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话大讲堂《六十八》火[火崙]论—光辉[huī]光韑[wēi]【首页推荐】

楼主: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8-01-28 00:19:17 点击:1308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海南话中,我们常常把光辉[huī]读作光韑[wēi],又把余晖[huī]读作余暐[wēi] 。辉和晖,《海南音字典》中注音为“hhui1”(非原创专家都无法拼读得出其正确的海南话音)。在古汉字的大家庭中,韑和暐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但是在现代版的汉语中却是不常用,甚至是不用的。或许还在某些汉语方言地区在使用,只是辉[huī]读作了“wēi”音。比如在海南闽南支系的母语中,就是这样的误读跟误用,虽然“辉”和“韑”的字意是相同及相通的。
  在共和版的简体字中,“韋”能简化为“韦”。 韦,《海南音字典》中注音为“vui2”,“ui”音系列的字:違(违)、煒(炜)、偉(伟)、緯(纬)、韪(韙)、葦(苇)、圍(围)、闈(闱)、幃(帏)、瑋(玮);而独有一个本属简体字的“㭏”,笔者竟然还一时摆度和打不出它的繁体字?这本就是一个“木加韋”的简化字,可能是共和版的简体字专家弄迷糊了也许?而“韑”和“暐”等很多的“韋”字部首的古汉字,却是有繁有简。这归根结底还是在北京方言中,并没有存在这些文字的使用习惯,或者是一直不被引用开来,这也许就是汉文化存在区域性的差异而导致?
  研究和探讨海南话中的“辉/晖”和“韑/暐”在读音上的差异和关联,正确认识这两个字音到底是应该读作“wēi”,还是读作“huī”,这其中可能隐藏着一段尚不被后人认知的古汉文化历史?
  那么,在汉语中有这样一个字“煒”,它注解有两种存在有差异的读音:“wěi”和 “huī”。字义就是光明,同“辉”。 煒“煇”,其意就是由火光迸发出来的光明。而由火光所闪射出来的光彩和光芒,这就是光煇。那么由日光所照耀出来的光明,这就是光晖。相对于光辉来讲,火之煇和日之晖毕竟都只是一种单一的光源,远不能完全代表这宇宙中所有光的种类。日光、月光、火光、电光都是有源之光,其放射和折射出来的耀眼的光明,这也就是一切光辉的本源。
  煒,从火从韋,而韋又从舛从囗[wéi]。韋,《说文》中注解为——相背也。所谓的相背者,其实也是背相靠而共存的,这也就是万变不离其围内(囗)。火之三煒,远之则可见其光,可明视也;近之则可感其燰热,可炙烤也;触之则可被其烫烧,可炡煠也。煒之四征,相背则暗昧,相融则炅映,相厏则煹烬,势竭则自㓕。
  煒的海南话读音是“wuai2”,急读便做“wui2”,近似于普通话中的“wěi”音,《海南音字典》中注音为“ui3”。而“火”在海南话中,也恰恰是读作“wuai2”。但是,在琼文地区口音版的海南话字典中,却是标注为“hhue1”。如果本身不是海南人,也真是拼读不出这种注音的?就连到笔者本人,若非有专门懂得此种拼法的本土专家的纠正和导读,也是拼不出这个读音来的。
  从“煒”到“火”,“火”是普遍存在的自然现象,也是最通用的字眼。但是相对于“煒”来讲,却是只见经典记载,不见故事传说的。而偏巧的就是在海南话中“煒”、“火”同音混用,却用得不明就里?一般来讲,天火、山火等是不可控和不可预计的情况下出现的火象,此种火也就是“自燃之火”, 其迸发出的火光特点就是燎亮之煇;篝火、灶火等是人为可控的火象,此种火也就是“点灼之煒”,其燃烧的特点就是柴煒之炅。海南古字注解:1)炅者,火光如日晷明;2) 点灼:点着;灼火:着火。
  柴煒之炅,来自柴禾之燃。柴禾之燃,则产生柴禾之烬。柴禾之烬于鼎錀表层,则形成柴禾之㷍。柴禾之㷍,海南俗话叫做“火㷍”,也就是“百草霜”。火㷍,就是百草燃烧于鼎底烟燻燋化后的产物。
  海南古字正解:灶底灰为火熓[wu],鼎底灰为火㷍[lun]。
  火、煒同音,但还是存在广义和狭义上的区分。在海南话中,引火是使火灼(燃烧)起来,同时也有从别处借来火种的含义。而放火则就是让火燃烧起来,然后通过掌握火候(火势)来达到自己的需求。比如灶中火、炉中火、煹之火,此种这也就是煒之火。
  “煒”和字义同“煇”,但却有两种读音“wěi”和 “huī”,而“煇”却只有“huī”的读音,这就是这两个古汉字在汉字的演变史中有失考的缘故导致。在海南人的口里,辉、晖、煇都读成了“wei”,这“wei”其实应是韑、暐、煒的本音。虽然,海南人在书写的时候会写成辉、晖、煇,那也是受到元代后的历代官方文化的影响。而这蒙元以后的官方文化,其实传承的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汉文化,不过我们可以大胆定义这种官场文化叫做普汉文化,可能会更啱当点。
  既然“煒”的读音是“wei”也是“hui”,那么相应的韑和暐的读音也就是“wěi”和“huī”。既然煒、韑、暐的另种注音和辉、晖、煇相同,那么也就证明了为什么海南人会把辉、晖、煇[hui]读作“wei”。所以说辉、晖、煇的文字和读音[hui]原本应不是海南人的传统习惯用字,而是煒、韑、暐[wei]。
  那么,笔者再来做一下详细的注解:1)煒[wěi],是“煇”的原音。海南话读作“wui2”,是草木燃烧的一种现象。其燃烧产生光辐射就是“火炅[gui]”,火炅的作用就是能产生光明,这也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用来进行辅助照明的火源;其中燃烧产生的热辐射,就是一种热能,这种热能是日常生活中离不开的热源。所以说,煒是火源和火象,煇是火所能映影的范围。
  2)韑[wěi],海南话读作“wuī”,是“辉”的原音。辉,从光从军。军jun,会意。金文字形,从车,从勹( bāo,包裹)。表示用车子打包围圈的意思。圜围也。那么,辉的本意也就是在光的照亮下进行的打包围圈。圜圈内所受到光度影响的多少,是由光作用的范围和亮度决定,这也就决定了“光之辉”的效果——场景越是明亮,目标就会越清晰。
  光之围,也就是光圈,光圈的大小决定了光量,光量和光源有密切的内在关联。光源的范围大,映照出的光圈也大,这就是“光之韑”。所以,韑就是光之源(火原)和光之象,辉就是光之范围,“光之韑”决定了“光之辉”。
  3)暐[wěi],海南话读作“wuī”,是“晖”的原音。暐是日之源,也是日之象。晖就是日头能够普照和辐射的时间和范围。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辉、晖、煇[hui]”在海南话中就是“韑、暐、煒[wuī]”了。但是,如果要严谨的做结论:那么,“辉、晖、煇”应该并不是海南人先祖所使用的母字,而应该是韑、暐、煒[wuī]。无光不韑,无韑不辉;有日则暐,有暐则晖;有火成煒,有煒成煇。
  结论就是:韑、暐、煒是辉、晖、煇的本源;辉、晖、煇是韑、暐、煒的标象;韑、暐、煒各有所内含;辉、晖、煇各有所表征。
  其实,近千年来的海南人在文字的应用上,已经全盘的接受了官方文化的教化和同化。虽然,有时候觉得这些文字应用起来比较牵强附会,无法表达得了自己骨子里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心声。但是,都约定成俗了。想认同,却不尽相同。想否认,却不能举证。
  徨然呀……
  虽然现代汉语出自古汉字,但是现代汉语倾向的汉语支系是北京方言。而北京方言最多表现的是蒙元以后的历代统治阶级通用的语种,其中语种中所使用的一些常用汉字,并不能代表各地汉方言中所通用的汉字。但是,国人在近千年被统治阶级教化和灌输以北京方言为本的汉语文字后,通过借用、通假,近义、套义等方式来对其他地区汉方言文字进行字义相悖的曲解。所谓的生僻字,只能是针对北京方言而言。所谓那些义未详的文字,更是因其闻所未闻而已。不知字之本源,又何能识得字之真象?
  而海南各地区又存在语音和语调上的差异和变异,这让一些本土的文化专家学者无法从全方位上有系统的进行探索和挖掘自己的母语文字。更有甚者不知自身母语的根源所在,却偏执于何谓标准可谓正宗的区域性偏执。这种盲目的拒绝求同,也无法做到求异,最终让本来就含糊其辞的海南话本字和口音,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而最令我们担心的是,目前还能够在口语上还传承着母语文化中保留的一部分常用词汇,随着官方普通版文化的教化蔓延,我们的口语文化(母语)终将会逐渐消亡。当籍贯和原籍没有了区分,故乡的记忆也无处可依。叶落无法归根,思念无从相寄。
  汉之源
  汉字是根,汉语是源。根源归一,各表其义.
  有根无源,根基无长。有源无根,涣散无形。
  方言有别,其字有异。其音相近,其意相通。
  此有彼无,源自不同。彼生此僻,皆可归根。
  系列号:海南话大讲堂《六十八》主题:火㷍论——韑、暐、煒,辉、晖、煇
  
