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眷恋留给通什

楼主:201678ctl 时间:2017-12-15 16:44:49 点击:508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把眷恋留给通什(散文)

  通什。
  念想它的时候,我心中总有一份很深很深的眷恋。这份眷恋,缘自那里深藏着一首青春的恋歌。
  如果说,人生有一段时光一期一会,并且不可复制,永不再来,我想一定是青春,一定是初恋。而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初恋,都献给了通什。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舟船、邮路都慢,慢到一生只能爱一个人。
  ——题记

  中考后的那个暑期,我到母校——崖城中学,得知我和她一起考上了海南自治州中学高中,高兴得无言以表。知道她爱花,我从家乡带了一盆野兰,那是从山上挖来的,长着传说中象征“幸运”的四片嫩叶。我小心翼翼地把它移栽在废弃的一个标致的小泥盆里,又千辛万苦坐客车把它带到通什,亲手送到她宿舍的窗台上。
  在我心里,这株幸运野兰,是要陪我们一起在通什读三年高中的。陪我们一起追梦,陪我们一起爱,陪我们一起开花,为青春浓墨重彩书写激情。
  你瞧,若说没有奇缘,今生我又遇着她!
  开学典礼前一天,中午时分,她到我们男生宿舍,巧,我不在。一位黄流籍的同学对她说:“学妹,记错地方了把?你们女生宿舍在东头。”
  “不!我是来相亲的。”她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位同学一脸讶异。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虽青葱、青涩,但我们淳朴而厚实。怀揣着青春,为着理想,励志求学,相亲相爱,共度年华。
  虽是重点班,但日子平淡而有规律,每天格外充实。当时我是班长,但总觉得,我可能是不称职的,因为我的英语科成绩不理想。教我们英语的是一个年轻的男老师,他总是手拿着教鞭,对我们要求格外严格。因此,我的压力很大。
  比他更严格的是班主任。他对我们的要求十分苛刻,除了要求我们门门功课,都得在年级领先外,还要求我们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下课的时候,班里总是会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有跳大绳、踢毽子和打羽毛球。那时候我们常常围成一圈踢毽子,你传给我,我传给她。课间我们总是这样活跃,在欢笑声里,我们的学习、身体、和精神都得到放松。
  学校的老师和领导,常常会被我们班那种氛围给叹服着。同学们拼劲儿学习的劲头十足。少年不识愁,那时我们并未感到有多难。
  闲暇时,我喜欢陪她去书店看书,看到好书她必买,每买必看。她是个沉溺于书的女孩,每隔几天,便从学校图书馆捧回一堆书。
  “先前那一堆呢?”我皱起眉头问:“读完了吗,还了吗?”
  她耸耸肩回答:“还没。先读这堆再说。”
  我也懒得理她。即便理,也理不动。她已经从书堆中建立起自己的王国。王国里有属于她自己的逻辑,不容置疑,毋须辩驳。因为她是我心中的女皇,想怎就怎。
  在她的感染下,我也喜欢上了文学。只是,相遇与相爱之间,都要经历一个过程。时间是觉醒,曾经解不开的奥秘,曾经想不通的事情,曾经不懂的心,后来终于通透了,明白了。栀子清香,风月娟然。
  那时,我们高一的语文老师,是教过我们所有语文老师中最有心机的。他有一本厚厚的摘抄本,每天早读课上,他会读中外名家的小说选段给我们听。他从不拖堂,也不占用我们体育课的时间。他讲解唐诗宋词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感情。自此,我爱上了文学的摘抄,爱上手写,手抄本。
  老师的“每课一练”,我们是必做的,且必须按时交上去的。有一次,她误将自己的一篇随笔交了上去,发现时,她吓得不轻,怕自己随意写的东西被老师批评。两天后,老师将她叫进了办公室,把随笔文稿还给她。我看到文稿上老师用红笔圈了许多圈圈和杆杆,并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评语:“结构太拖沓”,“人物形象不鲜明”,“句子结构太复杂”……我越读心越替她沉重,却没想到在结尾看到一个大大的红“B”的高分。
