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所之战

楼主:硬骨头老翁 时间:2016-01-24 07:27:54 点击:2292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九所之战

  九所之战是解放战争时期琼崖纵队对据守在九所镇上的国民党军队进行的一场战役,发生在上个世记40年代末期,虽然已过60余年,但在当地人民的心灵里仍然留下了深深的印记。这个战斗故事,在九所地区广泛流传,周边各乡镇的史志、村史志里都有记载,可见这场战事对当地人民群众的影响非常之深。
  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时期,兵连祸接,民不聊生,人民受剥削、受压迫,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吃猪狗食,干牛马活。穷苦大众渴望解放,过上好日子。春雷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共产党。九所解放了,人们喜出望外,重见天日,怎能不欢喜。吃水不亡挖井人。古人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今天,当我们过着幸福美满生活的时候,回顾这段历史,探索过去,了解现在、展望未来,非常有益。
  九所位于乐东县西南部,三亚西部,位置险要。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传说明朝时期,军队实行"卫所制"。一般5600名军人为一卫,1120人为一所,120人为一个百户所。九所实为明代百户所。这10个所中的第9个所驻扎其地,称为九所。
  九所是崖县四区的重镇,是海南西线的要道和军事要地,日军侵琼时曾在这里驻扎一个分遣队,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四区区公署设在这里,后来又派崖县自卫大队第二中队和国民党榆林要塞一个中队驻防,企图截击我崖县——昌感的地下红色通道,控制我党在这块地区的活动。拨掉这个据点,歼灭这股敌人,疏通琼崖西南通道 ,可使昌感崖县地区一片红,为解放榆林三亚、以至全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攻打九所时,琼崖纵队指挥员和战斗员的作战、指挥水平已经很高,不但能“围城打援”而且还能够“攻城打援”。人数上,部队已发展到三个总队十个团,一个警卫连,一个炮兵连和一个工兵连,总人数一万多。地方武装千多人,且士气高涨,装备改善。而敌人虽然装备优良,人数居多,但军心动摇,士气低落。这种局面,对我军发动春季攻势,攻打九所,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十分有利。就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胜利结束,人民解放军基本上消灭了国民党的主力部队,百万大军结集于长江北岸一线,随时准备打过长江,解放全中国的大好形势下,1949年的2月间,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总部在白沙县的毛栈召开党政军干部会议议,讨论发起春季攻势的问题。会议决定春季攻势主攻方向在琼西。先向琼西北的澄迈、临高发动进攻,随后向儋县、昌江、感恩、崖县方向发展,以进一步扩大解放区和游击区。会议还决定集中第一总队的七、八团,第三总队的一、三团,第五总队的四、六团,总共六个团,作为春季攻势的主力;并任命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吴克之为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兼政委,马白山为副总指挥,符荣鼎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符振中为总参谋长,吴文龙为政治部副主任,全盘指挥“春季攻势”。
  1949年3月1日,参加春季攻势的主力部队陆续到达澄迈的美厚乡集结。3月4日,春季攻势首战在澄迈地区打响。我军一举拔除了金江外围的里万、好保两个据点,打响了春季攻势的第一仗。接着挥师临高、儋县、白沙、昌江、感恩,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无敌。在横扫昌感之敌后,我军又继续南进,直捣琼崖西南重镇——九所。九所驻有敌榆林要塞守备司令部所辖的两个中队,乐东县流亡政府县自卫大队、崖县义勇队以及四五联区署、乐罗乡、望楼乡、九所乡公所共三百余人,这批顽敌,是我们这次要攻克和消灭的目标和对象。
  吴克之总指挥是琼崖纵队的骁将,经过广州燕塘军校深造,加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锻炼,战略战术精通,用兵如神。他认为九所顽敌有三大特点,一是武器精良火力强,二是训练有素老兵多。三是有坚固的防御工事阵地,易守难攻。用铜墙铁壁和固若金汤来形容这个的军事要地,并不为过。因此,要攻克九所,并非易事。他还认为我军围攻九所,榆林要塞守备部队可能增援。因此,准备打一次“围城打援”之战。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毛主席和党中央给我们制定了一条很好的战略思想,就是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于是,命令第五总队四、六团部署于十所村东10华里之黄金山、龙虾岭一带隐蔽,配合第五团于梅东一带围歼出援之榆林要塞部队。命令第三总队一、三团和第一总队第七团围攻九所。也就是说,用三个团的兵力“攻城”,用三个团的兵力“打援”。
