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了的崖州古县【海南在线首页】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11-19 19:46:41 点击:3859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崖州,在海南古代历史沿革上赫赫有名。南北朝、唐、北宋、明初,崖州经过历代改治和演变,由北至南,或立或废、几度易名。按明人唐胄《正德琼台志》,崖州建置迁转凡四处:汉初,治琼山东谭;梁,治儋州义伦;唐时,治琼山之颜城;宋又以宁远郡为崖州。民国元年(1912),废崖州直隶州改崖县,自此,从北到南,“崖州”之名未曾放弃。古老的“崖州”之地名,不愧是自然和人文地理的坐标,其浸透着历史的、民俗的、文化的基因,她历史悠久而又富有传奇色彩。本文所指之崖州,是“南崖州”,即今三亚至乐东沿海一带。一直来,我们就在“南崖州”特定的文化环境中“长大”。崖州文化,可谓根深蒂固。
  历史这个巨轮,已穿越了多少浩浩云烟、滚滚风尘。崖州之境建置的诸多古县:临振、乐罗、宁远、延德、临川、吉阳、落屯,尽管今天看起来,它们的名字显然已经陌生。但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这些古县对崖州文明的发展具有不可否定的作用,它们是崖州古代文明重要的发祥传承之地。

  海南自西汉开疆,始置设儋耳、珠崖两郡及十六县,自此,为“象郡外徼”的海南正式列入祖国版图。此后各行政辖地或为郡、州、军,或为县、镇、寨,但今天能沿革下来的不多,有的,甚至连个名字也没有留下。


  元封元年(前110年),在南越故地上,最早所载海南建置儋耳、珠崖两郡十六县的是成书于东汉的《汉书•贾捐之传》。《汉书•贾捐之传》载:“初,武帝征南越,元封元年立儋耳、珠崖郡,皆在南方海中洲居,广袤可千里,合十六县,户二万三千余。”彼时,因抱有“弃之不足惜”之态而对“十六县”之名只字未提,以致历代史籍对“十六县”失记。现今人通过史籍零星的记载考证,而出现对“十六县”有不同说法和不同解读,可考者又有“八县”、“十一县”之说,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比如《汉书•元帝纪》因提到“山南县”才得十六县之一“山南县”名。其载:“珠崖郡山南县反,博谋群臣。待诏贾捐之以为宜弃珠崖,救民饥馑。乃罢珠崖。”之后,《正德琼台志》所载其中“五县”:其所注引《茂陵书》记“儋耳、珠崖两郡共领玳瑁、苟中、紫贝、至来、九龙五县”。临振、乐罗作为西汉十六古县,也正藏身于这些史籍中。

  西汉临振县

  隋唐,崖州地曾是冼夫人的封邑和世袭领地。《正德琼台志》引述唐人《谯国传》曰:“开皇末,高祖赐临振县一千零五百户为汤沐邑。赠子仆为崖州总管。”说明隋开皇年间“临振县”和“崖州”都已存在。
  宋人王象之《舆地纪胜》卷124载:“又高州《诚敬夫人庙碑》云:‘隋高祖时,诸黎亡叛,敇夫人招慰。夫人亲载诏书,历十余州,宣杰上意。高祖嘉之,赐临振县汤沐邑一千五百户。’则是炀帝尚未开置珠崖,已有临振县矣。”
  《正德琼台志》卷三“沿革考”载“(隋)开皇已有临振之名”。《太平寰宇记》是北宋地理总志,为古地理名著。该书撰成约于北宋雍熙末(987年),该书卷169所载“振州”建制沿革时分列其领五县中的宁远、延德、吉阳三县同为“汉临振县地”,为临振县作为西汉十六县之一提供了佐证。

  临振,又包含一县一郡。先有临振县,后有临振郡。
  隋时,海南不只有珠崖郡,而且还有儋耳、临振二郡。《旧唐书•地理志》载:“振州,(为)隋临振郡(地)。”隋大业六年,“析西南地置临振郡,领县五”。后来的各种地方志都记载隋时海南是三“郡”鼎立:珠崖郡、儋耳郡、临振郡,各琚一方。《舆地纪胜》云:“隋炀帝(大业六年)开置珠崖郡,立十县。又置儋耳、临振二郡。”又注:“此据《元和郡县志》,而隋志不载。”《正德琼台志》、《琼州府志》、《崖州志》等都可见隋置临振郡名。

