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王英良对罗豆大草原的留言,我想在此回复他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8-02-14 22:13:23 点击:1823 回复:3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海南文昌王英良 没有搞大草原之前,罗豆人民也不见有饿死的。搞了大草原,罗豆的土地将有一天不会是罗豆人民的!
  -----------------------------
  本来罗豆本身就是国营农场。所谓的国营,那岂不是本来那土地属于国家,而耕种者的农场工人,不就是国家将国有土地雇用人力耕种的吗?!国营下放县属,这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性质?那原来的农村生产队的土地已经承包与各自独立的农户,而下放归属于地方的土地是否也同样发包与耕种者本身?好像国营下放县属地只有十年八载,这时农村土地早就完成了承包的各项工作,土地进入承包期,再过十年,土地承包期将满,接下来会怎么承包,我们也只是观望者与承受者,这意味着土地本来并不从属于某个人,所谓的集体,也只像是个过渡期,最后归属自然还是国家的!
  自解放以来这几十年,农民是没有土地属权的,连祖宗传下来的房屋的屋基地也面临归属问题。
  前年国家下发了房屋登记本,上面也只是说房屋,而没有牵涉到房屋土地的归属,好像,只是表明房屋是你的,也就是这块土地上的建筑物属于你,并不意味着房屋底下的土地也同样归属于你所有。而是从属于集体土地,你同样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
  回到罗豆大草原,这分明就是职权行为而并不是耕种者所为,别人的地你能做什么?
  就像是现在农村土地承包期满,农民也只能等待上面是怎么的意思而服从安排而并不是由得了原来集体的人所能决断的。
  其实我们的土地正在归属未定状态。土地归国有早就是定向。变成了基本常识。现在乡下人也接受了的事实,所以现在时有相关的建房时的房屋基地的纠纷,往往就是在这事情与问题上纠缠不清。强悍挤占者也有大道理在,一句——土地归国有,不是某个人的,谁先来谁优先。
  所谓的集体,原来的国有转为后来的集体,也正在含糊中。说真的,农民,真正成了无产者,他除了体力,原始的生命力属于他之外,他借以求存的外在条件缺失,农民自古就只为了一块能养活他与他家人的土地而奋争。
  所以土改初期那些没有土地的农家当接到国家分与的土地并发给的土地证时的喜出望外于我此时也就有所切身体会了。但后不几年,互助组,合作社,紧接着人民公社,土地重新归一,原来的土地证好像已经上缴(反正我家的土地证是上缴了,我家是没有土地证的),所以此时有些种田人就不愿意上缴田地入社而变成单干户!直到公社化,以某种手段带有强制的行为合为一体,你家要是有人正在外面做工的,要是打的国家工,那家人不入社,那打国家的工也将被遣返,所以家人只能入社。但我们这儿直到改革开放他还是单干户。因为当时他只是母子俩,没人外出,更无人打国家工,再怎么也只能靠他的双手,靠田地养活自己,所以他就单干到底。因为他不是地主富农,所以也拿他没法子。但这个违逆时势潮流的单干户,他母子俩最后也只是凄凉一生,那单干户的儿子毕生无法找到老婆,没人愿意嫁与他一个单干户!后来分田到户了,他也见不到希望与美好,最后无能种田了,靠一点小手艺艰难活着,时常偶尔在市井上遇上他,他自感萎酸,走路也都是埋头,比四类份子都不如!最后不再看到他,大既,他已涯尽了苍天所赐与他的生命寿缘了!分田到户时时他大概已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可能,他是涯不过岁月的蹉跎之给与他的后果。
  说多了。看来我又将另开个题目了。
  可能这话题敏感,假如是的话,不发也罢,有望班主看着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海上婧鸥 时间:2018-02-14 22:42:02
  呵呵,我插嘴了。
作者:海上婧鸥 时间:2018-02-14 23:29:00
  主角还没出场,我是旁白,
作者:出征钓鱼岛 时间:2018-02-15 00:27:20
  写的不错,静待回音
作者:ty_121278860 时间:2018-02-15 05:14:14
  有没有问有些罗豆人比没有大草原之前好多了?不要动不动就是人民的,你不是救世主,连三教九教流都不是。土地国家不是已经明确了三权分立。所有权是大家的,承包权也是直接使用土地的人,是土地一个时期的收益人所有,如果按以前农垦没有改地方之前,承包权是农场的。经营权是如果没有改地方还是农场的,农场里的职工只是长工,如果改地方了,经营权由农场的职工的意愿来经营,但要按年给农场交少部的租金。在重兴的农场改地方,有农场的职工把土地经营权转让给外人,一亩地达到上万元。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8-02-15 08:04:36
  当年四野部队就地转业后,海南就有了垦殖局,我们当地农村人叫农场的人做长工。这些个长工开荒垦殖都喜欢放广播,特别是搞突击生产时,我们在村里都听得到!
