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州人口与墟市【海南在线首页】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12-25 21:27:21 点击:846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崖州,按其沿革,唐曰“振州”、“延德郡”、“宁远”,五代曰“振州”,宋曰“崖州”、“珠崖军”和“吉阳军”,元又曰“吉阳军”,明清两朝曰“崖州”。其中振州335年,崖州637年,珠崖军44年,吉阳军245年。今三亚至乐东沿海一带,自宋元至明清,在这片区域内地名经多次更替和演变,其中的“吉阳军”和“崖州”存在经久:宋开宝五年(972)改振州为崖州,熙宁六年(1073)废崖州为珠崖军,政和七年(1117)改珠崖军为吉阳军(期间又暂短废军为县)。吉阳军历经北宋后期及南宋、元,直至明洪武元年(1368)吉阳军改为崖州,吉阳军存在245年;崖州,自北宋开宝五年(972)始置,之后在漫长的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或立或废,直至光绪三十一年(1904)崖州升为直隶州,期间穿插北宋及历经明、清两朝,“崖州”地名存在637年之久。崖州之名,顽强屹立,见证了本地历史兴衰。其存在之久、影响之大,以致今三亚至乐东沿海一带,种种关系无不凸显了“崖州”特色。“崖州”,也成为今三亚至乐东沿海一带这一区域内的历史和文化的代名词。
  
  崖州人口

  人口与墟市,密不可分。墟市的形成,人口聚散的密度是最重要的因素。海南人口资料最早有文字记载始见西汉。《汉书•贾捐之传》载:“初,武帝征南越,元封元年立儋耳、珠崖郡,皆在南方海中洲居,广袤可千里,合十六县,户二万三千余。”
  崖州户口,唐以前无从查考,人口记载自唐代振州始。《旧唐书•地理志》卷四十一载:“振州……领县四(时领县:宁远、延德、临川和陵水),户819,口2821。”这也是在“崖州地区”第一次有了人口方面的史料。以下是笔者据各史籍整理的崖州人口资料,相信其对大家了解和知晓崖州人口历史脉络有一定的意义。

  宋吉阳军251户;(《宋史•地理志六•广南西路》)
  元吉阳军1439户,5735口;(《元史•地理志六•吉阳军条》)
  洪武二十四年(1319),崖州4349户,24915口;宁远2760户,10282口(宁远为领县);(《正德琼台志》)
  永乐十年(1412),崖州民户4374,口24898;宁远县民户2785,口18484。(《正德琼台志》)
  成化八年,崖州户2372,口17584;(《正德琼台志》)
  弘治五年(1492),崖州户2424,口17893;(《正德琼台志》)
  正德七年(1512),崖州户2435(其中:民户1297,军户239,杂役户899,校尉户2,马站户116,灶户105,疍户349,各色匠户17,弓铺兵祗禁户310)。口17936(其中:男子10586,成丁5316,不成丁5270,妇女7350);(《正德琼台志》)
  雍正九年,丁口27532;(光绪《崖州志》)
  道光十五年(1835),丁口54573;(光绪《崖州志》)
  光绪二十五年(1899),户12997,丁口55727。(光绪《崖州志》)
  
  《宋史•地理志六•广南西路》记载宋吉阳军户数为251 ,这一数据有诗文再添佐证。宋人文章《桂海虞衡志》述,“其馀三郡(指北宋时期除琼州以外的昌化军、珠崖军、万安军),强名小垒,实不及江、浙间一村落”。宋乾兴元年(1022),丁谓贬官到崖,见户口萧条、鸡犬不闻,赋诗:“今到崖州事可嗟,梦中常若在京华。程途何啻一万里,户口都无三百家。”被《正德琼台志》列“名宦”记载的南宋淳熙年间(1174-1189)吉阳知军周其义,到任履新,孑然一身。他在与家里人来往的信中写到:“抵郡,止茅茨散处数十家,境内仅三百户。无市井,每遇五七日,一区黎峒贸易,顷刻即散。僚属一二,皆土著摄官,不可与语。左右使令辈,无非贷命黥卒,治稍严,则为变幻莫测。地炎热,上元已衣纱。果实多不知名,爪大如斗瓶。但有名香异花,此外色色无之。东坡言昌化不类人境,以吉阳视之,犹为内郡,不但饮食不具,药石无有也。”这就是南宋吉阳军的真实写照:乡里寥落、汉黎错杂,言语不通、地荒人稀和无市井。南宋末,即咸淳三年(1267年),临川人陈明甫、陈公发兄弟等聚众叛乱。按邢梦璜《节录磨崖碑记》,当时崖州兵民还处于虚弱状态,崖州城地仅“百余户窘弱之民”和“五六十疲散之卒”。宋代的崖州之小、人口之少、开发程度之低或许让你意外。