  汉临振县、隋临振郡治所究竟何处,颇有争议。西汉海南“本不足置郡县”,“郡、县”形同罢设,加上古籍没有明确记载,其郡县名称的溯源、城址变迁历史已变得复杂。有资料不经稽考,说临振县治、郡治同位于“崖城水南村”。不过也算猜对了一半,同水南村一河之隔的崖城就是隋临振郡治所。《正德琼台志》载:“临振郡,析朱崖延德、宁远县置。”光绪《崖州志•沿革》有条注:“谨按《隋书•地理志》(临振)郡领延德、宁远二县,即今崖州。”因《隋书》不录,二地方志对隋临振郡治所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再多说一个字。读者也不明白临振郡治所究竟在哪。但明人唐胄最后补充说,大业中改州置郡,则其郡或暂立于此,时而即废,故《志》不书。
  宋前治所故址,竖起来已埋下半截。临振郡、县治所,当年它既不是青砖高墙,也不是琼楼玉宇,今已难再“挖”出城垣残迹。赫赫之名的崖州城,宋以前仅是土城,“以木栅备冦”,有时,仅靠“周匝植刺竹御侮”。因此,宋前历史遗迹,多在经时光、天灾、人祸、战火之后的史籍中寻找。据《中国历史地图集•西汉》的标识,临振郡治所为宁远县,即今崖城。而汉临振县,治所在今三亚市。关于汉临振县治所,本文会在下面“临川县”小题里说到。

  西汉乐罗古县
  
  当代《中国历史地图集•西汉》并没有标出西汉“乐罗县”位置。个中原因,据笔者推测,乐罗古县作为西汉十六县之一仅仅是“疑似”而不是“名正言顺”。有关“西汉乐罗故县”最原始的文字资料,来自《正德琼台志》。《正德琼台志•古迹》载:“乐罗县,在州西一百里,今见有乐罗村德化驿。按:隋后无此名,恐汉十六县之数。”此后,《广东通志》、《琼州府志》、《崖州志》等诸多广东、海南地方志均撮抄此说。
  从明清两朝的文稿中,亦可窥见乐罗故县“现身”。琼山人郑廷鹄《平黎疏》(原文见《崖州志》)载:“臣按崖州舆地,……西一百里,有汉乐罗县址。”清代初年,顾祖禹所撰《读史方舆纪要》延德废县条下注:“州西百里乐罗废县,汉置。今为乐罗村。”清代崖州镜湖人吉大文曾留下《乐罗旧县》(二首),摘录如下:
(一)
五指南来海接天,乐罗遗县几时迁。于今蛮语参军少,自古歌声令尹贤。
礼器传疑西汉后,史书留冠吉阳先。平芜十里田千顷,依旧人家绕市廛。
(二)
回首川原落日迟,灞桥官柳最相思。佳名尚列捐之传,坠典谁新博德祠。
废驿春深沙草怒,孤台秋老海风悲。我来不作沧桑感,为爱灵岩水石奇。

  上世纪八十年代,西汉文物“朱庐执刲”银印在乐东境内出土。据《汉书•贾捐之传》载:“前日兴兵击之连年,护军都尉、校尉及丞凡十一人,还者二人,卒士及输死者万人以上,费用三万余,尚未能尽降。”这又是一次西汉时期为稳定海南统治而发兵出征黎民的史实。此役死者逾万,朱庐都尉或已战死而把“朱庐执刲”银印丢弃于时珠崖郡乐罗县之境。此印的发现,为研究西汉行政建置、乐罗县的始置以及乐罗县和汉属合浦郡的朱庐县之间的关系提供了重要依据。此物作为国家一级文物现存于海南省博物馆。

  隋置延德古县
  
  
  