  6月1日3时,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一、三、七团分别自北、西、东三面向九所守敌包围。用三个团的兵力包围三百多人,用重机枪封锁住各大小路口,包得严严密密,水泄不通,有如使用“牛刀杀鸡”之势,让敌人插翅难逃。
  2日夜完成攻击准备。拂晓,守敌发现被我军包围后,便用强烈的火炮示威性地向我阵地轰击,雨点般的炮火,呼啸而至,把泥土瓦片炸得满天飞扬。有的民房被炸起火,猪狗牛羊到处乱窜,我军一面还击敌人,一面帮助群众救火。时值端午节。
  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对九所战役给予大力的支持。时任崖县县长的林庆墀动员崖、乐两县党政军民1000多人,组织担架队、运输队,救护队支援前线,群众把一担担粽粑、粑子汤、饭团、猪肉、鲜鱼等食品送到阵地上,给指战员改善生活。有的群众还主动帮助军队挖工事。体现出“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和“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的精神。当时在人民群从中流传着一首支前顺口溜:“最后一升米用来做军粮,最后一尺布用来缝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送他上战场。”还有一首解放区的革命乐观主义民谣:“哥哥栽禾妹送秧,横直疏密要适当,但愿今年多产谷,支援红军打胜仗”等,讲的正是对军民鱼水情的真实写照。
  6月3日凌晨3时50分,“前指”命令我前线将士向敌人发起总攻。顿时,冲锋号声响彻云霄,一、三、七团的十多具掷弹筒和20多挺轻重机枪,一齐向敌堡发起猛烈的攻击。战鼓雷鸣,炮声隆隆,硝烟弥漫,震耳欲聋。炮火像雨点般的落在敌人的阵地上,敌人被炸得焦头烂额,血肉横飞,尸横遍野。炸不死的敌人惊恐地龟缩在碉堡里。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各团突击队你争我夺、你追我赶、不甘落后,冲进敌人阵地,一个碉堡一个碉堡地争夺。敌人也不示弱,顽固抵抗。双方互相进行猛烈攻击。战斗打得非常激烈。每攻击一次,枪炮声就大作一阵。周边十几里外的村庄,都通宵达旦的听到清晰而又密集的枪炮声,像奏出一曲美妙动听的交响乐,吸引了附近的村民。材民们三五成群的在村里纷纷议论着这场自古以来从没见过的战事,渴望从黑暗中走向光明。
  已经是第二次冲击了,我军一边攻打,一边用广播向敌军宣传我军政策。高喊:“缴枪不杀!共产党优待俘虏”。但敌人还拒不投降,顽强的和我军厮杀。战斗打得残忍至极。在战火熊熊、浓烟滚滚的战场上,指战员们前仆后继,不怕牺牲,勇往直前;有的在阵地上跟敌人拼了三天三夜,冲锋陷阵、舍生取义,视死如归,牺牲时还高喊口号,悲壮极了!一团团长张博飞亲自指挥重机枪向敌人扫射,支援突击队冲锋。
  经过三次冲击,于3日13时突破沿前阵地,进入市区,分割市区之守敌,我一团于市北从地道接近并爆破碉堡,夺取堡垒一隅。七团和三团突击队紧密配合,向敌人的老窝——中心炮楼发起攻击。市北守敌一个连向西北九所村突围,遭到了一团团长张博飞和一营营长黄大明指挥的一营顽强狙击,突围和狙击的战斗打得非常激烈。一团团部、政治处的同志都同敌人互相冲杀,进行肉博战。团长张博飞,政治处主任冯子明,一营营长黄大明,副营长冯业兴等在同敌人博斗中壮烈牺牲。
  我琼崖纵队,经过三天三夜的激战,6月4日上午9时,歼灭东部守敌一部,而西南面之守敌向我投降,九所就告解放。计毙、伤、俘敌二百七十多名,缴获重机关枪两挺,轻机关枪十二挺,自动步枪三支,长短枪一百四十八支。
  在“打援”部队方面。敌人发现我军围攻九所后,立即派榆林要塞守备队一个大队于二日向九所增援,抵达九所战地外围的梅东村后即停止前进,并在六九岭建筑工事,落入我军圈套。吴克之总指早就在这里布有重兵了。分工负责“打援”的琼纵第五总队长陈武英令六团夺取六九岭子,令第四团则向梅东村北迁回到长山村断敌退路,并向崖城方向警戒,令第五团于梅东村结集待命。四日早晨,六团、四团于运动时均暴露了目标,敌人毫无斗志,溃不成军, 向崖城撒退,我四、五、六团追敌至崖城城郊,途中歼敌一个连,缴获八二迫击炮两门,轻机枪五挺,步枪十余支。
  九所终于攻克了,硝烟滚滚炮声隆隆的声音消失了,战场平静下来了,消息传来,人们兴高采烈地欢呼起来,人民群众欣喜若狂,人们的心情啊,是那么的高兴,那么的欢畅。九所解放了!九所沸腾了!按照惯例,胜利者打扫战场,活的进行抢救,死的敌人尸体就地掩埋,并搜集敌方牺牲人员的有效证件。下午战场开放,允许群众进场观看,周边几十里外的民众纷纷自发的前来看其究竟。其中中小学生居多,他们抱着好奇的心情,来观看这场战场。见军营阵地周围一片狼籍!战场上的火药味尚存,战地上千疮百孔,满目疮痍,到处是散落的弹壳,弹坑遍地,战壕内外血迹斑斑,惨不忍睹。人们觉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来之不易,对牺牲的烈士表示哀悼。
