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话大讲堂《六十》譢论海南话中[sui]音系列文字的字与义【首页推荐】

楼主: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7-06-14 20:15:27 点击:268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汉语拼音中,有这样一组以遂[sui]为偏旁字,这就是——燧、鐩、繸、隧、穟、譢、璲、襚、澻、檖、䡵、嬘等。燧,经常用在“燧木取火”,但是现在有人说成是“钻木取火”,但是钻和燧的本质是不同的?我们知道用金属的钻子对木头进行钻刺,其本身虽然会产生热量,但是并不是以燧火为目的的?如果是用金属进行燧火,这就是金字旁的“鐩”。鐩,古同“燧”,古代聚集阳光取火的器具,这原理应该也就是类似于凸透镜对光线具有会聚作用。
  而燧木取火就是有目的的在木臼里快速的转动木椎进行摩擦引燃木屑等可燃物,而且古人在当时的条件下,是不可能有金属物做为取火工具的。在海南话中,燧经常也读作[dui],那么,就可以这么讲,燧做为动词时和锥、椎、搥的读音是一样的,意思也很相近,还是要区分这[dui]是金属类还是木材类?
  在海南人的思维和理解中,凡是使用某些工具、材料或者人、物去穿过物体和空间时,都统称为[sui],而不叫做“穿chuan”?穿从牙,从穴。“牙”指野兽犬齿。“牙”与“穴”联合起来表示“野兽以犬齿挖掘洞穴”。本义:凿通,凿破。虽然,《说文》注解:穿,通也。但是这种动物式的挖掘、凿通的动作并不能等同于在人类活动中的“[sui]过”?就算是现代人习惯说的“穿衣服”,海南人也都叫做“纕[xiang]衫裤”。像动物一样的穿过裤絧和衫絧来套上衣服,到底是贯穿的穿,还是凿穿的穿,倒不如说成窜衣服还贴切?这哪能比得上海南人这么有讲究的纕戴佩饰呢?裁缝衣服时,我们经常会穿针引线,那么这就是繸针、繸线。古人把中间“窿阬”的铜钱串在一起时,一般也会用棉麻之类的绳索,我们也叫作繸铜钱。顺便提一下,“窿阬钱”,海南话也叫做瓃[lei/lui]。把铜钱繸成一串后,就可以叫做一串或者一繸了。可以这么说,无繸不成串。繸suì,释义:古时贯串佩玉带子。古代贵族佩带的一种端玉,文字上写作“璲”。那么这种端玉,其实也是经过打孔繸线才能佩带的,所以就叫做璲玉。
  在嚮候农村人的日常生活里,村人经常去墟买一串肉或者几条鱼做“糸配”,剀猪和卖鱼的商贩就经常使用竹篾条或者稻篙草把鱼肉“串”起来。那么海南话也叫作[sui],这就是这个“穟”字了。虽然穟和穗的意思好像是相通的,但穟还是应该做为动词和形容词,穗应该是名词比较恰当些。但是,我们也经常会讲做“一䔪”,“一䔪”和“一串”的意思比较相近。䔪是多音字,有[duì]音,也有[shuǎng],字典上是没有解释的。但是笔者来做一下顾名思义的解释:䔪从草从爽,在做[duì]音时,和锥、椎、搥等字的意思是一样的,这就是用稻稿草把物品穟[duì]过,串成一串后,便就是一䔪[shuang4]了。
  人穿过比较狭小的通道门洞或者拥挤的人群时,我们就叫做“隧过”,这就是隧道的隧了。只是很多人喜欢说成穿过,也有人会讲窜过。当然还有一种说法就是“[nui]过”,就是指难度更大的穿越,这是下一讲的特写本字,在此就不多提。隧,形声。从阜[fù],遂声。阜指土山,从阜的字有的与建筑有关。但是在海南话中,隧主要还是作为动词来使用,当然,隧道便是名词了。既然是人,如果在通过某些冂[jiōng]道时用生硬的钻过和动物式穿过,那这种穿越的动作也未免也太像禽兽了?在“隧过”“[nei]过”的通行动作外,还有一种强行的通过,也可以说是不文雅的通过,海南人叫做“搣[miè]过”,就是用手拔开障碍物而过。搣,读作:miè。从手,蔑音,上声。汉字的基本字义是用手拔。《广韵》手拔也。当你要穿人墙时,必须得用手拔开人群,才能搣过去;当你要穿过密密的草丛和树丛时,还是得搣过去。搣[miè],在海南话中和普通话的发音是完全相同的,这点就不知道用文读还是白读或者驯读能解释得通的了?不过我还是觉得,这字本身就是海南人的母语,正牌的口语正音字,并无关什么文读、白读、驯读或者借读了?
  有这样一句成语:闲言碎语,意思就是指在人背后说长道短,说些搬弄是非的话,唠叨些与正事无关的话。但是笔者认为这个“碎”字用得不恰当?如果按照成语的含义来更正应该是闲言谇语。誶[suì]1.责骂:2.问,告;3.谏劝。誶的含义既有责骂又要谏劝,这是对发生的某些事件表达自己主观或客观的观点和眽法,这就是有立场和看法的闲言谇语。而事实上,茶余饭后传播的一些小道消息,一般都是有意和无意的传播,也是可以添油加醋的,这其中含有极大的随意性,都是随口说的。所以,针对这个随意性和随口性,我们应该用“譢”来代替?字典资料上解释:譢古同“谇”,但是其实不然?譢从言从遂,其真正的含义应该就是随意说话和随意发言,其说的话是否是责骂还是谏劝就无法界定,因为这都是随意说的。所以说,闲言碎语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应该区分成为两个不同意思的表达成语,这就是闲言谇语和闲言譢语。