  不会漏记

  墟市,“原以通贸易而设”。按宋代崖州人口数字,说除崖州城以外任何一个地方已有“墟市”会令人生疑。即便是声名远扬的“水南村”,其作为唐、宋、元朝廷贬谪的众多名臣、谪宦流放之地,宋时也没有“渐成墟集”。自古贬忠逐良,南至崖而止。宋朝的卢多逊、赵鼎和胡铨,元代的王仕熙都曾在水南村寓居。卢多逊(934—985)对贬所水南村的描述是“鱼盐家给无墟市”。水南村,为唐宋时期的流放重地,自身经繁衍生息多年,至明万历年间才渐成墟集,“水南市”亦始见于《万历琼州府志•墟市》方志。《万历琼州府志•墟市》载“崖州墟市”共七处,它们是:西门市、东门市、水南市、三亚市、藤桥市、九所市和黄流市。

  旧时“墟市”的规模,在海南各地有所不同。《正德琼台志》是仅存的最早记载海南“墟市”的方志,其对墟市的记载原则是“非大集者不录”。其所记载海南各州县墟市中,琼山39个,澄迈20 个,临高14个,儋州10个,文昌9个,定安8个,万州、会同各6个,崖州和乐会各3个,昌化2个,陵水和感恩各1个。
  《正德琼台志》记载崖州“墟市”是以下三个:

  城中市,每日晨发;
  和集市,在城东二里三汊河边,景泰二年(1451),为集黎人交易而设。天顺间,知州王铎在此建屋栽竹,又曰懋迁集。成化间,知州徐琦立店,以备商人存贮货物之用。弘治初,副使陈英命知州林铎竖造门厅、店舍,曰“和集市”;
  大疍店,为大疍港市集。
  
  从《正德琼台志》到光绪《崖州志》,崖州“墟市”又由三个变成十六个。这十六个墟市是:东关市、西关市、三亚市、三亚港市、榆林港市、藤桥市、临高市、港门市、九所市、乐罗市、望楼市、抱旺市、油柑市、抱岁市、黄流市和佛罗市。其中,崖西的九所市、乐罗市、望楼市、抱旺市、油柑市、抱岁市、黄流市和佛罗市共八个位于今乐东沿海地区。

  墟市,作为商品买卖之所,其形成与本地地理位置、交通条件、人口密集度和生产、生活水平等诸多因素有关。宋、元以后,琼岛人口与日俱增,随着商品流通和交换的频繁,琼岛商业贸易也逐渐活跃,各地墟市相继设立,官府也常在此设置税场。但明《正德琼台志》记载1521年前的“崖州墟市”仅为三个,它会不会偏少或是漏记?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崖州很寂寞

  “山川瘴疠,崖称最毒”。崖州,这块遥远的闭塞之地,因地处岛南一陲,历来被视为“瘴疠之乡”而使人望之却步。史籍载,“吉阳地狭民稀”,“琼去吉阳,隔越黎峒。虽有陆路,已八十年不通,赴官者以再涉鲸波为可畏”。为官的、当兵的、谋生的、逃荒的、避乱的、流放的,在再向岛内迁徙崖州的过程中,他们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方輿纪胜》记载崖州“无复陆途,再涉鲸波”,涉海登岛的迁徙者多数得再次乘上帆船才能进入崖州境。

  明及明前的崖州墟市,或因限制于交通梗阻、人口稀少、开发十分有限而发展缓慢。光绪《崖州志》记载十六个崖州墟集,因“先天不足”,它们大多于明末清初因人口大量南下和商品的交换才趋于活跃。正德七年(1512)记载的崖州人口甚为详实,民户、军户、杂役户、校尉户、马站户、灶户、疍户、各色匠户、弓铺兵祗禁户等逐项填入,男子、成丁、不成丁、妇女全标识清楚。当时崖州是2435户,17936口。相比琼北的富庶与人口的稠密,正德七年(1512)的崖州人口算是非常稀疏了。正德年间,崖州还是很寂寞的,城外难有“集市”。

  墟市是观察一个区域贸易之盛衰的重要视角,它不仅与人口疏密休戚相关,也与本地商品经济发展不无关系。至明代中后期,崖州地区的生产生活方式还十分落后,农民生活十分贫困,虽说已不是刀耕火种、钻木取火的古老生活方式,但农民因满足于自给自足的生活,“家自耕植”、“不事远贩”,商品经济尚不甚发达,导致“崖州集市”裹足不前。《正德琼台志》“风俗”载崖州人“以米谷为贸易,家无余蓄”。于康熙四十年成稿的浩瀚之作《古今图书集成•琼州府》引述崖州“地近海滨。。。土瘠人穷,富者仅百金之产,贫者无立锥之地”。同样,光绪《崖州志》引《琼州府志》也有类似记录,其在“崖州风俗”载“产计万金者,城落无数家”。

  按《正德琼台志•墟市》、《万历琼州府志•墟市》和《万历广东通志•琼州府•墟市》记载崖州境存在的“墟市”为:城中市、和集市、大疍店、西门市、东门市、水南市、保平市、三亚市、藤桥市、九所市和黄流市。其中,城中市、和集市、大疍店、西门市、东门市、水南市、保平市为城中或近城,城外的乡里墟市仅东有三亚市、藤桥市,西有九所市和黄流市。至于其他崖州东西各界,万历年间(1573-1620)因乡里寥落、富商绝少,亦无“市”可集。万历年,这时可是明朝后期了,但光绪《崖州志》记载崖州之西的八个“墟市”,除了九所和黄流发育早,其他诸如乐罗市、望楼市、抱旺市、油柑市、抱岁市和佛罗市俱未现身。