  6月4日 晚上,琼崖纵队政治部文工团在九所广场搭起临时戏台,进行演出,慰问当地军民。广场上,锣鼓喧天 鞭炮齐鸣 红旗招展 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扭秧歌,唱琼戏,莺歌燕舞,庆祝九所解放。九所重见光明。崖县四、五区人民唱起了“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民主政府爱人民呀, 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的歌。从当时场面看,用如沐春风、喜气洋洋、心情舒畅、心花怒放来形容都不为过。从人们的情感和心态看出,当地人民群众从心灵里充满了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厌恶和对共产党的喜爱,已经达到了巅峰的程度。
  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发动的1949年春季攻势从澄迈县的好保战斗开始,至崖县的九所战斗结束,历时九十三天,总计歼敌2296人,缴获迫击炮7门,掷弹筒、枪榴筒53具,重机枪6挺,轻机枪116挺,冲锋枪6支,步枪1784支,短枪104支,各种子弹141800发,以及大量军用物资。解放新州、昌化、感恩三座县城和石碌矿山,广坝电站等20座城镇,攻占和逼走了87处墟镇和据点,进一步扩大和巩固了解放区。
  在春季攻势中,我军发扬了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怕流血牺牲,英勇作战,前仆后继。在战斗中,我军主力部队负伤475人,琼纵政治部组织部长吴文龙,第一总队政治部主任林天生,团长肖换耀、张博飞,政委赴履科等144名指战员先后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烈士们就是这样抛头颅,洒热血,用汗水和鲜血换来了一个新中国。九所群众至今还唱着一首民歌,记念张博飞同志,歌曰:
  崖县人民记心扉,牢记英名张博飞。
  九所歼敌埋忠骨,鲜花海棠长相倍。
  张博飞,别名张泰天,1921年生于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甲子镇大昌村的贫农家庭。少年时在乡村小学读书,1938年在地方当交通员时参加中国共产党,1940年参加琼崖抗日独立总队,作战英勇,1941年初任第一支队第一大队班长。不久提升为第二大队第四中队小队长,第四支队第一大队副大队长,大队长。粤江支队参谋长,第三总队第一团团长,在九所战斗中他身先士卒,亲自指挥重机枪向敌人扫射,支援突击队冲锋,后在狙击敌人突围战斗中英勇牺牲。
  张博飞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为了缅怀张博飞同志,琼崖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冯白驹把第三总队第一团一连命名为“博飞连”。
  在九所之战中,我军还有过一次战役。那是在1947年秋,驻九所国民党自卫中队班长陈人钰被我方争取,愿意弃暗投明,为我党我军服务。我党我军有化敌为友,化干戈为玉帛的传统,决定利用他做里应外合,配合我军,消灭该中队。立即派陈明纲(崖县县委民运部长)回乐罗村安排歼敌行动。把敌情由陈海光送县委。中共崖县县委接到情报后,认为我们这次采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战略,定能大胜。因此,立即报告琼纵。11月26日,由琼纵五总队参谋长辜汉东、十三支队副支队长张积成率领的活动在崖县地区的琼纵留守部队和由崖县县长林庆墀率领的前进队,在乐罗村党支部书记颜海光的引领下,潜伏到九所据点,按照预先约好的计划、暗号和口令,顺利的和自卫中队班长陈人钰应接。陈人钰见我大兵压境,便打开军营大门,提出一挺机关枪,掉转方向,反戈一击,引领我军杀向敌人。这次突然袭击,时间短,伤亡少,效果好,收获大。一夜就全歼乐东县流亡政府一个自卫中队,毙、伤、俘敌80多名,敌中队长容琼风逃脱,副中队长邢贻香被击毙,缴获轻机关枪2挺,掷弹筒一具,短枪3支,步枪45支和一批子弹。还有罗所乡公所10多名乡兵携械投向我方,战果辉煌,我军满载而归。
  1950年7月,奉中南军区命令,琼崖纵队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区,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长期活动在崖县乐东地区的琼崖纵队五总改编为海南军区独立第二十七团,驻守榆林、三亚地区,团长是潘江汉、李贤祥(后)。1951年,作者和乐罗村人何斗明(排长)在该团三营机三连服役,当文书,跟随英雄团长李贤祥走南窜北,南征北战,清剿土匪。1953年,二十七团转种橡胶。
楼主发言:5次 发图: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龙塘客 时间:2016-01-24 08:55:00
  了解九所历史,还原历史真相
  