  今乐东尖峰白沙村南边酸豆林地,即为千年延德古县遗址。《正德琼台志•古迹》载:“延德县,在州西一百五十里,今白沙铺西南黎白港。……后立延德巡检司与甘泉驿。及司迁,驿革,旧址成林,石条、石磉、石狮俱存。”
  延德,这个名字恐怕知道的人已不多。海南历史上的隋置废县不少,而延德,在漫长的历史里,却是一个耀眼的存在。自隋大业六年(610)置延德县,或立或废,经延德郡、延德军、延德县、延德寨,延德屡次建置变革,至宋政和六年(1116)置延德寨为戍守之地,“元俱废”。延德古县跨越隋、唐、五代、宋四朝,贯穿五百多年而延绵不绝。海南建置之存亡、历史之演变、地名之考析,自隋至宋凡五百年有关记录海南的各种文献和考古资料均对延德都会有所涉及。
  《隋书》、新旧《唐书》、《宋史》、《明史》等正史,《元和郡县志》、《太平寰宇记》、《正德琼台志》、《舆地纪胜》、《方舆胜览》以及各种通志、府志、县志等诸多方志对延德历史沿革均有记载。如今,延德已是热血洒尽,遗迹也几已湮灭。拂去历史岁月的灰尘,还原一个真实的延德,更多是以史料为基础。

  《隋书•地理志》载“珠崖郡领县有义伦、感恩、颜卢、毗善、昌化、吉安、延德、宁远、澄迈、武德十县”;《旧唐书》卷四十一载“延德,隋县”;相比有"一方之全书"之称的地方志,正史所载内容和文字大都比较简略,记述难有连续性。以下所述,更多是来自方志。


  海南在秦时为南越外境。始元五年,因诸县“二十年间凡文反叛”而罢儋耳并属珠崖。至元帝初元三年,“珠崖又反,连年不定”,汉朝廷遂“用贾捐之疏”,珠崖郡最终也被罢弃。迄止,珠崖立郡共六十五年。元帝罢珠崖后,马援平定交趾。东汉建武十九年,再置珠崖县,属合浦郡。此后历经三国、晋等对珠崖或立或废,之后,梁在儋耳地置崖州。

  隋大业六年,炀帝开置珠崖郡,立十县,后又置儋耳、临振二郡。据《舆地纪胜》引注《隋志》,珠崖郡统领十县,它们分别是:义伦、感恩、颜卢、毗善、昌化、吉安、延德、宁远、澄迈、武德。临振郡领延德、宁远二县。崖州之境,延德、宁远同为隋置古县,属珠崖郡辖县。
  隋大业六年(610)置延德县后,唐贞观二年(628),析延德县新置吉阳。“吉阳”之名自此始。《旧唐书》卷41“振州”条载:“吉阳,贞观二年(628),分延德置。”又载:“振州,……西北至延德县九十里。”隋置延德,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不容怀疑。

  据光绪《崖州志》记载,天宝元年(742),振州改为延德郡。至德元年(756),(延德郡)又改为宁远郡。至乾元元年,(宁远郡)复为振州。历史,它真的很精彩,或立或废,跌宕起伏。也许,这背后,定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一百二十年后振州改为延德郡,再十二年,延德郡又改为宁远郡,二年后又复为振州。

  此说,作为地方志,前朝史料光绪《崖州志》也是按前旧志抄录的。唐胄的《正德琼台志》似乎也有此一说,“天宝间(742-756),改儋、振、琼三州为郡。”又小字注:“元年,儋(改)为昌化(郡),振(改)为延德(郡)又宁远(郡),琼为琼山。”现在,我们再来看官方史是怎么说的。据《大明一统志•琼州府》“建置沿革•崖州”条载:“天宝初,(振州)改为延德郡,又改宁远郡。乾元初,复为振州。”惜字如金的《大明一统志•琼州府》,这回是给足了面子——历史上曾经有过延德、宁远二郡。

  延德郡、延德县已修成正果,再看看“延德军”是不是历史谎说。
  初唐振州,领宁远、延德、吉阳、临川、落屯五县。崖之古县临振、乐罗、宁远、延德、临川、吉阳、落屯七兄弟除了汉置的临振、乐罗外还见五个。唐朝后期,盛世荣光不再。唐灭亡后的五代十国,对郡县废置不常,南汉政权(917年-971年)时省去临振郡及延德、临川、落屯三属县。南汉的振州,领县二,宁远与吉阳。


