辈或祖父辈的一片祖山。当佐才人生进入晚年,身体日衰之时,他的儿子祖熹、祖勲、祖宠三兄弟,便带一位风水明师,到赤草坡上。找着一风水宝穴,为老父准备后事。因到赤草坡路途遥远,且山高岭陡,只搬个大石搁于穴位,还铲几铲土,撤于其上,做个简单的标志,乡人谓之做个“生墓”。中国的堪與学,是一门深奥的玄学。佐才儿子聘请明师在赤草坡选中的那个风水宝穴,居然也被中原岭山韦姓一位大财主聘请的风水明师看中,由于佐才儿子做的老父“生墓”标志不明显,岭山韦姓财主,未察其异,便在此穴挖坑,将其亲人棺木下葬。这就埋下了一场风水之争的祸根。顺治戊戌年十二月三十日,佐才公病逝。由于佐才公社会地位名声显赫,他的逝世及其葬事,一时牵动整个石壁地区。出殡之日,前往吊祭送行者,不仅有族人亲友,还有地方名绅乡贤,更有地方官员。送葬队伍,由旌幡开道,道士诵经,乐队吹奏,一路浩浩荡荡,打引上山头,好不壮观。没想到,当佐才公棺木,又是扛又是抬又是扶的,好容易弄上200余米的赤草坡,到达早先做好标志的佐才公“生墓”地,欲挖穴下葬时,谁都被眼前的情景愕住了。这个“生墓”墓地,竟然被人占了。已耸起一座墓坟。佐才公三个儿子及其亲属,一时火起,竟喊出:“把这个墓挖了,把棺材,扔下山脚”。在一阵狂喊中,只消半个时辰,七八人即破开这个墓体,抬出棺材,抬到岭脊边沿,推落于赤草坡半山腰的丛林中。佐才公三个儿子,看这个墓穴风水已遭破坏,不能再用了。只在此墓穴旁边,择一穴位挖坑,把老父葬了。王祖熹兄弟三人,挖了韦姓的墓,把棺材推落下半山腰,其行为之鲁莽,有恃无恐。然而,王祖熹等哪知,被挖之墓,并非凡人,乃中原岭山韦姓一户大财主的亲人墓葬。旧乐会县民间有“珍寨王、岭山韦”的顺口溜流传。可见岭山韦姓了得。据传,岭山韦姓这户大财主,不仅家财万贯,还有亲人在朝为官。正因为有这么硬的背景,才敢于到赤草坡荒岭上,不与任何人打招呼,便择穴把亲人下葬。而韦姓财主,却万万想不到,亲人墓葬竟然被挖,棺木扔于岭下,这等鲁莽行为,着实令岭山韦姓财主愤怒至极。韦姓财主,先是带家丁及其村人,到赤草坡半山腰找到亲人棺木,抬下山,用船运回另行安葬。继而上状乐会县衙,控告王祖熹三兄弟挖墓扔棺之恶行。还向岭腰王家放声:“你挖了我的墓,我也挖得你的墓”。岭山韦姓人的放声,传到王祖熹三兄弟耳里,立时引起恐慌。应该说,佐才公这个长子祖熹,是个邑庠生,也是个读书人。但送葬当天,见老父“生墓”被占,一时火起失去理智,做出“挖墓扔棺”之行为,经冷静思考,顿感闯下了大祸。为防止韦姓人挖老父之墓,先是带村人到赤草坡,在老父坟墓左右,成一线散开,每隔一、二米,再筑同老父一般大小的5座假墓。其中一座,为被挖韦姓之墓穴,再筑起墓体。以此迷惑对方。继而,在赤草坡墓群一旁,搭一座草寮,派家丁在此日夜守墓,以防不测。

  三

  王祖熹三兄弟鲁莽之举,果然酿成一场官司。岭山韦姓财主向乐会县衙上状控告王祖熹等挖墓扔棺之恶行,县府升堂审判,以挖坟扔棺丧失人伦道德,乃天地所不容为由,判处高额银两赔偿之责罚。而王祖熹等,则以岭山韦姓人家擅自侵占王姓祖山进行墓葬为由,提起抗诉。王祖熹等抗诉无效。打败了官司。王祖熹等不服,又上诉州府。当年满清地方政府,县府知县,州官知事,多为贪官,打这场官司,从县衙至州府,龙腰王姓和岭山韦姓,双方都花了大钱。而且审理旷日持久。为应付这场官司,王祖熹卖了家田,又卖祖田,还卖祖山。传说,王祖熹等最后还是打赢了这场官司,但王祖熹全家,几乎达到倾家荡产的地步。而令王祖熹等最怕的,还是怕岭山韦姓人报复来挖老父的墓。因而,老父的墓,一直不敢竖立墓碑。而且,每年清明节扫坟,都是老父墓葬连同4座假墓,一起修整墓地,一起盖墓顶压红(纸)。岁月无情,人终老去。佐才公三个儿子,先后走进生命的终点,也未能将老父的墓葬修整立碑露其真容。至佐才公之孙辈、曾孙辈,因其家道中落,更无暇顾及佐才公墓了。后来,连口头传谕,5座墓中,哪座是葬佐才公的真墓,也失传了。因而,赤草坡上便出现了5座迷人的古墓群。令人欣慰的是,350多年来,佐才公的后裔宗孙,还有人记着这个举人公,每年清明节,还有人到赤草坡上,给这5座古墓群扫祭。然而,仅此而已。王佐才这位历史名人,依然被历史所埋没。