  当年就是一句话,农村的土地就被垦殖局(农场)分了,当地基本没有人反抗。因为在那时候的政治状态下,农民瓜分村里地主富农的土地(主要是耕地为主),不重视坡地。而且在当时的情况下,也就是各取所需。但土地的利用价值和资源匮乏时,这群泥腿子从意识到是“拣了芝麻丢西瓜”?
  特别是那些农村并场的连队更惨,原来是农非农户口,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继续种地的城镇户口。
  一代老农民没有多少工龄,叫做退养,农场发补助。二代农民搞家庭农村承包,自己交三费,退休有养老。三代以后承包农场的土地(原来村里的土地),没有养老!
  现在出现的不正常现象就是: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这样下去民生是个大问题,这下子就都变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群众咯!
  现在新生的官豪,权豪,商豪有本着海南宝岛而来,抢地,占地,圈地,征地,变着法子把当地农民的土地资源占为己有,最终这群土著民的结局将是很可悲的?
  温水煮青蛙,三代而亡已经是可以预测得到的?
  当然,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谁笑到最后,谁赢!
我要评论
作者:河堤 时间:2018-02-15 08:41:46
  农垦有多苦,荒山野岭扎下根,三代走不出橡树林。邻居受村子气,进城遭白眼。一年收入不够路费钱。这又来了批大陆狼。变着法子抢这块最后的肥肉。
  • 海南文昌王英良: 举报  2018-02-16 07:58:04  评论

    是军二代和上山下乡有志知识青年的后代赖以生存的土地,不是什么肥肉!
  • 河堤: 举报  2018-02-16 12:26:41  评论

    评论 河堤:你理解错了,我说的是眼下这些建大草原开发商。从四野留下的,他们的儿孙,八十年代复原军人,还都在农垦。可以用徒有四壁形容他们。四野的活的没有几个,可怜他们的儿孙了。这么艰苦守候的后裔,给国家做出巨大贡献,有钱权人就来抢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哈哈文昌 时间:2018-02-15 18:09:38
  这世界就是这样的 远点 原来美洲的土著 澳洲的土著 近点 台湾的土著 不都是这样的结局? 以前海南还有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呢 现在呢? 台湾最独最排华的不是原住民 海南最不喜欢大陆人的也不是原住民 嘿嘿 说明后来的强盗比前来的更强 这也符合自然规律 后浪推前浪 前浪死在沙滩上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8-02-15 21:00:24
  @哈哈文昌 2018-02-15 18:09:38
  这世界就是这样的 远点 原来美洲的土著 澳洲的土著 近点 台湾的土著 不都是这样的结局? 以前海南还有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呢 现在呢? 台湾最独最排华的不是原住民 海南最不喜欢大陆人的也不是原住民 嘿嘿 说明后来的强盗比前来的更强 这也符合自然规律 后浪推前浪 前浪死在沙滩上
  -----------------------------
  哈哈文昌,您真的赖在文昌过年了?不回上海与家人一起?!好久不遇上您了,我还以为早已逃离文昌北归。您真该申请成为文昌荣誉市民了!
  而您所说的例子与我们中国的情境是大不一样的,美国台湾对原住民,是带有强行归化的文化背景,而我们乡下的土地性质是不可比的。
  海南在历史上也曾有过惩黎的几次强行同化的时期,但我们解放后并不存在那样的背景与行为,只是政策上,对土地的不确定性使得现种田人对田地的不知珍惜。说真的,现在无论行迹至哪里,举目所向都会看到弃荒的田地。有不少还是最好的肥沃的田地!让人心里真的不知该是什么滋味。
  反正田地不你的,你今种得了就种,种不了丢荒也无所谓,反正再过些日子也不再从属于你。现在的小辈年轻人,对田地更是毫无情感可言,对吃饭,视为轻而易举,饭来张嘴,理所当然,对那碗饭的背后是经过多少艰苦卓绝的劳作与时间的等待过渡,好不容易有一碗饭吃。饥饿对他们太遥远了,好像不可能,不应该,不存在。
  对今后的田地唯一出路只有统一经营,机械化集体耕作!