作者:文化寻根 时间:2016-01-24 12:22:00
  拜读,你是挖掘九所之战历史的有心人
作者:鳌掷鲸呿 时间:2016-01-24 14:25:00
  好
  
作者:九所馨喜婚庆花坊 时间:2016-04-26 15:12:00
  @硬骨头老翁 这些资料很宝贵,作为九所人能了解到,很欣慰!!!
作者:荷口伯 时间:2016-04-27 11:52:00
  请问老兵原是第三总队的吗?我曾写过《万泉河战歌》,里面有“九所之战”详细情况。发表于1991年。
作者:cj18828 时间:2016-04-27 16:43:00
  顶读-。
  
楼主硬骨头老翁 时间:2016-04-27 17:58:00
  @荷口伯 2016-04-27 11:52:00
  请问老兵原是第三总队的吗?我曾写过《万泉河战歌》,里面有“九所之战”详细情况。发表于1991年。
  -----------------------------
  解放前,活动在崖县乐东等西南部地区的是以琼崖纵队五总为主。解放后,改编为海南军区独立第二十七团时,也有三总人员,驻守榆林、三亚地区,团长是潘江汉、李贤祥(后)。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6-04-28 23:41:00
  说到底,所谓的解放战争也是民族的灾难!
我要评论
作者:吉祥福 时间:2016-04-29 10:38:00
  @荷口伯 2016-04-27 11:52:00
  请问老兵原是第三总队的吗?我曾写过《万泉河战歌》,里面有“九所之战”详细情况。发表于1991年。
  -----------------------------
  @硬骨头老翁 2016-04-27 17:58:00
  解放前,活动在崖县乐东等西南部地区的是以琼崖纵队五总为主。解放后,改编为海南军区独立第二十七团时,也有三总人员,驻守榆林、三亚地区,团长是潘江汉、李贤祥(后)。
  -----------------------------

  
楼主硬骨头老翁 时间:2016-04-29 11:21:00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南军区第二十七团团长李贤祥,后改编为林一师二团,团长也是李贤祥。见图。
楼主硬骨头老翁 时间:2016-04-29 11:27:00
  @荷口伯 2016-04-27 11:52:00
  请问老兵原是第三总队的吗?我曾写过《万泉河战歌》,里面有“九所之战”详细情况。发表于1991年。
  -----------------------------
  @硬骨头老翁 2016-04-27 17:58:00
  解放前,活动在崖县乐东等西南部地区的是以琼崖纵队五总为主。解放后,改编为海南军区独立第二十七团时,也有三总人员,驻守榆林、三亚地区,团长是潘江汉、李贤祥(后)。
  -----------------------------
  @吉祥福 2016-04-29 10:38:00

  
  -----------------------------
楼主硬骨头老翁 时间:2016-04-29 11:43:00

  这是二十七团团长李贤祥
  
作者:荷口伯 时间:2016-04-29 15:44:00
  @硬骨头老翁 2016-04-29 11:43:00
  这是二十七团团长李贤祥

  
  -----------------------------
  李团长,我85在海南军区工作时曾采访过他,可惜当年没有合影留念。
作者:荷口伯 时间:2016-04-29 15:53:00
  李团长的战斗故事在我的《万泉河战歌》中有多处记载。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6-06-24 14:44:00
  琼纵的性质是游击队,而不是正规军。
  
作者:三湾市2016 时间:2016-06-24 15:23:00
  历史有所选择
作者:银灯鸳帏 时间:2017-12-01 20:42:35
  很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