  而字典上解释得最不可思议的字就是“襚suì”1.赠给死者衣物。2.指向活人赠送衣物。3.古代贯穿佩玉的丝织绶带。即是赠给死者衣物又是赠送活人衣物,那不是都可以统称为赠人衣物,何必做出这种累赘而矛盾的两种解释来?这就是古汉字在几千年的传播和使用中出现的谬误。笔者认为第三个解释是值得探讨的:襚从衣从遂,那么就可以指用丝织绶带繸过佩玉,因为这个繸是绞丝旁[糹],是小股的丝线,而襚从衣,是指大块的丝织绶带。从古人的纕衫打扮上分析,古时候的人的纕戴都是以纕为主,纕,基本都是以为布片布块布条为主,这就是纕佩。嚮候古人的衫裤,并不是我们现在所眽到的式样款式?通常是在腰部加条类似围裙的服饰。那么,襚做为动词时,可以理解为用大块长条的丝织绶带类来襚过佩玉,也可以理解为用条类的丝布块纕佩起来的裤衫,这也就非常吻合以上赠送之衣物的注解。
  田间的小沟,字典上解释为“澻”,恰好这又是[suì]音。而事实上现在的海南也并不把田间的小沟叫做“澻”?但是“澻”又是事实存在的,也存在在海南人的口语中,只是很多人并不知道去正确的表达这个“澻”字?从上面的分解中我们已经知道,穿针引线海南叫做“繸针、繸线”,经过某些空间时我们叫做“隧过”。那么穿过田间的小沟,我们也叫可以这么说,这小小的水沟“澻过”了田间或者田野。所以,“澻”应该是做为动词来解释这种大自然中的小河流表现出的一种空间穿越现象。当然,涉水而过,也可以叫做“澻过”。
  另外,有一个和“澻”音义相同的字“㴚”,在《集韻》中,“㴚”的注解是:徐醉切,音遂。田閒小溝也。與澻同。《周禮》本作遂。那么,做为加三点水带走之旁的澻,更加可以确定为小沟在穿越沃野和阡陌,这便就是“澻”的造字的精妙之处。
  檖,1.古书上说的一种树,果实像梨而较小,味酸,可以吃;诗经.秦风——《晨风》:山有苞棣,隰有树檖;2.顺:伐楩柟豫樟而剖梨之,或为棺椁,或为柱梁,披断拨檖所用万方,然一木之朴也;3.古通“邃”,深邃。邃,形声。从穴。遂声。多与洞穴有关。本义:深远;顾名思义,邃乃洞穴之深而远,则檖便是树林之幽深。檖丛木从遂,便是指随意生长在山林中的山梨丛。如果抽象一点的去形容“檖”,那么做为动词,则穿越树林,也就可以说是檖过树林?鲁迅先生曾说过:“这正如地上的路,地上本来没有路,只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那么,这树林里本来也没有路,只是如果想通过的话,就得从盘根错节的树林丛中“檖出一条路”来…
  䡵[suì]《廣韻》《集韻》徐醉切,音遂。《廣韻》輰䡵,車也。又《玉篇》車飾。其实,輰䡵虽然是指车,但这却是一架经过精心装饰的牛车。嚮候的人,竟在牛车上进行装饰,这在今天眽来是不可思议的?其实在古时候,能够有一架牛拉的车代替脚力出行,那不是土豪便是地主了。所以古人对心爱的牛车进行装饰那就是人之常情了,不是现代人可以理解的。既然提到了这个䡵[suì],如果一定要套上海南口语正音字的意义来解释,或者在海南人的口语中也真的没有继续在使用了这个绝版字?但是历史走过的痕迹虽然已经很遥远,而牛车至今还在出现在农村人的日常生活和生产里,只是已经变成了运载货物的工具。
  总而言之,䡵[suì],就是把装饰物串起来,挂在牛车上用于装饰。輰䡵,就是经过吊挂䡵物装饰的牛车。
  开始我感到有点疑惑的是,怎么在古书会出现一个“嬘”字来?难道这是形容一个随意任性的女子,或是还是人尽可夫的淫嬢?最后就得从做为关键偏旁“遂”字重要含义进行论述…“遂”是常用汉字,有称心,如意,成功等意思,遂加女便是“嬘”,便是令人心仪的女子,也是位称心如意女子,更是位能夫君获取事业成功的贤内助。这也是做父母对婗儿未来的祝福和希望,这就是为何取了名“嬘”,这和路边店里的女服务员翠花姑娘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现实生活中,有教养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女孩子,有几个是到路边店当服务员而招蜂引蝶的?虽然说业无贵贱,但是一个家庭的背景还是决定了孩子未来的谋生层次。长着一副无知的头脑,单凭着一时的青春和美貌,也是在阅人无数后,可能会嫁个能让自己表面风光的老公,但是背地里的事谁又知道?我相信洁身自好是每一个女孩子的初心,但是生活有时却是身不由主的,面对着眼前伪装的微笑,你又知道有多少人正在沉沦中?
  嬘,就是一个值得众人諹谞的女孩子,也是一个有着美好未来的遂心女子!
  综上所述,以遂[sui]为部首的字,其代表的意思都是积极上向的:可火,可热;可通,可过;可穿,可越;可串,可联;可佩,可饰;可言,可行;可心,可意。
  在本讲中,笔者通过金木水火土的五行组字来分析海南话中关于[dui]并[sui]音义的系列字,根据古人在以遂[sui]为基础下所造之字的精确含义来解析海南人的口语文化的精辟,诠译出海南本土文化中外人不得而知的内涵:金(鐩之聚光)、木(檖之悠远)、水(澻之弥望)、火(燧之炽燃)、土(隧之深邃),此皆乃遂之诸本意也。
  虽然现代人都习惯了使用“穿过”一词来代替[suì]音系列字的说法和写法,在理解上也接受了这种一字多义的用法。但是,毕竟还是背离了华夏民族先哲们在古汉字造字的精妙和精准。虽然我们提倡文字的精炼,也要求表达的简练。但是在包罗万象的人类生活中,每一种生活方式和日常言行举动都会有其无法类似之处。就像“爱”和“喜欢”这对表达羡慕的词语,其表达的感觉和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就算是现代人在表达时还是会特意区分来表示的。
  所以说,在海南话中保留的很多口语文化,其中隐藏了一段多么悠久的汉文化历史的精粹。而我们却一直都在无视这一切,而有人却还在无知的鄙视着自己的母语文化,这是多么的悲哀?
  系列号:海南话大讲堂<六十>主题——[sui]音系列字:燧、繸、鐩、隧、穟、譢、璲、襚、澻、嬘、檖、䡵、㴚、谇;[dui] 音系列字:䔪、锥、椎、搥
  