  有意思的是,历史上的延德真的非二流角色。南汉时被省掉后似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延德,其复活技能不可谓不式神。《宋史•地理志六•广南西路》载“延德军”条:“崇宁五年(1106),复置延德县于朱崖军西黄流、白沙、侧浪之间。大观元年(1107),改为军,又置倚郭县曰通远。”971年,南汉为宋朝所灭。135年后,延德备受北宋朝廷的热捧,再次在一个叫“白沙”的小村旁边掘土筑城,建置县治、军治。黄流、白沙、侧浪之地名也似首次被正史所记载。

  不过,“好花不常开”这话可真言之不假。1107年,延德由县升军,四年后的1111年,遂被废并入感恩县。1116年,置延德寨,为驻兵营地,“招军士,习武艺”。这些,各种正史和方志均有详细记载。其中《宋史•地理志》载:“政和元年(1111),废延德军为感恩县,昌化军通远县为通远镇,隶朱崖军。政和六年(1116),置延德砦,又以通远镇为砦。”北宋未年的延德,已溃不成“军”,日渐倾颓,因无力回天最终变为营垒,为北宋的戍守之地。“后立延德巡检司,与甘泉驿及司迁,驿并裁。旧址俱废。”此后,延德一去不归,成为历史记忆。今天,在位于白沙村南的延德遗址上,还可发现大量的宋时古砖和陶、瓦片等重要遗物以及大片沧桑古树。千载之后,在延德这片热土上,仍存“白沙”之地,可谓弥足珍贵。

  隋置宁远古县

  依山而建、傍水而居,历来被古人视作最佳风水宝地。宁远,隋置旧县,以宁远水名。“宁远”二字,其作为珠崖郡十县之一最早见于《隋书•地理志》“珠崖郡”条。又据《新唐书•地理志》载,宁远,以宁远水名。崖城的千年荣耀,离不开宁远旧县,离不开宁远河畔这片热土。

  崖城,隋时早在此设宁远县和临振郡。自隋唐以来的历代州、郡、军、县治均设在这里。《旧唐书》卷41地理志四“振州”条载:“振州,领县五……宁远,州所治。隋旧。” 《万历广东通志•公署》记载:崖州治,即唐宁远县治旧址也。包括隋大业六年(610)临振郡、唐武德六年(622)振州、唐至德元年(756)宁远郡、唐乾元元年(758)振州、北宋开宝五年(972)崖州、北宋熙宁六年(1073)朱崖军、北宋政和七年(1117)吉阳军、南宋吉阳军、元吉阳军、明洪武初崖州、清崖州等州治、郡治、军治和县治之治所都在宁远旧县,细心稽核都可找到出处。

  宁远旧县治所,向来屡被误传,有“崖城说”也有“水南村说”。崖城和水南,一河之隔,一个在北一个在南。“水南村说”导致“水南村”变成了历代州、郡、军、县治的所在地而无形中矮化了崖城真实的历史价值。就像“白沙”和“丹村”,同样是一河(白沙河)之隔,但今天,居然有人为取其所求而断章取义而说延德在丹村之境。

  隋置宁远旧县,明正统年五年革裁。其县治除了短时间(共6年)被迁移水南村外,其余时间都在“城内州治西”长期盘琚。《正德琼台志》、《崖州志》等都有提及宁远旧县治所,稍不细读则可能引起歧义、引发误解,以讹传讹。

  《正德琼台志》卷二十七•古迹载:“宁远县,在州南二里水南村。先宋沿隋、唐名立,在城内州治西。洪武四年,知县甘义移建于此。十年,知州刘斌复迁旧址。正统间革。今为布政分司。”
  果真不错。乍一看,都以为宁远县治就在州(今崖城)南二里水南村。其实不然,细读一下每个句子,就会明白其意:宁远县在今(正德年间,1506--1521)在城内州治西,洪武四年(1371),知县甘义移建于水南村,洪武十年,知州刘斌复迁城内州治西(旧址)。宁远县治迁移水南仅是短短6年。若不解,则可顺着“正统间革,今为布政分司”去稽考。查《正德琼台志》卷十三“布政分司”条解:“在州治西,旧宁远县旧址。”可见,历史长河中,“治水南”仅是一晃而过。光绪《崖州志》卷五“公署”条也可找到州署:“州署,自唐改振州,治宁远县。宋政和七年,改吉阳军,去水南村二里有县址。”这句不难理解,“距离”水南村二里,有(宁远)县址。