  四

  俗语有言:是金子,总有闪光的时候。一旦抹去掩盖的尘土,它就会迸射出比太阳还强烈的金焰”。王佐才,已被历史湮没了整整359年,现在该是抹去历史的风尘,恢复他的历史地位,还他历史真实面貌的时候了。琼海有位文化名人,搜集研究了王佐才的有关史料,对赤草坡上出现5座古墓群之事件,与王佐才的真实人生,作出了正确的评价。这就是:“佐才的儿子挖了韦姓人的墓,干了缺德的事,错不在王佐才。王佐才的人生,是光辉的人生。他是一位历史名人,而且是一位对社会有贡献的历史人物。

  其一、他是明崇祯已卯科乡试28名举人,官至七品知县,还是钦命广东正主考,被誉为“琼林一枝。”其地位之高,是石壁地区明清两代唯一个举人,知县。

  其二、从佐才公始,子孙繁衍,历经359年,先后经祖 、懋、正、家、国、泰、文、其、盛、时、清、世、以、昌等14代,至今已繁衍人丁480余人,散居于龙腰、田头、加德洋、坡尾、边园、礼目、九龙园等7个村庄。由1人而480人,从族群之发展,佐才公之贡献可谓大矣。有一句话叫“祖德如山重。”龙腰等王姓之祖就是王佐才,他的德重如一座山。

  其三、佐才公于明崇祯已邜科乡试中28名举人。即用文林郎知县,钦命广东正主考官。但他生不逢时。1644年明被清灭。作为明臣,他无奈退隐家乡。佐才并非庸才,不当官也要创造他的人生价值。顺治初年,他至离家十几公里的万泉河上游北岸山区,买田置业与村人共耕。并在河岸上筑屋居住,形成了一个村庄。古时交通闭塞,从龙腰村至万泉河上游北岸,山高林密,无路可通。佐才同村人只得造船在万河上走水路。泊船之埠头即叫船埠。当年一切生产生活用品,均用船运至船埠。智慧过人的佐才,从船运物资中看到商机,便发动村人及万泉河沿岸船家,用船到下游各商埠,购运大批城市生产的生产工具及生活用品,在船埠销售给周围物资奇缺的山村群众。又从山村收购山区特产,用船运到下游各商埠,甚至从博鳌港出海,运到岛外广州等各大城市销售。于是,船埠,成为万泉河上地处山区联结万泉河上下,辐射琼中、屯昌山区的商埠与集市。(船埠市,由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陸上交通发达万泉河水运停航而消失,)而船埠的开埠者,就是王佐才。

  综上所述,王佐才的历史地位,功绩、应给予充分的肯定。对这位历史名人,难道要让他无名无姓,永远埋没于赤草坡上,永远从历史上消失么?笔者认为,赤草坡上这5座古墓群,已成为琼海一处珍贵的历史人文及其古迹文物。建议文物部门派人到实地考察,然后立碑予以保护。而龙腰、田头等七个村庄佐才公众多之后裔,应遵“祖德如山重”之古训,在赤草坡上建一座佐才公墓纪念园。辟一块园地,设置围栏,围护5座古墓,竖立佐才公墓碑,刻载佐才公生平功绩。让子孙后代乃至社会各界人士至此扫祭瞻仰凭吊。

  (梁主编:赤草坡上的古墓群,王姓村人拍有相片,但拍得不好,故不传给您。您看此稿能用,即来电我亲自去拍照片送上。)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王爷1962 时间:2017-09-29 10:01:00
  海南王姓是第一大姓,了解啦
我要评论
作者:朝天劲松 时间:2017-09-29 12:30:43
  祖德如山重
作者:北海道0898 时间:2017-10-12 22:01:15
  古时以势欺人就有传统,一个有势,一个有钱,哈哈,不说不知道,可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也罢,其实有也仅仅是一个封建乡绅,对某个家族可能有个自我安慰的意思,对社会,没看到有什么正面意义
作者:北海道0898 时间:2017-10-12 22:18:22
  所以这样所谓的名人,供在家里就好,不必显示社会,读再多书就是考到状元对社会没有突出贡献也没用,说白了,官至某某,会生娃会生息后代,会做生意赚钱也仅仅是你家的事,不足成为大众英雄或学习楷模,说不好听,不如现在网上某个捐款给穷困大学生的环卫工人,这就是不采用的原因
作者:打羽毛球吗 时间:2017-10-13 08:42:21
  @北海道0898 2017-10-12 22:18:22
  所以这样所谓的名人,供在家里就好,不必显示社会,读再多书就是考到状元对社会没有突出贡献也没用,说白了,官至某某,会生娃会生息后代,会做生意赚钱也仅仅是你家的事,不足成为大众英雄或学习楷模,说不好听,不如现在网上某个捐款给穷困大学生的环卫工人,这就是不采用的原因
  -----------------------------
  也是。没有必要再花纳税人的钱
作者:吉训波 时间:2017-10-16 16:20:04
  海南第一个进士在东方市三家镇居候村一千多年了,姓李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