  
  
  一百铢铢,一个北鼻和对象的勾鼻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南国刁民 时间:2017-06-14 20:50:20
  哥良确实执著!佩服。
  古语言枯燥无味,常令人生厌而半途而退。
  但哥良坚持下来,并有成果。
我要评论
作者:吻得到V爱不到 时间:2017-06-14 21:13:54
  开始看还有点糊涂,继续看感觉越来越有味,哥良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麦冬2007 时间:2017-06-14 21:26:15
  哥良真是文版不老的传说,故事一集一集的,利害。
  
我要评论
作者:爱的港湾TAN 时间:2017-06-14 21:28:28
  良叔真是孜孜不倦啊。
  
我要评论
作者:符策精 时间:2017-06-14 21:29:28
  英良入迷太深。
  
我要评论
作者:出征钓鱼岛 时间:2017-06-15 10:18:01
  就是蚂蚁太多了,一个字累
我要评论
作者:心怡188 时间:2017-06-15 11:58:01
  真的很佩服哥良,坚持写这么多真的太厉害了,不服不做得咬
我要评论
作者:jindyluo 时间:2017-06-15 15:02:28
  字太多了。。。。。能不能先教些常用的
我要评论
作者:吻得到V爱不到 时间:2017-06-15 16:26:57
  