  崖西墟市

  按笔者《乐东沿海村庄各姓氏始祖墓碑考》一贴,崖州西的望楼、抱旺、抱岁和佛罗,都是于明代聚居成村,这是经部分族谱、始祖碑文考释和查考明人唐胄于正德十六年(1521)纂修的《正德琼台志》而得出的结果。至于“乐罗”村名,即便存在千年,只是一种历史传说和记忆,无关“乐罗市”的建置。乐罗陈氏和颜氏望族,都是于明代迁居乐罗谋生。经笔者考证,偏居一隅的崖州之西,宋元始祖甚少,始祖们基本上是“大明”、“皇清”及至“民国”。黄流的邢氏和李氏(黄流黎氏宋时迁黄只是后人传说)于宋代迁居,抱旺、镜湖村的罗氏和吉氏是元末明初落籍。自古人烟稀少、穷乡僻壤的崖之西,“墟市”发展缓慢符合事实:九所、黄流于明后期成“市”,佛罗于乾隆至嘉庆年间成“市”,抱旺于乾隆后道光前成“市”,乐罗、望楼、油柑(今已散废)、抱岁则于道光后光绪前有“市”。
  
  佛罗或于嘉庆年间前成“市”,除了查考史籍,今存道光二十四年(1844)“奉官示禁碑”和嘉庆十四年(1809)“度量衡碑”,这些都是历史证据。另外,白沙河谷博物馆收藏的“海南会馆”石匾和“佛罗市”百斤铁秤砣,亦可稽考。佛罗,或称“悦村”、“月村”,《正德.琼台志》亦早记载“佛罗”、“悦村”之名。“佛罗市”东南一偶原有抱驾村,它也是一直是明时或明前崖州和感恩县的分治界,到清时,“佛罗市”才变成崖州和感恩县的分治界。说“佛罗市”在明时未成“市”也是基于感恩县的人口记载。《正德.琼台志》载正德七年(1512)感恩县仅709户,其中民户420、军户78、杂役户204、校尉户1、马站户35、灶户39、疍户56、各色匠户5、弓铺袛禁户68,人口共1999。《正德.琼台志》“乡都”条载感恩县是“三乡、六都图”,三乡分别为中和乡、南丰乡和北富乡,其中“月村”为南丰乡“所在地“。除了感恩城,不到二千的人口由三乡、六都图共有,可见正德七年“月村”人丁之单薄,无法成“市”。据考,佛罗望族林氏、陈氏和方氏于明末清初才从各地迁居,这也说明明末清初“佛罗市”难于形成。查阅《正德.琼台志》,感恩城外“乡里”无市录入,仅有“县街市”。之后的史籍感恩乡里也没有“市”出现。《康熙琼州府志》同样对感恩因“人民甚少、舟楫不通、贸易亦寒”而载“市在县前街”。至《乾隆琼州府志》时,不管是崖州还是感恩境,都没有列出“佛罗市”,其记载感恩县有“北黎市”、“月村市”。直到《道光琼州府志》感恩县的“墟市”是:北黎市、月村市和佛罗市。
  
  让大家不能理解的是,《康熙琼州府志》在“墟市”条所载崖州墟市还是西门市、东门市、水南市、三亚市、藤桥市、九所市和黄流市七个,而《乾隆琼州府志》、《乾隆崖州志》在“墟市”条仅仅添加了一个“临高市”,至于港门市、乐罗市、望楼市、抱旺市、油柑市、抱岁市、和佛罗市还不见踪影。也就是说,直至清乾隆二十年(1755)崖州知州宋锦纂修的这部《乾隆崖州志》成书时,上述港门、乐罗、望楼、抱旺、油柑、抱岁和佛罗有“墟”无“市”,或“市”的规模较小。
  
楼主发言:3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7-12-25 23:40:38
  顶
作者:ptacb 时间:2017-12-26 00:22:12
  先顶
作者: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7-12-26 11:30:13
  顶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7-12-26 14:18:55
  自从明万历四十三年在现抱由设置乐安营后,乐安市也逐渐发展起来。
  清朝光绪二十二年,一个汉人传教士在乐安替汉人商贩催缴高利贷,被吕那改打死,引起一场暴动。那时候乐安市应该是比较热闹了。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12-27 21:23:37
  海南在线首页
  
作者:小琴台 时间:2017-12-28 10:08:19
  @夜泊2009 :本土豪赏1艘护国航母(666赏金)聊表敬意,庆祝航母正式下水,扬我国威【我也要打赏
作者:小琴台 时间:2017-12-28 10:08:49
  来看看夜泊
我要评论
作者:硬骨头老翁 时间:2018-01-02 18:17:17
  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