  宁远县,自隋设县,其间或降为倚郭县、镇,或升为郡。唐至德元年,改宁远郡;宋熙宁六年,宁远县为临川镇。宁远县跨越隋、唐、五代、宋、元、明六朝,曾被历代州、郡、军所领:隋临振郡领延德、宁远、临川、陵水四县;唐振州领宁远、延德、吉阳、临川、落屯五县;五代振州领宁远、吉阳二县;北宋崖州领宁远、吉阳二县;南宋吉阳军领宁远、吉阳二县;元吉阳军领宁远一县;明崖州领宁远一县。正统五年,宁远县作为倚郭县而被省去。

  唐置吉阳县

  吉阳县和吉阳军,一个唐置一个宋置,似是同根同源,但吉阳军治不在吉阳县而在宁远。南宋《方舆胜览》《舆地纪胜》都有记“吉阳军,领县一(按《宋史•地理志》为领二县),治宁远。”吉阳县,唐贞观二年(628)析延德置;489年之后的宋政和七年(1117),吉阳军始由珠崖军改置。秦桧当权,为贬谪力主抗战的名臣至边远州郡,此时吉阳军更是境况愈下。南宋主张抗金的胡铨与赵鼎,当时就是被贬谪至吉阳军(今崖城)。宋绍兴六年,吉阳军一度被摘掉军编而废为宁远县。七年后,即绍兴十三年又复为吉阳军。自此,吉阳军的建置至明洪武元年(1368)改崖州才消失。吉阳军在人世间共244年。

  北宋熙宁六年(1073),吉阳县废为藤桥镇,宁远县为临川镇。这时海南的行政辖制为一州(琼州)三军(昌化军、万安军、朱崖军),朱崖军下辖通远镇、临川镇和藤桥镇(朱崖军有南、北宋之分,南宋朱崖军领宁远、吉阳二县)。

  稽考吉阳县治所,一般停留在今三亚市东北藤桥镇。关于吉阳军治,《正德琼台志》、《崖州志》《大清一统志•琼州府》说“在州城东,后废。为宁远县儒学,亦废”,《大清一统志•琼州府》和《嘉靖广东通志》也说“吉阳废县,在崖州东”,有方位没有距离,神龙见首不见尾。吉阳县为唐人建置元人所废,时间久远,史籍或湮灭或篇卷不全,关于吉阳县更多的秘密,连《崖州志》也难以梳理清楚,对其只能寥寥几字带过。

  奇怪的是,宋人的《舆地纪胜》居然引《琼管志》曰:“今吉阳军城非崖与振之古城,乃朱崖军吉阳县基也。”经艰苦搜罗,本帖经考证吉阳军城在宁远旧县,“崖与振之古城”驻地也在宁远县,可现在却被宋人的《琼管志》否定了。还好,本书已佚,作者不详。

  要证明吉阳县在藤桥,本人觉得其中的一些线索,还是很有意思的。《大清一统志•琼州府》引《文献通考》说“今吉阳军城,乃旧吉阳县基”、引《寰宇记》提及吉阳县“在崖州东北九十里”,而《正德琼台志》载:“藤桥水,在州东二百里藤桥巡司南。”一个是“东北九十里”,一个是“州东二百里”,在藤桥设置吉阳县,难扯到一起。1073年,吉阳县废为藤桥镇,不管是从建置结构还是战略地位,吉阳和藤桥都有一定的关系,“虽无明文可证,而情理较近”,藤桥设置吉阳县,更能接近历史真相。最后的确认,来自当代《中国历史地图集•北宋/南宋》,按地图标识,吉阳军治位于藤桥水边上,即今藤桥。