  但问题是,中国的人实在太多,一旦机械化操作,那剩余下来的人,怎去归属,如何生活,实在是无法也不好安排,所以只能维持原状再看动向。
  中央对三农向来不敢疏忽,从不大意,但中国的农村历史带来的和现在所面临的,全都涌现到了眼前,所以,中国的事,难以与外国相比,与西方更无可比。
  不过现在农村说真的,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好时期。就只是,问题也不容疏忽。
  当然这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忧虑的。也是由于相关的事引出另外的事来的。
作者:哈哈文昌 时间:2018-02-16 15:11:05
  没回上海 但家里人来海南过年了 节前住三亚 过年在文昌 过年的时候文昌海鲜多 环球码头天天开市 一盘鸡 一人一只大龙虾 很是开心 小孩子白天玩沙滩晚上放放烟火 都不想回去了 这边气候有点像上海的初夏 如果农民的菜可以买个好价 渔民的海鲜也能买个好价 那真是一个好年的开始 我一直去昌洒镇买鸡的 一排车子进去 几十只鸡就买掉了
我要评论
作者:哈哈文昌 时间:2018-02-16 15:23:02
  中国已经进入缺人的社会 这是事实 以前挤破头要进的银行 都出现辞职潮 谁都不愿意干幸苦活 招工难 长三角 珠三角都缺工人 但现在的孩子要的是理想 他们不必为吃不饱饭担心 是社会变了 按照以前的说法 现在的孩子都是二流子的样子 但仔细想想 那些辛勤在土地上耕作的人 也很少能赚大钱 所以孩子们就不愿意去农村过那么辛苦的生活 土地养不好人 那还不如换种活法 时代变了 我们的思想也得变
作者:三白在海南 时间:2018-02-18 16:49:57
  支持英良兄弟!
  好好的农场不自力更生。去北方找蒙古包解救。最后失败了,又要自己买单!
我要评论
作者:三白在海南 时间:2018-02-19 18:25:00
  做不做起来以后就知道了!三年后是非过错都留给后来人来说吧!很多东西都不是靠你我能左右的了的!凡事都有规律。只是弯路走太多了。浪费金钱浪费精力!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8-02-20 22:13:30
  @哈哈文昌 2018-02-16 15:11:05
  没回上海 但家里人来海南过年了 节前住三亚 过年在文昌 过年的时候文昌海鲜多 环球码头天天开市 一盘鸡 一人一只大龙虾 很是开心 小孩子白天玩沙滩晚上放放烟火 都不想回去了 这边气候有点像上海的初夏 如果农民的菜可以买个好价 渔民的海鲜也能买个好价 那真是一个好年的开始 我一直去昌洒镇买鸡的 一排车子进去 几十只鸡就买掉了
  -----------------------------
  看来您真成了文昌的荣誉市民了!说真的,说起宜居,文昌是最好的选择!这儿气候适宜,土地平坦,地质纯洁,没有外来物质侵蚀,保持原生的自然环境,特别是东海岸,就是那片干净如玉的沙滩,乡下人的纯朴,文化内蕴的丰厚,都是于别的地方所或缺的。
作者:tonnyy2016 时间:2018-02-20 22:19:36
  村里最流行的就是打麻将和打彩票!打彩票把家庭妇女都训练成数学家了,死拉硬拽把数字硬生生演变成公式!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8-02-28 20:27:47
  @tonnyy2016 2018-02-20 22:19:36
  村里最流行的就是打麻将和打彩票!打彩票把家庭妇女都训练成数学家了,死拉硬拽把数字硬生生演变成公式!
  -----------------------------
  是的,现在乡下大凡有人群的地方大都摆有麻将桌!他们并不是一味的好赌,说是赌也不差,但他们的赌资一般也只是以元的个位数为单位。输赢也都只是十几二十块钱的样子,其实他们相聚在一起只是打发无聊的富余的时光。
  人除了生存为首决要义外,还有个丰富的精神世界观。所谓的世界观对于他那样一大群自那过来的人来说,大道理不再是道理而是有点另外的意思,那意思还不好说的。
  在乡下,大凡在有人家的村中都必有麻将桌(现在研究奖的人逐渐少了)。哪怕只有二三户人家,于门前屋后的丛密的树荫下也必摆有一张麻将桌!
  因为人生当中,除了温饱,还必有某种支撑起他们精神时空的嗜好,人生除了物质满足外,还需要有丰实的精神空间。
  高晓松说:人生除了苟且,还有远方,还有诗!
  但像他们那一群人,他们的远方在哪?他们的生活里还有诗吗?
  历来的只能苟且于温饱群体,他们那一代人为一碗饭真是没日无夜,在那“日干三刻,夜加一班”的晕头转向地地焦头烂额的日子里,他们的远方太遥远了,那是共产主义!他们的诗在口号中!而自那过来的人,此时于他们,他们的远方太遥远了,遥不可及,而那些曾经的诗,也只被新口刷新。现在温饱不成问题,而他们的精神生活里,没有诗,也有失原来的方向感,就只是在捱度余年!他们的远方在哪?他们有诗吗?在看不到远方,人生里没有诗的时间里,除了搓几手麻将,你让他们做些啥啊?在已显富余的时间里,找不到远方和诗,也只能苟且于眼下所能企及的,打麻将,于他们除了说是赌之外,很多一部分是为了打发那此找不到远方更没有诗的时空!