  原创基地:个人微信公众号《海南话大讲堂》,天涯社区文昌版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5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菠萝家 时间:2018-01-28 00:25:45
  ??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椰子一家亲 时间:2018-01-28 00:26:49
  哥良凌晨发布海南话大讲堂,这种研究效率高啊。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南海资讯 时间:2018-01-28 01:53:01
  神人也,很敬业呀!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8-01-28 05:22:32
  早晨好!方言挺有意思的,我们家乡的话更逗,昨天是也来,太阳是日头儿,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云门夜雨 时间:2018-01-28 06:42:47
  楼楼哥良,那个糖供用海南字要怎么解啊,就是过年乡下做的爆米花加熬糖压切成方。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吻得到V爱不到 时间:2018-01-31 15:22:32
  哥良,又见首页推荐,真成系列了。
作者:野下秋草 时间:2018-01-31 19:59:18
  英良当初真的无人举荐进入海南省乡土语言研究所真的为他抱委屈!他每上一个贴子都吸众多的兴趣者,示知者。他对海南乡土语言真是让太多人难以望其项背!
  不禁要让问一句——真是堂堂文昌空无人?
  那些居高俯下的幸运于高位的裘裘诸公,有眼无珠啊!
  • 椰子一家亲: 举报  2018-01-31 23:20:48  评论

    秋草哥,你好啊,我找遍了帖子没想你在这里,听说你是文化人,我想请教你一些法律知识,不知道你是法律系毕业的吗。你有没有兴趣学习法律帮助别人。
我要评论
作者:诚诚琴行 时间:2018-01-31 21:02:16
  精彩!哥良说文解字真用心,赞。
我要评论
作者:远古走来 时间:2018-01-31 21:39:18
  好文,需慢慢领会。楼主辛苦!
我要评论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18-02-02 19:56:40
  连续性好。
作者:东方欲晓ab 时间:2018-02-02 21:02:01
  劲头一直足足。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