  隋唐临川县

  解读临川县和临振县,对本帖来说,是一个难解之谜;对本帖作者,又多了个累赘。但说到崖州历史上那些消失了的古县,临川和临振都是甩不掉的,虽然,它们的出现让作者很烦。
  本文上面已经阐释,临振县和乐罗县,一东一西,同列西汉十六古县。临振县的溯源,来自《隋书•谯国夫人传》一句流传千载的惊人之语:“高祖嘉之,赐夫人临振县汤沐邑,一千五百户。赠子仆为崖州总管。”此后,新、旧《唐书》,北宋《太平寰宇记》、明人《正德琼台志》等都有提及“汉临振县地”。按《舆地纪胜》引《舆地广记》载,“朱崖军”条下“临川镇”云“本临川县,隋末置”;《旧唐书•地理志》也曰“临川,隋县”。同样说明临川县所建置时间为隋唐时期。汉置临振县,已成定论。

  临振县何时撤销,史籍没有记载。西汉在海南开疆置十六县,这“十六县”,能留下个名字存世就已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大名鼎鼎的“乐罗旧县”,最后也是“恐汉十六县之数”。西汉在海南设置“十六县”之后,因朝廷财政捉襟见肘,也可能对如何统辖海南“暴民”早有预料,正准备后事。按《汉书•贾捐之传》,海南“与禽兽无异,本不足郡县置也”。又“劳师远攻,关东大困,仓库空虚,无以相赡”而没人打理,最终,西汉朝廷按贾捐之议罢弃珠崖,“十六县”随之消失。

  今三亚市境,历史上曾有设置过临振县、临川县和临川镇,故治之地,后来又变为临川村。临振县为西汉十六县之一。而临川县,又为大唐初临振郡变为振州之后增置。临川县和宁远、延德、吉阳、落屯同属唐振州领县。至五代南汉政权时,临川县和落屯县同被省去。
  临川镇,为宋朝熙宁六年撤销宁远县改置。《元丰九域志》载:“熙宁六年,省吉阳、宁远二县为镇。”这时,在朱崖军更为吉阳军之后,在一定时期内的吉阳军无所领县,“但领临川、藤桥二镇而已”。《正德琼台志》记载的“三巴大王”陈明甫乃为宋代临川里土人。

  为何说临川县治在今三亚市境,再看史料。
  明《正德琼台志》载:“临川县,在州东南一百三十里盐场西南山中。唐置,五代省。石街尚存。”宋《舆地纪胜》引《元和志》:“废临川县,本汉临振县地,大业六年分置临川县。”
  光绪《崖州志》撮抄前志并矫正距离:“临川废县,在州东南一百一十里盐场西南山中。唐置。南汉省。”按光绪《崖州志》载,原三亚村的位置在“城东百里”。则推算临川废县位置应该在今三亚东南十里左右的“山中”,又极为靠近“临川港”。因《正德琼台志》所载“临川港”和废临川县治的距离是一样,又临川港“唐以县名”。《正德琼台志》的记载如下:“临川港,一名临川水,在州东一百三十里。源出黎山,分两派,前后夹流临川地,唐以县名。”临川这个旧县,一直在默默闪亮,只惜今人少有提及。

  唐置落屯故县

  崖州故县中,最不能理解的是这个落屯。落屯故县,因“落屯峒得名”。唐置,五代革。
  关于落屯建置的时间和古县址,各种正史和方志所记载又有所出入。有的,甚至是截然不同。《新唐书•地理志》卷31载:落屯,“天宝(742-756)后置”。南宋《舆地纪胜》引《元和郡县图志》云:“废落屯县,永徽元年(650)置,在落屯峒,因以为名。”《正德琼台志》载:“天宝间,改儋、振、琼三州为郡……及增置振之落屯”及“落屯县,在州东五十里。唐置,五代省。即今落屯村,熟黎居之。”

  《乾隆大清一统志•琼州府》载:“落屯废县,在崖州东。”又引《太平寰宇记》曰“在州东北二百里”、引《州志》曰:“即今黎中落屯村,在州东北一百五十里”。
  至光绪《崖州志》成书时,落屯古县已被撤销建制900多年,或因遗迹荡然无存,《崖州志》对“落屯旧县”,只好抄录前志予以保存史料。