  傍晚,学校操场空旷温情,树成排,草茵茵。常常有我俩交流笔记,阅读课外书籍的身影。记得有段时间,我们肩并肩坐在操场路灯下,同读张爱玲《童年无忌》。因阅读的时间长了,加上路灯昏暗,我便孩子般地用手盖住了她的眼睛,笑道:“歇会儿吧!小心别看坏了眼睛。”她轻轻地挪开我的手:“哪有像你这样的人,撩起了人的兴趣却又不让人看下去的?”我说:“这书也看得快完了,不会误期归还的。倒不如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如何?”她点头。于是我便绘声绘色地给她讲起了童年牧牛、下河摸鱼抓虾、上树掏鸟蛋的那些糗事。她听得津津乐道而忘返。
  我们那种专注,坦荡,不捏作,温馨的痴迷,成为当时校园里一道美丽的风景。
  如今回首,忽地想到曹雪芹《红楼梦》中宝黛共读《西厢记》的场景,那简直是神来之笔。
  寂静的操场,青葱的少年,美妙的文章。所谓神仙眷侣,大抵也不过是如此吧!这就是当时校园中风靡一时的“书卷爱侣”的典故。
  节假日,她总是执着地牵着我的手,走向老伯那个温馨的炊烟里。在她宠溺的笑容里,我们把一份廉价的汤面,吃得甘之如饴。
  当时,我们对老伯面店不只是一见钟情,也并非只有吃。店面不大,环境却幽雅,洁净的半新半旧的卷帘将门半掩半开,伸出的屋檐,在雨天滴滴嗒嗒,挂着水珠儿。店内几台桌椅整洁怡人,窗明几净。任路边人来人往,人在里面,如仙人下棋一般,之淡定,之投入,叫人叹为观止。在这里,足够有一种韵致让我们日久生情。
  想至此,我突然认真地看着她。她问我呆呆看着她何意?我却还是笑着选择了沉默。其实,我只是想对她说:有你的通什才是我的烟火人间。
  秋至,我们开始对红叶的钟爱。学校后山,别样的清幽,鸟鸣云飞,空山溪响,似半醒半睡间,淋着一阵阵潇潇红叶雨。我们闲步在穿石溪间,拾捡片片红叶,酿着一首首小令。题诗红叶,又似乎泼墨一幅丹青。红叶凛冽的脉络,让我们成就了一对“红叶恋人”美名传。
  雾锁江亭,雨迷津度。
  南圣河,通什的母亲河。山清水秀,如清玉束带般流经通什。有时薄雾轻笼,如山城桃源,有时晴川历历,犹如银河落九天。
  因为生命中有那么一条河,南圣把我们的心紧紧地拴在了一起。
  眺望着湍急的南圣河水,她孩子般地牵着我的手,十指紧扣着说:“这河水太湍急,我们要紧牵在一起,不要被它带走。”
  这一声声“我们要在一起”,像百灵悦耳,回荡在通什南圣河亭台水榭上空,点缀在难忘的青春岁月中。
  沿着海南中线通什路段,畅好方向踩踏过去。她双手紧紧地环住我的腰,坐在单车尾座,心里总有着一丝丝的雀跃,幻想着我们的爱恋,会像中线沿途的风光,长长没有波折,一眼看得到美满的未来。
  她在单车后座说:“要在这山水间体验一把拟把疏狂图一醉的感觉。”
  后来,她在日记中有过这样的记载:“细碎的日光点点落下,绿色的风拂过衣角。坐在单车后座,随你穿梭在林间公路,除了你,眼中再无其它风景!”
  青春在绽放,心在飞扬。瞬间“单车双飞恋人”誉满校园。
  通什之于我们,大概便是如此了。这是1966年6月之前的通什。
  而那株伴随着我从家乡跋涉到通什的幸运草——野兰,曾几何时,在她的精心呵护下,长势茂盛。
  后来,“雾霾”严重啃噬,叶子残缺不全,只留下光秃秃的几条枝干和半片残叶。
  室友都劝她扔掉,可她执意地留下了它。与其说是她舍不得心血栽培的艰辛,不如说是她在等待一个人,等待开花的梦想。不管过程多么艰难,不到终点怎么可放弃。
  通什的故事,很多很多,可却又很短,短到不够去爱一个人。
  思之尤可悲,此情正亦不忍言。
  不可思,不可言,又辄发生出许多感慨,因为故事太多而情太深,所以无从说起,只好不说。可又不得不说,因此之故,直到回忆成河,入诗入境入紫色,成了我们青春爱恋的一个符号。
  幸运的是,那株仅剩一片残叶的“野兰”,熬过来了,依然能够长出翠绿光鲜的叶子,开花盎然,芬芳倾城。经过每一次孤独的考量,每一个深夜的坚持,每一次挫折后努力站起来的勇气,化作兰香四溢,菊花金黄。
  明知相思苦,无奈苦相思。那些彼此心中所怀想的岁月,其实不仅仅是笔尖和试卷一次次的摩擦,更是一种具体而可感的爱恋,又失散的难忘时光。只有我们站在另一个渡口回望,方可发现,通什——我们的高中岁月短暂又闪光。无论我们以何种方式何种心情离开都难免有切肤之痛。
  旧时通什,今五指山市,时如逝水,而山城永在。心在,梦在,爱永恒。
  黎庆文
  2016.7.于三亚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通什山城 时间:2017-12-15 21:54:02
  好文,好文。
作者:海纳百川浩 时间:2017-12-16 11:49:12
  看过~
作者:南茂场 时间:2017-12-20 08:24:19
  不错!情深意切。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2-27 08:16:30
  读着,怀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