  其实上坦白说,他们那一茬的过示人的人生当中,除了苟且就是苟且。
  现在乡下,凡是有人群处都随地可遇上那些围聚在一起搓麻将的人。大凡哪怕只有三几户人家,在枝荫下也必摆有麻将桌!铺有张席子。桌子上是男人世界,席上围坐的是女人空间。男人搓麻将,女人摊“十行”。
  他们一般早上都忙于各自的事,男人大都赶于市井聚首于茶肆,一杯浓茶,几个同人,打发时光。而女人都是要顾及田中事,再怎么,也是先要塞饱肚子再说。只有吃过午饭后,他们也就要聚集在一起,搓几手麻将,或摊几下“十行”。女人一般过午也必收摊,该下田时间不易落下。只有那班无所事事的男人,还要守住那麻将桌,一直到了撑灯时刻!
  在我家下面树影下还摆有三四张麻将桌,每是中午,大都聚集不少人,搓麻将的,还有围观着“天衣领”的。那“天(嗅)衣领”的凑得很近,那鼻子简直都已贴在了那麻将手的领子上!
  而聚集一起的,大都是六七十岁的男人(偶也渗杂有女人)和那些本八十的老太婆。
  又侈谈了。有点了乱。不说了!
我要评论
作者:狗结刺 时间:2018-03-25 21:10:47
  我流目汁了!
作者:三白在海南 时间:2018-03-25 22:25:38
  文昌需要智慧官员!有智慧的人看的长远! 聪明的官员只看眼前!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8-03-26 09:28:10
  罗豆大草原,迟早也会是败笔!
  圈地是实,种草是籍!
  海南也许是中国的后花园,但绝对不会是输出型的花卉基地!
作者:三白在海南 时间:2018-03-26 16:52:13
  @海南文昌王英良 2018-03-26 09:28:10
  罗豆大草原,迟早也会是败笔!
  圈地是实,种草是籍!
  海南也许是中国的后花园,但绝对不会是输出型的花卉基地!
  -----------------------------
  说的好!支持你观点!长远看确实是个没有效益的项目!
作者:小盒子里的梦 时间:2018-03-26 19:34:51
  我就是个卖糟粕醋那个 隆丰糟粕醋 希望 大草原能拉到客户 啦啦啦
我要评论
作者:石梅湾 时间:2018-03-27 20:10:47
  王良英说得好,搞来搞去,目的就是圈地,整个海南的土地一直在被个种理由蚕食!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8-03-27 20:13:35
  刚在腾迅上不巧撞上这么一篇文章:
  “当我们失去土地的时候,我们失去了什么?”
  土地问题正是让看似拥有土地的人最敏感也是最有感触的问题。我正身临其境,也处在物境中,所以对这一悬问式的题目煞是兴趣也是极为关注。
  你我都知道并稍有感触得到,在现下的小城镇化,经济发展大前提下农村,看似属于农民的土地面临重新布局与重新使用的情境,农民和农村将面临或已面临着被征和重新选择去留的事上时,农村的空壳化,空巢老人守护着他最后的使命地,孤独,无助,困顿,无奈,所有人生的诸多困境仿佛是一下子全拥在了他的面前。生老病死,人所必然,只是如何经过,如何中到达,如何养老,成了目前舆论界和实际生活中逼临而来。
  年后这些日子央视十三台就专僻有这么一个养老的话题与窗口节目。我断断续续看过几集,当然我们的窗口中的风景大多美好而安祥,至少与我所身遇面临的还是大有距离。
  只是看来中央也开始考虑到了老人最后的路经的问题与事态了。
  年轻人大多逃离农村,到外面寻找自己的人生定位与归宿,但往往,最终归宿还是必回到他的原来!
  绝大数,是不能幸免,只有、必然要重回故土。少数幸运儿,可能会成为新时代的宁馨儿。借各种途径,终于逃离农村。主要是靠天份与勤奋。求学路上到达他所追鹜与向往的位置与事业。
  匆匆浏览而过其中有段话让我感慨非常,所以将这段话搬过来与诸位看看。这话是梁鸿说的。梁鸿谅必诸位已有所闻,她正是写“梁庄”的学者作家。她在此文中说:
  梁鸿说“可能有一些所谓的“新农民”——在台湾叫新农民——回到了乡村。但是中国农村并不是一个让人欢欣鼓舞的地方。所有的农村孩子都被父母告知要好好上学、要考上大学、要离开农村,然后到城里边找一份好工作。如果有一天真有一部分人,因为“美丽新农村”而回去,可能也会有这样一个潮流,但这样一个潮流有巨大的风险,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因为我们知道,在农村并非有很多生存的机会。在农村是非常艰难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