  综合各种史籍对落屯县的记载,其建置的时间有“永徽元年(650)”、“天宝间(742-756)”和“天宝后”三种;古县故址分别“在州东五十里”、“在州东北二百里”和“在州东北一百五十里”。知道得越多可能就越糊涂,孰是孰非,且看史家们的说法。

  当代《中国历史地图集•唐》关于“落屯县”的标识位置在宁远河上游(宁远县东北),其根据应该来自史籍所载的“落屯峒”、“落屯村”之名。据海南史学研究者何以端先生《天涯古事》一文,陈铭枢总纂《海南岛志•崖县舆图》有“落屯村”,更早的《万历琼州府志》和《光绪崖州志》也发现有“落段村”之记载,其和《中国历史地图集•唐》所标识的相应位置大致吻合。

  但何以端先生经实地调查与据文献记录“州东五十里”、“熟黎居之”两个史地条件的交集,他对落屯县故址又有一番说法:落屯故县不在“落屯村”而在今崖城以东的“马岭脚下”。
  何先生认为,地处“多港间道”的“落屯村”和“落段村”( 落段与落屯,一音之转,疑同址),位置应在千家镇镇街正东约10公里,属“崖黎”中常令官府色变的西部“千家黎”。何先生通过引述史料说,“落段村”是千家黎中之最山辟穷苦者,伏居者,宋元至明前只有“生黎”而不曾有过“熟黎”,通过《正德琼台志》所载“即今落屯村,熟黎居之”中的“熟黎居之”可断定,落屯故县不会在“州东北一百五十里”。

  按《天涯古事》贴文所述,唐人不会跑到瘴疠严重、交通闭塞、水利欠缺、毫无经济和军事价值的“落屯村”来设置“落屯县”,因“名不正、言不顺”,其“连‘乡里’的设置都不够”。后面,何以端先生综合唐时各种地理、军事条件限制因素,认定“落屯县治”无可置疑是在崖城以东的马岭周边,万历州官“疏沟”重获落屯大印,更是“坐实了此事”。

  这个何先生,胆子也太大了。其实,他是在说落屯县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没有依靠。
  因史籍记录关系之错综、纠缠,导致今天对落屯县之追溯,质疑不少。但不管如何,“落屯峒”、“落屯村”是关键词。宋前海南的县府衙门可能就是一间草房、“周匝皆植刺竹”而已。从今天延德遗址上发现的遗物来看,于居所来说,仅残存“宋砖、宋瓦”,对隋唐的延德政府官员,住的是可能就是危旧的土坯房。年代久远,遗址湮没无存,前人史料存在一些片断模糊之处,不可苟求。

  “落屯”之小,但其建置,亦可对古代社会的发展程度窥见一斑。海南岛,自西汉开疆,置2郡16个县;隋代,海南境内有珠崖郡、儋耳郡、临振郡3郡和12县(其中2个为后来增置);唐龙朔年间(661-663年),海南岛设琼州、崖州、儋州、振州、万安州共5州、22县列入中央版图;北宋开宝年间,海南行政建置为琼州、儋州、万安州、崖州4州和13县;至明初,海南是1府3州13县。对比,唐朝对海南郡县的建置前所未有,其旨,是对海南全面实施行政建置和整体治理。

  按《正德琼台志》记载,落屯县于天宝年间(742-756)置。安史之乱(755)前,唐朝空前强大,因综合国力显著增强,有雄厚的物质基础进而重视对海南疆土的开拓。这一时期,唐朝对海南的郡县建置由环海而向内陆延伸之势,落屯,作为唐振州“内陆”领县之一,是在这时建置的。