  《海南阿哥教你说正宗海南话!想学的进》已经推荐至"海南在线首页_热帖_网友热贴标题"栏目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野下秋草 时间:2017-06-16 04:58:32
  一条消息可能就是一次机会。人生幸会际遇有时是来于一次巧遇和举荐,决定一个人的前途作为,有时出于偶然。
  海南日报前二天一条消息可能就是楼主英一次机会。消息说是:
  “我省将建语言文字工作评估专家库”
  不知您看到没有。这背后可能就是您一次机会。会比破产的工厂前途可观。
  消息内说是要在全省各县市和高校等单位推荐并招收对中国语言文字有造诣并有所作为的人士级建省级的语言文字工作评估专家组。每个县可举荐5——10人,按文昌可以举荐5人左右。这对楼主英良倒是对口况且正当其是!
  当然现在的事,想得到相关部门人士举荐并不只是一句话或是一种愿望或是某种技能所能得到的事情。
  人必须自我推销,有点人气,这方面英良应该可以。要是民间或网民也可以推荐,我想,我们这些网民可以联名一试。给予他一次表现自我和让自己有个足可以发挥才能的舞台和机会的。
  现在对于语言文字方面的作为与造诣人士实在是太稀少人物了。像王英良这样一心专注造诣过人实在难得也实在是有过人处处。实在让人既是敬佩也是诚服的。他应该得到应有的作为的舞台与机会。有热心人士可与县文化官署相关人士查询试试?
  给他一个支点,让他将那个语言文字星球撬起!
我要评论
作者:如风姐姐 时间:2017-06-16 11:27:45
  喂,哥良喂,都是农场二代人,这趟回农场都归地方了,连个安身立命的立脚点都没有了。还是哥良活得洒脱,还搞什么海南话大讲堂,不拉客了?
我要评论
作者:东方欲晓ab 时间:2017-06-16 16:05:37
  学习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17-06-16 20:07:05
  好有味的文章,可要拜读一下。
  
作者:椰子一家亲 时间:2017-06-16 22:25:42
  哥良终于到泰国去找写海南话的资料了。相信哥良在泰国见到不少文昌籍的华侨乡亲吧。
  • 海南文昌王英良: 举报  2017-06-16 22:56:41  评论

    泰国人把弟妹叫做侬,这跟我们海南人对小辈的称呼也颇似,只是特定在对弟和妹的称谓了!
  • 椰子一家亲: 举报  2017-06-17 13:26:26  评论

    泰国与文昌是亲戚啊,文昌人很多都在泰国生活。泰国也受到了文昌文化的影响。哥良应该去泰国发展,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乡野一草民 时间:2017-06-17 10:25:40
  英良堪称是海南话的活字典!佩服!!!
作者:yangjun13488 时间:2017-06-17 17:32:58
  哥良去番,松不
  • 海南文昌王英良: 举报  2017-06-18 08:50:12  评论

    悰,当然悰!悰 cóng〈形〉(1) 欢乐 [happy]悰,乐也。——《说文》出入无悰为乐亟。——《汉书·广陵王胥传》戚戚苦无悰。——《文选·游东田诗》
我要评论
作者:海南西部人 时间:2017-06-17 20:10:36
  向哥良请教:文昌骂人话"么形生都工山〔Sui〕尼",应该要哪个字?
  • 海南文昌王英良: 举报  2017-06-18 09:12:44  评论

    好像听说过,先用这个试一试——倠;倠suī/huī 解释:[suī] 〔仳(pi)~〕见“仳”。[huī]1.《廣韻》許維切,平脂,曉。2.丑陋;丑恶。《说文·人部》:“倠,仳倠,醜面。”参见“倠醜”。3.【倠醜】形象丑恶。 章炳麟 《訄书·辨乐》:“優人之舞,悉形象成事爲之,既不比律,其倠醜又相若。”
我要评论
作者:爱的港湾TAN 时间:2017-06-19 12:48:29
  叔,我有点胖,太窄的我就不隧了。
  
作者:麦冬2007 时间:2017-06-22 17:26:58
  @海南文昌王英良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楼主快更新吧!【我也要打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