  崖州古县,并非空穴来风,更多的秘密,或隐藏于历代府州县志,字字都欲跃然而出。历史,它真的很有趣。可惜今人只重钱、权,不看历史这部大剧。(完)
楼主发言:2次 发图:5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ty_巨浪407 时间:2017-11-19 20:35:00
  兄弟!辛苦你了,了不起。
作者:不带痕迹的潇洒哥 时间:2017-11-20 08:56:25
  远古的消失,现代崖州四、五区的没落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7-11-20 12:59:13
  如今田独镇改为吉阳镇,三亚扩区后为吉阳区政府所在地;藤桥镇改为海棠湾镇,扩区后为海棠区政府所在地。
作者:双平 时间:2017-11-20 13:27:54
  好贴。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7-11-20 13:36:31
  记得把田独镇改名为吉阳镇的时候,遭到了广大网友的狂贬,有专家出来解释说,这样改名是有历史依据的。
  但是从现在公开的文献来看,并没有人提出过吉阳县治(或者军治)在田独镇。历史被那帮人给改了。
作者:南海珊瑚礁1 时间:2017-11-20 14:59:51
  我还记得田独公社。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7-11-20 23:42:51
  拜读了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7-11-21 08:29:46
  楼主下了不少功夫,赞一个!文中说某人不按谭其骧先生的历史地图说话,“胆子也太大了”,呵呵,笑纳。一个有活力的文化,是可以在前人名家的成说之外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的,关键精髓在于严谨考证,实事求是。
作者:非常平淡 时间:2017-11-22 19:03:35
  拜读!
作者:西来文06 时间:2017-11-22 19:50:20
  泊爹做得
作者:龙塘客 时间:2017-11-23 08:46:10
  拜读!学习!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7-11-23 11:53:44
  谢谢大家!本帖当考。
作者:银灯鸳帏 时间:2017-12-01 23:41:09
  此说,作为地方志,前朝史料光绪《崖州志》也是按前旧志抄录的。唐胄的《正德琼台志》似乎也有此一说,“天宝间(742-756),改儋、振、琼三州为郡。”又小字注:“元年,儋(改)为昌化(郡),振(改)为延德(郡)又宁远(郡),琼为琼山。”现在,我们再来看官方史是怎么说的。据《大明一统志•琼州府》“建置沿革•崖州”条载:“天宝初,(振州)改为延德郡,又改宁远郡。乾元初,复为振州。”惜字如金的《大明一统志•琼州府》,这回是给足了面子——历史上曾经有过延德、宁远二郡。
  ---------延德是一个县或是一个郡,其管辖的汇范围有多大,设县址在哪里,这是一个谜,仅从片言只语推断延德县址,证据并不足。还有出土的建筑物,并不能说明是宋的,假设真是宋的,也不能说明是县址留下的砖。比如,我们现在住居的村子里还有许多明朝手砖,总不能说我们村也是明朝是崖县县址。建筑物的存在,只能说明在这个朝代已经有人在此居住。
作者:银灯鸳帏 时间:2017-12-01 23:49:43
  古书上的白沙水军是个值得研究的对象,白沙寨在琼台志中多次出现,但考证并不在乐东境内。
  再者,古人行文喜欢对仗,黄流、白沙、赤浪,这三个地名都带有色彩,黄、白、赤三字是值得推敲点。如果说黄流和白沙是不争的现实,哪么赤浪在哪里?对于方位来说,“之间”是在两者间,三者间能否说是“之间”?莫非这是一个三角形的管辖范围?如果是三角形,那么延德的县址就在这三者包围的范围之内 ,而不是在白沙这个位置上。
作者:ptacb 时间:2017-12-02 01:34:42
  死磕到底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7-12-02 01:59:37
  一般人是住不起“宋砖宋瓦”的。我感兴趣的是,如何确定它们是宋砖宋瓦。是做碳14测年吗?
作者:银灯鸳帏 时间:2017-12-03 19:09:05
  @ptacb 2017-12-02 01:34:42
  死磕到底
  -----------------------------
  对于历史问题,如果已经是事实,就不再是问题了。但既然是历史问题,就要在不断发现真实的过去时,要用铁的事实说话,也即用真实材料说话。 历史是延伸、传承、积累、和扩展,是人类生产文明的轨迹。所以,我觉得死磕到底是一种精神,研究历史问题就要有这种精神,如果没有这种精神,那么历史就被扭曲了,就被故事化和神话化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